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劫后余生
    [.huju.]亲眼看着身前的凡川被长方形影墙撞击之后,亦冬像是发疯了一般,大喊着“川弟!川弟!”的同时,以着平时从没有过的状态,疯狂的抽出着体内真气乱打,瞬间处在半山腰的寒逍遥城门派的建筑,都在大幅度的颤抖,像极了是地动山摇,依立在寒逍遥城主门的众多修真者无不都紧张害怕的抽出真气稳住自己的身体,众人之中,只有两个人与人完全不一样,就是早已被真气冲击晕倒的郑塘,和一副满目怒火,身体紧紧颤抖的晴雪。[.huju.]

    被乱击的真气扫荡住的江临庄,也被这一情景怔住了,在迷糊不清的面容上,似乎出现了一丝感叹和一丝敬佩的神情。

    本就是纯属想报复寒逍遥城门派的江临庄,在看到凡川挺身为了亦冬挡住自己具有地下灵府真气攻击的那一刻,就似乎已经决定了要放弃多年前的那些怨恨,立即闪身瞬移出了寒逍遥城,只剩下了空中的一缕缕青烟。

    发疯的亦冬并没有注意到江临庄已经走了,依旧还是在抽出体内的真气,向着空中无目标的打去。

    等体内真气就要消耗殆尽时,亦冬似乎感觉到并没有人给自己还击,于是停下了攻击的双手,静静的查看了下周围的情况,没有发现江临庄的身影,而且,也没有再发现凡川的身影。

    这一刻的亦冬,颓废的坐在了地上,也不顾恢复自身体内的真气,只是呆怔的看着刚刚凡川站立的地方,一言不出。

    四周似乎安静了好久,呆怔的亦冬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清纯女孩平静的声音。

    “我哥哥呢?请你告诉我,我哥哥是不是没有了?”

    亦冬从呆怔中惊醒过来,拖着此刻极度悲伤的表情,转头看了下说话之人,用着颤抖的声音说道:“雪……雪儿,我……我对……对不起……川弟”

    听到亦冬的话后,刚刚还平静的晴雪,突然像是着魔了一样,颤抖着身体,几乎是用尽了全身之力握住了亦冬的双臂,嘶哑的大喊道:“我哥哥呢!告诉我!我哥哥去哪了!告诉我!告诉我!啊!哥哥!”发疯了一般的晴雪在用力摇晃着亦冬的双臂,在嘶哑着大叫了几声之后,渐渐的平静下来,瘫坐在了地上,用着微弱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我哥哥,我哥哥呢?我哥哥肯定在找我,肯定在找……”

    突然自言自语的晴雪晕了过去,躺在了地上。

    亦冬看到晴雪晕了过去,立即起身把晴雪扶起来,随后喊来了几位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把晕倒的晴雪扶进了寒逍遥城里。

    看着刚刚还激烈的战场,现如今却只剩下一片狼藉,亦冬试着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可是不管怎么试,心情都不能平复下来。

    亦冬也不知道凡川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了,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形神俱灭了,至今心里还满是余悸,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

    凡川突然挡在亦冬身前的背影,永久的烙印在了亦冬的心里。

    “亦宗主,你的身体受伤了,我先扶你回去休息下吧”之前被亦冬称作鼎元的修真者走到亦冬身边说道。

    “我没事……只是害了我的兄弟,我的兄弟啊”亦冬的情绪似乎又有些控制不住的大叫道。

    鼎元看到亦冬的情景,又立即摆手叫来了三位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在鼎元和其他三位修真弟子的搀扶下,亦冬被强制的拉回了寒逍遥城门派里。

    在寒逍遥城的主门边,站立着两位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两位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似乎在讨论着什么。

    “你知道刚刚那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吗?他可真算是我们寒逍遥城的英雄啊,可惜……唉……”一个身材较瘦的修真弟子说道。

    “听我们亦宗主说,好像是叫做凡川,唉……确实是我们寒逍遥城的英雄啊,如果没有他的帮助,我们……我们……唉,不说了”另一位满面愁容的修真者同情的说道。

    两位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不再说话,两人却同时的看向刚刚凡川消失的地方,双腿同时跪在了地上,久久未起身。

    在一个阴暗潮湿,不见天日,周围都长着满地的苔藓的山洞里,一位长相英俊的年轻人,安静的躺在一块玉石上,山洞的洞壁上纵横交错的盘挂着绿色的草本植物,以及山洞的角落里都生长着一种开着淡淡粉色的花朵,这些花草和挂在洞壁上昏暗的火盆,形成了一副难以形容的画面。

