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仙魄绝殃
    [.huju.]空旷的洞底,异样的寂静,此时的凡川正定睛的看着前方突然出现的模糊物体,身体竟有一丝不由自主的紧张和颤抖。[.huju.]

    那模糊物体竟向着自己身前移动过来,凡川来不及多想,立即祭出了冷伐剑护身,顿时周围的寒意扑来,凡川的脑袋又清醒了许多。

    静静的等待着这未知的物体的到来,此刻的凡川痛恨自己太大意,一点准备也没有,如今想逃跑也没什么可能了,要逃跑就要使用冷伐剑作飞剑带自己上去,可是用那些时间来融入剑体真气,也许那模糊物体就早已来到自己身前了。

    正待凡川不知所措的时刻,突然身前出现了一股强劲的压迫感,凡川立即抬头仔细的去看是何物体所发出的,却只见刚刚那模糊物体已经来到了自己身前,现在再叫物体,就有些不合适了,因为凡川身前站立的竟是一位身上金光闪闪,身体却似漂浮着般的人,是不是人,凡川还不敢做定断。

    只见身上金光闪闪的人停留在凡川的身前一动不动,双眼凝视着此时紧张的凡川,而凡川看到对方没有动作,自己也不敢冒失的进攻,但在心里盘想着,自己刚刚受到的一击,是不是这个奇异的人所致。

    空气在这一刻似乎凝结了,凡川和对面的奇异之人静静的四目相对,此时都能清晰的听到凡川因紧张而急促的呼吸声。

    就在凡川因这种紧张而导致精神快要崩溃的时候,站在对面的奇异之人突然说话了。

    “你是什么人?”声音虚无缥缈,似有似无,像是一番空灵的天籁之音。

    听到奇异之人的问话,凡川机械性的回答道:“我……我是夜月门的修真者”说完后凡川自己都有些惊讶,不知道自己为何就直接说出了夜月门。

    “夜月门是什么?”奇异之人脸上出现了好奇的表情说道。

    凡川听到对方的问话后,感到很疑惑,难道他不是修真者?凡川自顾在心里想道。

    “夜月门是修真门派”凡川看着对方说道。

    这一刻凡川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很抗拒面前的奇异之人,可却又鬼使神差般的回答着对方提出的疑问。

    “夜月门?修真者?有趣,有趣啊”奇异之人竟自顾的感叹起来,同时脸上还有一副奇怪的表情。

    在未知的因素下,凡川不想再这么煎熬下去,立即强装着镇定的看着对方说道:“你……你又是什么人?为何会在这里?刚刚是你出手伤了我吗?”

    对方听到凡川的问话后,有些新奇,面带疑惑的看着凡川说道:“我?我是仙人?不对,我已经不是仙人了,对对,我不是仙人了”对方自言自语的有接着说道:“我如今应该算是个仙魄罢了,刚刚不是我伤了你,是禁仙池里面自发的仙魄之力打伤了你”对方说完,还若有所思的看着凡川。

    此时的凡川在听到对方的话后,脑袋里一阵晕眩,震惊的同时还有些许的疑惑,仙人?仙人自己知道是生活在仙界的仙人,是由修真者修炼到大道期之后,然后飞升仙界做了仙人,如今回想起来,也许当时自己的老白师尊就是飞升仙界了,可是如今面前的奇异之人称自己为仙魄,仙魄又是什么啊?凡川自顾的在心里想着。

    听到对方说既然不是他出手伤了自己,凡川的脸上显现出了一丝放松,然后试着用尊敬的态度看着对方问道:“前辈,什么是仙魄啊?还有您怎么会在这里?”

    对方听到凡川此时尊敬的问话后,身上的金光一闪一闪,有些奇怪的看着凡川说道:“哦,小子不用称我为前辈,我早已不再是仙人”说着话,对方的身体和面容逐渐的清晰起来,凡川看到了一位凌乱着苍白的头发,和挂着一副憔悴的面容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继续接着说道:“所谓仙魄就是被剥去了真身的仙人,你如今看得到的我的身体只是幻形,是凝结不了真身的,唉,快要一千年了,你是第二个来到此处禁仙池的人啊,小子能否陪我聊天解闷呢?”说完,中年男人脸上出现了些许的沧桑和无奈,似在回忆中惊起了一缕涟漪。

    凡川听完中年男人的话后,也跟着对方的话语燃起了些许的感伤,有些无奈,又有些同情的看着对方说道:“小子自当愿意陪前辈聊天解闷,但小子想知道前辈是如何会困在此处您说的禁仙池的?”

