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再入禁仙池
    [.huju.]无心再去观赏脚下的风景,凡川快速的向着宫殿飞去,因为凡川接下来想要带着宛灵去找绝殃,想从绝殃那里得到关于宛灵身体伤势的情况,凡川在心里始终都相信绝殃可以帮到自己,即使绝殃已不再是仙人之体。[.huju.]

    想到此处,凡川又加快了脚下碎星飞剑的飞行速度,没过一会,眼前就浮现出来了宫殿的轮廓。看着眼前不远处淮臣的宫殿,如今也就是凡川的宫殿了,其实这个处在半山腰的宫殿乃是夜月门历任宗主的静修之地,既然淮臣已飞升,那么宫殿的主人自然成了夜月门新任宗主凡川的了。

    而此时的宫殿内,已不再是热闹非凡的场景了,之前在宫殿内庆贺的众多修真弟子,已经差不多快走完了,剩下的一些修真者,大多也都是处理后续事务的。

    凡川把碎星飞剑降落在了宫殿外的一块空地上,收起了碎星飞剑,凡川平复了下心情,快步的走进了宫殿。

    “凡川宗主,您回来了?”正当凡川刚刚步入宫殿,征黎长老就笑嘻嘻的迎了过来。

    “恩,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可能要闭关一段时间,征黎长老,宫殿内的事务就先交给你了”凡川注视着征黎长老,淡淡的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后,征黎长老心里很是感动,之前自己在言语上得罪了凡川宗主,而凡川宗主不但没有怪罪自己,如今却还把管理宫殿的大任交到自己手上,这让征黎长老很是受宠若惊。

    只见此时的征黎长老脸色有些激动的说道:“凡川宗主,您放心,征黎一定不负宗主所望”说完,征黎长老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的崇敬。

    “我相信征黎长老的才能”说完,凡川踏步快速的走向了大殿里的内室,因为凡川此刻很想及时见到宛灵,而不想再陪着征黎长老浪费哪怕一点点时间了。

    看着凡川走向内室的背景,征黎长老的脸上带着崇敬的神情点了点头。

    刚刚走进静室,凡川就迫不及待的走向了石床,等看到宛灵的身体,依旧安静的躺在石床上时,凡川这才放慢了脚步,等走到了石床边,凡川小心翼翼的坐在了石床的边上,顺着牵起了宛灵的小手,刚刚牵起宛灵的小手,凡川就感到了一股丝滑的感觉,嫩嫩的皮肤像是天然的雕刻一般,没有任何一点瑕疵。

    又看向了宛灵此时安静的动人面容,凡川却在不知不觉中落下了几滴眼泪,不知在什么时候,凡川已经把宛灵当做了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似是自己的红颜知己,又似是自己的亲人,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在乎感觉,总是觉得生命中不可没有宛灵的陪伴。

    “灵儿,我知道你会醒的,傻小子一直在等你呢,你能听见吗?”

    擦干眼角的泪水,凡川竟自言自语了起来,而自言自语的同时,眼角又轻轻的抽搐了起来。

    凡川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昏迷的宛灵,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安静的延长了好久,终于,凡川站起来了身子,平复了下难过的心情,立即抽出了体内诸多的真气围绕在了宛灵的周身,被真气围绕着的宛灵,身体渐渐漂浮在了空中,接着凡川又抬着双手向自己撤回了一下,只见宛灵的身体缓慢的落入了凡川的怀里。

    凡川紧抱着怀里的宛灵,转身快步的走出了静室和宫殿,等走出了宫殿之后,凡川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怀抱着宛灵,踏步走上了碎星飞剑,随着真气的融入,碎星飞剑向着观云池的方向飞去。

    看着眼下稍纵即逝的景象,凡川此刻的心情在期盼着,祈祷着,在心里祈祷着宛灵能尽快醒过来,祈祷着自己见到绝殃前辈之后,希望绝殃前辈的答案不会让自己失望。越想越着急,凡川又一次的加快了脚下碎星飞剑的飞行速度。

    不一会儿,凡川就看到了眼前不远处的观云池,凡川立即就在观云池的附近找到了一块空地,快速的把碎星飞剑降落,快速的收回碎星飞剑,快速的走向了观云池。

    等走到了观云池,凡川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熟悉的观云池,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池上的雕刻依旧是形真逼人,栩栩如生,而那些奇异的石刻也依旧停留在原地,而石刻中流淌着的溪水也依旧是那么清澈悠远,很像是一副浓墨的山水画。

    此时的凡川没心情欣赏这些美景,而是在认真的找寻着上次自己进去地底禁仙池的入口,在一阵东寻西瞧之后,终于凡川在一片丛草的覆盖下面,找到了那个洞口。见到了洞口,凡川迫不及待的抱着宛灵就跳入了洞口里,刚入洞口,凡川立即把自身的真气开启了,为了防止周围的突变,凡川甚至都把泫滇战甲浮穿在了身上,泫滇战甲刚刚出现,顿时周围漆黑的环境被泫滇战甲所透着的青芒给照亮了。

