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散仙天劫
    [.huju.]看到突然飞出来的修真者,宛灵顿时失声喊叫了一声,凡川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修真者,凡川有些熟悉的感觉,没再多想,立即低身擦干修真者脸上的灰尘,等看清楚了躺在地上的修真者的面容之后,凡川失声叫道:“长老!”

    地上躺着的人正是之前去擂台比试场请凡川的两位夜月门长老之一,而此时正紧闭着双眼,嘴角挂着鲜血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凡川试着试探了一下长老的伤势,抽出的真气刚刚融入到长老的体内,凡川立即眉头一皱,因为长老的体内真气早已紊乱,元真灵神也在急速的跳动,似乎有着要爆体的危险,此时的凡川有些被震撼到了,像长老这般高深的修为境界,却受了这么重的伤,那么对方的实力……凡川不敢想象了,先把眼前的长老的伤势控制住,不然,再过一会这位夜月门的长老肯定会爆体身亡,从而只剩下灵神了,没再多想,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大罗七丹里的三罗丹集元丹,用真气化入了长老的体内,丹药瞬间就起了作用,长老体内的真气在慢慢的被回聚,元真灵神也渐渐的安定下来,等苏醒也只是时间的长短问题了。[.huju.]

    凡川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救这位夜月门长老,也许是第一次见面时,长老给自己留了一个好印象,又或许是因为宛灵的关系,凡川不能让夜月门的长老在宛灵的眼前爆体身亡。

    发愣了一会的宛灵立即闻声而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夜月门长老之后,神情似乎更为紧张,而且在紧张的同时还有着极度的害怕,娇躯在不停的颤抖着。

    凡川看出了宛灵的异样,立即出声说道:“他已没事了,一会就能苏醒,你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之前宛灵拒绝走出宫殿,一直到如今夜月门长老受伤倒飞出来,而宛灵的表情一直在反复的变化,从而凡川就知道宛灵肯定有着什么隐瞒着自己。

    “我……我哥哥的天劫到……到了”宛灵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说完还不忘向着淮臣的那只座椅处看去。

    “天劫?天劫是什么?”

    凡川疑惑的看向宛灵,但宛灵并没有再回答凡川,但注意到宛灵的双眼所看着淮臣的那只座椅,凡川也随着看向了淮臣的那只座椅,这时的凡川才感觉到,座椅的后面有着大量的异样气流向外涌出,之前凡川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但自从夜月门长老从座椅后面飞出来之后,这才有了异样气流的涌出,而这股气流,凡川也有些熟悉,就是仙气,散仙身上所独有的仙气。因涉及了仙气,这一刻凡川才觉得事情似乎并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了。

    看着眼前摇摇晃晃的宫殿,感觉着座椅之后强大的仙气,以及此时失神颤抖着身体的宛灵,正在凡川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躺在地上的夜月门长老传出了声音。

    “咳……咳……快,快去救宗主”

    长老似乎是使劲最后一丝力气所说,说完之后又晕了过去。

    长老的话音刚落,只见刚刚还在失神的宛灵,纵身的跳向了座椅之处,在凡川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宛灵的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座椅后面密布仙气的地方。

    此时的凡川已经有些方寸大乱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是为了谁,自己都要去查看下到底是为何事,还有宛灵口中的天劫,以及长老口中的相救淮臣,都让凡川隐隐的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而且凡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宛灵受到伤害,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但是当初自己误入夜月门时,是宛灵救了自己一命,仅仅这一条,凡川就不能不问不顾。

    于是凡川立即抽出一丝真气布置在了躺在地上的夜月门长老身上,是为了能让长老稍微的防止一下宫殿坍塌的伤害。

    真气布置妥当,凡川心念动处,闪着银白色光芒的泫滇战甲显现在了身上,接着又祭出了冷伐剑握在手中,而且凡川又刻意的把体内的另一道与之前在寒逍遥城江临庄身上的相似强劲异样真气融进了冷伐剑剑体内,冷伐剑顿时光芒大作,一股阴森森的感觉布遍了凡川周身,一切布置得当,凡川也纵身跳向了座椅。

    刚刚挨近了座椅,还未看的清楚是怎么回事,凡川就被一道强劲的仙气向下快速拉扯着身体,就在脑袋稍微的恍惚了一下之后,凡川落在了一个模糊不清的空间里,空间四周都是极白色的影幕,就连脚下都是模糊的极白色,让人看着极度不舒服,而且极白色的空间里什么固体都没有,擦脸而过的是薄薄的冰冷雾气,像极了一个梦幻之境,很飘渺,很诡异。

    凡川不知道这是在哪,正在郁闷着急的四处观望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在模糊的雾气里,有道仙气向自己极速飞来,凡川不敢大意,立即把泫滇战甲的防御提升到了最高,手里的冷伐剑也指向了迎面而来的仙气。

