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少衫
    [.huju.]盘坐在了绝殃的对面,凡川在脑海里思索了许久,把一些自己觉得有趣的事情都与绝殃讲述了一遍,而且也说到了自己如今已是夜月门的新任宗主。[.huju.]

    听完凡川的讲述,绝殃的脸上浮现了满足感,确实这个常年孤独的人,能随便的听到外界的一些事,就已经是感到极大的满足了。

    “你小子不错啊,还混上了一个什么宗主,哈哈”绝殃大笑道。

    “前辈,我也只是……”

    “别说了,既然已做了宗主,那就要更好的潜心修炼了,怎么?你有什么打算吗?”绝殃带着满意的表情,定睛的看着凡川问道。

    “前辈,我……”

    “怎么说话磨磨唧唧的,我看不妨你就在我这里潜修一段时间吧,这里没人打扰,也好你在这里等着那个小姑娘苏醒啊。”绝殃又一次的打断了凡川的话语。

    听完绝殃的话后,凡川觉得也挺有道理,在夜月门里,自己也是要守护着宛灵,在这儿的话,不但可以守护宛灵,自己还可以潜心修炼一番,若有疑问,还可以随时请教绝殃。

    于是凡川同样定睛的看着绝殃,认真的说道:“那绝殃前辈,这样会打扰到您吗?”

    “哈哈,我刚好找个人说话呢,何来打扰之意。”绝殃大笑道,大笑的同时,身上透着淡淡的金光。

    “那就多谢前辈成全了。”凡川想通了之后,对着绝殃又行了一礼,崇敬的说道。

    “哈哈,小子你太客气了”绝殃大笑着站起了身,又接着说道:“既然事已定下,那我也就先去休息一会儿,今天听了很多故事,我很高兴,我要再去消化消化,哈哈”说着话,绝殃转身飘进了禁仙池的内室里。

    看着绝殃的身影消失在了内室,凡川转身凝视着躺在地上的宛灵,一瞬间感触很多,没想到自己在得知需要在夜月门里待上五十年光阴,却有二十年光阴在忙碌,二十年光阴在等待,剩下的十年光阴,让凡川不知作何安排,还有在自己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还做了夜月门的宗主。这一切都让凡川感觉像是一个梦一样。

    静静的注视了宛灵许久,凡川这才撤回心神,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老白师尊留给自己的灵集简,融入了真气之后,灵集简透着淡淡的青芒,凡川又一次的进入了灵集简的幻境里。

    而此时在禁仙池上面的夜月门里,正有着一场争斗即将拉开序幕,只见在此时夜月门空荡荡的宗主宫殿边上,站立着一个长相清秀,但此时却满脸愤怒的年轻修真者,而年轻修真者的对面,则同样站立着一位面相俊俏,一身书生气质的年轻修真者,两人同样都恶狠狠的看着对方,身上的真气在不时的窜出体外,从而卷起了宫殿下的一些碎沙石,气氛异样的严肃。

    “少杉,我只是想去宫殿内找宛灵,你为何要阻拦我?你想找死吗?”只见此时面相清秀,但在此时却有着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看着站立在对面的另一位修真者吼道。

    “林柘,凡川宗主已经把管理宫殿的任务交给了征黎长老,而征黎长老则吩咐我来把守宫殿,不可任何人出入宫殿,你再这般胡闹,别怪我不客气了。”面相英俊的年轻修真者同样表情有些怒气的说道,说完,还不禁的抽出了体内的真气围绕在周身。

    不错,此时站在擂台上的表情凶神恶煞的年轻修真者正是被凡川之前封禁住了的林柘,而与林柘对立而站的则是征黎长老手下的入室弟子少衫,此时两人正剑拔弩张。

    “交给你把守?对我不客气?哈哈,就算凡川那小子亲自来了,我也不会把他放在眼里,你最好给我让开”此时的林柘似乎发疯了般的对着少衫大喊道,而与此同时,林柘的双手握成了拳状,手指关节处传来了阵阵的“咯吧”声,道道的真气从指间不径而出。

    “林柘你竟然敢对宗主无礼,好,那就别怪我出手了,看剑!”说话间,少衫的袖口里窜出了一把透着蓝光的修真剑,修真剑飞出袖口,渐渐的变大,直到变成了一把长有三尺的修真剑之后,才带着极盛的蓝光向着林柘飞驰而去,剑体里所蕴含的真气带动了宫殿周边的一些碎石随剑飞去。