    “哈哈,往事就不需多提了,早已过去千年了,那些恩恩怨怨不提也罢,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啊?”中年男人有些感伤的说道。

    “哦,前辈不想再提就算了,小子敬佩前辈的心胸大度,小子名叫凡川”凡川认真的说道。

    “哈哈,什么大度不大度的,都是一些过往云烟了”身形面貌有着中年特征的男人,却有以着一副苍老的话语接着说道:“凡川?哈哈,跟我的那位老友名字有些许相像啊,我那位老友也就是在我刚刚被禁制到禁仙池的时候,来看望我的老友啊,唉,不知他如今怎么样了”中年男人像是回忆到了一段温馨的往事,脸上有些许满足,又有些许落寞。

    “和我名字相像?前辈的老友叫什么名字啊?”凡川好奇的出声问道。

    “凡别……”中年男人悠悠的出声道。

    “凡别?不认识……”凡川自言自语的说道。

    “哈哈,不想了,小子,我还没问你,你怎么来到此处的啊?”中年男人看着凡川温和的说道。

    凡川看着中年男人有些祥和的面容,以及自己和他交谈了这么久,也没有感觉到对方有什么令人厌恶的地方,于是凡川把自己在夜月门听到的关于观云池里有秘宝的事情,以及自己对观云池的疑惑,全部都悉数的复述给了对方。

    “观云池?秘宝?哈哈,秘宝倒没有,结果却有我这个老怪物,哈哈,是不是让小子你失望了?”中年男人大声豪放的笑道。

    “没有失望,小子我本就是来解开自己的疑惑的,至于什么秘宝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的”凡川认真的说道。

    “恩,不错……”中年男人看着凡川自顾的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前辈,我们聊了这么久,小子还不知道前辈的尊姓大名呢?”此时的凡川也撇去了所有的顾及,只是想和面前这个令自己感到敬佩和同情的男人,多多的聊上几句。

    “哈哈,名字只是个标识罢了,曾经身为仙人的时候,大家都叫我绝殃”中年男人笑道。

    凡川又一次被对方的高深境界给撼动到,不禁的对着中年男人鞠了一躬说道:“前辈的境界,让小子无比敬佩,凡川在此拜见绝殃前辈”

    “哈哈,凡川小子不用多礼,我也只是个故人罢了”绝殃有些伤感,又有些大气的说道。

    于是在凡川积极的策动下,绝殃又和凡川聊了许多之前的往事,凡川听的津津有味,而绝殃也在叙说着往事的同时,解除着自己这近千年来的孤独和落寞。

    凡川听完绝殃回忆起的长篇大论后,这才了解到绝殃原本是仙界的仙人,因某些事得罪了仙界的帝君,终究是因为哪些事,绝殃没有细说,只是大概的说到因为得罪了仙界的帝君,而被帝君剥去了真身,禁制到了这位于下界的禁仙池里,从而变作了有魂无体的仙魄,而且还要承受着永久的孤独,而如果想要重做回仙人的话,就需要仙界的帝君把剥去绝殃的真身,重新融入仙气再次赋予到绝殃的魂体上,这才能做到重回仙界做仙人,这让凡川此刻对仙界有了一些抵触的情绪,抵触着仙界帝君的无情和冷漠。

    “如果小子以后有幸能做仙人的话,我一定央求仙界的帝君来为绝殃前辈重新赋予真身,让绝殃前辈重新做回仙人”凡川看着绝殃,认真的说道。

    “哈哈,小子能有这份心,我就已经满足了,做不做仙人我已经不奢望了,自己一人在这禁仙池里虽然孤独,但也不用再理会仙界的纷扰了”绝殃大气的说道。

    “绝殃前辈的境界小子是真心敬佩”凡川再一次被绝殃的高深境界,以及看破世事的大度心态所折服。

    “哈哈,别奉承我了,如果是你在这里关上一千年,你也会这样说的”绝殃笑道。

    两人就这样又谈论了许久,凡川也感到了时间的流逝,于是有些不舍和感伤的情绪看着绝殃说道:“绝殃前辈,上面的夜月门里还有许多朋友在等着我回去,所以小子不得不要跟前辈告别了,但前辈放心,小子会不定时的抽出时间来看望您,有什么稀奇好笑的事,小子一定会下来给前辈您分享”说完,凡川的脸上有些难以掩饰的不舍。

    “小子要回去了?”绝殃的脸上也隐隐的浮现出了些许的不舍,淡淡的说道。

    凡川应声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小子,你我有缘,从刚刚和你交谈之时,我就已看出你的修为境界遇到了瓶颈,难以再次提升,我这儿有几件我身为仙人时随身携带的仙器,如果你可以真心感悟一番,我相信你的修为境界瓶颈会轻而易举的过去,你要不要试试呢?”绝殃像是做了一个很慎重的决定,定睛的看着凡川,表情严肃的说道。

    听到绝殃的话后,凡川的心情顿时激动兴奋了起来,有仙人,呃,现在已经不算是仙人了,但也算是有仙人的魂魄来为自己的修为境界所指点一二,这是修真者想都想不到的奇遇啊。

    于是凡川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看着绝殃说道:“绝殃前辈是真心愿意帮助小子来提升修为境界吗?”

    绝殃看着激动的凡川,微笑着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