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落败于林柘
    [.huju.]“凡川在不在里面?赶紧给我出来!”脚步声停止在了凡川四人待着的房间门外,接着就是门外的人的一声大喊。[.huju.]

    白平刃四人都不了解状况,于是都看向了凡川,凡川听的出来门外的人的声音有些熟悉,于是起身推开门出去。白平刃三人也起身跟去。

    见到门外的人是林柘的时候,凡川似乎猜到了林柘来找自己的原因。

    见到凡川出来,林柘怒气冲冲的对着凡川喊道:“小子,你还真是在这里啊,我警告你,你以后别离宛灵那么近,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凡川心想到果然如自己所猜的一样,其实从凡川接触到林柘以后就知道了林柘很喜欢宛灵,但碍于宛灵是夜月门宗主淮臣的妹妹,又是自己的师姐,所以不便声张。

    但从今日看到宛灵这般的袒护凡川,可能有些吃醋,又有些嫉妒凡川,甚至于可以说是恨凡川吧,林柘这才来到供夜月门修真者休息的地方来找凡川。

    “哦,宛灵姑娘愿意搭理我,跟你有关系吗?”凡川心里对这个叫林柘的很反感,但之前碍于宛灵在,所以便一直是客客气气的,如今他这般气汹汹的来找自己,这让凡川竟感到放松了,于是故作淡定的说道。

    看到凡川和之前相比,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林柘也是惊讶了一下,然后又是愤怒着说道:“跟我当然有关系,你不用问那么多,反正以后你不准接近宛灵,否则……”

    还未等林柘说完,凡川抢断着了说道:“否则怎么了?否则你还能让我形神俱灭了吗?”说完,凡川并不示弱的看着林柘。

    “好小子,这是你自找的,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找死”林柘说完,就要准备运送真气攻击凡川。

    正待此时,白平刃的雄壮身体突然挡在了凡川身前,白平刃注视着林柘说道:“凡川是我兄弟,想要毁了他,你就先毁了我”

    看到白平刃为了自己出头,凡川心里很是惊讶和感动,心想道这位兄弟是交定了。

    看到白平刃的出现,林柘同样也是惊讶了一番,不过随即又看着白平刃说道:“我说那小子怎么突然这么强硬,原来是找了你做靠山啊,白平刃,我警告你,你若再不闪开的话,不仅是我要杀了你,而且我还要通报宗主,说你勾结外来修真者,让你的两位兄弟也跟着死,你信不信?识相的话就给我赶紧闪开”林柘说完,脸上写着一副自大的表情。

    听完林柘的话后,不但白平刃没有退开,而且浦玄和沈佑两人也相继的挡在了凡川身前。

    看到这一幕,凡川心里着实倍受感动,能为自己这样一个刚认识的人挺身而出,也许不仅仅是那三粒丹药的效果。

    看到白平刃并没有听劝自己的话闪开,而且浦玄和沈佑又相继的走出来,林柘这一刻愤怒极了,大喊道:“你们三个赶紧给我滚开,不然我动手了,就算你们三人联手也是斗赢不了我的,我并不想为难你们,所以赶紧滚开”

    “你以为你有着成真期的修为境界就可以横行霸道了吗?告诉你林柘,我老白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要动手尽管来”白平刃三人不但没有闪开,而且白平刃更是恶狠狠的对着林柘说道。

    听到白平刃的话后,凡川这才认真的探查了下林柘的修为境界,果然如白平刃所说,自己竟然窥探不到林柘的修为境界,那么这么说林柘的修为境界确实是成真期的境界了,这让凡川很纳闷,怎么一个这么容易发火动怒的修真者却能修到成真期。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林柘算是夜月门最早的一批修真弟子了,而与他一批的其他师哥师弟却早已是玄真期的修为境界了,而林柘就是因为容易波动的情绪,才导致他的修为境界停留在成真期一直不前。

    “那好,是你们逼我的,找死”林柘看着白平刃三人就欲动手。

    “慢着,你要找的人是我,跟我的三位兄弟没有任何关系,想打架来找我打吧”凡川看到林柘就要动手,于是立即出生阻挠道。因为凡川心里想到林柘的目的是要找自己,所以凡川并不想因为自己而把白平刃三人扯进去,毕竟白平刃他们三人都是夜月门的修真弟子。

    “凡川兄弟,你不是他的对手的,还是我们兄弟三人帮你挡一下吧”白平刃急切的说道。

    “平刃兄弟,浦玄兄弟,沈佑兄弟,你们的情谊我心领了,但若是三位兄弟信得过我的话,还请三位兄弟让我自己来解决吧”凡川看着白平刃三人真诚的说道。

    “可是……”

    “不用可是了,三位兄弟你们先退开吧”

