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江临庄
    [.huju.]“大家稳住,亦宗主马上就到了”

    “大师哥,我快顶不住了,啊……”

    “师弟,快围过来,我们结体阵法抵制”

    还未等凡川等人走到寒逍遥城的主门时,就远远的听见了一些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在各自呼喊,还伴随着阵阵的痛苦嘶叫声。[.huju.]

    听到呼叫声,凡川等人加快了步伐,亦冬更是直接瞬移到了寒逍遥城主门,跟着凡川等人也到了主门。

    凡川只见上次在新边小城见到的那个透明怪物,也就是如今的亦冬的师叔祖江临庄,正在大肆的攻击着守门的一群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一群寒逍遥城修真弟子虽然结体布置出了防御阵法,可在江临庄一人强势的攻击下,已经在节节败退,而且周围还有不少修为低的寒逍遥城修真弟子已经负伤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一群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看到了亦冬的到来,脸上的紧张表情瞬间轻松了不少。

    “大家坚持住,亦宗主已经来了”一位面目清秀的寒逍遥城的修真者在鼓舞着其他的修真弟子说道。

    看到此人临危不乱的安抚着众人,凡川由衷的感到了佩服。

    “鼎元,你们先退下吧”亦冬看着刚刚说话的那位修真者说道。

    “亦宗主让我们退下,大家慢慢收回真气”被亦冬叫做鼎元的修真者指挥着众人说道。

    见到众位修真弟子已经退下,亦冬立即抽出了真气瞬间补接上了江临庄的攻击。

    江临庄的真气有着一种强劲的攻击力,源源不断的攻击着亦冬,而亦冬则抽出大量真气布置了一道影墙,凡川认识这道影墙,这是寒逍遥城的修真者修为境界到了渡真期后期,才能使用的万清玄阵,万清玄阵结成之后,阵中透着淡淡的闪电般青芒,似有似无,很是玄妙。

    江临庄看到亦冬使用了万清玄阵之后,似乎很是愤怒,向着天空“呜呜”的吼叫了两声之后,白色透明的双手隐隐也显现出了青芒,直到青芒凝结成了一块如人体般大小的长方形影墙时,只见江临庄的白色透明双手用力向着亦冬的方向一挥,泛着青芒的长方形影墙凌厉的向着亦冬攻击而去。

    凡川以及众位寒逍遥城的修真弟子都被长方形影墙的流失真气击打到,瞬间所有人的身体都向后退了几步。

    凡川立即抽出真气定住了自己的身体,看着飞向亦冬的长方形影墙,心里面特别的担心和紧张,没再多看,凡川立即祭出了冷伐剑,周围的众人顿时都感到了一阵寒冷,都向着手握冷伐剑的凡川看来。

    凡川立即抽出真气融入到冷伐剑中,冷伐剑像是突然有生命一般的飞向了快要接近亦冬身体的长方形影墙。

    苦苦支撑的亦冬看到凡川打来的冷伐剑,脸上的表情似乎放松了一些,但也是谨慎的注视着对面不远处的江临庄。

    看到一把修真兵器突然向着自己打出的影墙撞去,江临庄也是楞了几秒钟,他没想到自己打出的真气流,竟然有人敢阻止,于是向着打出修真兵器的修真者看去,等看到凡川的时候,江临庄模糊的神情似乎有点费解,又有点不可思议。

    呆滞了几秒钟的江临庄瞬间又变作正常,又向着天空“呜呜”吼叫了两声,不等已打出的真气影墙与冷伐剑相撞,便以极快的速度飞身向着亦冬攻击而去。

    凡川看到此景,根本就没有多想,立即抽出真气布满自身,也纵身一跃向着亦冬跑去。

    江临庄似乎也发现了凡川的动作,于是在飞身攻击亦冬的闲暇时,打出了一丝真气攻向了跑来的凡川。

    凡川见到江临庄出手,也没停下飞奔的身体,而是把自身的真气凝结到极致,准备用身体硬接下这一击。

    其实凡川也不想这样用身体硬接下攻击,但是自己只是从老白师尊留下的灵集简里窥测到了一些高深的攻击和防御手法,但是由于自身的修为境界不够,所以无法施使出来,而那些低修为境界的攻击和防御手法,只能回到孤真派才能学到,所以,这也是凡川要急着回紫金大陆孤真派的一个原因之一。

    亦冬似乎是看出来了飞奔来的凡川想要用身体硬接下江临庄的一击,于是在苦苦硬撑的闲暇,对着凡川大喊道:“川弟,快回去,不可用身体硬接他的真气攻击,你们的修为境界差的太多,千万不……”

    还未等亦冬说完,江临庄打出的一道真气攻击已经到了凡川的身上。

    一股异样的真气攻击到自身,凡川只感觉到突然脑袋一阵眩晕,体内的真气在大幅度的上下翻涌,混乱不堪,而且元真灵神也在颤抖,一口鲜血瞬间从凡川嘴里流出,身体也向着后面倒去。

    其实凡川现在并不知道,像他这样用身体硬接真气攻击的修真者,在修真界里又做了个第一人。

    看到凡川受伤,亦冬甩掉了平时的严肃沉稳,像是发疯了一般的对着凡川喊道:“川弟!川弟!”

