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封禁林柘
    [.huju.]看到林柘竟用真气去攻击凌关真人,站在场下的所有修真者,都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在场的修真者哪个不知道凌关真人在夜月门的地位,就连如今夜月门的宗主淮臣,都要对凌关真人礼让三分,更何况其他的修真弟子。[.huju.]

    这会所有的人,也包括凡川在内,所有人都以为林柘一定是疯了,其实在场的也许就只有凌关真人知道,林柘这种表现,极有可能是濒临在走火入魔的边缘,稍有不慎,将会立即走火入魔,从而失去做修真者的资格,而导致林柘濒临走火入魔的主要原因只有两点,就是在之前凌关真人来的时候的一声厉喝,这声厉喝让林柘强行的收回了已准备击出的噬灵结阵,既然是强行收回,那么收回本体之后,肯定会对收回者的身体,造成极大的损伤。

    但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林柘,根本就没在意噬灵结阵收回之后的反噬力,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林柘被愤怒导致了急火攻心,所以才会出现此时的状况。

    林柘的真气还未攻击到凌关真人,凌关真人似乎就发现了异样,立即转身看着此时已然疯癫,双眼血红的林柘,立即大叫道:“不好,他要走火入魔了,我们要立即制止他”说完,凌关真人挥手消化了林柘攻击来的真气,然后接着又飞身到林柘身旁,一只手臂放在了林柘的肩膀上,似乎在探查着什么。

    “怎么可能会这样?”还未等凌关真人说完,凌关真人搭在林柘肩膀上的手臂,就被已经发疯了的林柘大力推开。

    发疯着的林柘,似乎还有存在的一丝的灵识,并没有再次攻击向凌关真人,而是转移目标,把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白平刃三人。

    就在凌关真人还在为此事琢磨不定的时候,只见林柘纵身一跳,蓄满真气的双手齐齐的推向了白平刃三人。场下的所有修真者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恐,也都在同时的担心着白平刃三人,以及濒临走火入魔的林柘。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凡川以着极快的速度飞身跳向了白平刃三人身前,心念动处,泫滇战甲如黑夜里的一道万丈光芒一样,闪着华丽的银线浮现在了凡川的身上,而站在凡川身后的白平刃三人也被泫滇战甲的压力所向后退置了几步,泫滇战甲已出,凡川也没有停止动作,又以快速的祭出了冷伐剑,顿时擂台周围都布满着阵阵寒气。

    站在场下的所有夜月门修真者都被突然出现的凡川震撼到了,此时场上的凡川周身都大放着光芒,给人的一种直观感觉就是此人有着无匹的战意和强悍的力量。

    “啊,是……是凡川兄弟,真的是凡川兄弟”

    “凡川兄弟回来啦,啊,太好了,凡川兄弟回来了”

    此时站在凡川身后的浦玄和沈佑看着突然出现的凡川,脸上有着不可思议的表情,但表情一会儿又变作了无比的激动和兴奋。

    “真……真的是凡川兄弟吗?在哪儿?快让老白我看看……”听到浦玄和沈佑的叫声后,白平刃挣扎着受伤的身体四处张望。

    听到身后白平刃三人的话音后,凡川心里涌出了一丝暖流,抽出一丝时间,转头看向了白平刃三人,出声说道:“三位兄弟,我回来了,我们一会再聊”说完,凡川即刻又转身迎着林柘击来的真气而去。

    白平刃看着凡川前去阻挡的身影,眼眶里有些模糊。

    “啊哈,你小子出现啦?啊哈哈哈,刚好一起受死吧!”此时已经发疯了的林柘看到凡川的出现,嘶哑着声音叫嚣道。

    凡川没有回应林柘的喊话,只顾着布置着一道模糊的影墙,这道影墙正是凡川在亦冬所布置的万清玄阵里观摩而来的,虽然不如亦冬所布置出来的那么强大,但也是小有所成,只见影墙上透着道道如闪电般的白光,让在场所有的修真者都为之惊叹。

    就在凡川刚刚快速布置好影墙之后,林柘的真气流瞬间击在了影墙之上,影墙被向后弹一下,但又瞬间返回过来,依旧屹立在凡川身前,但影墙上的光芒似乎有些暗淡了。身在影墙后面的凡川,也受到了一点波及,体内真气有些晃晃欲动。

    发疯着的林柘似乎不相信自己的全力一击竟对此时的凡川造不成伤害,于是又大喊大叫的抽出着体内最后一丝真气,快速的向着凡川跑来,似乎是要做最后一击,破釜沉舟。

    凡川看到这一幕,有些犹豫,即使林柘再无端端的挑衅凡川,凡川也从没想过要让林柘形神俱灭,但看着眼前的情况,自己出手不出手,碰撞到影墙上的林柘都会耗尽他体内最后一丝真气,而形神俱灭。

    凡川在思考着如何才能制止住向自己奔来的林柘,不自觉的,凡川右手下涌现出了许多真气,而且真气流之间还透着淡淡的紫芒,凡川在这一刻想到了古咒教的封禁之术,因之前在古咒教时,曾观摩了伽神伽景的封禁手法,所以此刻的凡川想要尝试一下去封禁林柘,自己也不知佛能不能做到,但此时也只有这一个方法了。

