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欢庆
    [.huju.]看着殿内众多修真者都在欢呼,凡川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欣慰,神情也放松了下来。[.huju.]

    于是平复了下心情,看着众人,声音洪亮的说道:“各位兄弟姐妹,我凡川不才,在淮臣宗主的提携下做了夜月门的新任宗主,以后有诸多不懂的地方,还请各位兄弟姐妹能多多包涵。”说完之后,凡川对着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凡川宗主,你太客气了”容貌和宛灵相差不多的梓月,此时站了出来笑道。

    凡川听到了梓月的话后,脸上显现了一丝笑意,淡淡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站在殿下的众多夜月门修真者,却都恭敬的看着凡川,忽然又没有人说话了,整个宫殿内瞬间又变作了鸦雀无声。夜月门的众多修真者都没有想到,这个新任的宗主,竟是这般的平易近人,没有以往宗主的孤傲,说话又温和,而且还特别的谦虚。

    结果就连凡川也没有想到,凡川的这番话,其实已经笼络了夜月门里极大一部分修真者的心,从此时殿内修真者的恭敬态度,就可以看出了。

    凡川看着安静的众人,一时间竟不知要说什么好了,于是尴尬的又看向凌关真人,似乎是想要得到凌关真人的帮助一般。

    看到凡川投来的求助目光,凌关真人笑了笑,小声说道:“凡川宗主以后可要多学习学习怎么做好一派之主啊,哈哈”没等尴尬的凡川作回应时,凌关真人又看向了宫殿内的众多修真者,大声说道:“刚刚凡川宗主的话,大家也都听到了,但是老夫在这里要再多补上一句,既然凡川已是我们夜月门的新任宗主,那么以后凡川宗主的命令就不可违,好了,今天是大喜之日,就不说这些了,大家快去准备些果子和美酒,今天大家好吃好喝!”

    随着凌关真人的话音落下,宫殿内又恢复了乱哄哄的场面,不过这次的乱哄哄似乎并没有像之前那么的杂乱无章,而是殿内的众人都在各司其职,有的修真者出去拿取果子和美酒了,有的修真者则在整理宫殿内的事宜,还有的修真者则是在安排着众人的任务,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高兴的表情。

    看着这满堂欢庆的场面,凡川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转身走向了宛灵的身边,在依旧昏迷着的宛灵身边坐了下来,紧紧的握住了宛灵的小手,双眼注视着宛灵的美丽面庞,静静的也不说话。

    而此时的宫殿内在乱哄哄的一阵喧哗之后,逐渐安静了下来,众人原来嘈杂的脚步声,也渐渐的稀少了。凡川听到了状况的变化,不禁的抬起了头,看了看殿内,等看清了殿内的布置以后,凡川不禁的被震撼到了。

    只见在此时的空荡大殿内,已经有了许多张方方正正的桌椅,而在桌子上则都放着一种装在外观漂亮的瓶子里的美酒,还有一盘盘的外观晶莹剔透的水果。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凡川不禁的站起了身体,看着众人,大声的喊道:“大家不用拘束了,尽情吃喝吧”

    随着凡川的话音落下,殿内又热闹了起来,众多夜月门修真弟子都开始相互敬杯了起来,诸多长老也都参与了进去,特别是刚刚苏醒了安吾长老,陪着征黎长老穿梭在人群中。

    而此时的凡川却没有心情这般欢庆,心里只想着宛灵,而且凡川也没有在殿内找到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三人的身影,这让凡川有些落寞,心里安慰自己道,也许白平刃三人只是在加紧修炼呢,没有听到自己回来了的音讯吧,不妨自己去找他们也一样,而且凡川还想着等时间空闲了下来,就带着宛灵去观云池下面的禁仙池,去找绝殃询问下,看看能不能了解宛灵的状况。

    这样想着,凡川走向了站立在一旁的凌关真人和梓月长老,淡淡的说道:“真人,梓月姐姐,你们怎么不下去吃点喝点呢?”

