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泫滇战甲
    [.huju.]“小子,你跟我来”绝殃看着激动的凡川出声说完话,转身走向了禁仙池的深处。[.huju.]

    凡川见状,立即快步跟上了绝殃的步伐。

    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凡川跟着绝殃走进了一间石室里,石室里面也是空空荡荡没有什么东西,只见绝殃突然凭空拿出了三件东西,一件像似长枪的兵器,长枪的的样式有些奇怪,枪体外围似乎像是包裹着银白色的玉石,闪闪发光,极为漂亮。

    而另一件则是一件和手掌大小般的锦囊,锦囊是用某种凡川不知名的黑色布料所织成,黑色布料上还纹着丝丝银线,样式很是精美。

    还有一件则是令凡川最为惊喜的东西,是一件黑色的战甲,黑色战甲上也纹有几道银白色的线条,以此时凡川所处位置看向战甲,刚好能看到黑色的战甲透着淡淡的白光。

    绝殃看着此时入迷发呆的凡川,微笑着把三件东西放在了石室的地上,笑道:“小子是否看中了我这三件东西?”

    被绝殃的话惊醒后,凡川尴尬的摸了摸头,说道:“呃,让绝殃前辈见笑了,前辈的东西必定是仙品啊”

    “呵呵,仙品确是仙品,只是以往的一些随身之物罢了”绝殃淡淡的笑道。

    只见绝殃说完话,又重新把地上的那杆长枪拿起,看着凡川说道:“这把寻隐枪是跟随我时间最长的仙器,如今再也……唉,不提也罢,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你根本不可能会驾驭住这把寻隐枪,不过我可以先把寻隐枪压制到你的身体里,等你得道成仙了,它自然会自己出来的”还未等凡川要说些什么,只见绝殃手法幻灭之间,金光四溅,速度之快令凡川根本看不清绝殃接下来要做什么,突见绝殃手指指向了凡川,一道金光没入了凡川的体内,而同时刚刚还在绝殃手里的寻隐枪也没了踪迹。

    此时的凡川只感到了身体突然一阵的疼痛感,本就要习惯性的抽出真气护体时,却怎么也抽不出任何一丝真气,疼痛感持续了一会儿,逐渐的变淡了,凡川这才从惊魂中清醒过来,而此时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什么特殊感觉,和之前一样。

    凡川有些疑惑的看着绝殃说道:“前辈,您这是?”

    “哈哈,小子刚刚是不是感到了疼痛?那就对了,我已经把寻隐枪压制进你的身体里了,过程有些疼痛是正常的,寻隐枪以后就是你的了,但在你未成仙之前,是不可能释放出寻隐枪的”绝殃笑道。

    “绝殃前辈,您太照顾小子了,小子无以回报,小子……”凡川听完绝殃的话后,才明白了绝殃已经把那把样式漂亮的仙器寻隐枪送给了自己,这让凡川很激动,但想到绝殃的处境,又有些难过,一刻间的心情,五味杂陈。

    “小子别这么说,你能来到这禁仙池,就说明你身上就注定有些跟仙界相联系的东西,但我刚刚一直在注意,也没有发觉到你身上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这也可能是先天的因素,小子,你以后注定不凡啊,这也是我送你东西的原因之一,而且你我这么投缘,所以,你不用有愧疚之心”绝殃一改大笑的态度,看着凡川认真严肃的说道。

    凡川被绝殃的话搞糊涂了,自己有着跟仙界相联系的东西?先天因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凡川本来高兴的表情上,又多出了一丝费解。

    绝殃没有注意凡川的表情,又自顾的拿起了地上的黑色锦囊,接着说道:“小子,这锦囊里面的东西也都是我做仙人时的随身物品,有我自身感悟的修仙之法,也有一些仙界特有的东西,你以后没事了,可以拿出来看看,恩,至于开启的方法,应该和你们修真界里储物戒指,储物腰带差不多,你以后可以用真气输入里面试试,给,接着”绝殃仔细的介绍完手里的锦囊之后,顺手把锦囊扔到了凡川的手里。

    凡川看着手里的锦囊,又想着刚刚绝殃的介绍,心里顿时浮出了一丝感激,自己并没有帮助到绝殃什么,对方却这般的给予自己物品,还都是仙界里的仙品,这让凡川甚至都感觉到自己如今是不是在梦里,因为感觉很不真实,但却又是在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和刚刚一样,绝殃没有理会凡川的激动和疑惑,又低身拿起了地上的最后一件东西,一件黑色的战甲,黑色的战甲刚刚被绝殃的手掌碰到,战甲上的道道银线在大放着白光,绚丽无比。

