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寻找帮手
    [.huju.]“林柘,你欺人太甚,老白我给你拼了”看着躺在地上的凡川本就痛心的白平刃,又听到了林柘的讥讽,于是立即站身起来,似乎想要对着林柘动手。[.huju.]

    “平刃兄弟,快住手,不要跟他争斗”半躺在地上的凡川看到白平刃的动作后,立即出声说道。

    “凡川兄弟,他也太……”

    “平刃兄弟,我既然输了,那我就认了,但我不能让你们参与进来”凡川又一次的抢断白平刃的话说道。

    “哈哈,小子还挺有义气,告诉你记住了,以后别再靠近宛灵”林柘看了看凡川没有说话,于是又接着说道:“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一群小瘪三玩了,等你们有实力打败我了,我随时欢迎”林柘说完,转身就走出了这供修真者休息的建筑。

    看着林柘的身影逐渐消失不见,白平刃又恶狠狠的说道:“真是个渣子,下次我一定不会放了你”

    “哈哈,好了,平刃兄弟,走吧,我们先回去休息下吧”凡川看着白平刃气急败坏的样子,微笑着说道。

    于是在三人的搀扶下,凡川拖着受伤的身体走进了原来的那间休息房间。

    刚刚进门里,浦玄就说道:“凡川兄弟,你没事吧?林柘那小子仗着自己是最早一批的夜月门修真者,有着宗主的庇护,门里早就有许多弟子都看不惯他了”说完,浦玄脸上还出现了愤怒的表情。

    “浦玄兄弟,我没事,恢复一下就好,你是说夜月门宗主淮臣庇护着他?”凡川唏嘘的说道。

    “是啊,宗主看他是第一批跟随夜月门退隐的弟子,所以才庇护他,如果没有宗主的庇护,这小子早死了千万遍了”一旁的沈佑抢先着说道。

    听到这里,凡川又想起来了那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夜月门宗主淮臣,就是宛灵的哥哥,而自己与他的第一面留下的印象并不是多和睦,这让凡川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为难。

    “好啦,咱们就别打扰凡川兄弟了,让凡川兄弟先好好的静养一下吧,把身体恢复好了,咱们再过来”白平刃看着浦玄沈佑二人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好吧,凡川兄弟,你有需要就喊我们,我们三个就在旁边的房间里”浦玄临走时又叮嘱了凡川一句。

    “好的,麻烦三位兄弟了”凡川真诚的说道。

    “麻烦啥啊,有需要尽管说,我们先出去了”白平刃大大咧咧的说完,带着浦玄沈佑二人走出了房间。

    等到看着三人走出了房间之后,凡川这才仔细的探查了下自己的伤势,只见体内的真气依旧很是紊乱,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二罗丹回神丹吞入了肚中,回神丹具有抚平体内真气的奇效,凡川只感到了体内真气一阵阵的翻涌之后,真气就恢复了正常,而原来的那道异样真气也还并存于体内,凡川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而且这次用过回神丹之后,凡川又强烈的感悟到了自己似有要突破元真期境界而进入成真期境界,但好像总是差了点什么,而导致只能窥测到成真期境界,不能立即进入成真期境界,这让凡川又有着些许烦恼。

    等身体在回神丹的帮助下快速恢复好了之后,无所事事的凡川突然又想起来了之前林柘身上穿戴着的那件潜神战甲,心里很好奇,也很希望自己能有一件那样的战甲,这样的话,跟人争斗的时候就可以不用真气来防御身体了,可以完全使用真气去攻击,而且修真战甲的防御程度远远的高过了自身真气的防御。凡川想着以后出去了夜月门,定要去相问下亦冬亦大哥,他一定对战甲有所了解。想起亦冬,凡川的眉头又拧结了起来,还有可爱的晴雪,以及自己还未来得及传授什么东西的徒弟郑塘,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再次甩掉了纷扰的情绪,凡川起身走出了房间,准备去找白平刃三人。

    刚刚推开了门,看着自己还不算熟悉的建筑,凡川内心又满是感慨,自己这才刚刚入住了夜月门,就跟人打了一架,这以后的五十年看来必定还有为难啊,又无缘无故的想起来了宛灵,那个有着高雅气质,美丽容貌的女人。

    “不是不让我靠近宛灵吗?我还就偏偏靠近了”有些气愤的凡川在心里想道。

    “凡川兄弟你恢复好了啊?那么快啊”在凡川刚刚待的房间的隔壁,房门被推开,浦玄刚好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凡川惊讶道。

    “噢,是浦玄兄弟啊,我是吃了丹药才恢复这么快的”凡川侧眼看了看浦玄身后的房间,并没有看到白平刃和沈佑,于是又出声接着说道:“平刃兄弟和沈佑兄弟呢?”

