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观云池
    [.huju.]白平刃注意到凡川看向了自己,立即解说道:“易阳长老是我们夜月门七大长老之一,最擅长精炼之术”

    凡川会意的点了点头,又看着中年修真者说道:“那这位兄弟,你想要什么样的修真兵器呢?”

    “我想要一件能够攻击的兵器”-中年修真者坚定的说道。[.huju.]

    听到中年修真者的话后,此时的凡川正在心里想着准备在晶涟羽戒里拿出什么样的修真兵器来与中年修真者交换时,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沈佑却用着微微的声音说道:“你看这把修真剑行吗?”

    凡川和中年修真者听到沈佑的话后,都应声向着沈佑的手上看去,只见沈佑的手里拿着一把样式平常,品质一般的修真剑。

    “你这修真剑的品质不好,老黑我不换”中年修真者直言说道,脸上还有着一副嫌弃的表情。

    沈佑听到中年修真者的话后,默默的又把刚刚拿出来的修真剑收回了自己的身上。

    “你还挺挑的啊,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啊?”一旁的白平刃有些愤愤的说道。

    “刀剑样式都无所谓,我只要品质好的,你们如果没有的话,就赶紧走吧,别碍着我交换飞剑”中年修真者似乎有些生气的下了逐客令。

    “你……”

    看到白平刃想要发火,凡川立即伸手挡住了白平刃,又接着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把修真剑,看着中年修真者说道:“你看下这把修真剑如何?”

    其实凡川也不知道如今自己手里的修真剑品质好不好,刚刚情况紧急,只是大概的看了看样式,在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把修真剑,但没有多注意品质如何。此刻再看手里的修真剑,只见剑体透着淡淡的紫芒,样式也是平常般的直剑,但能清晰感觉到剑体里蕴含着大量的劲道,如果能融入剑体里面真气的话,那样的攻击力可想而知了,再回想着刚刚沈佑拿出的修真剑,与此时凡川手里的修真剑相比,真可谓是天壤之别。

    中年修真者看着凡川手里的修真剑,双眼闪着亮光,神情有些兴奋的说道:“好……好剑,这位小兄……兄弟,你这剑叫什么名字啊?太完美了”

    “想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名字”可能是刚刚中年修真者对沈佑的态度,让凡川有些不舒服,凡川此时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快。

    中年修真者可能也察觉到了刚刚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于是强装着笑脸说道:“呃,这……这位小兄弟,老黑我向来说话直,你大人有大量,刚刚的话别放在心上好吗?还希望小兄弟能给老黑我交换下这把剑”

    看到中年修真者态度转变的如此只快,凡川内心里只感到了一阵恶心,不想再多交谈,随即把自己手里的修真剑扔入了中年修真者的手里,也顺手把中年修真者手里的青极飞剑拿到了自己的手里,随即对着中年修真者说道:“要不是我兄弟看中了你这把飞剑,我想我是不会跟你换的”说完,凡川又看向了白平刃三人说道:“三位兄弟,我们走吧”凡川率先走出了人群,白平刃三人随即也跟着凡川身后。

    “小兄弟,这把剑的名字叫什么啊?”身后传来了中年修真者的大喊声。

    “不知”凡川随意的回了一句。

    “不知?这把剑的名字难道叫不知?”中年修真者郁闷的自言自语道。

    因凡川一直向着交换场的外面走去,白平刃三人也相继跟着,不一会,四人就走出了交换场,人群顿时没了,耳朵顿时也清净了。

    “沈佑兄弟,给你”突然停住脚步的凡川,转身把自己手里的青极飞剑交到了沈佑的手上。

    “我说凡川兄弟,虽然这把青极飞剑是不错,可你拿你的那把极品修真剑来交换,我感觉太不值了”一路上没说话的白平刃,终于忍不住的说道。

    “呵呵,没事的,沈佑兄弟喜欢就好”凡川微微的笑道。

    “多谢,多谢凡川兄弟,我……”

    “好啦,大家都是兄弟,就别客气了嘛,走吧,我们回去静室吧”凡川打断了沈佑的话,笑着说道。

    “既然凡川兄弟都这样说了,那我们也就不多说了,以后凡川兄弟的事就是我们的事”站立在一旁的浦玄突然铿锵有力的说道。

    “对,以后凡川兄弟的事就是我们的事”