    “凭你也敢跟我动手?潜神战甲,出”此时的林柘并不慌张,而是有序的穿戴上了那件潜神战甲,透着淡淡青芒的潜神战甲所带着的压力,使周围的空间纵然间有着想要扭曲的趋势。

    闪着蓝光的修真剑以着极快的速度刺向了林柘身上的潜神战甲,剑体刚刚碰到战甲时,瞬间周围的压力剧增,而坐落于一旁的夜月门宗主宫殿竟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地上的沙石则被真气所带动的漂浮在了空中,一直在不停的极速旋转着,整个天空像是突然间的昏暗了下来一样,只有缕缕的亮光在沙石的缝隙处照射下来。

    “砰”一声震响过后。

    只见少衫半弯着身体,手掌按在胸口之处,而嘴角则涌出着血丝,而且在伴随着少衫的咳嗽,血丝更是流着不尽。

    “尝到我战甲的反噬力了吧?哈哈,噬灵结阵,去!”只见此时的安然无恙的林柘,狂妄的大声笑道,而且同时赋满真气的双手还在不停的变幻着什么,直到双手里的真气凝结成型,林柘毫不犹豫的抬起双手,推向了此时已重伤的少衫。

    “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此时的少衫看到林柘击出的真气流之后,并没有害怕的神情,而是倔强的站直了身体,擦干了嘴角的血迹,紧闭上了双眼,双手突然做了合十状,瞬间只见少衫的身体闪着蓝光,体内的真气在不断的融入了少衫合十的双手上,等到真气凝聚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少衫突然睁开了双眼,注视着林柘击来的真气流的走向,“唰”的一声,击出了双手间的凝聚真气,而在双手间凝聚真气的击出之后,只见少衫的身体“咣”的一声,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双眼也与此同时紧闭上了。

    林柘被少衫的动作给吓到了,只见林柘膛目结舌的惊道:“元气归真?这小子不想活了吗?”而正当此时林柘的惊讶的片刻,极速相互攻击的两道真气流相撞了。

    林柘只感到周围瞬间出现了极热的灼伤感,周围的碎石变作了如细雨般来回旋转,只见原本就不算明朗的天空,瞬间阴风大作,伴随着阴风的吹来,天空上的黑云,正在一块块的凝聚,天空越来越黑,而夜月门宗主宫殿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伴随着山体都在大幅度的摇晃。

    林柘被这一景象又吓到了,来不及多想,立即抽出体内真气融入到了正在摇晃的夜月门宗主宫殿,夜月门宗主宫殿在被真气压制后,逐渐了减缓了晃动,不是林柘慈悲要保住此时的夜月门宗主宫殿,而是林柘仅仅只是因为这座宫殿曾是淮臣宗主所拥有的,林柘对淮臣有着天性的臣服与崇敬。

    夜月门宗主宫殿已减缓了摇晃速度,但周围的异样天空和在不时递增的压力,还在快速的继续着,林柘也不禁的感到了一股危机感,立即把身上的潜神战甲开启到了最高防御,潜神战甲所发的青芒,在这暗色的空间里,异常的明显。

    就在林柘强撑了一会之后,身上的潜神战甲的青芒渐渐的暗淡了下来,林柘知道肯定是自身的真气流失的太快了,也来不及再顾及一眼此时已经倒地的少衫,转身抽出真气,加快速度的逃出了此时充满压力的空间。

    在林柘的身影消失以后,夜月门宗主宫殿外的空间里压力在逐渐的减缓,天空也开始在渐渐的放晴,而且周边所飞起的碎沙石,也在稀稀疏疏的落下。

    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天空终于恢复了正常,周边也没有了压力,只是地上的沙石乱作了一团,很是凌乱,而在碎石中间,少衫正安静的躺着,身体一动不动,本来干净俊俏的脸蛋,在此时却已布满了灰尘,以及一些细如雨丝的碎石渣。

    如今的一切,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此时突然从远处飞来了一位老者,打破了原有的安静,只见老者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神情着急的在周围翻找着什么,头上的眉毛紧紧的拧皱在了一起。

    而此时正在翻找的老者,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快速的跑向了此时少衫躺着的地方,在乱脚踢开了一些碎石之后,老者终于看到了紧闭着双眼,安静的躺在地上的少衫,只见老者突然像是发疯了一般,脸上的表情忽阴忽暗,立即蹲身扶起来了少衫的上半身,先是抽出了一丝真气探入了少衫的体内,然后则是右手不停的拍打着少衫的后背,嘴里还在念念有词道:“是谁害了我的徒儿?是谁!”老者说完,突然仰头向着天空吼叫了一声,脸上的愤怒表情显而易见,而且与此同时,一行浊泪从老者发皱的脸颊滑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