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宛灵
    [.huju.]看着面部带着怒气向着自己飞来的人,凡川感觉到了一丝的危险气息,为了防止再被突然袭击,凡川立即把本体真气布遍了全身,被真气防御身体后的发不出,站直了身体等待着飞来之人的剩下动作。[.huju.]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伤我夜月门弟子?”飞来之人看着凡川严肃的问道。

    听到问话后,凡川又把之前给两位夜月门守门的修真弟子说过的话又复述给了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人。

    “宗主,别信他的话,他是骗您的”躺在地上的其中一位修真者听完凡川的复述后,立即向着飞来之人说道。

    凡川听到躺在地上的修真者称面前这位衣着华丽的年轻人为宗主,顿时头又大了,怎么自己接触的这几个门派,除了仙云魅,其他的都是宗主之辈,如今又来了一位宗主,凡川在心里感叹着是不是自己的运气太好了。

    “山洞?紫金大陆木季城孤真派?寒逍遥城?”被守门修真者称作宗主的人听完凡川的复述后,自言自语的又接着说道:“寒逍遥城我倒是知道,可什么孤真派我从未耳闻”

    凡川看着眼前正在疑惑的夜月门宗主,立即说道:“呃,前辈,可能是紫金大陆离夜月大陆的距离比较远罢了,您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也难怪,自从兵解修散仙之后就未出去过这夜月门了,外面的世界已远矣……”夜月门宗主看着远方自顾的感叹道。

    凡川听到对方说散仙,立即紧张了起来,这才知道了为什么对方刚刚出来的时候,自己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而这股危险的气息和自己之前遇上的伽木有些相像,只是刚刚自己太紧张,而忽略忘记了。

    “前辈是散仙啊,小子刚刚的无礼还请前辈谅解”凡川对着眼前的夜月门宗主鞠了一躬,谨慎的说道。

    刚刚似乎还沉在回忆中的夜月门宗主,被凡川的话提醒后,才又想起了自己的弟子被凡川所伤,表情立即又严肃起来,对着凡川说道:“我不能确定你所说的话全都是真的,况且你伤了我的弟子,所以你不能这么轻易的离开”夜月门宗主似乎很护短。

    如今的凡川是没有什么办法了,毕竟自己的话没有完全的证实,而且自己又伤了人家的弟子,人家肯定不会轻易放自己回去的,但想起还在寒逍遥城等待着自己回去的亦冬亦大哥,晴雪以及郑塘,凡川又看着眼前的夜月门宗主说道:“那前辈如何才能放了我?实不相瞒,在寒逍遥城里还有我的兄弟妹妹等着我回去”

    “放了你可以,但前提是你要等到我受伤的两位弟子的伤势痊愈后,然后以同样的真气伤害附属于你的身上”夜月门宗主一改之前的傲然之气,却变作了一副极尽狡猾般的状态说道。

    凡川被眼前的夜月门宗主的状态突然改变搞混了头,刚刚自己对他的王者之气还存有一丝敬佩,可如今却变作了这样一个算计的小人。

    凡川被这突然的转变打了个措手不及,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应对了,毕竟是自己伤了别人的弟子理亏,于是凡川低下头在沉默着,心里却在想着如何才能逃脱,但想了想对方是散仙,逃脱的念头又瞬间消失了。

    “嘿嘿,哥哥又发脾气了?是谁有这能耐能让哥哥你的第二重性格出来?我倒是想看看”正待凡川郁闷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忽然身前夜月门主门里传来了一位女人的声音,这声音清脆动听,似有天籁般的感觉。

    凡川抬头看向声音的传出位置,刚仔细看清楚发声之人,凡川瞬间愣住了,心想到怎么会有这么有气质的美丽女人,雪白的脸蛋,粉红的嘴唇,以及那粉色长裙包裹住的性感身材,层层叠叠中透露出着一种高贵典雅的气质。和自己的烟紫姐姐相比,几乎相差无几。

    “灵儿,不是让你待在屋里,别出来吗?赶紧回去吧,哥哥正在处理一个击伤我弟子的人”夜月门宗主看向来的女人温和的说道,说话的时候所展现出的性格似乎又变成了一种道貌岸然的感觉。

    随着夜月门宗主的话,来的女人看向了也同样正在看她的凡川,眼神刚刚接触,只见女人张嘴惊讶的说道:“是你?你醒啦?”

    凡川被这夜月门宗主称作灵儿的女人一声问话之后,感到很疑惑,于是立即在脑中大范围的搜索回忆,回忆自己是不是在以前见过她,可是想了好久也找不到关于这女人的记忆。于是凡川看着眼前惊艳的女人问道:“我们见过吗?”