    而且在寒逍遥城主门旁观看着这一切的晴雪,也对着不远处受伤的凡川大喊道:“哥哥!哥哥!”

    短暂的意识模糊之后,凡川突然感到右手上传来一阵凉意,渐渐的清醒了起来,凡川不知道这股凉意是什么,但每次总是在自己濒临爆体的时候出现,凡川想了想还是得不到任何答案,于是在当务之急也不再多想,立即查看自身的真气,只感觉到体内真气空空无也,虽然元真灵神被那股凉意给压制的不再动弹,而且在慢慢的恢复着真气,但凡川想了想,要等着让元真灵神恢复满自身真气,那也许战斗早已结束了,没再多想,凡川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二罗丹回神丹吞进了肚里。

    回神丹化入身体后,瞬间体内的真气满溢,元真灵神也活跃起来。也没有停留,凡川又是飞奔着向亦冬跑去。

    凡川刚刚站立身体,只见江临庄打出的长方形影墙与冷伐剑碰撞到了一起,碰撞后的结果并没有凡川想象的山摇地动,而是长方形影墙瞬间青芒大现,以怪异的力道吞噬着冷伐剑剑体内的真气,没用一会,冷伐剑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飞回了凡川的手里,而长方形影墙还在以快速的攻击向了苦苦力撑的亦冬。

    凡川不敢再耽误一秒,立即纵身飞奔向亦冬,心想着要以自身的修为帮亦冬减少一份压力。此刻的凡川才意识到江临庄力量的恐怖,原来在新边小城的时候,别人瞬移走了,只是不屑于跟自己这样的小喽啰争斗,凡川在心里自嘲着。

    见到凡川又像是复活了一般的飞奔着向自己跑来,亦冬先是欣慰了一番,但又看着凡川大喊道:“川弟,回去,快回去,别过来”

    此刻的凡川哪里还能听从亦冬的话,只见凡川的身体在快要接近亦冬的时候,立即转身抽出了体内全部真气,看着飞来的长方形影墙以及随后飞来的江临庄,用尽全力把真气推送了出去,推出去的真气里并没有夹杂任何的修真攻击或防御手法,只是单纯的拿真气做盾牌,就是为了抵御长方形影墙和江临庄。

    其实如果此刻的凡川推出的全身真气里夹杂着修真攻击或者防御手法的话,就连江临庄也不敢如此轻视。

    看到凡川如此的拼命动作为了保护自己,亦冬的双眼里隐现出了一丝泪水,苦涩的眼泪。

    就连待在寒逍遥城主门旁的众位修真者看到凡川如此的拼命动作,都不禁的感到了惊讶和紧张。

    惊讶的不止一群寒逍遥城的修真者,正待攻击的江临庄看到凡川如此的拼命动作,模糊不清的脸上也隐现出了些许惊讶,自顾的“叽叽”两声之后,双手上又凝结了真气青芒,不断的攻击着亦冬。

    本就苦苦支撑的亦冬在江临庄不断的攻击下,似乎就要快坚持不住了,可却在此时,刚刚的那个长方形影墙瞬间移动到了亦冬身前,一股无匹的压力压制着亦冬的身体向后倒退几步。

    凡川清楚的知道,此时如果那个具有吞噬力量的长方形影墙攻击到亦冬的话,也许亦冬就会立即形神俱灭,因为凡川始终感觉到,那个长方形影墙里所有的真气力量,根本就不是修真界里所能出现的真气力量。那股具体吞噬力量的真气流实在是太恐怖了。

    凡川又一次不幸的猜对了,因为那个具有吞噬力量的长方形影墙里所蕴含的真气力量乃是地下灵府所有的真气力量,在修真界,甚至传说中的仙界里,都不可能会存在。

    看着眼前如此危机的情况,这一刻的凡川竟然释然了,因为他不想亲眼看着自己的兄弟大哥在自己眼前消失,于是在凡川又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寒逍遥城主门旁站立的晴雪和郑塘后,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挡在了亦冬的身前。

    亦冬被凡川这一动作惊吓的整整呆滞了几秒,不可相信的瞪着放大的眼珠,看着近在咫尺的凡川,想要大声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想要伸手挪开凡川,却怎么也没有力气。

    就是在亦冬这呆滞的几秒中,具有吞噬力量的长方形影墙蕴含着无匹的真气力量撞击在了凡川的身体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