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兄弟重聚
    [.huju.]凡川转过了身,看着浦玄,字正腔圆的说了一句:“浦玄兄弟”

    而此时的浦玄正目瞪口呆,张着大大的嘴巴,却说不出话来,本来凝聚真气的双手也怔怔的停在空中,一瞬间发愣的像是一个木偶一般。[.huju.]

    终于在凡川又接着喊了一声浦玄的名字之后,浦玄这才合上了惊讶的嘴巴,一个箭步窜到凡川的跟前,双手搭在凡川的肩上,摇晃着凡川的双臂,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凡……凡川兄弟,真的是你啊?”

    “浦玄兄弟,我回来了”凡川同样高兴的说道。

    “啊,哈哈,真是凡川兄弟啊”浦玄激动的又跑向了盘坐在静室一旁修炼的白平刃和沈佑身边,手上大力的拍打着白平刃以及沈佑,接着喊道:“老白,沈佑,快醒一下,凡川兄弟回来了”

    只见此时的白平刃突然睁开了眼睛,看见浦玄在自己面前大喊大叫着,于是破口大骂道:“浦玄,你丫的是抽什么风,老白我正潜心感悟提升境界呢,你这是……”正说着话的白平刃向着站在一旁的凡川撇了一眼,脸上顿时出现了和之前浦玄一样的表情,说话结巴着道:“凡……凡川兄弟?”说完,白平刃的脸上还有一副不可置疑的表情。

    “平刃兄弟,我回来了”凡川说着话,走向了白平刃。

    却只见白平刃在听完凡川的话后,厚实的身体突然“唰”的一下弹跳了起来,风一样的速度窜到了凡川的身边,立即对着凡川来了个熊抱。嘴里还不时的嘟囔着:“真的是凡川兄弟啊,真的是啊,凡川兄弟,你之前怎么又消失了啊”白平刃的语气里带着激动和一股责怪的意思。

    “真的是凡川兄弟回来了啊,真好”这时,用样从静修里被浦玄叫醒的沈佑,也快步的走向了凡川。

    “三位兄弟,让你们担心了,平刃兄弟,来,咱们慢慢说”

    凡川的话音落地,白平刃这才悻悻的放开了凡川,脸上的激动与高兴不言而表。

    还未等凡川先说话,站立一旁的浦玄就先开口问道:“凡川兄弟,你这十年又去哪儿了啊?上次擂台比试过后,我们在这等你,你一直没来,知道你事务繁忙,就没出去找你,但又怕你说不准会随时回来,我们三人就没敢乱出去,一直在这静室等你,没想到这一等又是十年啊!”

    听完浦玄的话后,凡川是发自内心的感动,没想到自己的这三位兄弟对自己是这般的上心,于是脸上带着感动的表情,语气温和的把自己和宛灵在天劫灵境里的事情复述了一遍,但是凡川没有提出自己现在已是夜月门的新任宗主,不是凡川想搞惊喜,只是凡川不想由于自己开口说出自己现在已是夜月门新任宗主,而会拉开四人之间的距离,即使自己再强调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但白平刃三人还是会多少有些隔阂,但若是白平刃三人从别的夜月门修真弟子嘴里听到的话,倒显得凡川自己并没有把夜月门宗主一职当回事,从而能最大的解除四人间的隔阂,凡川这样想着。

    听完凡川的复述之后,首先是白平刃惊讶的说道:“淮臣宗主已经飞升仙界了啊?真是让人羡慕”白平刃说完,脸上又出现了些许的忧虑,接着说道:“不过凡川兄弟,那个……那个宛灵师姐的伤……”

    没等白平刃把话说完,凡川向着白平刃挥了挥手,语气缓慢的说道:“宛灵的伤,我会尽力救治的,而且我也相信宛灵一定能醒过来,这个……三位兄弟就别操心了”说完,凡川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三人异口同声的唏嘘道。

    “对了,你们三个如今的修为怎么样了?境界又提升了没?”凡川试着转开了话题。

    听到凡川的问话,先是浦玄叹了口气说道:“唉,凡川兄弟有所不知啊,你不在的这十年里,我们三个哪还有什么心思能够真正的静下心来修炼啊,每天都在想着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听完浦玄的话,凡川心里又是一阵的感动和酸楚,这三位兄弟真是为自己付出了太多,而自己却不能常在他们身边一起修炼,着实是有些让人心酸。

    平复了下心情,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三粒三罗丹集元丹,逐次的递到了三人手上,接着说道:“三位兄弟以后提升境界难免会用到这丹药,我还有很多,这三粒你们收好”凡川知道,自己能帮助白平刃三人的,也就只有赠予丹药了,可惜自己的修为境界不高,如若自己的修为境界高的话,那么肯定会对白平刃三人指点一二。

