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淮臣之托
    [.huju.]听到声音后,四人都向着传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站立着一位有着高雅气质,美貌容颜的女人,而且这女人四人都认识,那就是刚刚离开凡川没几天的宛灵。[.huju.]

    看到宛灵在前方,四人都快步的向着宛灵站立的位置走去,凡川快步走去,是因为宛灵在喊自己的名字,而白平刃三人快步走去,是因为宛灵是他们三个的师姐。

    四人一同走到宛灵身边,凡川还未说话,就只听到白平刃三人齐声的说道:“拜见宛灵师姐”

    “哦,是你们啊,你们一直都跟凡川在一起吗?”宛灵看着白平刃三人问道。

    “回宛灵师姐,是的,凡川兄弟一直跟我们三个在一起”白平刃没敢大大咧咧的说话,而是一副温声细语说道。

    “哦,他跟你们兄弟三人在一起,我倒也放心,这几天没发生什么事吧?”宛灵看着白平刃问道。

    听到宛灵的问话,白平刃转头看向了凡川,只见凡川眨着眼睛,而且不停的摇着头,白平刃似乎看懂了,接着说道:“回宛灵师姐,这几天没有发生什么事,很平静”

    “那就好,你们退下吧,我有些事想找凡川单独谈谈”

    “是,遵宛灵师姐的话”于是白平刃三人撤着身子向静室里走去。只留下了正呆滞的看着宛灵的凡川。

    宛灵转头看到凡川正呆滞的看着自己,嘴角微笑着,伸手打了凡川的身体一下,说道:“你看什么呢?看够了吗?”

    被宛灵那一下打醒的凡川,立即尴尬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很纳闷自己为什么每次见到宛灵的时候,自己都会被宛灵的气质与美貌所迷惑变得呆滞起来。

    “不……不好意思,宛灵姑娘,可能是你太美了吧”凡川结巴的说道。

    “哟,几天不见,嘴巴都变甜了,怎么样?-这几天待的还习惯吗?”宛灵笑道。

    “习惯不习惯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的要待在这儿吗?”凡川又有些感伤的说道。

    “那可不一样,习惯了的话,你自然会感受到夜月门的美丽所在,而如果每天都想着要出去的话,那肯定活的很累了”宛灵像是说着人生哲理一般。

    “恩,我在试着习惯,多谢宛灵姑娘的关心”

    “对了,我来找你是有一件事情,我哥哥要见你”宛灵细语说道。

    听到宛灵说她哥哥,也就是夜月门宗主淮臣要见自己,凡川心里有些惊讶,前些天不是刚见过吗?难道是林柘跑去淮臣那里恶人先告状了?

    “呃,淮臣宗主找我何事啊?”凡川定睛的看着宛灵,希望在宛灵的眼里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可宛灵的表现还是让凡川认输了,只见宛灵波澜不惊的说道:“他找你有事,我怎么可能知道什么事啊?我只是一个传话的,不过你放心,我哥哥是不会为难你的”

    看着宛灵自信的说话,凡川也不好推辞,淡淡的说了一句:“那好吧,我们走吧”

    “好,对了,看你已有元真期修为境界,自己有飞剑吗?”宛灵说话间,脚下模糊着出现了一把粉色的的剑影。

    看到宛灵脚下的飞剑后,凡川心里又是一番惊讶,好漂亮的飞剑啊,凡川心里想着,却鬼使神差的说道:“宛灵姑娘,我没有飞剑啊,我是刚刚步入元真期的”说完,凡川还装作出了一副可怜样子。

    “步入元真期了就可以使用飞剑了,算了,你先来我的飞剑上来吧,等以后你得要有自己的飞剑”宛灵大气的说道。

    凡川看到自己的计谋已成,立即笑嘻嘻的跑向了宛灵的飞剑上。

    刚刚站立在宛灵的粉色飞剑上,凡川立即闻到了身前的宛灵身上散发着一股特别的香味,一股能沁人心脾的清香,凡川激动的说不出话,这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靠近宛灵,真不知道林柘此时看到这副画面,该作何想法。

    “站好了,我们走啦”宛灵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知道了,宛灵姑娘,可以走了”凡川故作淡定的说道。

    在宛灵抽出真气融入到脚下的粉色飞剑之后,飞剑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前方飞去。飞剑飞到前方的石墙之后,竟直冲着向山上飞去,山腰间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了一座宫殿。

    待飞剑落到了山腰间的宫殿门前时,凡川迫不及待的问道:“这是你哥哥住的地方?”

