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处处疑惑
    [.huju.]看着凡川疑惑的看着自己,梓月平复了下心情,说道:“我叫梓月,是夜月门的长老之一,凡川宗主现在是在上一任宗主淮臣宗主的宫殿里”看着凡川还是在盯着自己,梓月立即撤开了身子,指了指身后还在昏迷躺着的宛灵,接着说道:“灵妹在这儿呢!”说完,梓月的脸上有些忧虑。[.huju.]

    凡川没有再说话,立即跨步走到了宛灵的身边,身子蹲了下来,牵住了宛灵的小手,抽出了一丝真气探入了宛灵的身体里。

    “奇怪,和之前不一样了,仙气?对,就是仙气”凡川抬起头,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凡川宗主……”站在凡川身后的梓月,看着此刻发呆的凡川,小声的喊了一句。

    “停,这位姐姐,我不是你们的宗主”没等梓月继续说下去,凡川立即转身看向梓月,一口回绝道。

    由于凡川和梓月是站在宫殿的上座之处,所以殿下的众夜月门修真者都没有听到凡川和梓月的对话,都只是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凡川两人。

    “你就是我们的宗主啊,这是淮臣宗主早已经定夺好了的啊”听到凡川称自己为姐姐,梓月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红,于是用着有些疑惑的一双大眼睛盯着凡川说道。

    凡川没有回话,只是重新的审视了梓月一番,见面前的女人和宛灵比起来,更是有另一种美,而且有着婀娜多姿的身材,让凡川突然又有些想要多看一眼的**,但想到此时的情况,凡川又立即甩掉了这些想法,看着梓月说道:“梓月姐姐,我想问你一下,凌关真人这是怎么了?还有他们这是?”凡川说完,分别指了指盘坐在一旁的凌关真人,和站立在殿下的众人。其实凡川刚刚苏醒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盘坐在自己身旁的凌关真人,但碍于担心宛灵的情况,所以凡川才在这时问道。

    “哦,凌关真人是为解救宗主你,才……”

    “什么?解救我?到底怎么回事啊?”

    看着凡川特别疑惑的表情,梓月则从头到尾的把事情的前前后后给凡川复述了一遍,也包括了为什么殿下会有这么多的修真者,以及自己为什么要称凡川为宗主,全都仔细的给凡川解释了一遍。

    听到梓月的解释后,凡川低着头,紧紧的牵着宛灵的小手,久久没有说话,没想到这一晃眼又是十年过去了,凡川似乎已经有些习惯了,呆呆的沉默着,直到殿下突然一阵的躁动,才让凡川打破了沉默,站起身看着躁动处。

    只见此时在殿外有两位修真者抬着一位昏迷不醒的修真者进入了殿内,由于刚刚听到梓月给自己复述的时候,说到了自己和宛灵以及淮臣已经消失了十年,而说到在十年前,有一位夜月门的安吾长老试图帮助淮臣渡过天劫,但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就昏迷不醒的出现在了淮臣的宫殿内。

    回想着刚刚梓月的话,又看着如今抬进来的夜月门安吾长老,凡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纵身跳向了抬来的安吾长老身边,等看清楚躺在地上的安吾长老面容时,凡川这才确定了自己刚刚想到的事情。

    此时躺在地上的安吾长老,正是那个之前自己在擂台比试的时候去请过自己的夜月门长老,而且还是十年前凡川刚刚要准备陪同宛灵去找淮臣而进入那个极白色的空间的时候,从淮臣的座椅后倒飞出来的长老,当时自己还给这位长老,也就是如今的安吾长老吃过了一粒集元丹,只是让凡川没有想到的是,安吾长老竟然昏迷了十年之久。看着躺在地上依旧昏迷着的安吾长老,凡川在心里思索了一会,联想到安吾长老的状况是不是和宛灵极为相似呢?

    “凡川小友,你醒了?哈哈”

    正待凡川极力思索的时候,凡川的身后传来了一句混厚的笑声,声音在宫殿内来回的回荡着,显得空灵而不失混厚。

    “小子拜见凌关真人,多谢凌关真人的相救之恩”凡川听到声音后,一下就听出了乃是凌关真人的声音,于是立即转身,恭敬的向着凌关真人鞠了一躬。

    “凡川小友,不必客气,这是老夫应该做的,因为凡川小友马上就要是夜月门的新任宗主了,哈哈”凌关真气挥了挥手里的拂尘,大声的笑道。

    听到凌关真人也说自己要做夜月门的新任宗主了,凡川更是疑惑,于是看着凌关真人,出声说道:“真人,我……”

