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异样
    [.huju.]看到突然流泪了的宛灵,凡川更为不知所措,不知道宛灵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流泪,所以也不知道要怎么来安慰宛灵,一时间凡川竟有些慌张和不安。[.huju.]

    “宛……宛灵,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安静,特别的安静,只能细细的听到宛灵的啜泣声,宛灵只是静静的看着凡川流泪,并不说话。周围的空气似乎在这刻凝结起来,两人四目相对,却都只是安静的看着彼此。

    凡川此刻的安静是极力压制下来的,其实内心早已乱成了一团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停止宛灵的流泪。

    其实凡川对于男女间的感情还只是一张白纸,所以凡川并不知道宛灵是在为了担心自己而流泪,是在为了那些想念而流泪。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彼此,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带着树木清香的微风,拂过了两人的面孔,山上的一些小生灵也不再叽叽喳喳的叫唤了,此时的宛灵才逐渐的停止了流泪,眼神温柔的看着凡川说道。

    “我知道你这十年的消失一定有原因,你要不要告诉我,你自己来决定,我只是想说我很……很想你”宛灵说完话,本来已经哭红了的小脸,此时更甚透红,樱桃般的小嘴唇也紧紧的咬着,很是娇羞的低下了头。

    凡川被宛灵的话怔住了,再看宛灵此时的模样,凡川更是发怔,此时宛灵的模样和以往宛灵给自己的印象,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凡川有些不自在的扭捏着身体,看着宛灵说道:“宛灵,我……我之前是落入了观云池里,在观云池的下面待了十年……”接着凡川把自己在观云池下的遭遇,全都给宛灵仔细的说了一遍,有些别扭的凡川只想着此时撇开话题。

    听完凡川的复述,宛灵的脸色渐渐从娇羞变作了惊讶,粉嘟嘟的小嘴也好奇的上倔着,一副极度可爱的形象,与自身的高雅气质很是不符合。而凡川却被宛灵的可爱与美丽所折服了,宛灵恢复正常,不呆滞了,可此刻的凡川却呆滞的看着宛灵,眼睛一动不动,似乎要把宛灵看穿一样。

    “禁仙池?我哥哥也没给我说过啊?难道里面真的有仙人啊?”宛灵没有注意到此时看向自己呆滞的凡川,而自顾的撅着嘴说道,说完还用手抓了一下自己的秀发,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看到凡川没有回应自己的问话,宛灵气汹汹的看向凡川,等看到凡川呆滞的眼神,宛灵“扑哧”一声的笑出了声来,花容失色,银铃般的笑声随着山上的微风飘出去了很远,化作成了一副唯美的画面。

    等宛灵的笑声都停下来了,可凡川还在呆滞的看着宛灵。

    宛灵掐着自己的小蛮腰,对着凡川故作生气大声的喊到:“臭凡川,你还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宛灵说完,还拿着小手拍在了凡川的身上。

    被宛灵拍醒了的凡川,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看着宛灵,不知道要说什么。

    “怎么傻了?不会说话了?”

    凡川突然想到了一件可以解除此时的尴尬局面的事情,于是立即说道:“对了,宛灵,你哥哥找我有事呢,我们去找你哥哥吧?”凡川在心里很佩服自己能够随机应变。

    “我哥哥找你?哦,好吧,刚好你把观云池下的遭遇给我哥哥说下”果然宛灵的注意力被凡川的话给吸引了过来,只见宛灵此时拧结着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恩,我们走吧”说着凡川立即祭出了冷伐剑,顿时周围一阵阵的寒气扑来,惊飞了许多周围的小生灵。

    宛灵看着凡川的冷伐剑,表情有些邪恶的看着凡川说道:“嘿,原来你有飞剑,那你当初还骗我哥哥的飞剑,你真够狡猾的”

    其实宛灵不知道,当初凡川说自己没有飞剑,其实只是想靠近宛灵而已,既然已经被宛灵看到了,凡川于是故作大方的说道:“我那不是为了靠近你嘛,来吧,这次我带着你飞”说完,看着宛灵指了指脚下的冷伐剑。

    “呸呸,真阴险”宛灵虽然在厌恶的对着凡川,但还是听从了凡川的话,踱步的走上了冷伐剑上。

    刚刚走上了冷伐剑上,因为寒冷的感觉,宛灵本能的紧了紧身上穿的轻纱裙,不再说话,默默的注视着身前的凡川。

    “穿的那么少,你冷不冷?”正在驾驭着冷伐剑的凡川,极尽的嗅着宛灵身上所发出的香味,突兀的说了一句。

    “不要你管,阴险的小人”宛灵却以着一副生气的样子,假装的怒视着凡川,其实只有宛灵自己知道,此时自己的心跳竟在加速,这可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宛灵的脸上不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由于凡川是背对着宛灵,所以凡川并没有发觉到宛灵的这些表情和笑容。