    绝殃转头看着凡川,接着说道:“这件战甲名叫泫滇战甲,是我在做仙人的时候,一位老友相送给我的,这个战甲你如今就可以穿戴,但是得需要我来用仙气帮助你穿戴上身体,至于这战甲的效果如何,我就不一一和你解说了,你以后会慢慢发现中间的妙处的”说完话,绝殃又和之前一样,没有等待凡川说什么,立即双手间又出现了道道的金光,金光越来越盛,泫滇战甲被金光围绕着,漂浮在了空中,只见绝殃手指又是向着凡川一指,泫滇战甲连带着金光瞬间没入了凡川的身体里。

    凡川这次没有像刚刚寻隐枪时的那般疼痛感,反而是觉得特别的舒畅,身体仿佛是游走在太空之中,很悠远飘渺的感觉,等金光从自身上逐渐消失后,凡川又没了刚刚那种飘渺的感觉,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充实感,一种似乎有着轻盈却又不失坚固的感觉,这让凡川感到很奇怪。

    这才短短的一会时间,凡川就得到了绝殃的三件仙品,凡川立即平复下了激动与兴奋的心情,看着绝殃,语气尊敬的说道:“多谢绝殃前辈的相赐,小子定当报答前辈的赠物之恩”此时的凡川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就是如若自己真的能得道成仙的话,自己定当尽力的相求仙界的帝君来救出被困在禁仙池里的绝殃。

    “哈哈,小子,你我有缘,报答就不用了,我已是无用之人,以后如果你有时间能来陪我聊天解闷,这样已足够了”绝殃又不禁的自嘲道,语气里还带着深深的无奈。

    “小子定会遵守前辈的话”凡川突然双膝下跪,对着绝殃说道。

    “快起身来,说了不用多礼”绝殃出手扶起了凡川,又接着说道:“我之前所说让你突破瓶颈,提升如今的修为境界,你不妨现在可以去试试,而方法就是你此刻身上所穿戴着的泫滇战甲,好好的去感悟一番吧,今天和你聊了那么多,现在我也有些累了,我要去休息一会,你不妨就在这里感悟一番吧,而且还没有人会打扰到你”绝殃说完,转身向着石室的另一边走去了,留下了还在若有所思的凡川。

    等看到绝殃已经躺在了石室的另一边在休息之后,凡川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戴着的若隐若现的泫滇战甲,有些疑惑,又有些兴奋。如若此时有旁人看到凡川身上所穿戴的战甲后,肯定会被战甲的极致和霸气所震撼,因为战甲在给人着一种王者之气。

    带着疑惑和兴奋的心态,凡川盘膝坐在了石室的地上,闭上双眼,静下心神,双手抚摸住身上的泫滇战甲,顿时感觉到了自己像是漂浮在一片广袤无垠的空间里,而且眼前还不停的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以往画面,有着慈祥的镜爷爷,有着身强体壮的莫乾,有着美貌倾城的烟紫姐姐,有着英俊异常的亦冬,以及还有安泽天,郑塘,晴雪,凝霜,甚至还有宛灵,等等一些从凡川生命里经过的人。

    凡川就这样在感悟的空间里漂浮着,似乎像是在找寻着什么,可此时的凡川却不知道,在禁仙池上面地面上的夜月门里,多位修真者已为寻找凡川的下落急昏了头。

    “你们三个给我老实说,凡川到底去了哪里?不老实交待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们三个”只见一位有着高雅气质,容貌美丽动人的女人,正在气汹汹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三位男人大声质问道。

    “宛灵师姐,凡川兄弟当时给我们说的就是说你找他有要紧事,让他在比试擂台的场地处等你,其他就什么也没说啊!”三位男人脸色难堪的答道。

    不错,面前这位女人正是之前救了凡川的宛灵,而那三位男人则是和凡川称兄道弟的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三人。

    宛灵这天刚好有事来找凡川,却发现凡川没在供夜月门修真者休息的静室里,因知道凡川和白平刃三人的关系较好,于是宛灵便找到白平刃三人相问,而三人却是回答说凡川在好多天之前就被自己叫走了,这么多天凡川一直没回来,白平刃三人还以为凡川一直在宛灵那儿呢,所以一直也就没在意,而如今证实了事情的真相后,几人都着急了起来,最着急的还是属宛灵,宛灵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了一个自己才相识没有多少天的男人,却这般紧张着急,就连宛灵自己竟也不知道凡川身上的哪儿深深的吸引了自己。

    “那就别废话了,赶紧去找,一定要找到凡川”情绪一直在激动愤怒的宛灵,又是一阵大喊大叫。

    “好好,宛灵师姐,你先别着急,我看凡川兄弟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我们这就去找”白平刃出声说道,说完,白平刃就立即带着浦玄以及沈佑向其他地方跑去,准备分开行动去寻找凡川,可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此时的凡川竟在观云池的地底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