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凌关真人
    [.huju.]刚刚步进石室,凡川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讶到了,只见石室里极其简陋,设施也就只有石室的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桌子旁边放着一把椅子,而石室的墙壁上只有两扇小窗户用来通风和借光。[.huju.]

    再向石室的里间看去,说是里间也只不过是一个略微的长方形石洞,石洞里放着一张石床,而石床上正安详的坐着一位老者,老者有着稀疏的胡须,借着石壁上的小窗户透进来的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老者身穿着一套淡青色的长袍,手里拿着一根像是拂尘的东西,第一印象带给凡川的感觉就是仙风道骨,似有一股隐世高人的气范。

    而再看老者的面前,白平刃和沈佑正安然的跪在老者的身前。

    浦玄和凡川静悄悄的没敢做声,只是站立在石室的里间外面不动身体,却听见里间坐在石床上的老者出声说道:“来者可是浦玄小友和凡川小友呢?”声音浑厚有力,飘渺的徘徊在石室里。

    听到老者问话后,浦玄倒是没有多大反应,而凡川却震撼到了,老者直呼自己的名字,凡川想到可能是白平刃和沈佑所相告老者的,这并不稀奇,但让凡川稀奇的是,自己和浦玄所站立的位置,身在里间石床上的老者并看不见,但老者却直呼出了浦玄和凡川的名字,这让凡川很是震撼,于是在心里对眼前这个老者多了一份敬佩。

    浦玄听到老者的问话后,立即走进了里间,身体跪在了老者的身前说道:“晚辈浦玄拜见凌关真人”

    看到浦玄跪拜了凌关真人,凡川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了,自己不是夜月门弟子不用向凌关真人行跪拜礼,但白平刃三人都是称作自己为兄弟,而白平刃和沈佑又是来求凌关真人帮自己出气,一时间,凡川也不知是站是跪。

    “浦玄小友起身吧”凌关真人对着浦玄说完,又转头看向凡川接着说道:“这位便是凡川小友吧?”

    见状,凡川立即向着凌关真人深深的鞠了一躬,接着说道:“小子凡川拜见凌关真人”

    “呵呵,凡川小友不必如此多礼,老夫之前也让平刃他们不用向我下跪,可是他们不从啊,还是凡川小友这般让人舒服啊”凌关真人看着凡川笑道。

    凡川听不出凌关真人是真的欣赏自己这样没有对他下跪,还是在讥讽自己没礼数呢?一时间凡川又是不知如何是好,脸上的表情明显的着急起来。

    “凌关真人,我……”凡川猜不透凌关真人的话,于是也不知道此刻要说什么好了。

    凌关真人似乎看出了凡川的心思,于是又笑道:“凡川小友,老夫说的是真心话,并没有指责你的意思”

    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凡川明显放松了下来,于是略带抱歉的看着凌关真人说道:“凌关真人无量大度,倒是小子凡川心胸狭窄想多了,还希望凌关真人不要放在心上”

    凌关真人看着向自己道歉的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凡川小友能直言说出自己的心思,老夫很敬佩”

    此刻的凡川无言以对,只有低着头沉默不语。

    “真人,刚刚我们谈的事情?”看到浦玄把凡川带来之后,白平刃就一直没有说话,正待此时凡川低头沉默的时候,白平刃似乎有些着急的看着凌关真人问道。

    “平刃所说的事,老夫已在斟酌,淮臣那边有消息吗?”凌关真人淡淡的说道。

    “宗主肯定会庇护那小子的”同样看到凡川进来,一直没说话的沈佑看着凌关真人说道。

    凡川听到这里已经确定了浦玄所说的话,看来白平刃和沈佑来到凌关真人此处,确实是为了林柘的事情而来。凡川不容多想立即说道:“真人,小子凡川并不想借您之名去制法林柘,上次是小子技不如人,小子甘愿接受结果”凡川说完,又看着白平刃和沈佑说道:“平刃兄弟,沈佑兄弟,你们的心意,凡川心领了,这是我自己的私事,我不想让你们牵扯进来,再说同门相争,我想真人也是不愿看到的”凡川说完定睛的看着几人的反应。

    只见凌关真人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倒是白平刃像是很不自在的看着凡川说道:“凡川兄弟,别怪我老白说话直,找林柘那小子算账,一方面是为了你,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我们兄弟三人以及门里众多被林柘欺压的晚辈弟子,所以……”

    还未等白平刃说完,凡川抢先说道:“所以平刃兄弟就要这样去找他算账吗?平刃兄弟,你不妨冷静的想一想,如果真人愿意帮助我们去找林柘算账,那么你们淮臣宗主的脸面被放在了何处?那么夜月门不就是被分成了两派吗?那样的话夜月门以后是要听谁指挥呢?”