    压制着降落的速度,凡川又不禁的紧了紧怀里的宛灵。

    不一会在听到一声“咣”的声响之后,凡川的双脚站在了禁仙池的地面上,刚刚落地的凡川没有再多想,立即照着自己上次所记忆的路线,快速的走进了禁仙池的里处的。

    沿路依旧是阴暗潮湿,更甚是没有一丝光线,但由于凡川修真后,眼睛可以看穿了黑夜,所以黑暗对于凡川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熟悉的经历过了几个路圈之后,凡川终于走进了那个自己熟悉的空室,空室里还是和以往一样,寂静的让人可怕。不过让凡川惊喜的是,这次的进入禁仙池里,竟没有了上次自己刚下来时的残留仙气攻击了,如若真有仙气攻击的话,那么此刻抱着宛灵的凡川,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来应对了。

    “是凡川小子来了吗?哈哈哈哈”

    正在凡川踌躇着该怎么样才能找到绝殃前辈时,突然空荡的石室里传来了一阵悠扬婉转的笑声,笑声随着空荡的石室徘徊着,久久不能散去。

    突然听到了自己熟悉的绝殃前辈的声音,凡川很是高兴,立即大喊着回应道:“绝殃前辈,是小子,小子回来看望你了”

    “哈哈,看望我是假,找我帮你救人是真吧?哈哈”随着一阵嘹亮的笑声传过,只见在禁仙池的石壁处,飘来了一个模糊的人形影子。

    模糊的人形影子落在了凡川的身前,影子刚刚落地,形象就开始凝聚了起来,不一会儿,凡川熟悉的那个中年男人绝殃就出现了。

    看到绝殃出现,紧抱着宛灵的凡川,立即身子艰难的对着绝殃施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小子拜见绝殃前辈,这十年里是小子的错,没能及时来看望前辈,还望前辈恕罪。”

    绝殃看着凡川诚恳的态度,满意的点了点头,温声道:“小子不必多礼,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来给我说说,这十年你去哪儿了?还有就是这个是……”说完话,绝殃指了指凡川怀里紧抱着的宛灵。

    “哦,好的……”接着凡川把在天劫灵境里的事情以及此次前来的目的,都仔细的与绝殃复述了一遍。

    听完凡川的叙述之后,绝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散仙飞升仙界?不错,看来这个叫淮臣的散仙的修为境界一定很深厚啊。”说着,绝殃又看了看凡川怀里紧抱着的宛灵,面相疑惑的接着说道:“这是明显的仙气闭体啊,以你和这小姑娘的修为,不该去天劫灵境里啊,不过,我有些纳闷,你小子是怎么在天劫灵境里恢复的啊?”

    听到绝殃的话,凡川感觉到了绝殃很有可能懂得解救宛灵昏迷之法,于是很激动紧张的看着绝殃,相问了宛灵的苏醒之法,而却忽略了绝殃问向自己的一个问题,而也就是忽略的这个问题,因此让凡川错过了一个能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机会。

    “前辈别沉默了,赶紧告诉小子怎么能苏醒她啊?”凡川指着怀里的宛灵,看着绝殃着急的问道。

    “哈哈,小子不用着急,这小姑娘只是仙气闭体,不用大惊小怪的,解除之法没有,只有等待时间,让仙气自行消散即可,我刚试探了下这个小姑娘体内的仙气,我想大概再需要二十年吧,这小姑娘就能苏醒了。”绝殃说完话,静静的看着凡川,而且于此同时也在试探着凡川如今的修为境界。

    凡川没有注意到绝殃在试探着自己的修为境界,而是被绝殃的话给震撼到了,先听到宛灵可以苏醒,凡川很是高兴,只是让凡川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想要宛灵苏醒,竟还需要二十年的光阴。

    这二十年的光阴,自己该如何度过,一想到这,凡川不禁的感到了一丝的惆怅,而且还有一丝欣慰,惆怅的是这二十年自己将要守着昏迷的宛灵度过,那种每天都能看到,却不会与你说话的情景,凡川想想都感觉了一种彻骨的孤独,而欣慰的则是,在二十年后,就可以见到苏醒了的宛灵了,那时的情景,凡川想想都感觉到了幸福和快乐。

    “小子,你的修为境界还是老样子嘛!”正在凡川还惊讶的沉在思索中时,绝殃的话把凡川拉回到了现实里。

    “哦哦,是啊,前辈”凡川无神的点了点头道。

    看着凡川无神的样子,绝殃没有再探讨关于修为境界的事情。

    “小子,这小姑娘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还有其他的什么事情吗?”

    “没……没有了”

    “那好,那就陪我聊聊天吧,给我说些外界所发生的有趣的事情”说话间,绝殃盘坐在了地上,似要好好的听上一番的样子。

    此时心情凌乱的凡川,哪还有什么心思为绝殃讲有趣的事情,但看到绝殃一副准备好洗耳恭听的样子,凡川还是先把宛灵缓慢的放在了地上,然后面对着绝殃,盘腿坐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