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宛灵的情愫
    [.huju.]看着白平刃三人的背影消失了,凡川转身看着凌关真人说道:“凌关真人,我们去看看林柘如何吧?”

    “好”

    凡川同着凌关真人向着林柘走去,此时台下的众多修真者都在熙熙攘攘的议论着,有的在讨论凡川的身份,有的在怀疑凡川的来路,还有的在为林柘的昏迷感到疑惑,整个擂台比试场地都处在议论的嘈杂声中,自从凡川的出现之后,也没有人再要上擂台来比试,众人都只等待着接下来的凡川会做点什么,或说点什么。[.huju.]

    看着躺下在地上的林柘,凌关真人捋了一下胡须,淡淡说道:“凡川小友,他这般被封禁了,确实可以压制走火入魔,可是要……”

    “真人,给你这个,等他心火淡下来了,再给他服用”凡川知道凌关真人接下来要说什么,于是拿出了一粒四罗丹魂平丹递到了凌关真人的手上。

    “大罗七丹里的魂平丹?凡川小友,你何来此宝丹啊?”凌关真人的脸色有些惊讶,但也只是一瞬即逝。

    “呵呵,是我师尊留给我的”凡川没想再继续探讨这个话题,接着又说道:“真人,他为何会这样?差点走火入魔?”

    “哦,这个啊,老夫也是之前才刚刚想到,刚刚如若不是凡川小友能及时的出手的话,唉,那后果也就……罢了,林柘他是因为之前强行收回了自己所击出的噬灵结阵,受到了反噬力,因他身上佩戴着潜神战甲,所以这种反噬力会来回的徘徊着伤害,还有就是他的气度太小,容易急火攻心,这些都怪老夫啊……”凌关真人说完之后,眼神有些散漫的看着远方。

    凡川想到凌关真人可能是在责备自己刚刚到场的时候惊吓住了林柘,才至于林柘强行收回了噬灵结阵,从而又在忿忿布满中急火攻心,才导致了林柘差点就入魔了。

    “真人到此也是为了救人,既然现在大家已无事,真人不必这般责备自己”凡川温和的说道。

    “罢了,罢了”凌关真人甩了甩手里的拂尘,低头看向了林柘。

    凡川也低下身子,用手撑开了林柘的眼皮,看到林柘的双眼还是血红色,于是摇了摇头,站起身看着凌关真人说道:“这儿人多复杂,真人不妨先把林柘带回真人的石室,如今他心火还是旺盛,等他心火淡了下去,真人方可把魂平丹与之食用”

    “凡川小友考虑的是,老夫这就照做”只见凌关真人手上显出真气,而林柘的身体则慢慢的被真气带起,等林柘的身体被真气带动站立起来了之后,只见凌关真人挥了挥手里的拂尘,擂台上已无两人的身影,凡川知道这是瞬移,不禁的入神想着自己何时能有这般神通。

    擂台下面的场地还在沸腾着,嘈杂的声音让人感到头疼,而此时凡川却一个人站在擂台上入神的想着事情,形成了一副鲜明的对比。

    不知过了多久,擂台上走上来了两位修真者,两位修真者举手投足间都有着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见到两位修真者走上擂台,台下的众多夜月门修真弟子立即鸦雀无声了,都静静的看着台上的两位修真者走向了凡川。

    正想事情的凡川也被这突然的安静惊醒过来,很尴尬的看着台下众多修真者看向了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正在踌躇着怎么样退开身去时,忽然感觉到了两股强大的真气压力,凡川即刻转头看去,只见到两位有着高深的修真者向着自己走来。

    “这位兄弟,您好,我们是夜月门的长老,前来此处是有要事要相告于您”两位自称夜月门长老的修真者恭恭敬敬的对着凡川说道,话间流淌着一股仙风道骨。

    “找我?何事?”凡川有些疑惑,自己刚刚从禁仙池里出来,谁能第一时间知道我出来了?

    “是的,是我们宗主找您,请您跟我们去面见宗主”

    凡川在心里疑惑着:“淮臣怎么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现身了?哎对,这儿都是他的人,难免……”

    “请凡川兄弟跟我们走一趟”两位夜月门的长老继续恭敬的催道。

    凡川想到淮臣找自己肯定还是要自己接管夜月门,但自己不想做夜月门宗主,所以去见他还不如不见,这样还不会让自己受到束缚,而且自己对于夜月门来说仅仅只是个过客。

    做好了决定,凡川看着两位夜月门修真者说道:“两位长老,小子现在还有紧急的事情要办,不如让小子办完事再去面见你们宗主如何?”