    而此时站在另一边一直在思考的凌关真人似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抬头大喊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凌关真人说完之后,看到并没有人响应自己,于是随着场下站立的所有修真者的目光看去,只见擂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长相英俊的年轻男人,而且正以手里涌出着淡淡的紫芒真气,似乎像是等待着奔过去林柘,然后给林柘致命一击。

    等凌关真人看到此人正是凡川的时候,心里也顿时一阵惊喜,脸上出现了些许赞许的眼神,但也只是一瞬即逝,没再做停留,凌关真人甩了一下手上的拂尘,立即纵身飞向凡川和林柘二人之处,双眼看着凝结真气的凡川,紧张的大喊道:“凡川小友,快住手,不可再攻击林柘,他会形神俱灭的”此刻的凌关真人似乎也有了夜月门长辈的风范,不管弟子是否怎么样,但是也不能亲眼看着夜月门的弟子在自己眼前消失。

    凡川听到飞来的凌关真人的话后,心想道,看来凌关真人是误会自己,自己只是想封禁住林柘而已,从林柘刚才表现出来的状态,凡川也早就知道了林柘肯定是快要走火入魔。

    已经来不及收回了,凡川没有遵守凌关真人的警戒,一道蕴含着封禁之术的真气,透着淡淡的紫芒飞速的迎向了奔来的林柘。

    透着紫芒的真气飞出,在场的所有人心里都在颤抖,都在为接下来林柘的遭遇感到恐怖,只见真气“唰”的一声之后,瞬间没入了林柘的身体。

    即使真气里主要蕴含的是凡川观摩而来的封禁之术,但归根结底,这也是道真气攻击,所以只见林柘飞奔而来的身体被真气没入之后,立即停止不动,没等在场的所有修真者反应过来时,只听林柘“啊”的一声大喊之后,身体应声倒飞了回去,落地之后,林柘的血红色双眼立即紧闭,身体也一动不动,此时的凡川有些欣喜,看来自己观摩而来的封禁之术还是有一定作用的。不然此时的林柘也许早已形神俱灭了。

    还在天上飞着的凌关真人很是惊讶的看着凡川,不知道要说什么,嘴巴张了又张,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而是缓缓的把自己的身体降落在了凡川的身边。

    凡川看到封禁之术已起作用,也就立即收回了屹立在身前的影墙,稍微平复了下体内的真气,突然看见凌关真人从天而降,于是笑着走过去说道:“凌关真人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你这小友,唉,老夫真是自甘不如,我怎么也没想到凡川小友会用到封禁之术来制止林柘,真可谓妙招啊,妙招啊”说完,凌关真人还有着一丝微微叹息。

    “凌关真人太抬举小子了”凡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头说道。

    正待凡川与凌关真人说着话时,只听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了浦玄的声音。

    “凡川兄弟,你终于回来了啊,你这十年都去哪儿了啊?你可让我们兄弟三个找坏了”

    凡川应声转身看去,只见浦玄和沈佑两人扶着站在中间的受伤的白平刃向着自己走来。

    “哈哈,让三位兄弟劳累了,是凡川的错”凡川看着白平刃三人,心里涌着暖流,有些苦涩的感觉,但还是假装的大笑道。

    “凡川兄弟,这些年你都去哪儿了,我们兄弟三人可想念你了,对了,还有宛灵师姐也在找你呢”以往总是沉默不语的沈佑看着凡川说道,说完之后,脸上还有着掩饰不了的激动和兴奋。

    “让三位兄弟挂念了,至于我这些年去哪儿了,咱们回去再细说,我先来看一下平刃兄弟的伤势”说着,凡川动身走向了白平刃。

    白平刃看到凡川走向自己,脸上的厚肉动了动,在和浦玄和沈佑三人只见,也就白平刃与凡川的兄弟感情最为厚重,白平刃看着已到自己身前的凡川,微微小声的说道:“凡川兄……”

    “先别说了,平刃兄弟,我们回去再好好的聊,我先来帮你疗伤”凡川打断了白平刃的话,双手搭在了白平刃的双肩上,温声的说道。

    白平刃看着凡川坚定的眼神,默默的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凡川在双手搭上白平刃的双肩时,就已感觉到了白平刃体内真气的紊乱,没做停留,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二罗丹回神丹,顺手用真气化进了白平刃的体内,只见白平刃的身体突然一阵的抽出,站立旁边的几人都感觉到了真气的瞬间满溢,就在白平刃的身体抽搐了一阵子之后,突然晕了过去,浦玄和沈佑立即扶住了倾倒的白平刃。

    “平刃兄弟醒来就好了,浦玄兄弟和沈佑兄弟你们先把平刃兄弟扶回去吧,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后,就会去静室找你们”凡川看着稍微有些紧张的浦玄和沈佑出声说道,说完,还微微的转眼看了看不远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林柘。

    “那好吧,凡川兄弟,我们在静室里等你回来”浦玄听完凡川的话后,神情放松下来,和着沈佑两人扶着晕倒的白平刃,向着供夜月门修真者休息的静室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