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隐出天劫灵境
    [.huju.]凡川抱着小黑快速的跑到了宛灵的身边,没做停留,凡川把小黑放在了地上,立即抽出了真气把宛灵的身体抬起,抱紧在了自己怀里,宛灵柔软的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体香,差点又让凡川沉醉,凡川甩了甩头,冷静了一下,转身跟随着小黑又向着旋转的云层处跑去。[.huju.]

    凡川不想在这奇怪的空间里再多待一秒,至于淮臣的事情,只好先出去这里再做打听,再做定夺了,如今还在昏迷的宛灵才是凡川心里的死结。

    没一会时间,由于轻车熟路,凡川再次的到了旋转的云层旁边,但接下来要怎么做,凡川还是不太清楚,于是转身看向了旁边活蹦乱跳的小黑。

    “是要我用真气输入吗?”凡川看着小黑问道,因为凡川想到也只能这样试试了,如果得不到答案的话,凡川会义无反顾的把真气输入到云层里。

    不过小黑的表现还是让凡川感到了欣喜,只见小黑大幅度的用力点了点头,随着点头的同时,尾巴也在不停的左右摇摆。

    像是已经做好了决定一般,凡川立即抽出了一道真气输入了旋转的云层里面,真气刚刚没入云层之后,瞬间风起云涌,旋转的云层在加快着速度旋转,而云层的周边则大放着道道蓝光,蓝光四射喷溅,把本来极白色的空间都染成了蓝色,而凡川抱着宛灵,以及小黑,则处在了蓝光的中心。

    还未等凡川对着突来的蓝光适应时,突然一道极强的吸引力在把凡川两人和小黑拉扯到极速旋转的云层里,凡川不知这是怎么样的情况,立即抽出了真气护着怀里的宛灵和身边的小黑,拉扯力越来越大,而伴随着拉扯力的同时,还有一道极强的压力在压缩着周围的空间,此时被蓝光所淹没的空间似乎都已变作扭曲,凡川越来越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有些危险的念头,于是就想要开启泫滇战甲来护身,可是心念动处,泫滇战甲还未浮现身上时,突然凡川的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在一片极白色的空间里,原有的一丝蓝光也渐渐的消失了,本来狂风大作的环境,也在慢慢的平息,还有之前那个极速旋转的云层,而此时也恢复了正常,只是本来站立在地上的两人一兽,此时已没有了踪影。

    而此时在夜月门淮臣的宫殿里,密密麻麻的站立着许多人,众人的眼光都看向了在宫殿的上座处昏迷躺着的一男一女,而在一男一女的身旁,还有一只凶神恶煞的小动物,小动物紧紧的趴在昏迷的男人身旁,似乎在向着宫殿内的众人警示。而此时宫殿里的众人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

    “梓月长老,此事如今不可定夺,需要等安吾长老醒来再作定夺啊!”只见一个头发稀疏,衣衫褴褛的老者,面对着身前一位妆容浓厚,身材婀娜多姿的美丽女人说道,说完,老者乞求的注视着美丽女人,脸上还挂着愁容。

    “我说征黎长老,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安吾长老已经昏迷了十年了,谁能知道他什么时候苏醒?再说如今我灵妹和凡川已经出来了,那就足已说明这一切了,难道你想违背淮臣宗主和凌关真人的命令吗?”身材和脸蛋都同样迷人的女人气汹汹的说道,说完,眉头有些紧锁的看向了昏迷躺在宫殿上座的一男一女。

    这躺在宫殿上座的一男一女正是刚刚从天劫灵境里出来的凡川和宛灵,而此时两人正昏迷不醒。

    而现在夜月门的宫殿里的人,都是闻讯宛灵和凡川出现了,才来观望的。凡川不知道,在之前夜月门三十年举行的一次擂台比试时,当时凡川在擂台上封禁了林柘之后,凡川的名气在夜月门里已无人不晓,而且夜月门的众弟子都还知道凡川是淮臣宗主钦点的下一任夜月门宗主。所以众夜月门弟子都对这个传奇人物早已期待不已。

    而此时正在讨论的两人正是夜月门的长老,女人叫做梓月,平时和宛灵都是以姐妹相称,而老者叫征黎,此时两人正是在讨论关于下一任夜月门宗主的事宜。

    “是,梓月长老,我知道之前淮臣宗主和凌关真人都看好这个叫凡川的人,可是如今淮臣宗主已经位列仙班,而和淮臣宗主最后在一起的安吾长老还未苏醒,我们应当等安吾长老苏醒之后,听安吾长老最后的告示再做定夺啊!”征黎长老看着梓月长老说道,说完,脸上的愁容更甚,似有一番良苦用心。

    “不用等了,既然凡川已经出现了,那就由凡川来做夜月门的宗主”梓月生气的回绝道。

    这时就在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本来嘈杂的宫殿突然鸦雀无声,只见从宫殿的上方飞来一位道貌岸然的老者。

    “你们两个不用吵了,老夫来做定夺”