    “凡川宗主,老夫已有些倦意了,本想就此去给你告别呢,刚好你来了,老夫想闭关一段时间,不过如若凡川宗主有问题请教,可以随时来找老夫”凌关真人说完,还未等凡川回应呢,只见凌关真人挥了挥手里的拂尘,“噗”的一声响之后,地上已没了凌关真人的身影。

    凡川看着凌关真人刚刚站立的地方,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似是很崇敬,似是很纠结。

    “凡川宗主,还请你照顾好灵妹,我……我也先退下了”此时一旁的梓月也出声说道。

    凡川应声看向了面前的这个同样美丽的女人,温声说道:“梓月姐姐,你放心,我定会照顾好宛灵的”

    又被凡川称为了姐姐,梓月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接着又有些担心的说道:“灵妹醒了的话,还请凡川宗主及时告诉我一声,梓月先退下了”说完,梓月也转身走出了大殿。

    凡川看着梓月逐渐消失的身影,心里也同样为这个重情义的女人感到了敬佩,只是凡川不知道,在自己还没有苏醒的时候,这个叫梓月的女人为了力争让自己做夜月门的新任宗主,已经与夜月门里众多的长老发生了口角。

    梓月走后,凡川看了看大殿内,依旧是热闹欢腾的场面,也没再多说,而是转身抱起了宛灵,走向了殿内最里面的一间内室。

    走进了内室之后,凡川缓慢的把宛灵放在了静室的一张石床上,看着躺在石床上的宛灵,凡川心底的悲伤,又一次的涌上了心头,而且同时在心里做下决定,一定要把宛灵苏醒过来。这个美丽的女人已经为了自己付出了很多,自己不能辜负了她的一片心意。

    把宛灵安置妥当了之后,凡川再次的平复了下悲伤的心情,缓步的走出了内室。

    殿外的众人还在熙熙攘攘的在酒中探讨,凡川也没有去刻意打扰,而是悄悄的绕过众人,轻身走出了大殿。

    站在殿外的凡川,看到殿外也有诸多的夜月门修真者,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表情,似乎像是遇到了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一般。只是凡川不知道,在这夜月门无主的这十年里,夜月门里上上下下的修真者都无心修炼,都在等待着淮臣宗主的归来,或者是新任的宗主上位,因为在一个退隐的修真门派里,没有宗主的领导管理,那就相当于一盘散沙,但又碍于夜月门的传统规矩是宗主必须是为寒体体质的修真者,这才让这个一百年才能出去一次的夜月门,在这十年里依然是规矩的选择等待,而不是夺权篡位,当然,这也跟凌关真人还在夜月门里,有着莫大的关系。

    没有再多想,凡川径直的走出了宫殿的范围,由于冷伐剑在天劫灵境里已经粉碎了,凡川只好拿出了之前淮臣赠予自己的碎星飞剑,抽出真气融入进了碎星飞剑里,碎星飞剑透着淡淡的青芒,还带着一道无匹的真气压力,凡川纵身跳上了碎星飞剑上,向着供夜月门修真者静修的静室的方向飞去。此时的凡川是想去见白平刃,浦玄已经沈佑三人了。

    站在飞剑上的凡川,放眼观望着夜月门里的景象,脚下的地面上,有着来来往往的夜月门修真弟子,伴随着夜月门独致的风景,像似一幅别样的山水人物画。

    渐渐的,凡川看到了前方不远处隐现出来的静室模样,立即找到一块空地,把碎星飞剑降落了下来,收回了碎星飞剑,凡川快步的走向了供夜月门修真者休息的静室。

    不一会的时间,凡川就走到了静室的大门前,看着这座熟悉的静室,凡川的内心涌出了许多的画面,自己初来夜月门时,就是宛灵让自己来到这个静室的,而且还在这里结识了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三人。

    不再多想,凡川踏步走进了静室里,轻车熟路,凡川走向了之前白平刃三人休息的那间静室。

    还未推开房门,凡川就感到了静室里传来了道道的真气,感觉着真气的力量程度,凡川可以确定了白平刃三人一定是在里面静修,脸上出现了毫不掩饰的激动的表情,凡川推开了静室的房门。

    刚刚进入静室里,凡川果然看见了白平刃三人正安静的盘坐在静室里修炼,凡川也没有急于打扰,而是缓慢的靠近了白平刃旁边,准备观摩下白平刃在如何修炼。

    可正当此时,凡川突然感到了一道强劲的真气向着自己背后击来,心念动处,凡川的身上浮现出来了泫滇战甲。

    “什么人?为何偷偷摸摸的进来我们的静修之地?”

    凡川还未转身,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正是浦玄的声音,看来浦玄是没有认出来自己,把自己当做了窃贼了。

    想到此处,凡川也没有急于转身证实自己,而是在双手间凝聚了一丝真气,凡川是想试试如今浦玄的修为境界如何了。

    凡川背对着浦玄,感觉着身后的真气距离,凡川立即倒着击出了手里的真气,真气瞬间相撞了,一股压力弥散开来,背对着浦玄的凡川都看到了眼前若隐若现的青芒了。

    “看来浦玄的修为境界也提升了啊”凡川在心里想道。

    接着不等身后的浦玄再次抽出真气,凡川快速的转身,迎面的看向了身前的浦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