    “好好,我阴险行了吧,谁让你长的那么漂亮的”感觉到宛灵已经恢复了往常一样,凡川也不禁的开了个玩笑。

    “住嘴,好好看着你的飞剑”宛灵听到凡川直言的夸自己漂亮,心里顿时激起大片涟漪,都乐开了花了,但还是假装一副生气的样子,怒斥着凡川。

    凡川也不再说话,心情有些凝重的驾驭着冷伐剑向着淮臣所住的宫殿飞去,而此时站在凡川身后的宛灵却是难以掩饰着兴奋高兴的神情,身上的轻纱裙随风向后不断的摇摆。

    在冷伐剑极速的飞行了一会之后,淮臣的那座宫殿隐隐的浮现了出来,富丽堂皇的宫殿相极了凡川所想象中的仙界宫殿,有着威武的气息,和着一股坚固不摧的霸气。

    “好了,我们下去步行进入宫殿”凡川把冷伐剑收回体内,看着此时温柔可人的宛灵,出声说道。

    宛灵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即跟随着凡川进入了淮臣的宫殿之内。

    “哥哥,在不在?快出来!”刚刚步入宫殿内的宛灵却又像是变了一个人,欢呼雀跃的大声喊叫着。像极了一个撒娇的小姑娘。

    可是接连着宛灵喊叫了几声之后,并没有见到淮臣的身影出来,整个宫殿里只有空荡荡的徘徊着宛灵的声音,寂静的让人发怵。

    “哥哥没在吗?他应该不会出去的啊?”宛灵有些费解的自言自语道。

    凡川见状也没有说什么,心想道也许淮臣只是出去办事去了吧,暂时没在宫殿里,不妨就等上一会吧。

    于是看向了还在费解的宛灵,出声说道:“宛灵,你哥哥可能是出去了吧,我们不妨在这里等上他一会吧?”

    “也只能这样了……”宛灵有些慵懒的跑向了宫殿一旁的座椅上面,坐了下来休息。

    凡川也自顾的找了一张座椅坐下休息。

    两人就这样又是安静的不出声,整个寂静的宫殿里只能听到两人细微的呼吸声,显的很诡异,让人很不舒服。

    终于还是宛灵先打破了宁静的场面,只见宛灵“唰”的站起了身来,双手掐着小蛮腰,有些怒气的看着凡川说道:“臭凡川,我不说话,你就不会说话吗?”

    “我……我说什么啊?”凡川用着无辜的眼神看着宛灵出声道,同时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真傻,真笨,呆木头”

    宛灵似乎有些生气,同时也在心里怀疑着凡川是不是不喜欢自己?还是他天生就是个感情白痴呢?自己说的做的都这般明显了,可他还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真让人生气。

    可就在两人这般言语讨伐的时候,突然宫殿的前方,也就是淮臣平时坐的镶着金边的座椅后面,传来了一阵阵的震耳欲聋的东西裂开的声音,随着声音的传出,特别坚固的宫殿也在微微的颤抖着。

    凡川和宛灵被这突然的状况惊吓到了,凡川第一感觉就是宫殿可能要塌了,于是想都没想,立即纵身跳向了宛灵的身旁,霸道的牵住了宛灵娇嫩的小手,就要准备带着宛灵冲出宫殿。

    而此时宛灵被这颤抖的宫殿给惊呆了,直到凡川牵住了自己的手之后,才惊醒过来,看到凡川在牵着自己的手,也没有害羞的挣脱,只是神情有些紧张的靠近了凡川的耳边,大声的喊到:“我们不能出去,我心里总隐隐的感觉到我哥哥好像要出事”

    虽然周围嘈杂的声音实在太大了,但凡川还是听清了宛灵的话,于是同样学着宛灵刚刚那样,把嘴巴靠近了宛灵的耳边,一阵阵的体香又差点把凡川给迷惑住,凡川甩了甩头,冷静的对着宛灵说道:“那只是你感觉而已,说不定你哥哥根本没在宫殿里啊,我们要先出去,再不出去的话,宫殿就要坍塌了”

    “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吧”

    此时的宛灵突然特别着急,像是知道了什么事情了一样,身体在前伸着向淮臣的那只座椅挪去,但由于小手一直在被凡川紧紧的牵着,所以宛灵的身体并未移动分毫。

    “你放开我,我要去看看,我哥哥可能在座椅后面!”

    此时的宛灵似乎被惊吓冲昏了头脑,试想淮臣本就是散仙之体,一座宫殿的坍塌怎么能困住淮臣?凡川冷静的劝着宛灵说道:“宛灵,你听我说,就算你哥哥在宫殿里,宫殿坍塌下来,也奈何不了你哥哥的,可是我们俩就不行了,所以……”

    “你不知道的!我现在没空给你解释!放开我!”宛灵突然有些愤怒的打断了凡川的话,同时还在努力的挣脱着凡川握住的自己的小手。

    可在此时,就在两人争论不休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刺耳的“咣”的声音之后,只见一位衣衫褴褛的修真者从淮臣的座椅的后面**飞了出来,落在了凡川和宛灵的身边,嘴角挂着鲜血,双眼紧闭着,身体一动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