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凡川宗主
    [.huju.]“我这是在哪啊?”

    此时本来躺在宫殿中央处的安吾长老,艰难的坐起了身子,有些迷茫的看着众人。[.huju.]

    见到安吾长老已苏醒,凡川和凌关真人飞快的走向了安吾长老身边,随着两人的还有梓月长老和征黎长老。

    “安吾长老醒了?那是再好不过了”凌关真人抢先的说道。

    安吾长老看着突然涌现的几人,脸上尽是疑惑的表情,不过在听到凌关真人的声音后,还是立即站起了身体,对着凌关真人鞠了一躬。

    “拜见凌关真人。”

    “安吾长老不必多礼。”

    “真人,我这是?”安吾长老疑惑的看着凌关真人问道。

    “哈哈,你昏迷了十年,现在刚刚苏醒”凌关真人笑道。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安吾长老没再出声,脸上尽是疑惑,伸手抓着自己的头发,似乎是在极力的回想着什么事情一样。

    突然安吾长老神情变得紧张了起来,又看向了凌关真人问道:“真人,淮……淮臣宗主呢?”

    凌关真人看到安吾长老紧张的神情,不禁笑出了声来,接着说道:“淮臣已经飞升仙界了,你不用担心了,而且救你的人是他”说话间,凌关真人手指向了站立在一旁的凡川。

    安吾长老应声看向了凡川,表情顿时又疑惑了起来:“诶?你不是凡川兄弟吗?你怎么……”

    在此时还未等安吾长老把话说完,站立在众人身后的衣衫褴褛的征黎长老突然跨出了身子,面对着安吾长老,神情激动又紧张的说道:“老安啊,你终于醒了”

    安吾长老看着神情激动而紧张的征黎长老很是费解,于是说道:“老征,你这是怎么了?”

    “唉,先别说我了,你快告示下淮臣宗主最后说了什么关于新任宗主的事宜了吗?”征黎长老定睛的看着安吾长老,似在着急的等待着安吾长老的答案。

    “这个……容我想想。”安吾长老似乎又在极力的回想着什么。

    看到安吾长老正在回想着什么,众人也都不再说话,安静的等待着安吾长老。

    静静的似乎过了许久时间,只见安吾长老突然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似乎恍然大悟的说道:“哎呀,你看我这记性,人老了确实记忆不行了啊!”说话间,只见安吾长老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灵集简,接着说道:“当时我已经受伤了,从天劫灵境里被淮臣宗主强行送出来的时候,淮臣宗主给了我这个灵集简,说是让我务必要交到凡川兄弟的手上,哎呀,你看我这……差点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说完话,安吾长老把灵集简递到了凡川的手里。

    看着手里的灵集简,凡川惊讶了一下,在心里疑惑到,淮臣不会是真要自己做夜月门的新任宗主吧?

    正在凡川疑惑不解的时候,安吾长老又接着说道:“对了,凡川兄弟,淮臣宗主当时还说这灵集简里还有他对你所要说的话,你可以融入真气来查看。”

    “还是安吾长老来看吧,看完了你告诉我是什么就行了”凡川有些抵触的情绪,又把灵集简递回了安吾长老的手里。

    “可是这……”安吾长老有些为难的看着手里的灵集简。

    “既然凡川小友不想独自看,那安吾长老就把淮臣留下的话告示殿内所有的人吧,里面的修炼之法只有寒体体质的修真者才可查看,安吾长老大可不必如此的为难。”此时凌关真人出声说道。

    听完凌关真人的话后,凡川才明白为什么安吾长老之前有些为难,看来灵集简里还有夜月门的高深修炼之法。

    “既然如此,那安吾就奉命行事了”安吾说完,抽出真气探入了灵集简内。

    众人都在等待着安吾长老接下来要宣布的淮臣宗主的话,于是整个宫殿内鸦雀无声,轻微的呼吸声都能清晰入耳。

    正在众人等待时,安吾长老手里的灵集简突然光芒大盛,道道青芒不径而飞,乱飞的青芒逐渐在宫殿的上空组成了一个影幕,殿内众修真晚辈弟子还正在疑惑这影幕是什么东西时,忽然影幕上闪现出了淮臣的样子,而且淮臣的样子还似乎正在说着什么。

