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为难
    [.huju.]淮臣看着身前惊魂未定的凡川,平静的出声说道:“每过一百年,我都会出去外界找寻寒体体质的修真者来接管夜月门,但是苦苦无果,而且我是散仙之体,最近我越来越能清晰的感觉到仙界的召唤,因此注定不能再继续掌管夜月门了,其实我之前身为修真者的时候,也是寒体体质的修真者,而且夜月门有个祖师流传下来的规矩,就是夜月门宗主必须是有着寒体体质的修真者,可恨我夜月门众弟子到如今再也没出现过寒体体质的弟子啊,自从上次见你之后,便已看出来了你就是极难会有的寒体体质修真者,我当时也是很惊喜,但看到你不是我夜月门弟子,还打伤了我门下弟子,当时我就没作决断,但是这些天我看到了灵儿对你如此器重,而且在我苦思冥想下,我还是毅然的决定了要你来做夜月门的下一任宗主”淮臣像是如释负重般的说完了一堆话,说完话后,淮臣即转过身去,背着手臂,远远的看着殿外。[.huju.]

    听完淮臣的话,凡川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看来最主要的就是自己的寒体体质啊,凡川内心此刻也能理解淮臣的良苦用心,但是自己还是不能接受啊,自己不仅是孤真派的弟子,而且修为境界也低,况且自己注定是不会永久停留在夜月门的。于是看着淮臣说道:“淮臣前辈的心意小子理解,可是小子本是孤真派的弟子,是注定不能永久留在夜月门的,况且小子的修为境界跟夜月门里众多弟子都没得比,这样很是难以服众啊”

    凡川此刻对淮臣的看法又转变了许多,看来之前还是自己太心胸狭窄了,看到淮臣如此费心的为了夜月门做贡献,凡川自认有些低俗了。

    “修为境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只要是我认定的人选,就没有修为境界的高低之分,以后只要你能用心的带领夜月门,感悟境界只是早晚的事”淮臣淡淡说道。

    “那小子还是不能从命,还请淮臣前辈收回成命”凡川又说道。

    “我没有让你现在就做决定,你可以回去好好的想想,多在夜月门里看看,你会发现夜月门的好处的”淮臣说道。

    这时,宛灵从一旁站了起来,对着凡川说道:“凡川,我哥哥也没有要把这件事强加在你身上的意思,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下”宛灵在听完淮臣刚刚说的原因之后,也似乎觉得凡川是个最佳人选,但是直到今天才知道自己的哥哥为了夜月门已经付出了这么多。

    “可是我……”凡川有些为难,却不知此时该要说些什么了。

    “灵儿,让他先回去吧,让他静一静”淮臣淡淡的看着宛灵说道。

    “哥哥,他没有飞剑……”宛灵突然想起来了凡川没有飞剑一事,于是故意的对着淮臣说道。

    “元真后期没有飞剑?也罢,既然是我有求于人,这把碎星飞剑我已经用不到了”淮臣说话间凭空拿出了一把闪着青芒的飞剑,看着凡川又接着说道:“小子,拿去吧,只需重新融入你自己的本体真气就可以了”

    凡川看着手里的闪着青芒的碎星飞剑,心里有些唏嘘,第一次与淮臣见面的时候,两人间的气氛还是紧张,而这才短短几天,态度全都变了,而现在又要送给自己飞剑,凡川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哎呀,凡川,我哥哥给你的,你就拿上嘛,这把碎星飞剑可是很厉害的哦”宛灵在一旁急切劝道。

    凡川也没有再多想,伸手接下了飞剑之后,又对着淮臣尊敬的说道:“多谢淮臣前辈赠予小子飞剑,但是……”

    还未等凡川说完,宛灵说了一句“好啦”之后,伸手拉着凡川走出了淮臣的宫殿。宫殿里只留下了一副眉头紧皱的淮臣在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

    “哎呀,宛灵姑娘,我还没有跟你哥哥说清楚呢,我不能做这夜月门宗主啊”身在宫殿外的凡川着急的说道。

    “-做不做夜月门宗主的事情,你先别这么早下决定,你考虑一番再说”宛灵静静的看着凡川说道,山腰上吹过的风带动了宛灵的头发,一阵阵发香飘来。

    “这还要怎么考虑啊”

    “先别说了,你先回去静室休息吧,你已经知道了路途,我就不送你了,你也刚好能试一下碎星飞剑”宛灵说完,不等凡川作何反应,转身又走入了淮臣的宫殿里。

    阵阵微风吹过的山腰上只剩下了焦虑的凡川,看到宛灵的身影已经没入了宫殿之内,凡川也不再想那么多,立即祭出了随身的冷伐剑,顿时周围一阵寒意扑来,凡川抽出真气融入到冷伐剑后,冷伐剑带着凡川极速的向着静室的方向飞去。

    二而此时又回到了宫殿里的宛灵,看着自己的哥哥淮臣,脸色凝重的说道:“哥哥,你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吗?夜月门宗主一事可不是小事啊”

    “灵儿莫担心,哥哥心里有数,今天告诉凡川这些话,这只是象征性的试探一下他,我要的结果就是他现在不答应,如果他真的立即答应了我的话,那我倒真的要为夜月门重新考虑宗主一事了”淮臣胸有成竹的说道。

    “看来哥哥已有自己的打算啊,只是灵儿请求哥哥别太为难凡川了”宛灵有些娇羞的说道。

    淮臣转头有些坏笑的看着宛灵说道:“莫非灵儿真的喜欢上了这小子?”

