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知己知彼
    [.huju.]听到凡川说认识那个自称叫做钟北的修真者,两位守护殿门的修真者,立即转身跑向了殿外,去请钟北入殿。[.huju.]

    凡川坐在了宫殿中央处的座椅上,等待着钟北进来,宛灵则随着凡川,坐在了凡川身边的一把椅子上。

    此时的征黎长老看了看坐在凡川旁边的女人,由于女人脸上围着面纱,似乎是没认出来是谁,但看着凡川似乎并不排斥这女人坐在身边,征黎长老也就没出声相问,直直的站在了凡川的另一边。

    一会儿,两位守护殿门的修真者带着钟北来到了殿内,当钟北看到凡川的时候,先是一阵惊讶,脸上带着疑惑的说道:“绝殃兄弟?你怎么也来宗主宫殿了啊?而且怎么这么快啊?”说完,还定睛的看着凡川,怕自己认错了人似的。

    “见到凡川宗主还不下跪?”一旁的征黎长老可听不懂钟北的话,看着钟北在呆呆的看着凡川,于是出声厉喝道。

    “征黎长老,没事,他是我兄弟,不用这么拘束”凡川对着征黎长老摆了摆手说道。

    “是,是征黎疏忽了”征黎长老唯唯是诺的退到了一边,心里却在纳闷凡川怎么有个这样的兄弟,没听说过啊,不是只有白平刃、浦玄和沈佑三人吗?想了一会无果,征黎长老不再思索,安静的看着凡川和钟北。

    可是此时的钟北却是看在了眼里,震惊在了心里,眼睛怒睁的看着凡川,大大的张着嘴巴,久久未能出声,直到听到凡川的咳嗽声后,方才反应过来,立即跪倒在了凡川身前,口齿极不伶俐的说道:“绝殃……不,不,凡……凡川宗主,钟北不知宗主您的尊荣,钟北该死,该死”说完,钟北低着头跪在地上,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

    看着钟北此时的状态,凡川微笑着走向了钟北,伸手扶起了身体已经虚软的钟北,温声说道:“钟北兄弟不用这么拘束,之前我也不是有意瞒你,钟北兄弟可别见怪啊。”

    “钟北不敢,钟北不敢”钟北看着此时微笑着的绝殃,不,应该是凡川宗主,这才肯相信了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现实。

    “哈哈,钟北兄弟不用害怕,你我还是兄弟”凡川又试着安慰了一下钟北。

    听到凡川的话后,钟北的脸色这才有了一丝放松,可是颤抖的身体还是没有完全停下来,支支吾吾的说道:“多……多谢宗主的饶恕之恩”

    “对了,钟北兄弟,我之前听你说,梓月长老让你来请征黎长老,是所为何事?”凡川故作撇开话题,感觉这样才能让钟北放松下来。

    果然刚刚还在紧张着的钟北,立即和缓了语气说道:“恩,我师尊是想让征黎长老去我师尊那儿一趟,但是所为何事,师尊没有给我说,不过我……我猜想可能是关于青邪长老的事情”说完,钟北崇敬的看着凡川。

    听完钟北的话后,凡川回想了下之前梓月长老和征黎长老之间是有发生了些口角,有些小摩擦,而如今梓月让钟北来请征黎,看来梓月还是没有放下自己的身段,不愿亲自来拜访征黎。

    “这样吧,钟北,你跑这一趟也累了吧?你就先在一旁休息会吧,我找人把梓月长老请到这里来”说完,凡川又看向了征黎,接着说道:“征黎长老,你速速派人去把梓月长老和安吾长老以及其他的几位长老请到大殿里来,就说是我回来了”

    “是,遵宗主命”征黎双手抱拳,低身点头道,说完,又立即走出了殿外,去吩咐弟子了。

    而钟北却停留在原处,没有挪动身体,低着头,也不说话,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钟北兄弟,去休息一会吧,不要这么拘束”凡川看着钟北,出声说道。

    “哦,多……多谢凡川宗主”钟北对着凡川又施了一礼,这才转身走向了宫殿的一边,盘坐在了宫殿的地上,神情有些呆滞,似乎还是没有彻底的从刚刚的震撼中走出来。

    凡川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又转身看向了身旁的宛灵,小声的说道:“灵儿,心情好点了吗?”

