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夜月门
    [.huju.]三罗丹集元丹的强劲冲击力,让凡川感到了撕裂般的疼痛,急速跳动的元真灵神在逐渐的膨胀变大,似乎要蹦出凡川体内一般,就在凡川最后坚持不住的一刻,模糊的视线突然变作黑暗,凡川又晕了过去。[.huju.]

    时间似乎又过去了很久一样,洞壁上挂着的火盆里的火光也逐渐黯淡下来。

    再次醒来的凡川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仿佛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

    立即定神再次查看自己的身体,这次的查看让凡川感到了惊喜,只见体内的真气变得流畅起来,元真灵神也恢复了像往常一般平顺的输送着真气,最让凡川感到不可相信的是,体内的另一股异样真气,也就是和江临庄体内的同样真气,竟然也在自己的体内顺畅的流动,而且似乎和自己体内的真气并没有太大的排斥,而且这股异样真气还可以融入到元真灵神里去,凡川越看越感到惊讶,都不敢确定如今的自己还是不是以往的自己。

    凡川生性乐观的心态让他又一次的对这件事情选择了释然,没再过多的理会,凡川站起身想试一试如今体内的真气是否可以灵活的调动,于是立即祭出了冷伐剑,本来就阴暗潮湿的山洞里,被冷伐剑所带出的寒气铺遍之后,更是显的阴冷,凡川立即准备抽出一丝真气融入到冷伐剑里,可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体内两股真气都在争相着要抽出凡川体外,而导致凡川抽出的真气不纯,并不能融入到冷伐剑剑体里,这让凡川又是一阵的压抑和费解。

    经过了多次的尝试之后,凡川似乎找到了一点种方法,就是把抽出的真气分开来,一方融入到冷伐剑剑体内,一方用来防御身体,凡川决定后,就再次的按照这样的方法试了试,果然如凡川所想,体内那股异样的真气疯狂的涌入了冷伐剑剑体内,而体内本身原有的真气则快速的防御着凡川的身体,而且在来回反复调动真气的同时,凡川感觉到了如今自己调动真气显的是那么样的轻松和自然,于是似乎想到了什么的凡川立即把真气全部收体内,心神入定,凡川在感悟着自己如今的修为境界。

    今天可以算是凡川的幸运日了,在凡川感悟境界的时候,才默然的发现,如今自己修为境界已经是元真期后期了,似乎隐隐约约的有着想要突破元真期而进入成真期境界的迹象,这让凡川感到了欣喜,大起大落的心情让凡川从地狱的边缘又拉回到了天堂的岸边。

    再次的感悟一番之后,凡川整理了下如今的心情和身体状况,起身向着洞口走去,其实凡川早就注意到自己所处的地方一定是人为建造的,那么自己肯定是被人给救回来的,自己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睡在了这阴暗的洞里,所以凡川想出去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相救自己的人,然后问清楚之后,再打算着如何回到夜朝城寒逍遥城门派,想到寒逍遥城门派,凡川本来顺畅的心情似乎又低落了一些,想起了亦冬亦大哥,和可爱的晴雪,以及自己的徒弟郑塘,凡川不知道他们如今是怎么样了,在找不到自己的情况下会不会着急,想着想着凡川走到了山洞的洞口。

    刚走出洞口的凡川望向了外面,顿时心里又是一番震撼,只见自己如今身处在一座大山的半山腰处的一个山洞里,而四周全是望不到边际的大山,而自己就像是大山围绕的圈中的一颗小草而已。

    再把眼光向着山下望去,凡川又是一阵惊讶,因为修真后眼光可以相看很远的原因,只见山底下有着一座座建筑,还有着模糊不清的人在建筑里活动,建筑谈不上宏伟壮观,只是单调的用打磨后的山石堆垒而成,但山石堆垒的缝隙处,都有着一股强劲的真气在压制,似乎是在加固建筑的安全稳固性,感应到了真气,凡川又有了一丝欣喜,看来自己这下不怕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而且也许很快就能回到寒逍遥城。

    没再作多思索,凡川立即祭出了冷伐剑,而同时身体也被真气防御着,身上透显着淡淡的紫芒,融入了异样真气之后的冷伐剑似乎比以往更是活灵活现,在凡川的指挥下,冷伐剑向着山下飞去。

    等冷伐剑落地之后,凡川这才定睛的看着眼前的建筑,第一的感觉就这周围的这片建筑好像是一个修真门派,而忽然想起来了以前亦冬在古咒教时说过的话,凡川似乎是又猜到了什么一般,英俊的脸上透露着一丝丝邪笑。