    “是啊,他一直在这里静修,我们进去吧”宛灵说完率先的走进了宫殿里。

    凡川跟在宛灵身后,看着面前宏伟的宫殿,忽然想起了凌关真人所住的石室,真是天壤之别啊。

    “哥哥,我把他带来了”宛灵进去宫殿以后,向着宫殿的上方喊去。

    “好,你们入座吧”说话间,只见淮臣从宫殿的顶端飞身下来。

    待宛灵和凡川入座之后,淮臣看着凡川说道:“小子,之前你打伤我弟子的事情,看在我妹妹的情面上,我可以一笔勾销”

    凡川听到后,又是一番惊讶,打伤夜月门弟子的事情可以算了,难道接下来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凡川立即站起身对着淮臣鞠躬道:“多谢淮臣前辈的宽宏大量”

    “不用多谢,但今天我找你是有另一个原因”淮臣淡淡的说道。

    凡川犹记得上次见到淮臣的时候,淮臣自己说过他自己是散仙之体,凡川不由得又是一阵胆寒,散仙的实力自己见过,当时在古咒教时见到的伽木也就是散仙。想到此处,凡川立即恭敬的说道:“淮臣前辈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凡川想到以后这五十年自己要在夜月门里度过,所以不得不对这个夜月门的宗主恭敬一些。

    “恩,我记得上次你说过,你的师门是在紫金大陆的木季城孤真派是吧?”淮臣淡淡的说道。

    “回淮臣前辈,小子的师门确是孤真派”凡川恭敬的回答道。

    “恩,我虽然不知道孤真派,但看你年纪如此小却有这般修为境界,想必孤真派也是一门大派啊”淮臣自顾的感叹着。

    凡川想了想,接着说道:“实不相瞒,淮臣前辈,其实,其实我还没有回去过我的师门……”

    淮臣听到凡川的话后,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

    凡川看着淮臣疑惑的表情,索性的把自己老白师尊的事情说了出来。

    淮臣听后,抬头看着殿外,一副崇敬的语气说道:“真乃是一位高人啊,淮臣自愧不如”

    凡川听到淮臣的感叹后,心里越来越多的迷茫,说到了现在,而淮臣还是没有说出找来自己的原因,这让凡川有种在煎熬的感觉,于是凡川鼓起勇气看着淮臣尊敬的说道:“淮臣前辈,小子斗胆请教前辈这次找小子来所为何事啊?”

    淮臣转头看着焦虑不安的凡川,竟哈哈大笑起来,笑着说道:“你怎么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哈哈”

    没等凡川作何反应,只见宛灵站起身来,有些怒气的看着淮臣说道:“哥哥,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啊?有什么事就快说啊,慢慢吞吞的”

    看到宛灵在袒护自己,凡川心里有些感动。

    “呵呵,灵儿开始袒护这小子了?”淮臣又是笑道。

    宛灵听到淮臣的话后,脸上有些微红的说道:“哥哥你说的什么跟什么啊,不理你了”说完,宛灵自顾的坐在了座椅上,不再说话。

    “哈哈,灵儿还会害羞啊”淮臣笑道,又转头看着凡川说道:“小子,自从上次见到你,你打伤了我的弟子,确实让我很生气,但事情已然过去了,我们就不提了,今天我找你来的目的,是要你接管我的夜月门”说完,淮臣看着凡川微微的笑着,笑容中有一丝喜欢,又有一丝奸诈。

    听到淮臣的话后,凡川顿时被吓到了,确实受宠若惊,这根本就没在凡川的原定思绪里,凡川怎么也没有想到淮臣竟是要自己接管夜月门,先不说自己本就是孤真派的弟子,还有就是自己的修为境界与夜月门里其他的第一批退隐弟子相比,差的太多了,况且自己也只是迫于无奈的待在夜月门生活五十年,五十年之后,自己是要离开的。凡川怎么想都感觉到淮臣是在对自己开玩笑。

    凡川惊颤着身体,微微说道:“淮臣前辈是在和小子开玩笑吧?”

    “我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这事是我已经考虑好了的”

    “唉……小子何德何能能让淮臣前辈这般器重?还请淮臣前辈莫怪小子不能领命”

    看到此时的情景,宛灵也被惊讶到了,站起身看着淮臣说道:“哥哥,你这是……”

    “灵儿不用多说了,这是哥哥已经考虑好的”还未等宛灵把话说完,淮臣立即坚决的回了一句。

    此时的凡川还是没能从大起大落的心情中调整过来,看着淮臣又接着说道:“淮臣前辈,还请您收回成命,小子不能答应前辈,再说小子有什么地方能值得前辈这般器重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