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踏入成真期
    [.huju.]宛灵看着急忙跑开去寻找凡川的白平刃三人,心里的难过和紧张再一次的浮现,如今的宛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哥哥决定要凡川接管夜月门的原因,也许只是因为自己对凡川的情愫,但就是在知道了凡川失踪的消息以后,宛灵的心里就开始莫名的慌乱了起来,有担心,有牵挂,又有一丝丝的想念。[.huju.]

    “凡川,你在哪里呢?你快回来,好吗?”宛灵看着远方,用着微小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而再看此时身处在观云池地下的禁仙池里的凡川,只见凡川还是和之前的动作一样,盘膝坐在地面上,双眼紧紧的闭着,但有一点和之前不同的是,此时的凡川身上流淌着淡淡的紫芒,紫芒像是有节奏规律一般,在凡川的身体上不停的徘徊着。

    “诶,仅仅是感悟个战甲,需要花费这么长时间吗?算算应该是过去了九年时间了吧?这小子真是够笨的,算了,我要再去睡上一觉”绝殃看着盘膝坐在地上,双眼紧闭的凡川,有些郁闷的说道,说完,又转身走向了石室的另一边。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退出了感悟空间之后,凡川睁开了双眼,首先是惊喜到自己已经突破了元真期修为境界,而正式踏入了成真期境界了。

    而且从进入成真期修为境界以后,不但可以有着强劲力道的真气攻击,而且最让凡川欣喜的是,如今自己可以随意调动体内的两道真气了,所谓两道真气,就是凡川的一道本体真气,还有就是之前在和化魂江临庄争斗之后才有了的一道异样真气。而不再像是以往那般,两道真气同时迸发出来。

    先平复下自己兴奋激动的心情,凡川站起来了身体,伸了一个懒腰,浑身的关节在辟辟啪啪的响着,纳闷着自己这才感悟了一会儿,怎么身体就这般生锈,实在费解。

    凡川又重新低下头看着穿戴在自身上的泫滇战甲,此时的泫滇战甲所发出的银白色光芒似乎更亮丽,凡川惊喜着,但突然想到了夜月门,凡川不再多看,转身向着石室的另一边走去,想着先去跟绝殃道个别,然后速速回到夜月门,不然这几天时间自己没在夜月门,怕白平刃三人以及宛灵等人着急,可凡川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的时间和自己刚刚盘膝感悟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

    “小子醒了?你可真笨啊,感悟个战甲需要这么浪费时间吗?”正待凡川向着石室的另一边走过去时,忽然绝殃的声音入耳,接着只见绝殃向着凡川走了过来。

    “浪费时间?绝殃前辈何出此话啊?小子不是才刚刚感悟几天嘛!”凡川辩道。

    “在感悟境界里是没有时间观念的,小子,你已经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了”绝殃淡淡的说道。

    “什么?十年?怎么可能啊!”凡川被绝殃的话惊到了,以自己对绝殃的了解,对方不像是口出戏言之人啊。

    “不信的话,你可以去上面你所说的夜月门里去证实啊”绝殃有些疲惫的说道。

    凡川没有再说话,低着头仔细的回想着自己之前所发生的事,自己仅仅只是在泫滇战甲的境界里看到了往日的种种画面,而同时在感悟着自身的修为境界,怎么可能用了十年时间呢?凡川还是有些不相信。

    “小子,看你的修为境界似乎有所提升啊”绝殃看着凡川点了点头说道。

    “哦,这还不都是有着前辈的泫滇战甲才能让小子有幸提升了境界嘛,再次拜谢前辈的赠物之恩”听到绝殃的问话之后,凡川索性先把杂乱的情绪放到一边,面对着绝殃拜道。

    “好啦好啦,说了不用感谢我,真是啰里啰嗦”绝殃故作生气的说道。

    “呃,小子听前辈的话便是”

    两人还正谈论时,凡川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表情有着着急了起来。

    “小子突然着急什么?”绝殃有些疑惑的看着凡川说道。

    “哎呀,如若真是如前辈所说在我感悟修为境界的时候,已过去了十年光阴的话,那么在夜月门里十年一次的擂台比试就要举行了啊,我有三位兄弟可是为了我才要去擂台比试的,可我却偏偏没在场,这可如何是好?”凡川脸上的着急表情越来越甚。

    “那你就现在立即起身去看下啊,说不定你所说的那个什么擂台比试还没结束呢”绝殃提醒道。

    听到绝殃的话后,凡川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恨自己在这时间紧急的关头,自己却只想着自己不到场之后的结果如何如何,却忽略了最基本的想法,那就是立即起身去参加。