    看着听了自己的话后,在沉默思索的白平刃,凡川又接着说道:“平刃兄弟,我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但我之前听人说过,在夜月门里不是有场三十年一次的擂台比试吗?现在离比试的时间还差十年对吧?那我们何不妨利用这十年认真的静修下,然后在擂台比试上名正言顺的打败林柘呢?这样岂不是更好?”凡川说完,就静静的等待着白平刃的回答。

    “哈哈,好,凡川小友所言甚是啊,我说我这三位小友为何能为凡川小友如此的相求与我,看来凡川小友自然有过人之处啊”凌关真人看着凡川,不挺的点头笑道。

    “小子不敢当,凌关真人太抬举小子了”凡川谦虚的说道。

    “哈哈……”凌关真人大笑了几声,不再说话。

    时间过去了一会,听完凡川的话后,一直低头沉默不语的白平刃,突然看着凡川说道:“唉,还是凡川兄弟想的周到啊,看来是我老白莽撞了啊”白平刃说完,又看着凌关真人真诚的说道:“是平刃处事太果断鲁莽了,请真人降罪”

    凡川看到白平刃的做法,心里很是欣慰,这样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结果,说实在话,凡川本来就不想让白平刃等人牵扯进来,除了其他的客观原因,凡川并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他们。

    “哈哈,平刃小友言重了,谁都有一时糊涂之时,老夫不怪你”凌关真人大笑着说道,一副的仙风道骨尽显无遗。

    “多谢真人的饶恕,平刃在此拜谢真人的饶恕之恩”说完话,白平刃又对着凌关真人跪下磕头。

    “哎呀,你们三个还是没有凡川小友那般的随意啊,不能让破旧的枷锁禁锢了自己”凌关真人看着白平刃又对着自己磕头,于是感叹着说道。

    几人又随意的聊了两句,最终还是白平刃首先说道:“真人,既然已无事,那我们就先回去静修了,我要争取在这十年里稍微的突破些原有的修为境界,全力迎接着十年后的擂台比试”

    “好好,你们尽管去吧”临接着,凌关真人又看向了凡川说道:“凡川小友,以后尽可多来陪陪老夫啊,老夫挺喜欢你这小友的”

    凡川听后,受宠若惊的回答道:“小子一定,一定会来多看望真人”

    于是在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向着凌关真人再次的告别后,凡川四人走出了石室,绕过了石室外的石雕,四人向着供夜月门修真者休息的静室方向走去。

    还未走到静室时,浦玄对着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的白平刃说道:“平刃,凡川兄弟是我带去找你们的,但是我感觉凡川兄弟刚刚说的话很有道理啊”浦玄似乎觉得白平刃在对自己带凡川去石室找他们的事而还在生气。

    “啊,我知道啊,我也觉得凡川兄弟说的对啊,要不然我会急着回来静修吗?”看来浦玄似乎多虑了,只见转身说话的白平刃,还是以往一副大大咧咧的状态,但这次大大咧咧的状态中,似乎又隐藏着一丝认真。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白平刃的话后,浦玄像是放下了一颗石头般,明显的轻松了起来。

    “三位兄弟,既然要静修,我倒有个办法能使静修事半功倍”走在后面的凡川看着面前的三人说道。

    “说来听听啊,凡川兄弟”白平刃听到静修能事半功倍后,看着凡川急切的说道。

    “那就是吃了我赠予你们的丹药,我相信回神丹可助你们稳定修为境界,也许还能突破现有的修为境界,而进入更高一层的修为境界”凡川认真的说道。

    听完凡川的话,白平刃三人互相看了看彼此,都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你们怎么了?”凡川立即问道。

    “唉,不瞒你说,凡川兄弟,我们三个都感觉你赠予我们的那粒回神丹,我们想留着以后更需要用的时候再用,现在为了提升境界而用的话,我们……”浦玄看着凡川,有些扭捏的说道。

    听完浦玄的话后,凡川这才明白三位为何这般摇头,看来那粒回神丹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想到此处,凡川立即又从晶涟羽戒里拿出来了三粒二罗丹回神丹,依次的递到了三人的手上。

    “既然这样,那三位兄弟就用这粒回神丹来提升修为境界吧”凡川说道。

    看着手里又出现的回神丹,白平刃三人都愣了愣,最后还是白平刃先反应了过来,于是又大大咧咧的看着凡川说道:“凡川兄弟,这万万不可,你已经送给过我们兄弟三人各一粒回神丹了,如此贵重的东西,我们不能再收”

    “提升你们的修为境界,到时候在擂台比试上对阵林柘的时候,也算是能帮我出口气,所以这并没有什么的,三位兄弟尽管收下便是”凡川假装认真的说道。

    看着凡川如此认真的态度,白平刃三人也不好再作推辞,于是也都慢慢的收起了丹药。

    正待四人准备继续向着静室走去的时候,突然四人身前不远处,有一位女人的声音向四人这边喊来。

    “凡川,你去哪了,我找你好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