    “凡川兄弟真是位奇人啊,哦,他俩去……去……”浦玄听到凡川问白平刃和沈佑去哪儿了之后,脸色有些慌张,说话也结巴了起来。

    凡川看到浦玄的状态,就猜到他们三人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于是又出声问道:“浦玄兄弟,平刃兄弟和沈佑兄弟如果是去办理关于你们夜月门的事情的话,我就不便过问,但如果是与我有关的话,还请浦玄兄弟一定要着实相告”凡川总是隐隐的感觉到白平刃和沈佑两人出去,似乎与自己有联系,凡川也只是猜测的想到。

    “倒不是什么门派的事,是……是……呃”浦玄听到凡川的话后立即答道,可说完话后,浦玄又像是后悔自己说的话了一般,于是又吞吞吐吐了起来。

    此时的凡川已经确定了白平刃和沈佑出去,一定和自己有关,于是迫切的向着浦玄问道:“浦玄兄弟,你倒是说啊,别耽误了事情”

    浦玄像是做了极大的思想争斗之后,平静的说道:“唉,算了,告诉你吧,他们俩是出去找帮手了,准备帮你报仇,也是为了我们这些平时被林柘欺压的人出口气,以为你要用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好身体,于是让我留下来照顾你”浦玄说完,像是心里的石头放下了一般的轻松。

    凡川听到浦玄的话后,脑袋又是一阵阵的大,心想道,如果白平刃和沈佑找来了帮手去和林柘争斗,不管是哪一方获胜,对自己都没有好处,因为归根结底,自己算是这场争斗的导火索,那样不但自己以后在夜月门里不好混,而且也会让宛灵看扁了自己,有时候凡川还有一点感觉就是自己留在夜月门,好像还有一点原因就是宛灵也在夜月门里,不过凡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所以趁在争斗还没开始之时,凡川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制止这次争斗。

    “浦玄兄弟,他们俩去哪儿找帮手了?你快带我去,不能让他们争斗,否则事情就闹的不可〔〕收场了”凡川以着一副严肃的口吻问道,与其是说问道,而更像是命令。

    浦玄看着面前突然严肃的凡川,心里也没了底,本来白平刃提议说去找帮手教训林柘,自己当时就不赞同,因为毕竟林柘是夜月门宗主淮臣看重的第一批退隐时跟来的弟子,那么这样做也是从侧面的挑衅了夜月门宗主淮臣的权威,那白平刃和自己以及找来的帮手的以后日子,都不会那么好过了,而此时凡川又这般的严肃看待这件事,浦玄立即说道:“走吧,凡;川兄弟,我带你去”说完,浦玄率先的向着外面走去。

    看到浦玄已经走出了建筑门外,凡川立即的快步跟上。

    不过此时的凡川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欣慰,听着浦玄说白平刃和沈佑出去找帮手来帮自己出气,凡川觉得自己交的朋友交对了,没想到自己仅仅是每人送了一粒丹药,却能得到他们这般的相对,心里又是惊讶又是感动。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在这个一百年才能出去一次的夜月门里,丹药对于他们来说是多么的珍贵,无论是在每三十年一次的擂台比试中,还是平时的静修中,丹药都起着无比大的作用,甚至有时候一粒珍贵的丹药都相当于一条生命,更何况凡川送的还是在修真界里大名鼎鼎的大罗七丹中的二罗丹回神丹。

    在凡川跟着浦玄转过了几个石墙后,浦玄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凡川兄弟,前面就是凌关真人的静修地了,平刃和沈佑可能就在那里”

    凡川顺着浦玄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一堆石雕后面,浮现出了一座简陋的石室,石室的周围也都是一些石质雕塑,而石室就夹在了石雕中间,从远处看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里还有一间石室,凡川不由得对这位叫做凌关真人的修真者产生了兴趣。

    凡川于是对着在身前的浦玄问道:“浦玄兄弟,你说的这个凌关真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听到凡川的问话,浦玄停下了身子,转身看着凡川说道:“凌关真人乃是现任夜月门宗主淮臣的师哥,凌关真人不喜权位,所以才让淮臣做了夜月门宗主,凌关真人对我们这些晚辈很是照顾,而且为人也比较平和,我和老白以及沈佑平时静修完没事的时候,都会来找凌关真人请教,凌关真人也会一一为我们解答”浦玄说完之后,很是崇敬的看着被石雕围在中间的石室的方向。

    听完浦玄的介绍后,凡川在心里也莫名的对着这个从未谋面的凌关真气产生了敬佩,能放下自己的身段,而和门里的晚辈弟子那么的平和接触,单这一点凡川就已经够敬佩的了,更何况说不准这个凌关真人的修为境界早已是宗师级别,要知道在修真界里修为境界高的修真者很少有能与低修为境界的修真者相处的。那些修真者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才坐到了高处,所以大部分的修为境界高的修真者对人都有着一副孤傲的态度。

    “凡川兄弟,我们进去吧”浦玄看着想事情入神的凡川,出言说道。

    “哦,哦,好,进去吧”被浦玄的话打断了思绪,凡川尴尬的说道。

    于是在浦玄的带领下,凡川两人走进了被石雕围在中间的石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