    “绝殃前辈,那小子先告辞了,以后小子一定会再来看望前辈的”凡川对着绝殃行了一个礼节之后,转身跑向了自己当初下到禁仙池的洞口之处,冷伐剑应声而出,携带着寒气,透着青芒的冷伐剑与道道银线亮着白光的泫滇战甲的组合,让人不禁的感到了一种冷意和大气。

    看着身影逐渐消失的凡川,绝殃脸上挂着疑惑的表情,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而且还自言自语的说道:“真的好像,但愿我看不错人”

    刚站立到夜月门的土地上,凡川由衷的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和安全感,虽说在地下禁仙池里的绝殃前辈对自己不薄,可禁仙池里阴暗潮湿的环境让凡川很不舒服。

    转身看着身后的观云池,凡川似有一股重归故土的感觉,但此时并不是赏景的时候,凡川立即又踏上了冷伐剑上,在融入了真气之后,冷伐剑极速的向着擂台比试的场地飞去。

    由于是在凡川以着成真期的修为境界使用冷伐剑来飞行,可想而知冷伐剑的飞行速度异常之快,感觉像是才刚刚飞行了一会,凡川就明显的感到了前方不远处有着大量的各种真气波动,而前方不远处正是擂台比试的场地,看来擂台比试还并没有结束,凡川有些庆幸的收起了冷伐剑,准备步行过去这段不远的距离。

    已确定了前方不远处就是夜月门十年一次所举行的一次擂台比试切磋,凡川在心里也不得不接受了自己确是在禁仙池里待了整整十年的现实。

    “站住,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这做什么?不能再向前走了,前面是此时夜月门的禁地。”正在凡川步行走过面前的擂台比试的场地隔墙时,突然身前现出了两位夜月门的修真弟子,带着一脸的愤怒的看着凡川。

    “哦,两位道友,我叫凡川,我只是来做看客的,我有几位兄弟朋友会上擂台争斗的,而且我赶来的时间已经很紧急了,所以两位道友可否行个方便呢?”凡川故作央求的看着眼前的两位夜月门许真弟子说道。

    “不行,你是夜月门多少代的修真弟子,怎么这般不懂规矩呢?”两位夜月门修真者中的一位,看着凡川语气坚硬的说道。

    “我?噢……我是夜月门第十九代的修真弟子”凡川想到了之前白平刃说过他们是夜月门第十九代修真弟子,凡川于是也效仿道。

    “哦,第十九代的啊,不过你来晚了,现在擂台比试已经进入白热化了,所以你现在不能进场了”对方二人中的一位淡淡的说道。

    思来想去,凡川心想道,对方说到擂台比试已经进入白热化了,所以凡川感觉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再陪这两个修真弟子在这兜圈子了,于是不等两位夜月门的修真弟子有所反应之时,凡川竟鬼使神差的拿出了之前淮臣送给自己的碎星飞剑,一道纯真真气融入到碎星飞剑之后,凡川驾驭着碎星飞剑直接越过了两位夜月门修真弟子的头顶,向着擂台比试的场地上空飞去。

    站立在地上的两位夜月门修真弟子,双眼同样发呆着的看着刚刚凡川消失处的天空,两人身体竟在微微的颤抖,嘴角也在不停的打颤。

    “师……师哥,刚刚那个叫凡川的人,他脚下的飞剑不……不就是宗主的碎星神剑吗?”

    “恩……恩,确是碎星神剑,我……我们俩完了,得罪到宗主的人了”

    “呜呜,该怎么办啊?”两人竟相扶着彼此说道,说话的同时,眼泪还在眼眶里打着转。

    在这个上下级制度森严的夜月门里,两人如此这般的情景,并不能称为是稀罕。

    正在两人还在痛哭流涕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天籁般的声音。

    “你们两个不好好的把守,在这哭什么?”只见一位有着高雅气质,容貌倾城的女人,看着两人说道。

    “宛灵大……大师姐,您,您救救我俩吧?我俩真的不是有意的”只听两位修真弟子说话的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

    “到底怎么了?什么有意无意的?快把话说清楚了”不错,女人正是宛灵,本来在这一届的擂台比试里能期待凡川给自己惊艳呢,可是十年过去了,凡川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宛灵似乎在强制的让自己接受现实,可却在心底总是对凡川念念不忘,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许从第一眼见到凡川的那一刻,宛灵的心就动了。

    “我……我俩刚刚拦住了一位修真者,是咱们夜月门里的第十九代弟子,由于按照擂台比试的规矩,时间已过,他,他就已经不能进入比试场了,可……可是我俩有眼无珠,不知道那人是宗主的亲信,有着宗主的碎星飞剑,唉,宛灵大师姐,我俩都是不知情啊,还请宛灵大师姐能救救我们啊”

    “那人说他叫什么名字了吗?”

    两个修真弟子都在纳闷,怎么宛灵大师姐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激动慌乱了起来。

    “他……他自称叫做凡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