    “对,凡川兄弟就是我们的亲兄弟”

    沈佑与白平刃两人也跟着附和道。

    “好啦,走了”凡川有些无奈的笑道。

    于是一行四人向着静室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沈佑与浦玄两人都是激动兴奋的状态,有一把好的飞剑对于刚刚步入元真期的修真者来说是太重要了,两人都为了自己今天的行程感到极大的满足和满意,同时心里也都把凡川当做了自己的恩人,敬佩着凡川的慷慨大方和重情义。

    “三位兄弟,你们先回去吧,我突然想起来了今天你们宛灵师姐还要找我有事呢,让我在这比试擂台等她”四人刚刚走到比试擂台的场地处,凡川突然停下了脚步说道。

    “哦,宛灵师姐找你啊,那好吧,我们在静室等你”白平刃说完话,带着浦玄和沈佑两人继续向着静室走去,三人中并没有谁怀疑凡川刚刚所说的话。

    看着白平刃三人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凡川立即快步的向着观云池的方向走去。

    因为刚刚在交换场里所听到的关于观云池的事情,再加上自己之前对观云池的疑惑,凡川决定要亲自去观云池探查一番,但想到刚刚在交换场里曾远所说的话,怕遇到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后,会连累到他们三人,凡川这才不让白平刃三人一同去,所以故意骗了白平刃三人。

    没有用多长时间,凡川就来到了之前跟着宛灵来过的观云池,观云池的美景依然存在,那些逼真的雕塑也如往常一般栩栩如生。

    凡川在观云池的周围仔细的找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曾远之前说的入口。

    “难道他在骗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会撒谎的人啊,算了,再找找吧”此刻有些忧虑的凡川,自言自语说道。

    在凡川又仔仔细细的查看了一番之后,终于在观云池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之前曾远说的那个入口,可能是从未被人发现过,入口的上方盖着丝丝的细草。

    凡川扒开了覆盖着的细草之后,顿时感觉到了入口里有些微弱的气流向上冲来,这气流不是真气,倒是和古咒教伽木以及夜月门宗主淮臣身上的气流有些相像,但仔细感觉下,又感觉不像。

    既然想要弄清楚这些疑惑,就必须要下去入口里再仔细探查,凡川没有再多想,立即祭出了冷伐剑护身,接着向着深不见底的入口里跳了进去。

    刚一进入口,凡川立即感觉到了一股压迫感,还伴随着无比的漆黑和深邃,凡川这时都有些埋怨自己,为什么自己老是与地洞打交道,之前是在夜朝城城外树林里的深洞,如今却又在夜月门里稀奇的观云池地洞里,此刻的凡川有些百感交集。

    “咣”的一声之后,凡川落到了观云池下面的洞底,由于之前有着冷伐剑护体,所以落地的时候,凡川并没有被冲击力所殃及到。

    凡川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除了都是一些上面观云池雕塑的原料之外,其他的竟什么也没有,凡川随即撤回了冷伐剑,空旷的洞室倒是很大,但死一般的寂静让凡川很是不舒服。

    立即调整了下心态,凡川又仔细的在洞底查找起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突然,在凡川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身前突然奔袭过来了一阵强劲的攻击力量,已经来不及再次祭出冷伐剑了,就连抽出真气的机会也没有了,奔袭而来的攻击力量狠狠的撞击在了凡川的身上,凡川的身体顿时直线的向着后面飞去,临飞向后面前,凡川还忍着剧痛向着强劲力量所来之处看去,而让凡川失望的是,在强劲真气所来之处,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不仅让凡川感到了极度的恐慌和紧张。

    落在地上的凡川,连着吐出了几口鲜血,体内真气早已紊乱,元真灵神在大肆的跳动着,似乎要有爆裂之像,而且还让凡川注意到的是,右手上那股熟悉的凉意再次涌现了出来,但此时境况紧急,凡川没容多想,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集元丹吞入了肚中,集元丹瞬间化入了凡川的身体里,凡川立即感到了真气在被丹药缓缓的梳理,而元真灵神也在丹药的安抚下,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的凡川,心里是越想越生气,自己就被这么平白无故的打伤了,而且自己竟然连对方的人影都没有看到。

    凡川试着慢悠悠的站起了身来,突然凡川像是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原本还焦虑的脸上,变得越来越阴暗恐惧,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