    “哎呀,凡川兄弟,你别这样,这丹药我们不收,你之前给我们的那粒回神丹,我们都还没用呢,这再给……我们不能要”白平刃看着手里的集元丹,大大咧咧的吼叫道。

    “是啊,是啊,我们不能再收凡川兄弟的东西了”浦玄和沈佑也相继的出声说道。

    “不收就别拿我当兄弟好了”凡川突然严肃的说道,其实凡川这般再次赠予白平刃三人丹药,也是为了以后着想,凡川是怕以后白平刃三人知道了自己是夜月门新任宗主了,而不能再像以前那般友情的对待自己,怕会在中间产生上下级的隔阂,而此时赠予丹药,也是变相的说明,凡川对白平刃他们三人,还是像以往一样。

    看着凡川此时严肃的表情,白平刃三人有些为难,不知是收是还好了。

    “别愣了,赶紧放好”凡川又出声催促道。

    白平刃三人这才慢慢的把丹药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腰带里。

    见白平刃三人已把丹药收起,凡川的脸上又露出了高兴的表情,笑道:“这才好嘛,这才像是我的兄弟嘛”

    白平刃三人有些略微的尴尬,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对了,三位兄弟,我想问问最近十年夜月门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凡川突然出声问道,把白平刃三人吓了一跳。其实凡川已经在潜移默化中适应了自己的角色,已经开始逐步的了解夜月门里的事情了。

    “噢,这个啊,也没有什么大事情,都是一些小事情,大可不提”白平刃又恢复了往常的大大咧咧。

    “-小事也可以说来让兄弟我听听嘛”凡川追话道。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已经开始关心夜月门里的一举一动了。

    “哈哈,既然凡川兄弟想听,那我老白就随便的说上几件,其实我们三个谁也没有出去过这间静室,这几件也只是从隔壁的师兄那儿道听途说来的。”白平刃拍了拍自己的厚实胸脯,似要认真的讲述下面所要讲的事情。

    “可能是由于这十年里淮臣宗主不在的缘故吧,夜月门门派里乱成了一锅粥,基本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同门的弟子争斗,就之前那个被凡川兄弟你封禁了的林柘那狗小子,被凌关真人救治好了之后,不但不领你的情,还仗着自己是第一批的退隐弟子,时不时的就要欺压门里的晚辈弟子,之前就有一次把一位和我辈分一样的同门弟子给打伤了,若不是凌关真人及时出面压制,林柘那狗小子早就无法无天了,他爷爷的,要不是我们三个在等凡川兄弟你回来,我老白早就出去找那狗小子再战上几回合去了。”

    白平刃一口气说完之后,脸上带着愤怒的表情,在一旁气喘吁吁,似是在讲述着自己的一个天大的仇人在挑衅自己一样,双手也不禁的攥握成了拳头状。

    凡川听完白平刃的叙述后,也不禁的大吃一惊,心里很是郁闷,没想到这个林柘竟是这般的不可理喻,竟然还仗着自己是第一批的退隐弟子欺压别的晚辈弟子,让凡川很是反感,凡川在心里不禁的想到,以后一定要去再会会这个林柘,好好的训斥他一番,如若他再不听劝的话,那么只好搬动夜月门里的长老了。

    不过还有让凡川欣喜的就是,白平刃的正义脾气一点没有变,依旧还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态度,而且十年未见,嘴里的口头禅也有了,而且还给林柘的称呼变作了“狗小子”,让凡川有些苦笑不得。

    “哈哈,平刃兄弟不用动怒,改天找个时间,我们再一起去会会林柘,如何?”凡川故作大笑道。

    “好,一言为定,等的就是凡川兄弟的这句话了”白平刃大力的拍了拍自己的厚实胸脯,大大咧咧的回应道。

    接着四人又坐在了静室的石椅上闲聊了几句,大多都是聊了一些关于修为境界的事情,还有一些让如今的凡川关心的事情,也就是夜月门里的一些事情。此时的凡川已经开始试着兑现自己的那句承诺,就是管理好夜月门。不过此时糟乱的夜月门还是让从未有过管理经验的凡川感到了些许的头痛。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凡川从石椅上站起身来,看着白平刃三人,有些不舍的说道:“三位兄弟,咱们今天就先聊到这儿吧,兄弟我还要赶紧回去照顾宛灵,所以不能在这儿继续陪着三位兄弟了,但是我会时常来找三位兄弟的,不会再无故的消失了”说完,凡川用着一副真诚的眼光看着白平刃三人。

    白平刃三人听完凡川的话后,脸上也都隐现了一丝不舍,但还是一瞬间就换回了正常的状态。

    “那好,凡川兄弟,去照顾宛灵师姐吧,我们兄弟三人随时等着你回来”白平刃大声说道,说完还用着一副坚定的眼光看着凡川。

    看着白平刃三人,凡川又一次在心里浮出了感动,能有这般的兄弟,一生已足已。

    “好,三位兄弟等着我”说完,凡川转身走出了静室,没有再回头。

    白平刃三人看着凡川消失的背影,也没有起身相送,只是目光里蕴含着太多的不舍。

    走出了静室,凡川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在融入到剑体里真气后,凡川纵身跳向了透着青芒的碎星飞剑上,向着淮臣之前的宫殿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