    这道影幕乃是夜月门里独有的高深灵集简所特有的技能,可以存下持有人的影像和声音,只需融入真气便可打开,夜月门里的修真长辈大多都知道这类灵集简。

    正在众人疑惑着淮臣的影像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突然淮臣的影像发出了声音。

    “凡川小子,我知道你还在夜月门里,你消失的这十年我一直在等你,我已经在尽力的压制仙界的召唤了,可是近期仙界的强烈召唤,已经使得我不能再压制住了,天劫即将到临了,现在特意留下这段影像,等你出现了,自会有人送到你手上的。其实我是想说,你误入到夜月门里,其实已是上天的安排,你就是下一任继我之后的夜月门新任宗主,这件事情你不可回避,因为你是独特的寒体体质,我之前听灵儿说过你担心自己的修为境界低,这些事情你完全可以不用在意,这个灵集简里有我夜月门的高深修炼之法,以及我的修真心得,只要你用心感悟,提升修为境界只是时间的问题,另外,我还想说,你如果不想因为我而留在夜月门,但是你为灵儿留下可以吗?我知道灵儿很喜欢你,况且我没有要束缚住你的自由的意思,相信我凌关师哥已找你谈过此事了吧?你只需代名夜月门宗主,没有说要永久的留在夜月门,答应我吧,小子,为了夜月门,算是我淮臣拜托你了,等你位列仙班的那时,我们还会再见的……”

    凝聚在宫殿上空的淮臣影像渐渐的消失了,殿内众人全都异样的安静,整个大殿内没有任何一丝声音,静的让人可怕。

    此刻的凡川心里五味杂陈,什么样的感觉都有,而且在听完淮臣的话后,凡川觉得此时的淮臣并没有自己相像的那么严肃冷漠,难以接近,他也只是为了夜月门的发展,所做的良苦用心,凡川忽然又想起了在天劫灵境里时,淮臣极力的让自己离开,不用管他,凡川顿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苦涩和感动,淡淡的苦涩让凡川很是不舒服,淡淡的感动却一直的萦绕在凡川的心间。

    “拜见凡川宗主”

    而此时正在凡川低头沉默不语时,本来鸦雀无声的大殿内,众人突然声音齐齐的大喊了一句。

    凡川被这样的场面吓了一跳,平复着震撼的心情,转头看向了站立在大殿内的众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哈哈,恭喜凡川小友,噢,不对,该是凡川宗主了,哈哈”站立在凡川身旁的凌关真人捋着自己的胡须,大声的笑道,笑着的同时还不忘挥了挥手里的拂尘。

    “真人,您就别埋汰小子了……”凡川看着凌关真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脸上的尴尬和忧虑表情显而易见。

    “哈哈,我之前就说了是凡川来做新任宗主吧?征黎老头还跟我犟嘴?”-这时,梓月长老高兴的跑到了凡川的身前,说完,还不忘鄙视的看了一眼站立在一旁的征黎长老。

    “梓月姐姐,你别逗我了,我不想……”

    还未等凡川说完,只见征黎长老突然跪在了凡川的身边,打断了凡川的话,说道:“凡川宗主,之前是老朽糊涂了,不该质疑凡川宗主,还请凡川宗主降罪”说完,征黎长老安静的低着头。

    见到征黎长老这般下跪,凡川立即伸手扶起了征黎长老,语气温和的说道:“征黎长老,万万不可下跪,快请起,长老何罪之有,长老不必再纠结于心,小子没有怪罪的意思”

    “那……那就多谢凡川宗主的饶恕之恩”征黎长老有些感动的说道,心里对这个新任的凡川宗主也感到了认可,缓步的退到了一旁,不再说话。

    凡川看着殿内众人对自己恭敬的态度,又想起了淮臣对自己所说的话,以及如今还在昏迷不醒的宛灵,这一切都让凡川感到了茫然。

    凡川此刻对于夜月门宗主一职的事情,也有了些恻隐之心,为了宛灵,为了夜月门的发展,以及内心里一点点的微不足道的虚荣心,这一切都让凡川此时难以做下决定。

    又想起了自己是在夜月门里被宛灵救起的,所以凡川内心里对夜月门是没有仇恨的,甚至还有一丝感谢之心,因为在夜月门这二十年里,自己收获了很多,也学到过很多,甚至修为境界也是在夜月门里提升的,凡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感受着隐藏在体内的泫滇战甲,凡川又想起了绝殃,那个对自己帮助了很多的仙魄。

    想了很久的凡川终于抬起了头,看着身旁仙风道骨的凌关真人,淡淡的说道:“真人,小子愿意做夜月门的新任宗主,小子一定会竭尽全力管理好夜月门”

    凌关真人听到凡川的话后,脸上终于出现了深深的笑意,立即挥了下手里的拂尘,看着殿内的众人,声音混厚洪亮喊道:“今天是我们夜月门大喜的日子,大家不醉不归”

    在凌关真人的话音落后,殿内本来安静的场面,顿时欢腾起来,叫好声,拍手声,不绝于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