    只见宛灵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眼神里有些忧伤和愤怒。

    正当凡川欲再说话安慰宛灵时,突然感到身后一股真气向自己涌来,速度很快,凡川立即抽出了真气护住了自己和宛灵,转头向着真气涌来的方向看去。

    等看清楚涌出真气的来者时,凡川不禁破涕笑了出来,即刻收回了真气,并且张开了双手,作拥抱状,不一会,一只黑乎乎的奇怪动物跳进了凡川的怀里,这只奇怪的小动物正是凡川阔别了十来年的小伙伴灵境兽。

    只见凡川温柔的抚摸着灵境兽的毛发,温声说道:“小黑,终于见到你了,十多年了,你还是没变啊”

    灵境兽小黑似乎听懂了凡川的话一样,脑袋在用力的向着凡川的怀里顶着,嘴里还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这是什么小动物啊?好可爱啊”宛灵也凑身了过来,看着凡川怀里的灵境兽说道。

    “哦,灵儿,这是小黑,是我在天劫灵境里发现的,要不是小黑带着我找到了天劫灵境的出口的话,可能咱们两个如今还困在里面呢”凡川看着怀里的小黑,温柔的说道,说着的同时,脸上还有着一丝的喜悦。

    “哦,小黑真是可爱啊,让我来抱抱”宛灵看着可爱的灵境兽,心情似乎有些好转了,说着话,就要伸手碰向小黑。

    只见小黑却有些害怕的使劲向着凡川怀里缩着,似乎有些抗拒宛灵,让宛灵很有一种挫败感。

    凡川见状,有些想笑,但又不敢笑出声来,于是抚摸着小黑,温声说道:“小黑,乖,让这位姐姐抱抱”说着凡川对着宛灵使了个眼色。

    宛灵立即意味到了凡川的意思,于是又伸出了双手,出声说道:“来,小黑,让姐姐抱抱”

    这次小黑却出奇的没有再躲藏,顺势躺进了宛灵的怀里,宛灵看着怀里的小黑,可能是比较开心,以至于围在脸上的面纱也在轻轻的浮动。

    得到了小黑的宛灵,注意力被分散开了,似乎不再是那么压抑的难过和愤怒,高兴的抱着小黑坐在了椅子上,不停的逗着小黑玩,一颦一笑间,都透着一股吸引力,让凡川差点又看的入迷了,但此时的场合太不适合做这样的动作了,凡川又即刻的冷静下来,看着此时玩的正开心的一人一兽,无力的摇了摇头。

    正当此时,征黎长老从殿外走了进来,走近了凡川之后,对着凡川施了一礼,接着说道:“凡川宗主,我已派人分别去通知其他各位长老了,相信各位长老在得知您回来了,肯定会及时赶来的”

    “恩,劳累征黎长老了,征黎长老不必多礼”说着话,凡川伸手扶起了征黎。

    征黎长老看着凡川,眼里满是敬佩,仅仅是凡川没有宗主的孤傲,和那种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反而是平易近人,对谁都特别简单和气,从刚刚钟北的身上,就能不难看出。

    “对了,征黎长老,我想向你打听一下关于青邪的事情,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还有你们所说的他的势力强大,具体是指什么势力?”凡川不想打无把握的仗,先了解到对方的情况,这对于之后的争斗,有着莫大的帮助。

    征黎听完凡川的问话后,眼里的敬佩之意更甚,于是立即回答道:“回凡川宗主,青邪这个人,首先修为境界很高,和凌关真人几乎相差不多,不过此人擅长刁钻古怪的邪术,以至于修为境界再也未提升过了,以前的凌关真人的修为境界可不比青邪,都是因为青邪在之前有一次百年之后的山神门开启时,外出了一次,谁也不知道他在外界遇到了什么,反正自那以后,他的修为境界就没再提升过,但是多了很多的邪术,而凌关真人的修为境界这才赶上了青邪,甚至比青邪更高一筹”

    征黎仔细的与凡川讲述道,见凡川还是在认真的恭听,征黎又接着说道:“至于他背后的势力,也就是他培养的一批弟子吧,他的那批弟子修为境界虽然不是太高,但是都拥有了一身的邪术,与同修为境界的门派里其他弟子相比,那他们就占得了先机了,唉,其实之前淮臣宗主曾多次劝过青邪别再碰那些邪术,但青邪口头上答应的挺好,但私下还是在继续着那些邪术,而淮臣宗主碍于青邪曾经救过他一命,而且青邪的邪术并没有对夜月门不利,所以对青邪也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没想到啊,这个青邪在淮臣宗主刚飞升,就敢造反了,哼。”征黎长老越说越生气,等到说完的时候,脸上的愤怒已经掩饰不了了,双手攥作了拳头,手指的关节“啪啪”作响。

    听完征黎的介绍,凡川心里有些震撼,怪不得之前林柘那么狂傲,原来是有个青邪师尊做后背啊,不过凡川心里还是对这个青邪感到了疑惑,出去一次,回来就多了些邪术,这肯定和外界的什么邪教有着关联,说起邪教,凡川突然想起来了古咒教,但是心里又不太确定,没再多想,凡川却有一种想要见到青邪本人的念头。

    “多谢征黎长老的相告。”凡川平复了下震撼的心情,看着征黎说道。

    “凡川宗主太客气了,这是老朽应该的。”征黎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

    可正待此时两人说话的间隙,殿外突然传来了一阵熙熙攘攘的嘈杂声音,凡川和征黎应声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