    “这……”两位长老似乎有些为难。

    “回告下你们宗主,说我一定会去拜访他,只是现在不行”凡川看出了两位长老的犹豫,于是说完话,立即祭出了冷伐剑,纵身跳向冷伐剑融入真气飞走了。

    两位长老看到凡川逃走了,也没有出手阻拦,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之前来请凡川的时候,宗主就告诫过他们,不能强行带凡川来面见自己,一定要凡川真心实意的肯来面见自己才行,两位长老又看了看逐渐消失在空中的凡川,转身瞬移走开了,擂台上顿时空无一人。

    而此时站在擂台下的众多夜月门修真弟子都对凡川的身份感到了好奇,都在疑惑着为何门派里的凌关真人以及长老都对这位叫凡川的年轻人如此重视。

    而此时众多议论纷纷的夜月门修真弟子都没有发觉到,在人群的中间站立着一位有着高雅气质,容貌倾城的女修真者,但这位美丽的女修真者的脸色似乎有些不高兴,不经意间能看出愤怒的神情,而且在凡川驾驭飞剑消失不久,只见这位美丽的女修真者脚下突然现出大量的粉色光芒,随着粉色光芒的茂盛,一把粉色的飞剑出现在了女人脚下,在女人融入真气到飞剑之后,粉色的飞剑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刚刚凡川消失的方向追去。

    被粉色飞剑惊扰到的众多夜月门修真弟子,看着刚刚女人消失的方向,眼神激动的大喊道:“是……是宛灵大师姐啊……”

    “对对,对,就是宛灵大师姐,我认识宛灵大师姐的飞剑……”

    众多的夜月门修真弟子都在纷纷的议论着,而此时已逃出擂台比试场地的凡川,却在刻意的放慢了冷伐剑的飞行速度,用着享受的眼光看着地上的美景,参差不齐的深山树木,高耸入云的巍峨山脉,以及那潺潺流淌着的小河,这是凡川第一次的真心感觉到了夜月门的景色很美,也在这一刻感觉到了自由的无忧无虑。

    正在凡川享受着美景的时候,突然前方山上凸出来的一块大石吸引了凡川的注意力,凡川想到自己没必要消耗着真气来支撑飞剑飞行,于是向着大石飞去,准备在大石上歇息一番,也更能顺便的观赏着山上的景色。

    刚刚落到大石之上,凡川就被周围的景色所迷惑,含苞待放的山间野花,还有那带着树木清香的微风,也许只是凡川刚刚从阴暗的禁仙池里出来的缘故吧,此时的凡川感觉到自己如今才真正懂得了美景的含义。

    渐渐的,凡川趴在大石上渐渐的闭上了双眼,准备休息一番。

    可还没等凡川睡上一会,突然感觉到了一道带着杀意的真气向着自己飞来,凡川立即习惯性的站起身体看向来者,等看清来者之后,凡川有些紧张惭愧的低下了头,像是要准备迎接一场讨伐战一样。

    来者正是追来的宛灵,其实凡川在擂台比试上封禁林柘的时候,宛灵就已经站在了台下,但宛灵一直压制着冲动的情绪,静静的在台下看着凡川接下来要所做的事,直到两位长老出现,接着看见凡川驾驭着飞剑飞走,宛灵这才按耐不住了冲动,紧跟着凡川消失的方向追来,宛灵是在愤怒凡川为何出现了却不来找自己,而让自己苦苦找寻了十年时间,但事实宛灵不知道,宛灵的愤怒也许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告诉我,这十年里你去哪儿了?你知道我找你找的多辛苦吗?”刚刚站立在凡川身前的宛灵,用着嘶哑的声音,看着凡川愤怒的大喊着,生气起来的宛灵和着她倾城的容貌,似乎有着另一番的美感。

    但此时的凡川可没有那个心情去欣赏此时宛灵的美感,看着声嘶力竭的宛灵,凡川有些不知所措,心里有些不明白宛灵为何这般的愤怒,于是看着宛灵温和的出声道:“呃……那个,那个宛灵,你先别生气,我……我……”凡川竟有些不知从何说起,也不明白为什么看到此时的宛灵之后,自己会感觉到很紧张。

    “说不上来吗?”

    “我……我一言难尽,以后肯定会给你慢慢说,宛灵,你,你别这样好吗?别生气了,我知道你找我找的很辛苦,我……”

    听到凡川的话后,此时的宛灵却不出声了,呆滞的的看着凡川,眼角竟溢出了几滴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