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宛灵苏醒
    [.huju.]而此时在禁仙池里正潜修着的凡川,突然“唰”的睁开了双眼,眼睛眨了眨几下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怎么会被弹出来啊?真是奇怪……”说完,凡川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灵集简,摇着头,撅着嘴巴,不知是在想什么。[.huju.]

    “小子,你这般提升境界可不是良策啊,只有诚心感悟,方可成真”正待凡川苦思冥想之际,绝殃突然从凡川的身后飘了过来说道。

    听到绝殃突兀的话音,凡川吓了一跳,惯性的转身看着绝殃,哀怨道:“前辈,你别这样神出鬼没的好吗?能吓死人的”说完,凡川假装有些生气的表情。

    “哈哈,小子,我刚刚的话听到了吗?”

    “恩,听到了,前辈,我刚才怎么被弹……”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么,境界不可急于提升,我刚看你的状态,大概就猜到你在做什么了”绝殃打断了凡川的话,认真的说道。

    凡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前辈,从我进入潜修之后,到今天有多长时间了?”由于之前经历过在潜修的幻境里是没有时间观念的,凡川于是迫切的向着绝殃问道。

    听到凡川的问话,只见绝殃仰起了头,似乎在仔细的回想了一会,淡淡的说道:“恩,大概有十几年的光阴了吧”

    “什么?我这境界感悟的还都一点没提升呢,这就过去了十几年?”凡川脸上挂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哈哈,小子你以为修为境界是那么容易提升的?慢慢感悟吧”绝殃甩了甩袖袍笑道。

    凡川没有再说话,只是表情有些疑惑的低着头,在心里想着,怎么时间会消失的这么快,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既然已是这样了,凡川也就没有再多想,转头看向了自己的身旁,而此时宛灵正安静的躺在地上,十几年光阴过去,宛灵还是之前那个躺姿,美丽动人的脸蛋,带着一双泛着湿润的双眉,让凡川为之沉醉不已。

    但也只是稍纵即逝的念头,凡川脑海里想起来了夜月门,顿时有些头痛不已,自己毕竟算是夜月门的新任宗主,可自己这个宗主却在上位不久就消失了,这倒显得太不负责任了,而且自己已答应了凌关真人,要用心的管理夜月门,可是如今这般的样子该如何与凌关真人交待啊。

    凡川依旧是沉默着思索,没有说话,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宛灵。

    “小子,你也太重色轻友了吧?刚撤出心神,就一直看着这个小姑娘”本来安静的局面,被绝殃的一句故作生气的话音打破了。

    听到绝殃的牢骚,凡川这才觉得方才是自己太失礼了,立即站起身子,对着绝殃行了一礼,出声道:“前辈莫生气,小子刚刚只是想事情想入迷了,并不是像前辈说的在看……”

    看着凡川在极力解释,绝殃打断了凡川的话,笑道:“哈哈,小子的心事被我说中了?”笑声落,绝殃又顿了顿语气,接着说道:“什么事情能让小子愁眉苦脸的呢?”

    看着绝殃的样子,凡川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还不是夜月门的事情嘛,小子已是夜月门新任宗主,但却没有负到责任,而且最近小子总感觉到夜月门里好像要有事情发生”凡川说完,又是一副疑惑的样子,脸上阴晴不定。

    “哦?小子还挺有责任心啊,这事我参与不了,修真界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这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此时的绝殃看着愁眉苦脸的凡川,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凡川没有再出声,而绝殃也是在静静的看着凡川,正待此时,安静的禁仙池里突然发出了细微的声音,像是人的微微**声。

    凡川听到这种声音之后,立即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宛灵,宛灵的身体没有动作,却只见宛灵此时有些红润的薄薄嘴唇在微微的吐气,看似很艰难的在吐气,似乎宛灵此时的身体很是不好受。

    见状,凡川立即蹲在地上,把宛灵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入怀是一阵阵宛灵的体香,但此时的凡川可没心要刻意去闻,只见凡川瞬间抽出了体内的真气探入了宛灵的体内。真气刚刚探索一会儿,凡川紧张的脸上渐渐松弛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笑意。

    “前辈,她体内没有仙气了,太好了”凡川看着一旁的绝殃,语气激动的说道,说完,脸上的笑意更浓,而且抱着宛灵身体的双手,也同时又紧了紧。

    听到凡川的话,绝殃的脸上闪现过片刻的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过也只是一瞬即逝,绝殃入神的看着凡川怀里的宛灵,嘴里喃喃道:“这小丫头的体质可真是奇异啊,不错不错”