    “凡川小友,现在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你先去查看下安吾长老的伤势,老夫相信在这夜月门里,也只有凡川小友才能让安吾长老苏醒”凌关真人打断了凡川的话,对着凡川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安吾长老。

    凡川想想也是,此刻有着众多迷津还未解开,确实不适合现在谈论关于夜月门新任宗主的事,凡川又转头看了一下躺在宫殿的上座上,依旧在昏迷不醒的宛灵,脸上有些担心的表情,心里有些难以言表的苦涩和酸楚。

    转身走向了同样在昏迷不醒的安吾长老,凡川有些疑惑为什么凌关真人非说是只有自己才能让安吾长老苏醒呢?有些费解的凡川蹲在了安吾长老的身边,抽出一丝真气探入了安吾长老的体内,真气刚刚进入安吾长老的体内,凡川就明白了凌关真人的话,原来此时安吾长老体内的元真灵神已经停止了跳动,而体内的真气也只是游丝,凌关真人知道自己有大罗七丹,所以才说出了在夜月门里,只有自己可以让安吾长老苏醒。只是凡川有些奇怪,在十年前,自己不是给安吾长老吃了丹药吗?而且当时自己还探查了他的身体,当时的身体是在呈恢复状啊,怎么十年后又是这般了?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当时的安吾长老是刚刚受伤,被淮臣强行送了出来,体内萦绕着仙气,所以吃任何丹药是都不能起到作用的,而凡川当时看到的安吾长老体内在丹药化解后,真气满溢,其实都只是一些假象,假象也会稍纵即逝,只有等时间久了,体内的仙气才能淡去,才能在潜移默化中消失,而到体内不再有仙气时,才能再使用丹药,而宛灵此时的情况就如之前安吾长老的一样,只是如今的安吾长老体内早已没有了仙气。

    此时的凡川想了一会也没有得到关键,索性也就不想了,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三罗丹集元丹,利用真气化入了安吾长老的体内,只见安吾长老的体内顿时真气满溢,元真灵神也在开始缓缓的跳动,凡川为了怕有意外,一直在安吾长老的身旁守护着,直到确定了不再会有意外发生,而且安吾长老的真气也恢复正常了,凡川这才起身走向了宫殿的上座处。

    凡川走到了上座之处后,又撇了一眼昏迷的宛灵,然后即刻转头看向了凌关真人,刚想要说什么,只听凌关真人却抢先说道:“凡川小友,宛灵丫头的身体老夫也探查过了,只是老夫没有找到解救之法,实属遗憾”

    凡川没有再回话,只是静静的看宛灵,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了诸多关于宛灵的画面,从第一次与宛灵相见,再到后来宛灵在夜月门里对自己的百般照顾,再然后自己消失了十年,宛灵对自己的苦苦找寻,又再到之前,在极白色的空间里,宛灵不怕自然之力的冲击,奋身想要迎救自己,之类的等等,一幕幕的都在凡川脑海里涌过,异常的清晰可见。

    “凡川小友,老夫还想再询问你一件事”凌关真人的话打断了凡川的回忆。

    “真人您说”凡川即刻的平复了自己有些杂乱的心情,刻意的压制了有些悲伤的语气。

    “就是你和宛灵丫头你们在天劫灵境里面看到了淮臣了吗?”

    “原来那地方叫天劫灵境啊,真是让人想想都可怕啊……”于是接下来,凡川把自己在极白色的空间里,也就是天劫灵境里所遇到的事,统统的都给凌关真人仔细的复述了一遍。

    听完凡川的复述后,凌关真人捋了下自己的胡须,声音淡淡的说道:“自然之力的压力消失了?看来淮臣是已经飞升仙界,位列仙班了啊,做散仙飞升仙界可真是不容易啊”凌关真人说完,还不禁的摇了摇头。

    “散仙飞升仙界?真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凡川不懂的问道。

    “哈哈,所谓散仙就是修真者渡劫失败,兵解修了散仙,而散仙若想回归仙界的话,那就要经历一次仙界所为了考量的天劫,方可回归仙界,位列仙班,只是散仙的天劫要比修真者渡劫成功修入大道境界之后飞升仙界所接受的天劫要厉害威猛的多,所以修真者很少会有专修散仙的,只有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修散仙的啊,不过既然淮臣已飞升了仙界,看来淮臣的修为境界在这几百年内,有着突飞猛涨的提升啊”凌关真人仔细的为着凡川解释道,说完,凌关真人叹息了一声,眼光看向了殿外的远方。

    “原来如此啊……”凡川也同样感叹道。

    正在此时凡川的声音刚刚落下之后,只见躺在宫殿中央处的安吾长老有了动静,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坐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