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钟北
    [.huju.]看着绝殃此时略显沧桑的样子,凡川竟有些难以言语的感觉,很是不舒服,不知是愧疚还是什么,总之凡川感觉自己亏欠了绝殃很多。[.huju.]

    于是凡川看着绝殃,真诚的说道:“前辈,小子一定会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拜访您的,至于以后……以后我定会……”

    “小子不用对我许什么诺言,我如今这样挺好,只是有点孤独外,其他的什么都好,还没有人会打扰我,也不用再理会那些繁琐”绝殃总是喜欢打断凡川的话,此时的绝殃有着一副隐世高人的气度,给人一种望尘莫及的感觉。

    “前辈……”

    “回去吧,缘分有始有终,不要太在意”

    绝殃淡淡的把话说完,身体开始逐渐模糊了起来,凡川知道这是绝殃又要隐藏起来了,想了想刚刚绝殃的话,凡川没有出声挽留,只是一瞬间,绝殃模糊的身影消失了。空荡的禁仙池里,又只剩下了凡川和宛灵二人。

    等周围安静了下来之后,凡川转头看向了宛灵,平复了下刚刚对绝殃愧疚的心情,温声道:“灵儿,那我们就先回夜月门吧?过些时间,咱们两个再来拜见绝殃前辈”

    “我听你的”宛灵注视着凡川,乖巧的说道。

    宛灵对绝殃的感受并不深,所以绝殃的消失对宛灵来说并没有影响太多。

    “那好,走吧”说着话,凡川自然的牵住了宛灵的小手,惹得宛灵的脸颊又是一阵绯红,这个之前在夜月门的大小姐,可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这般碰过,包括她的哥哥淮臣亦是如此。

    虽然禁仙池里的道路错综复杂,但凡川已是禁仙池的常客了,而且从第一次误入到禁仙池的时候,凡川就已记住了来时的路。在一阵拐弯抹角之后,两人终于走到了上面观云池的出口。

    凡川没作停留,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在融入剑体真气后,碎星飞剑带着凡川和宛灵二人,在以着极快的速度上升,而这次宛灵则没有像以前两人在一起飞剑飞行时的害羞了,而是直接从凡川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凡川。

    凡川没有动弹身子,任由着宛灵相抱,感受着宛灵柔弱的身体,差点又要沉醉,但脑海里的一丝冷静和清醒,还是及时的压制了冲动的清晰。

    在真气充足的碎星飞剑极速飞行了一会儿,凡川两人感觉到了一丝压抑,在突来的压抑感消失之后,眼前豁然开朗,观云池的景色尽收眼底。

    “我们到了,灵儿”

    说话间,凡川把碎星飞剑收回,转头看了看身后的禁仙池入口,从体内抽出了一丝真气击到了入口之处,入口处瞬间模糊起来了一面影墙,影墙的样子和观云池里的溪水一般,如若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这儿有个入口。凡川这是不想让别人打扰绝殃,但是凡川不知道,其实就算别人能发现入口,也进去不得,而凡川是个个例,和凡川手上佩戴的手链有着莫大的关系。

    “凡川,我怎么感觉如今夜月门里乱糟糟的,我有种不安的感觉”宛灵神情有些微恙的出声说道。

    听到宛灵的问话,凡川把手搭在了宛灵的双肩上,温柔的说道:“没事的,有我在,咱们这就去宫殿,看个清楚”

    凡川的话只是在安慰宛灵,其实宛灵的修为和凡川几乎相差不多,都是成真期境界。

    “恩,我听你的”宛灵乖巧的点了点头,一丝秀发随风飘起,让人臆想连连。

    当下凡川没有再祭出碎星飞剑,而是想步行着去宗主宫殿,因为凡川想在这步行的一段距离里,观察下夜月门这十几年里的变化,凡川早在禁仙池的时候,就隐隐感觉到了不安,如若只是直接飞到宗主宫殿的话,那么许多的真实情况都不会发现,凡川这样想着,随即牵起了宛灵的手,走出了观云池。

    宛灵被凡川牵着小手,并没有挣扎,而是脸色有些微红的跟着凡川。

    正在走着的时候,突然凡川转头看向了宛灵,而且与此同时还拿出了早在紫金大陆木季城时烟紫给凡川的稀离腰带,只见凡川毫不费力的从稀离腰带里拿出了一条纱巾,纱巾是本就是粉红色的,并且还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灵儿,你把这个纱巾围在脸上,这样夜月门里的弟子就认不出你了,咱们要看到夜月门里最真实的情况,所以只能委屈下你了,而我是新任宗主,夜月门里的弟子见过我的很少,大多都是只知道我的名字,却不知道我人的面貌。”说着话,凡川把手里的纱巾递到了宛灵的手里。

