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夜月门擂台比试
    [.huju.]当宛灵听到两位夜月门修真弟子说出凡川的名字之后,身体竟在微微的颤抖,脸上的表情时而欣喜,时而疑惑。[.huju.]

    只见立即宛灵转身向着擂台比试的场地跑去,地上只留下了两位满脸疑惑,但身体还在颤抖着的夜月门修真弟子。

    “别说这淮臣给的飞剑还真是挺不错的”驾驭着碎星飞剑的凡川,看着眼下不远处的熙熙攘攘的夜月门擂台比试场地,自顾的说道。

    夜月门的擂台比试的场地上,人山人海,夜月门里绝大部分的修真者都到场了,场面甚是壮观,在场地的中间处,有着一座石质的凸出擂台,擂台上正有两个修真者在激烈的比拼着,道道错综复杂的真气相撞,以及让人烟花缭乱的修真兵器,反正就是一副热闹非凡的盛会,对于退隐的夜月门里的修真弟子来说,三十年一次的擂台比试,的确是最吸引人的了。

    凡川看着周围的环境,立即把碎星飞剑收回了晶涟羽戒里,随机找了个人多的地方融入了人群中,静静的观看着这已经快白热化的擂台比试,心里想着,不知道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三人有没有上台比试,于是凡川又双眼眺望着周围,搜索着白平刃三人的身影。

    由于场地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凡川没有找到白平刃三人的身影,只好安静的看着擂台上正在比试的两位修真者。

    此时擂台上的两位夜月门的修真者比试的似乎是贯穿了攻击手法的真气流,这些夹杂着攻击手法的真气流,正是凡川的弱处。

    只见擂台上道道夹杂着攻击手法的真气激烈碰撞,而擂台的四周似乎已经是被修为境界高深的宗师级人物融入了真气隔离,所以擂台上的真气比拼,并不能殃及到台下的看客。

    凡川看了一会比试才知道,原来擂台比试的规则是一方胜的修真者要接连着挑战后续的修真者,直到自己落败,再令由战败自己的修真者,继续迎接后续的修真者。凡川感觉到这种规则,根本就不公平,修为境界再高深的修真者,也不能连续一直的比拼啊,赢的一方再和后续的修真者比拼,在身体真气力量上就已经不公平了。

    凡川正在思考着比试规则的弊端时,突然擂台上出现了一位自己熟悉的人,凡川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那人清秀的面孔,在心里冷冷的笑着。

    此时站在擂台上的人正是林柘,当初那个为了宛灵而欺压凡川的人。

    而擂台上林柘的对手正是刚刚连胜了六人的一个面容俊俏的修真者,凡川稍稍试探了一下此人的修为境界,让凡川惊呼的是,此人竟有元真后期的境界,可是凡川知道林柘是有成真期修为境界的,看来这场比试的结果只是林柘早赢和晚赢了。

    凡川又看到了夜月门擂台比试的一个弊端,就是不同修为境界的修真者在一起比试,这不是从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吗?也许只是凡川不太了解夜月门举行的擂台比试的含义吧,其实夜月门举办的擂台比试,主要就是为了让那些低修为的修真者在观摩高修为的修真者比试时,能在其中感悟到什么,从而提升自身的修为境界,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制定规则。

    再看擂台上的林柘两人,在林柘还没有穿上他的那件战甲前,只是用夹杂着攻击手法的真气流比拼几招,也许是和林柘对试那个修真者刚刚连胜三人,身心早已疲惫的原因,或许是境界的差异,在林柘的几招真气流之后,和林柘对试的修真者就已落败。

    接连着之后后续的几位修真者都因境界的差异太大,都被林柘以着快速的真气攻击而落败。此时的凡川又在心里强烈的谴责着比试规则的漏洞。

    凡川看着擂台上威风凛凛的林柘,心里有着一股自己要上去和他比试的冲动,但碍于自己并不是夜月门的弟子,况且到此时还未见白平刃几人,于是凡川又强制的压住了内心的冲动。

    “林柘小子,让我老白来和你比试,新帐旧账今天一起算”

    突然擂台上传来了一声凡川熟悉的大大咧咧的喊话,凡川立即抬头看向擂台,看到擂台上刚刚出声的人后,凡川心里一阵欣慰,刚上台之人正是凡川之前在寻找的兄弟白平刃,只见此时的白平刃身材更为强壮,霸道的怒视着站在对面的林柘,只是在怒目中多了一丝惆怅,只是此时的凡川不知道,其实白平刃三人在这十年里,都在无时无刻的找寻着凡川的身影,只是一直没有音讯,渐渐的三人的心头都多出了一丝惆怅。

    “哈哈,原来是凡川的小跟班啊!怎么样?凡川那小子找到了吗?哈哈”林柘看着白平刃,大声的讥笑道。

    “别那么多废话,来吧”白平刃脸上的肉动了动,无视了还在讥笑的林柘,大声的吼叫后,手里真气密布,以着和自身身材不相称的速度击向了林柘。

    “你胜不了我的,也好,今天就让你死心”林柘虽然在自大的说着,但双手还是立即布满了真气,准备来防御白平刃的一击,毕竟此时的白平刃已是元真后期的境界,所击出的真气攻击不可小视。