    “站住,你是谁啊?怎么以前没用见过你啊?”在一片建筑的最大建筑的主门前,两位守门的修真者拦住了凡川问道。

    凡川此刻在心里感叹着,似乎是每个修真门派的守卫主门的修真者都是两个人,而且第一句台词都一样,见到陌生人时都会问道,你是什么人?这让凡川有些见怪不怪。

    看着守卫修真者的奇怪服饰,凡川在纳闷自己是不是又跑错到了什么地方。于是看着眼前两位守门修真者温和的出声说道:“两位小哥,不瞒你们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这儿的,我还正想要问两位小哥这是哪儿呢?”凡川说完,立即认真的观看着眼前两位修真者的表情。

    只见两位修真者的表情从开始的疑惑,逐渐变作了严肃和冷淡起来。看着凡川冷冷的说道:“我们这儿是不和外界联系的,你最好老实交待,你到底是什么人?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别别别,两位小哥,我是真的不知道我怎么到这儿的,我是紫金大陆木季城孤真派的修真者,之前在夜朝城寒逍遥城门派里给别人争斗,我只记得我被那人的真气攻击到了之后,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然后醒了我就在那边那个山洞里了”凡川认真的解释着,说完手指指向了刚刚自己待在的山洞。

    “你说的那儿哪有什么山洞,你分明就是在撒谎,不用再编了”一位修真者说着话就看向了自己身边的另一位修真者命令道:“师弟,动手。”

    话音刚落,两位修真者抽出了真气夹杂着攻击的手法向着凡川击来,凡川为这突然的攻击感到很郁闷,自己本就是来打听下情况,结果却这般相对。

    郁闷的凡川看着就要接近自己的两位修真者,心里并没有感到紧张,因为面前的两位修真者的修为境界似乎并不高,最起码是没有元真期境界,这让凡川有些庆幸。

    容不得再多想,凡川并没有想着还击,只是抽出体内的真气防御,可刚刚抽出真气,凡川就着急了,自己竟然忽略了自己体内的两股真气,本想着抽出真气来防御自己,结果体内的另一股异样真气却潮涌般的涌出,此刻的凡川已经控制不了真气的涌出了,一道本体真气防御,而另一道异样的真气却直直的迎向了向着自己攻击而来的两位修真者。

    像是一瞬间,两位修真者奔到了自己身前,而那股异样真气也疯狂的触碰到了两位修真者的身体,只见异样真气似乎突然之间蕴含了强劲的力量,两位修真者的身体瞬间倒着飞回了建筑的主门边,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两位修真者同时吐出了一口鲜血,身体似乎很难再站起来,躺在地上在苦苦的挣扎。

    凡川被这一景像震撼到了,自己什么都没做啊,怎么这股异样的真气却这般的霸道,凡川在惊喜和恐慌的心情中,向着躺在地上的两位修真者踱步走去。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躺在地上的修真者看着凡川走来,恐慌的说道。

    “两位小哥,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还请原谅”凡川心里本来想的就是不能出手伤人,因为自己现在的情况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可如今的情况却出乎了凡川的意料,在心里对着那道异样的真气是又爱又恨,于是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位修真者,尴尬的说道。

    看到了眼前的年轻英俊男人在给自己道歉,躺在地上的修真者似乎又提高了些声调,对着凡川说道:“你已经伤了我俩,我们夜月门是不会放过你的,走着瞧吧”躺在地上的两位修真者似乎想要站起身来,回到自己身后的建筑里去搬救兵,可奈刚刚的一击已经让身体受了很大的伤,身体硬是怎么都站不起来。

    听到躺在地上的修真者说到夜月门,凡川心里突然一惊,夜月门?夜月门?好像自己在哪里听到过,突然凡川的脑袋一闪,心道:“夜月门不是亦大哥说过的已经退隐了夜朝城的修真门派吗?难道这就是夜月门?”心想到的凡川又重新的看了看眼前的建筑。

    “夜月门是夜朝城退隐了的修真门派吗?”凡川认真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位修真者问道。

    “是,我们是退隐了,但也容不得你这般欺负”正在凡川注视着躺在地上的两位修真者说出答案的时候,突然身前的建筑里传来了一句有些生气的话。

    凡川听到声音,立即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只见一位身着华丽,满头直发束在了脑后,长相清秀俊俏的男人向着自己站立的地方飞来,身上的华丽长袍随着身体的飞行而左右摇摆,一副尊尚的王者之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