    宛灵看着凡川突然拿出的纱巾,表情有些发愣,似乎在奇怪着凡川哪里来的女人的纱巾,不过听完凡川的解释后,宛灵倒也乖巧的没有质疑,听话的把纱巾围在了自己的脸上。

    “人长的美,怎么样都好看”看着宛灵围上了纱巾,凡川不禁的笑道。

    “臭凡川……”听到凡川的赞美,宛灵有些娇羞的小声说道。

    “嘿嘿,走吧”说着话,凡川又再次的牵起了宛灵的小手,向着宗主宫殿的位置,迈步走开。

    荡漾的微风夹杂着树木的清香拂过两人的脸庞,伴随着周围一些不知名的小生灵的叽叽喳喳声,两人就这般的边欣赏夜月门的景色,边观察着夜月门的变化,只是让凡川奇怪的是,走了这么久,竟然没有遇到一个夜月门的修真者,而且也感觉不到任何的真气波动,这让凡川很是费解,像以往的夜月门,虽说是退隐的修真门派,修真弟子少,但是在夜月门门派的归属地里也是能随处可见啊,怎么今天竟然一个夜月门弟子都没见到呢?

    “臭凡川,你有没有感觉到奇怪啊?太寂静了”正当凡川纳闷的时候,宛灵出声说道。

    看来宛灵也发现了这一景象,凡川像是在想着什么,回声道:“恩,没人”

    宛灵像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有些急促的说道:“对,对,就是没人,太奇怪了”

    凡川没有再回复宛灵的话,牵着宛灵的小手,面色凝重的向前快步走去。

    就在两人的视线里已经模糊的出现了夜月门宗主的宫殿时,凡川突然感应到了一丝弱弱的真气波动,立即寻眼看去,只见一位夜月门的修真弟子匆忙的向着宗主宫殿跑去,脸上的慌张神态显而易见。

    好不容易碰见一个修真者,凡川怎能放过,只见凡川带着宛灵,向着那位着急的修真弟子快速的追去。

    “这位兄弟,请等一下,向你打听个事情”快要接近那个修真弟子的时候,凡川立即出声喊道。

    那修真弟子听见有人喊自己,立即恐慌的转头看向凡川二人,等看清了凡川二人的样子之后,脸上的恐慌表情才慢慢的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担心的神情,用着闪躲的眼光看着凡川二人说道:“你们两人是谁啊?没事就别出来了,还是快回去静室潜修吧”修真者说完,眼光看向了宛灵,脸上有些疑惑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身材极好的女人要带着面纱。

    “哦,我们两人是夜月门第十九代的弟子,刚刚潜修出关,我叫绝殃,她叫烟紫,她是我的妹妹,我看小哥神情这么慌张,是出什么事了吗?而且今天夜月门里怎么人这么少啊?”凡川分别指了指自己和宛灵说道。

    为了隐瞒自己和宛灵的身份,凡川随口把绝殃和烟紫的名字借用了,而且还想起了白平刃是夜月门第十九代弟子,也给自己加了这个头衔。

    那修真者听完凡川的话后,神情有些放松了下来,但还是用着有些担心的语气说道:“师哥师姐好,我叫钟北,是夜月门第二十一代弟子,师承梓月长老……”

    “梓月姐……”宛灵听到了梓月的名字后,神情似乎有些激动,突然站出了身子,打断了叫钟北的修真者的话,开口说道。

    凡川见状,立即把宛灵推回了自己的身后,止住了宛灵想要继续的话语,眼神有些严肃的看着宛灵。

    宛灵看到凡川的眼神后,知道是自己疏忽了,立即低着头,乖巧的躲在了凡川的背后,不再出声。

    钟北看着凡川二人在藏藏掖掖的,不知道要做什么,正想开口问出自己的疑惑,却只听见凡川抢先的说话了。

    “钟北兄弟,不好意思,我这妹妹不懂事,你别在意。”看着钟北疑惑的表情消失了,凡川于是接着说道:“钟北兄弟这么慌张是所为何事啊?还有就是今天怎么人这么少啊?”凡川又重新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转移了钟北的注意力。

    “噢,唉,说来话长啊,你们刚刚潜修出关是不知情啊,唉……”钟北接连着叹息了两声,神情似有些颓废,又似有些恐惧的接着说道:“自从淮臣宗主飞升仙界后,有个叫凡川的年轻修真者继承了大统,可是凡川宗主刚任宗主不久后就消失了,权利都交给了征黎长老,可是门派里众多长老都不服气,但是大多长老虽然不服气,但最终还是接纳了,都在等待着凡川宗主回来重新主持公道,但却有一个长老和他的弟子一直不服气。”钟北说到此处,眼神有些恐惧的偷偷摸摸的向四周看了一圈,见确实没人之后,这才又说道:“就是青邪长老和他的徒弟林柘……”

    “林柘?”听的太认真的凡川,刚听到林柘的名字后,随口出声道。

    听到凡川在说林柘的名字,钟北的身体向后缩了一段距离,有些防备般的看着凡川说道:“你……你认识林柘?你们是一伙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