    “那好吧,凡川兄弟,林柘这孙子诡计多端,你要小心些,我们三个就在旁边看着,有情况就立即叫我们”说着话,白平刃三人慢慢的退开了挡住凡川的身子。

    “别磨叽了,小子,来吧,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后悔”说着,林柘突然打出了一道夹杂着攻击手法的真气攻击,蕴含着强大力道的真气极速的向着凡川飞来。

    见此景,凡川也立即抽出了体内真气,一道本体真气用来防身,而另一道异样的真气则无匹的迎上了林柘打来的真气。

    两道真气相撞,瞬间周围的建筑在微微颤抖,站立在一旁的白平刃三人见状立即抽出真气稳固了周围摇晃的建筑。

    再看凡川由于对方林柘的修为境界毕竟比自己高,所以蕴含着攻击手法的真气攻击对于凡川来说还是很难抗拒的,只见凡川的身体在两道真气相撞之后,向后倒退了十几步,而且凡川也在同时感觉到了体内的真气有些想要凌乱的状态。

    再看林柘,林柘似乎也并好受,在充满着惊讶与震撼的表情下,身体也向后退了十几步,本以为自己成真期的修为境界对付一个元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来说应该是很简单容易,可在看到凡川打出的另一道异样的真气后,林柘心里也在犯着嘀咕。

    “不可能,你怎么会有两道真气?”林柘停下身子,看着凡川立即问道,脸上却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有什么稀罕吗?我就是有两道真气,怎么样?害怕了吧?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凡川也学着林柘之前的口气说道。

    “害怕?哈哈,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害怕”说完,只见林柘双手向着自己身上拍了一下,大喊一声“潜神战甲,出”,顿时林柘的身上多出了一套战甲,战甲的颜色是青绿色的,战甲的整身都透着淡淡的青芒,而且战甲自身蕴含着无比的坚固力量,似乎怎么都不能打破一般。

    “凡川兄弟,小心,这是宗主赐给这小子的潜神战甲,无坚不摧,你要小心些啊”站在一旁的白平刃看到林柘祭出了战甲之后,立即紧张的叮嘱着凡川。

    凡川看着林柘身上的潜神战甲,一瞬间像是呆滞了一般,自己从没有见过修真战甲,而且从老白师尊言慕岸留给自己的灵集简里提到过,若想拥有一件战甲的话,那就需要找到那些特别难寻的战甲原料,由于战甲原料特别难求,而且一件好的修真战甲,有时候在修真者的激烈争斗中都可抵挡一命,所以在修真界里能有修真战甲的修真者是少之又少。凡川在这一刻竟有些崇拜林柘能拥有自己的一件战甲。

    “小子,看愣了?这下是不是你害怕了?”看着凡川为看着自己身上的战甲而呆滞了,于是林柘带些骄傲自大的神情叫醒了沉迷中的凡川。

    被惊醒后,凡川立即甩掉了杂乱的思绪说道“害怕?我的人生中就没有害怕这个词,尽管来吧”凡川也像模像样的学着林柘说话时的样子说道。

    “好啊,噬灵结阵,去”林柘双手间的真气似乎又夹杂着什么样的攻击手法向着凡川打来。

    “凡川兄弟小心,这个阵法是会伤害元真灵神的”站立一旁的白平刃又是紧张的对着凡川喊道。

    听到白平刃的话后,凡川不敢再马虎,立即祭出了冷伐剑,周围顿时铺遍了寒冷,凡川立即抽出真气融入到了冷伐剑之中,只见冷伐剑以着极速的速度迎向了林柘打来的蕴含着攻击手法的攻击真气。

    在冷伐剑与林柘打出的攻击真气相撞后,只见林柘的身体并未动丝毫,而冷伐剑却像是耗尽了真气一般,飞回到了凡川的手里,而被冷伐剑消磨掉一些的林柘的攻击真气,如今却还以着快速的速度向着凡川飞来。

    “凡川兄弟,小……”还未等白平刃三人出身相助的时候,林柘打出的攻击真气已经接触到了凡川的身上,只见凡川倒着身体,向后飞出去了好远,刚刚落地的凡川首先感到的是,体内真气已被打乱,体内的真气错综复杂的交横着,而最让凡川惊奇的地方是,自己和林柘只是相差一个修为境界而已,而林柘的攻击真气怎么会这般的强劲。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虽然只是一个境界的相差,但在实力上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况且如今的凡川并不懂怎么在攻击真气里夹杂着攻击手法,而此时只是单纯的拿纯真真气攻击,这样的实际攻击效果,也是相差很远。

    “凡川兄弟,你没事吧?身体要不要紧?”看到凡川落败后,站立在一旁的白平刃三人立即跑来说道。

    “没事,我没事,多谢三位兄弟的关心”凡川强忍着体内真气的扰乱,心平气和的看着白平刃三人说道。

    正在此时,更是骄傲自大的林柘走了过来。

    “小子,认输了吧?害怕了吧?今天我就不杀你了,但你以后绝不准再靠近宛灵半步”林柘看着躺在地上的凡川说完,畅怀大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