    而此时的凡川看着怀里的宛灵,眼里满是浓浓的爱意,当即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双手又把宛灵缓缓的放在了地上,凡川见一切布置妥当,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三罗丹集元丹,瞬间抽出了真气把集元丹化入了宛灵的身体里,为了以防万一,凡川又抽出了体内一丝真气,跟随着集元丹的真气波动,进入了宛灵的身体,时刻的防备着丹药真气满溢的状况。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绝殃看着凡川得心应手的解救,脸上现出了一丝笑意,微微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等集元丹所释放的真气补充到宛灵的体内后,并没有出现真气瞬间满溢的情况,而且宛灵体内十字状的元真灵神也开始逐渐的恢复跳动,凡川这才放心的把试探的真气撤了回来,然后把宛灵的身体扶成半坐状,凡川也站起了身子,站在绝殃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宛灵的苏醒。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而此刻的凡川却是心急如焚,总感觉这一小段的时间,竟是那么的漫长。定睛的看着宛灵身上那独有的气质在逐渐恢复原来一样,以及那有着倾城的容貌也在逐渐补充血色,凡川的心里是又开心又着急。

    就在凡川着急的当下,只见宛灵缓慢的睁开了眼睛,也许是由于多年没有睁开过眼睛,眼睛会有些苦涩,宛灵的双眼里溢出了两行泪水,在泪水模糊的视线里,静静的看着站立在眼前着急的凡川。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在宛灵体内仙气散去,刚刚开始**时,就已感受到了凡川对自己的担心以及爱护,只是宛灵身体虚弱,不能发出声音,也做不了任何动作,只能静静的感受着凡川怀里的温暖,而此时宛灵的眼泪,就是为了凡川而流,为了那一份真挚的等待而流。

    “灵儿,你终于醒了!”只见凡川“唰”的一声把身体挪到了宛灵的身边,张开了强劲的双臂,紧紧的抱住了宛灵,嘴里还喃喃道:“你知道我等你等的多苦吗?灵儿……”说话间,凡川的声音竟有些哽咽,两行清泪顺着凡川英俊的脸庞缓缓流下。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宛灵用着微弱的声音说道,说完,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凡川的后背,而眼眶里的泪水也还在细细的涌出,湿润的泪水流过宛灵此时有些干燥的脸庞,留下了两道清晰的泪痕。

    两人就这样紧抱着,彼此都没有再说话,只是还有些细微的抽泣声,回荡在禁仙池的空间里。而此时站在一旁的绝殃,似乎也被触动了心弦,脸上挂着复杂的表情,而且身体越来越模糊,逐渐的消失不见了,空荡阴暗的禁仙池里,只剩下了凡川和宛灵两人紧紧拥抱的身影。

    “凡川,我们这是在哪里?”被凡川紧抱着的宛灵,似乎被凡川强有力的双臂抱的有些喘不过气,于是缓慢的推搡着身子,语气温柔的说道。

    听见宛灵的问话,以及感受到宛灵在缓慢后撤的身体,凡川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的粗鲁,于是放开了怀里的宛灵,面容有些微红,尴尬的摸了摸头发,说道:“灵儿,我们现在是在观云池下面的禁仙池……”凡川像是给小朋友讲故事般,把从在天劫灵境里,一直到如今的所有事情都给宛灵仔细的讲述了一遍,讲述完了之后,凡川用着极度温柔的双眼注视着宛灵。看的宛灵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动人的脸蛋上闪现出了一丝红霞。

    “哦,原来是这样啊,哥哥没事就好,而且你做夜月门的新任宗主,我也开心,嘿嘿,对啦,你说的那个绝殃前辈呢?”

    此时的宛灵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和以往大不同,以往的宛灵在夜月门里是众所周知的刁蛮任性,而且有着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让人不敢接近,而此时的宛灵却更像是一个乖巧可爱,大方懂事的小姑娘,让凡川很是错愕,其实就连宛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今面对凡川的时候,会是变成了这般,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宛灵如今看着凡川,就能感觉到一股幸福感萦绕在心间。

    而此时凡川听到宛灵问起绝殃的时候,立即站起身体左顾右看,在找绝殃的身影,可此时周围却早已没了绝殃的身影,凡川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道:“刚才绝殃前辈明明在这里啊……”

    “别找了,我在这”正在凡川郁闷费解的时刻,只见在禁仙池的另一角飞来一个人形的模糊影子,影子在接近凡川和宛灵的时候,逐渐清晰了起来,正是刚刚消失了的绝殃。

    凡川见绝殃现身,于是立即出声问道:“前辈,你刚刚去哪里了?”

    “哈哈,看你们小两口如此甜蜜幸福,让我也想起来了一段往事,我又不能打扰你们,所以先消失一会”绝殃说完话,眼光从凡川身上移开,看了看站立在凡川身旁的宛灵。

    宛灵见绝殃在看向自己,立即站出了身体,对着绝殃施了一礼,温声说道:“宛灵拜见前辈,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绝殃看着宛灵此时娇小可爱的面容,大笑道:“哈哈,小丫头不必多礼,你也不用谢我救命之恩,我也没做什么”绝殃说完,逐渐止住了笑声,又看向凡川,接着说道:“小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前辈,我……我准备回去夜月门,毕竟我是如今夜月门的新任宗主”凡川说完,脸上有些惭愧的表情,话语也有些吞吞吐吐。

    “哈哈,我又没说要留你,你磨磨唧唧的做什么?回去吧,这儿本就不是你该留的地方”话音落下,绝殃此时的目光有些散漫,静静的看向了一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