    被夜月门宗主称作灵儿的女人看着凡川苦恼的表情,“噗嗤”的笑出了声,接着说道:“你没有见过我,但我见过你”

    听到女人的话,凡川更是郁闷了,想来想去特别苦恼,突然脑袋灵光一现,自己心里反复重复着女人的话“你没见过我,我见过你……难道……难道这女人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她把自己弄到了山洞里的?为什么自己一点记忆都没有啊?”

    于是凡川看着眼前惊艳的女人,试着小声的说道:“是你把我救到了山洞里?”

    “嘿嘿,挺聪明的,不傻嘛”女人发着银铃般的笑声说道。

    凡川想着看来是自己猜对了,于是真挚的对着女人鞠了一躬,温声说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凡川在此拜谢”

    听到凡川的感谢,被夜月门宗主称作灵儿的女人定睛的看了看凡川,然后若有所思的说道:“你叫凡川啊,嘿嘿,不用感谢我,只是举手之劳啦”

    看着凡川两人在不停的你一言我一语的,站在旁边的夜月门宗主终于忍不住了,于是看着身旁的女人问道:“灵儿,你们说的什么啊,什么救命不救命的?你认识这小子?”

    被称作灵儿的女人听到夜月门宗主的话后,转头看着夜月门宗主嘻嘻的说道:“哥哥,他是我去年从后山救来的,当时我去后山采花,看见他受了重伤昏迷不醒,于是我就把他带回我的山洞里去修养了,嘿嘿,没想到他到今天才苏醒”女人说着话,脸上的笑容依然不减。

    凡川听完被称作灵儿的女人的话后,心里很是惊讶,没想到自己竟然昏迷了一年,想来亦冬亦大哥和晴雪他们早就已等急了吧。

    “救这不明身份的人有何用?还出手伤了我的弟子”夜月门宗主严肃的说道,似乎对凡川出手伤了他的弟子一事,还在耿耿于怀。

    “哥哥,人家不是刚刚解释了嘛,是误伤嘛,既然他们无大碍,你就别追究了好吗?哥哥,好嘛……”女人拉着夜月门宗主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唉,真拿你没办法,算了,你看着办吧”夜月门宗主说完话,一甩衣袖,扭头向着夜月门门派里面走了进去。

    看着眼前的一对哥哥妹妹,凡川又想起了那个可爱天真的晴雪,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失踪而哭鼻子呢?

    等夜月门宗主的身影消失在了建筑里面后,长相惊艳的女人快步走到了凡川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我叫宛灵,刚刚那位是我哥哥淮臣,你现在在的地方叫做夜月门”

    “哦,再次多谢姑娘的解围之恩,凡川感激不尽”凡川又是低头真挚的说道。

    “哎呀,你真啰嗦,这有什么好谢的,再谢我,我就不理你了”宛灵假装生气的说道。

    “毕竟是我出手伤了贵派的弟子,是我有错在先”凡川默然道。

    “说了没事了就是没事了,别再提了”宛灵娇嗔道。

    看着宛灵生气的样子很是可爱,再加上她本身的高贵气质,凡川这刻竟然看着看着呆滞住了。

    “嘿,臭小子,你看什么呢?那么入迷”

    “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被叫醒的凡川尴尬的摸着自己的头发说道。

    “对了,你给我讲讲你是怎么受伤的啊?”宛灵好奇的看着凡川问道。

    凡川于是把自己在寒逍遥城的遭遇大概的给宛灵复述了一遍,但并没有透露江临庄的身份,因为这毕竟算是亦冬亦大哥的家事,不易外传。

    听完凡川的复述,宛灵以着一种敬佩的眼神看着凡川说道:“你真是勇敢啊,你的亦大哥有你这样的一个兄弟,应该很满足了”

    “呵呵,你就别埋汰我了”

    “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不相信”

    “嘿,你还不相信我的话,夸你你还嫌多啊”

    看着眼前惊艳美丽的宛灵,凡川不禁的开起了小玩笑,这是在他之前的人生中很难有过的举动,凡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了宛灵之后,自己好像变得很简单一般。

    两人拌嘴了一会,凡川突然凝重的看着宛灵说道:“宛灵姑娘,不得不说,我想我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在寒逍遥城里还有很多朋友在等我回去,所以还……还请宛灵姑娘告诉我该怎么才能出去这片大山?”

    凡川问完之后,心里竟有一丝丝的不舒服,总感觉不想这么快离开眼前的美丽女人,这种感觉让凡川很是不自在。

    看着眼前有些踌躇不安的凡川,宛灵轻声的说道:“离下次山神门开启,还需要等待五十年,所以这五十年内你是出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