    仙气瞬间飞到凡川身边,凡川正要准备抵御时,却模模糊糊的看见飞来的仙气里面包裹着一个人,而且这人像极了是淮臣,凡川于是立即撤下了冷伐剑,跻身向一旁躲开,就在凡川刚刚躲开身体的一瞬间,仙气就如期而至的到了凡川刚刚站立的位置。

    凡川这才看清楚了,原来仙气里包裹着的人正是淮臣,可只见如今的淮臣在包裹的仙气里似乎极度难受,脸上的表情已经疼痛的快要扭曲了,身体也在左右摇摆不定,似乎是要解脱周围的仙气包裹,但无论淮臣如何用力挣脱,都不能挣脱这道仙气的包裹,而且与此同时,淮臣似乎看到了站立在对面的凡川,正在努力的长着嘴巴,似乎要对凡川传递着什么,但是凡川并没有看懂淮臣的意思,还以为淮臣是在央求自己解救他,其实淮臣的意思是要凡川尽快离开,不过这都是凡川后来才知道的。

    看着极度煎熬的淮臣,凡川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下手,有些着急的四处乱走,而且也一直没见到宛灵的身影,宛灵去哪儿了?

    可正待凡川忧虑不安的时候,站立在对面的淮臣突然身上金芒大作,围绕在淮臣周身的仙气突然大肆的向着凡川攻击而来,凡川被这突来的仙气吓到了,立即抬起了冷伐剑阻挡,可就在刚刚抬起冷伐剑之后,仙气瞬间撞在了冷伐剑上,冷伐剑“唰”的一声脱开了凡川的手里,剑体应声而粉碎了,周围还散落着丝丝的金芒,凡川只感觉到了一道带着摧毁性的强劲的力量涌入了自己体内,身体片刻的不受控制般极速向后倒飞出去,周围全是满满的飘渺雾气,没有任何一丝压力,凡川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极白色的地上,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如期而至,体内翻江倒海,一口鲜血还未吐出时,突然凡川身体的周围似乎又在渐渐的凝结着一道说不上来感觉的力量,这种力量是凡川从未见过的,似有似无,却又真真实实的存在着,力量中没有夹杂着任何仙气或者真气,像是一种自然之力,强大的压力让已经奄奄一息的凡川感觉到了死亡,一种让人绝望般的死亡。

    而此时正在凡川不远处的淮臣见到凡川的状态之后,突然像是发疯般了的在扩大着周身的金色光芒,而淮臣的身体也在极度的扭曲着,似有要突破仙气的禁制的迹象,但无论淮臣再怎么努力,仙气还是依旧的在禁制包裹着淮臣的身体。

    而此时的凡川已是神识模糊了,刚刚的一道仙气攻击足已要了凡川的性命,但由于凡川身上的泫滇战甲抵挡了大量的仙气,才置于凡川没有立即形神俱灭。

    凡川无力的抬起了右手,想要从佩戴在右手指上的晶涟羽戒里拿出丹药,可是体内竟然提不起一丝真气,无法打开晶涟羽戒,此时的凡川终于绝望了,没有了真气就相当于凡人一般,而且周围正在不断凝聚的自然之力让凡川已经麻木不堪了,凝聚的自然之力携带着狂啸着的风声,大范围的白色雾气都在快速的凝结,四周的空间似乎在自然之力的影响下,也出现了微微的扭曲,加上空间的压缩让凡川已经有些喘不过来气了。

    凡川想要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着这最后的审判,可就在临闭上双眼之时,一个娇小的模糊身影出现在了凡川的视线里,等看清来的身影之后,凡川更是难过和紧张,因为来的人正是宛灵,看着宛灵蹦跳着身体,似乎在嘴里大喊着什么,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但凡川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耳朵里只充斥着呼啸的风声。

    凡川努力的张了张嘴想要说话,想要宛灵赶紧离开此处,可是怎么努力就是说不出声音来,凡川似乎瞬间懂得了刚刚淮臣对自己说话要传递的意思,看来淮臣如今也和自己一样啊。

    只是凡川并不知道,淮臣乃是散仙之体,如今对抗的正是散仙的天劫,而天劫过后,散仙就可以飞升仙界,位列仙班了,但是在散仙接受天劫之时,若有其他人在场,那么一样会遭受到天劫的噩运,而此时的凡川正是遭受到了天劫的噩运。

    凡川见宛灵如自己刚刚一样,并不能读懂自己的意思,况且此时的宛灵已经着急的快要发疯了,凡川索性的要闭上双眼,祈求宛灵能在自己闭上双眼之后,懂得自己的意思。

    可偏偏又是在凡川准备闭上双眼之时,只见宛灵哭着喊着,发疯了般的跑向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