    只见飞来的老者手持着拂尘,缓慢的落在了正昏迷不醒的凡川身边,然后随意的抚摸了下胡须。

    “拜见凌关真人”

    宫殿内的众人看到老者之后,全部低头恭敬的说了一句。

    来者正是凌关真人,凌关真人也是听到了门里弟子的相告,才知道已过十年的今天,凡川再一次现身,而且随着凡川的出现,也证明了淮臣已经飞升仙界,而凌关真人此来就是为了看望凡川。

    “起礼吧,你们先不要出声,我来看看凡川小友和宛灵的伤势”说完,凌关真人就要抽出真气探查凡川的伤势,可在此时紧紧趴在凡川身边的小黑却凶恶的对着凌关真人吼叫着。

    “诶?竟然是灵境兽?灵境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凌关真人停下了抽出的真气,有些疑惑的看着小黑自言自语道。

    而此时的小黑听到凌关真人直言叫出了自己的名字,也有些惊讶,不再吼叫了,但还是紧紧的趴在凡川的身边。

    此时想了一会的凌关真人专注的看着灵境兽小黑说道:“我现在要帮你的主人疗伤,没有恶意”看来凌关真人知道灵境兽可以听懂修真者的话语。

    灵境兽小黑听完凌关真人的话后,抬了抬头看了下凌关真人,随即乖乖的趴向了一旁,但目光还是一直锁定在凡川的身上。

    “真是个可爱的家伙,哈哈”凌关真人看到小黑听话的挪到了一旁,大声的笑道,接着立即抽出了真气探入了凡川的体内,凡川的身体顿时显现着诸多的青芒。

    而此时待在宫殿内的众人,个个都面面相觑,被凌关真人和小黑的对话给搞昏了头,都是一副难以相信的表情。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宫殿内的众人都异常安静的看着凌关真人在不停的抽出真气探查着凡川和宛灵的身体,宫殿内到处也都弥漫着真气的力量,而凌关真人身上更是青芒大盛,终于在随着凌关真人的一声“好了”之后,众人才把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凌关真人,凡川和灵妹的身体怎么样了?”梓月看着凌关真人恭敬的问道。

    听见梓月的问话,凌关真人挥了挥手里的拂尘,有些疲惫的说道:“凡川小友是被天劫灵境里的自然之力所压制住了,老夫已尽力为他解除了,相信一会就可以苏醒了,只是……只是宛灵的伤势让老夫看不透,她的体内似有一股仙气围绕”凌关真人说完之后,看着昏迷的宛灵叹息了一声。

    “啊!什么?灵妹体内有仙气?那要怎么办啊?凌关真人,你可要救救我这妹子啊!”此时的梓月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大喊道,脸上一副紧张着急的表情,异常明显。

    “你别着急,等凡川小友醒了之后再说吧,还有,找人去把安吾的躯体抬来,相信凡川小友有办法可以让安吾苏醒的”凌关真人说完,又挥了挥手里的拂尘,自顾的盘坐在了凡川的身边,开始恢复了起来,看来刚刚为了解除凡川体内的天劫灵境里的自然之力而费了很大的真气。

    “你们两个,快去抬来安吾长老的躯体”只见征黎长老催促着身边的两位年轻的修真者,两位年轻的修真者立即转身跑向了殿外。

    而留在宫殿内的众人也不敢出声说话,怕惊扰了正在恢复的凌关真人,于是都在静静的等待着。而梓月则是哭哭啼啼的跑向了宛灵的身边,握着宛灵的小手在小声的自言自语着什么。而宫殿内众多的晚辈弟子看到平时严肃泼辣的梓月长老此时却是这般样子,都不禁的在心里感到了稀奇和惊讶。

    时间似乎又过去了很久,宫殿内有些晚辈弟子几乎都在有些困倦而想休息的时候,突然安静的宫殿里有了些动静,只见躺在宫殿上座的凡川扭动了下身体,似乎想要坐起来。

    宫殿内的所有人看到这一情景后,都不禁的激动紧张了起来,但也都没敢大声说话,修为境界高的长辈则是在等待着醒来的凡川能叙述下之前淮臣宗主的事情,而晚辈弟子则都是想目睹下这个在夜月门里赋有传奇色彩的人物。

    “呃……我,我这是在哪里?”醒来的凡川,首先感觉到的是一阵晕眩,接着是看到周围的环境已不是在极白色的空间里了,有些好奇。

    “你醒了?凡川宗主”见到凡川苏醒,梓月立即跑向了凡川的身边,出声问道,脸上还带着一些激动和惆怅。

    看到突然出现的美丽女人,凡川吓了一跳,随着女人的问话,凡川这才发现了周围众多的修真者,有些惊讶和费解,不过凡川又转身看了看这座熟悉的宫殿,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平复了下心情,看着眼前的美丽女人说道:“你是谁?难道我已经出来了?对了,宛灵呢?”

    还未等梓月回答,小黑突然从凡川的身后跑来,跳入了凡川的怀里,凡川看到了小黑,心里有些欣慰,不禁温柔的摸了摸小黑的脑袋,接着又看向了梓月,像是在等待着梓月的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