    “师姐,你到底从哪里捡来的这个小子?睡了那么多天还不醒,跟头死猪似得”一个长相清秀,一身素袍的年轻男人看着身旁的女人有点嫉妒的问道。

    女人有着高贵典雅的气质,一副能让百花看见都会凋零的面容,娇小的身体上穿着一袭粉色的长裙,以及那用着木卡束在身后的长发,都足以证明这是一位有气质的美丽女人。

    “林柘,不要乱说,他只是身负重伤了而已,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他遭受了这么巨大的真气力量冲击,竟然没有形神俱灭,而且我刚刚用真气试探了一下他体内的情况,他体内的元真灵神还在,只是多出了一股异样的真气,这股异样的真气,我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疑惑的解释说道。

    “体内有两股真气?真是个怪人啊”被女人称作林柘的年轻男人同样疑惑的说道。

    “恩,的确是有两股真气”女人的眼神从躺在玉石上的年轻英俊男人身上挪开,看着身边站立的林柘,又接着说道:“林柘,我们先回门派里吧,否则我大哥怪罪下来,你我可承受不了”

    “我早就想走了,这个小子有什么好看的,如果不是师姐你非要拉着我来,我肯定不会来”被女人称作林柘的男人看着躺在玉石上的年轻英俊男人,又一次的有点嫉妒的说道。

    “哈哈,好啦好啦,以后不让你来了行吧?我自己来总行吧?”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阴暗的山洞里。

    “那更不行,算啦,以后还是让我陪你来吧,谁让你是我的师姐呢”被女人称作林柘的男人看着女人立即说道,眼里充满着一种爱慕之心。

    “行了吧你,我们走吧”女人说完,率先走出了山洞。被女人称作林柘的男人看到女人走了,也立即的追了上去。

    洞壁上摇曳的火光照射的整个山洞好像都在摇晃,山洞角落里盛开着的粉色花朵似乎也像有生命一般,随着火光的摇晃上下摆动。

    “呃……呃,这是在……呃……”只见之前躺在玉石上的年轻英俊男人挣扎着坐起了身子,不过好像是身上的疼痛感传来,年轻英俊男人说话都没有说完整。

    年轻英俊男人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脸上的表情从忍受疼痛变作了焦虑。

    不错,这个年轻英俊的男人正是身负重伤的凡川,凡川只犹记得自己为亦冬挡下了江临庄的长方形影墙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在挡下江临庄的攻击时的最后一刻,凡川好像感觉到了之前熟悉的那股凉意。

    想到此处,凡川立即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只见右手上除了佩戴着的手链之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这一次是凡川首次开始对自己右手上的手链好奇起来,但仔细研究了半天,只是略微的观察到手链的形状大小似乎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但是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发现。但是为了先搞清楚自己现在身处何处,于是凡川没有再继续研究手链,而是抬头看着周围的环境。

    仔细的观看了周围的环境后,凡川有些麻木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来的这个地方?凡川在心里纳闷的想道。

    观察无果,凡川想起身再去仔细观察下,突然一阵阵无比的疼痛感传来,凡川立即又瘫坐在了玉石上。

    入定了心神,凡川立即查看下了自己的身体,只见体内真气混乱,纵横交错般的杂乱无章,而且竟然有两股真气,凡川知道体内有一股是自己本身的真气,而另一股真气却显得很特别,感觉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凡川静下心想了想,突然自己拍了自己一下脑袋失声道:“这……这不是江临庄体内所发出的那股异样真气吗?不过他的真气怎么会进入自己的体内呢?”没有找到答案的凡川很是失望,这一刻自己竟然都不了解自己。

    凡川没再多想,又接着查看下自己体内的元真灵神,只见元真灵神似乎没有生机一般,也不再自行恢复真气,这下可让凡川着急了起来,着急的同时还有一丝害怕,体内有两股真气,元真灵神又不再动弹,那自己现在还是个人吗?不对啊,自己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凡川这一刻在脑海里自相矛盾了起来。

    似乎时间静止了一会,凡川想来想去没有一丝头绪,当下就决定了要赌一把,那就是服用自己从未试过的三罗丹集元丹,因听亦冬说过,三罗丹集元丹是可以安抚和唤醒元真灵神,凡川对着自己的元真灵神情况,考虑再三,决定服用集元丹。

    没再多想,凡川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三罗丹集元丹,立即吞入了肚中,集元丹瞬间化入了凡川的身体里,凡川立即感到了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在折磨着身体,元真灵神像是突然膨胀了一般在疯狂的跳动,剧烈的疼痛感让凡川感觉到自己这次算是躲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