    在白平刃所击出的真气与林柘布置在自身前的真气相撞之后,林柘并没有受到伤害,而且白平刃的真气也被林柘所布置的真气给消化了。

    “再来,看我的雷霆战斧”白平刃看到自身的真气攻击对林柘造不成任何伤害,于是在大喊之后,手中隐现出了一把长斧,长斧有着锋利的斧刃,弯曲着的斧柄,从凡川此处看去,长斧透着阴森森的寒光。

    看到白平刃拿出了长斧之后,林柘也没作停留,终于穿戴上了那件潜神战甲,虎视眈眈的看着对面的白平刃。

    “好,来吧”白平刃见状,也没再多说什么,手持着蕴含满了真气的雷霆战斧,径直的飞身砍向了林柘。

    林柘也不马虎,身上青绿色的潜神战甲透着茂盛的青芒,四周逐渐的显现出一股压力,即使有门派宗师的真气隔离,在台下的做看客的修真者也都被压力向后推了几步。

    凡川见状,心里也小小的震惊了一下,没想到淮臣送给林柘的这件战甲竟有这番力道。

    终于在林柘身上的潜神战甲所发出的青芒不再上涨之时,白平刃的雷霆战斧径直的劈上了林柘的身上,本该触目惊心的一幕,却在潜神战甲突然间的青芒大盛之后改变了,只见白平刃的身体随同雷霆战斧一起倒飞了出去,落在了擂台的边缘,嘴里随即吐出了几口鲜血,强忍着疼痛支撑着半躺的身体。这突兀的状况,让在场的所有修真者都惊呼了一声,感到了诧异。

    “哈哈,上次和凡川那小子争斗时,忘了告诉你们,我这潜神战甲是具有反噬力的,你出多大力量,对你自身伤害就有多大,哈哈”林柘看着半躺在地上的白平刃,狂妄的大笑道,身体也跟着大笑在微微颤抖。

    听到林柘的话后,凡川也在心里回想起了之前自己与林柘的那场争斗,怪不得自己会在一击之后就受伤了,原来是因为潜神战甲啊,凡川不禁的试着感觉了一下藏在自身里的泫滇战甲,不知道泫滇战甲会有什么样的技能和效果。

    “卑鄙的小人……”半躺在地上的白平刃看着此时狂傲的林柘,怒气的说道。

    “我说过了要让你死心,噬灵结阵,去”突然之间,像是发疯了的林柘双手间蓄满了真气向着半躺的白平刃攻击而去,看真气所蕴含的力道,这一击若是击中此时已受伤的白平刃的话,那势必会让白平刃瞬间失去真身,从而只剩下灵神。

    “住手”

    此时的凡川已经不能再等待了,想着要立即上去解救白平刃,可是刚刚踏出第一步,突然听见天空中传来了一声厉喝,声音中似乎蕴含着真气力道,使在场的所有修真者都胆战心惊。

    只见一位一手持拂尘,一手抚摸着胡须的老者,从天上缓缓飞来,而在地面上跟随老者来的,还有两位年轻的修真者,两位年轻的修真者径直的跑向了半躺的白平刃身边,而老者则缓慢的降落在了擂台中间。

    凡川看到来的三人,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因为来的老者正是凌关真人,而那两位年轻的修真者则是浦玄和沈佑。

    凡川在心里想着,肯定是浦玄和沈佑看到似乎打上了瘾而有些发疯了的林柘会对白平刃下杀手,所以去请了凌关真人来压制,看来浦玄和沈佑早就已计划好了。凡川不禁对浦玄和沈佑的看法又改变了许多。

    “难道凌关真人要管晚辈的事吗?”被刚刚凌关真人的一声厉喝而强行停下了攻击的林柘,此时正有些怒气的看着凌关真人说道。

    听到林柘的问话,凌关真人抚摸了下自己的胡须,若有所思的看着林柘说道:“夜月门的擂台比试乃是供晚辈们感悟学习的,你这般要痛下杀手,是淮臣准许你的吗?”凌关真人说完,也有些生气的看着林柘。

    “我……我没有要痛下杀手,请凌关真人不要污蔑我……”林柘似乎有些着急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也在阴晴不定。

    “有没有要痛下杀手,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这般无理取闹是没有用的”凌关真人说完话后,直接无视了此时有怒不敢言的林柘,而转身径直的走向了受伤的白平刃。

    林柘越想越生气,突然只见林柘疯了一般的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狰狞起来,而且双手也在不受控制般的融合着真气,由于真气的不断涌出,使得林柘的身体也在大幅度的颤抖着,突然林柘双手里的真气竟向着凌关真人以及白平刃三人攻击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