    “哥哥说的什么啊,我才没有,只是我感觉既然是我在夜月门救的他,我就得负责不能让他在夜月门里受欺负啊”宛灵说完话,脸上已像熟透了的红苹果般。

    淮臣微笑的看着脸红的宛灵,没有再说什么,挥了挥衣袖转身步入宫殿的里间去了。

    看着眼前逐渐出现的供夜月门修真者休息的建筑静室,凡川看中了一块离静室还有一段距离的平坦地,试着把冷伐剑停在了那里。

    收回了冷伐剑,凡川跨步向着静室的方向走去。

    走到了静室的门前,凡川决定还是先去看看白平刃三人是否按照自己说的方法,吃丹药来修炼了,想着,凡川推开了白平刃三人静修的静室门。

    刚刚走进静室里,只见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三人正盘坐着身体在闭眼修炼,以至于凡川的进来也没有引起三人的注意,凡川没想打扰三人继续修炼,于是悄悄的退出去了静室,转身走进了隔壁的一间静室里。

    坐在静室的石椅上,凡川回忆起来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各种遭遇,先是受伤后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了夜月门,然后又被告知五十年后才能出去夜月门,而如今自己又被选做接管夜月门,凡川感叹着这一切太像一个梦了,感觉很不真实,感觉像是一场无言的戏剧。

    在回忆里想着的凡川,渐渐的入定了,凡川知道静心入定一次来之不易,于是立即拿出了老白师尊留给自己的灵集简,想再认真的感悟一下灵集简里高深的修真之法,可在灵集简里浏览了许久之后,凡川还是只能窥测到灵集简里的高深修真之法的一角,而且总感觉是哪儿少了一点,但又不知道是哪儿少了。凡川怕自己再这么钻牛角尖的话,可能会导致走火入魔,于是立即把心神抽出了灵集简。

    收起了灵集简之后,凡川静静的感悟着自身的修为境界,和上次感悟时一样,处在元真期后期,似有要突破元真期,而进入成真期的迹象,但不明显。

    放松了身体之后的凡川,呆呆的坐在石椅上,心绪有些紊乱,不知道自己下一步终究该何去何从,跟外界也取不得联系,就在凡川为此时矛盾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人,就是住在石室的凌关真人,自己不妨去拜访下凌关真人,把淮臣告诉自己的这事,去给他聊聊,也许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凡川总感觉凌关真人是位隐世高人,心底不免有一丝敬佩之心。

    不再停留,凡川立即起身推开房门,向着凌关真人的石室走去。

    走着上次浦玄带着自己走过的路,不一会,凡川就看到了那间被满是石雕围着的石室,凡川快步走了过去,走近到石室的时候,看着石室的门是开着的,凡川也没多想,踱步的走进了石室。

    “凌关真人在吗?小子来拜访您了”凡川向着简陋的石室里喊叫了一声。

    “哈哈,凡川小友回头找我的速度,比我预想的还要快啊,是不是遇到难以抉择的事了?”凌关真人的声音从石室的里间传了出来。在石室里久久的回荡着。

    凡川听声后,走进了石室里间,果然见到了端坐在石床上的凌关真人,凡川于是向着凌关真人鞠了一躬说道:“小子凡川拜见凌关真人,真人怎么知道小子来找真人是有难以抉择的事呢?”凡川恭敬的说完,眼睛直直的看着凌关真人。

    “哈哈,老夫早已算到了,看来老夫所算还是准确的”凌关真人自顾的笑道。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凡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急切的说道:“真人是否早已知小子是寒体体质?”

    凌关真人看着凡川,微笑着点了点头,却未说话。

    凡川急切的又说道:“难道真人早已知道淮臣宗主要让我来接管夜月门?”

    “哈哈,我不但知道淮臣要让你接管夜月门,而且还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而且一定会回来找我诉说此事。”凌关真人大笑着说道。

    凡川在心里惊叹着凌关真人的智慧,其实凡川也早就该想到这一点,既然凌关真人是淮臣的师哥,即使凌关真人再怎么隐居,也肯定会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关于夜月门的事情。

    “是小子愚钝了,还请真人能指教一二”凡川低头感叹后,看着凌关真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