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奇怪的夜
    [.huju.]凡川走出了郑塘的房间之后,正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忽然想了想晴雪,于是向着晴雪的房间走了过去,在晴雪房间的门缝里看到了晴雪正在盘坐着修炼,凡川这才放心的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huju.]

    而让凡川想不到的是,晴雪早已知道了凡川在门缝里看自己,而在凡川走后,盘坐着修炼的晴雪脸上出现了像是得逞后的浓浓笑意。

    凡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盘腿坐在了地上,拿出了老白师尊留给自己的灵集简,在聚神认真的感悟和学习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不过房间外面依旧是漆黑的夜晚,刚刚从灵集简里抽回神识休息一下的凡川,只隐隐的听到在客栈外面的街道上似乎有着微小的“悉悉”声,由于声音很小,凡川也就认为可能是什么小动物的声音,或者风吹的声音,也就没在意。

    可等凡川刚闭上眼准备再感悟下灵集简里东西时,只听外面的“悉悉”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像是一只巨大怪兽的喘息声。

    凡川这次没有再忽略,而是悄悄的走到了房间里的窗户边上,慢慢的打开了一页窗户,微微探头向着外面街道发声的地方放眼寻去。

    等凡川看清楚那发声的东西之后,不禁惊出一身的冷汗。

    因为凡川看到的东西很难描绘,是个人形的模样,但身体又像是白色透明的,而且做的动作全是人类所会的动作。此刻那东西就蹲在街道的右侧像是啃食着什么东西,刚刚的“悉悉”声就是这东西啃食时的声音。

    凡川在这一刻想到了以前镜爷爷给自己讲过的一个故事,说是人死了之后,会有灵魂飘出,灵魂久而久之不能投胎的话,就变成了鬼。鬼是凡人看不见的,但是鬼会主动伤害形单影只的凡人。

    凡川在想着蹲在街道处的东西是不是传说中的鬼,于是凡川没再做声,而是准备再观察一会,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突然蹲在街道一侧啃食东西的怪物像是看到了一件很美味的佳肴一样,向着街道另一侧跑去,凡川看到怪物动了,于是眼神也立即跟着怪物的行动。

    怪物似乎跑到了一个人的身边停了下来,虽然怪物的身体是白色透明的,但凡川依旧能看到怪物嘴里流淌的口水。

    再看怪物身前的人,凡川下了一大跳。

    “怎么是雪儿?她不是在房间里修炼着吗?”凡川看着楼下街道中的晴雪,自言自语的小声说道。

    还没等凡川搞清楚这怪物是什么东西,正准备下楼帮助晴雪的时候,只听楼下的街道里传来了晴雪的说话声:“你是人还是怪物?为何出现在此?”凡川看到晴雪并不害怕,手持薄剑指着离自身不远的怪物,全身也布满了防御真气。

    “呜……呜……”那透明的人形怪物听到晴雪的问话后,蹦跳着起来呜呜了两声。

    晴雪听到透明怪物的呜呜声之后,并不理解是什么意思,还正待晴雪思考的时候,凡川看到那透明的怪物忽的站起了身体,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身体是发白的透明而已,怪物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晴雪攻击了过去。

    “雪儿小心”身处二楼的凡川看到怪物要攻击晴雪,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心念动处,祭出了冷伐剑,伴随着冷伐剑的寒气,凡川从客栈二楼跳了下去。

    似乎是突然听到了凡川喊自己,晴雪猛的惊醒了过来,还未来得及喊上凡川一句哥哥的时候,只见那透明怪物距离自己仅一步之遥,晴雪也没慌乱,立即抽出体内大量真气护遍全身。

    凡川见状,则只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晴雪奔去,而且手里还不断的抽出着真气打在了透明怪物的背后,真气流打到了透明怪物身上之后,透明怪物的身体只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其他的动作多一个都没有,连回头看凡川一眼都没有,凡川被这样的情景气疯了,大喊大叫着把融满真气的冷伐剑打飞向了透明怪物,这时透明怪物似乎才意识到了危险,不再盯着晴雪,而是转身跳到一边,双目怒视着凡川。

    看到晴雪从危险中脱离,凡川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了下来,于是也在收回了冷伐剑握在手里,与那透明怪物对视着。

    “哥哥,对不起,雪儿是听到有动静才出来的,给哥哥惹祸端了,哥哥,对不起,雪儿错了”看着凡川的到来,晴雪心里很是高兴,因为在晴雪的心中,凡川就像是一棵大树一样,永远的种在了自己的心里。看着凡川冷冷的样子,晴雪撒娇委屈的说道。

    “现在不是谈事情的时候,退到我身后去”凡川看着晴雪严肃的说道。

    说完话,凡川又注视着眼前不远处的白色透明怪兽,那透明怪物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种凡川说不上来的真气流动,这让凡川很是费解。

    还正等凡川想着什么的时候,突见那透明怪兽含着一股无匹的力量向自己攻击过来。

    凡川见状,立即融入真气用冷伐剑的效果布置了一面散发着寒气的影墙,这一冷伐剑的招数,是凡川之前自己看到亦冬的万清玄阵之后,自己感悟出来的,如今刚好拿出来试试手。

    透明怪物看到凡川布置出的影墙后,透明的脸上似乎出现了说不上来的表情,有震惊,有疑惑,似乎还有一些欣喜。

    只见透明怪物带着极速的身体直接撞进了凡川刚布置的影墙,两方都是类似透明的存在,“唰”的一声之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只见凡川的身体在影墙被撞击后,呆滞了几秒,狠狠的向后退了一步,凡川立即感到了体内的真气在翻涌,而此时那透明怪物的笑声却在漆黑的夜里响了起来,这是人笑声,绝对不假,只是这笑声有些尖锐。

    “你身上怎么会有修真者的真气?你到底是哪里的修真者?为何要伤我们?”凡川有点气急败坏的看着不远处站立的透明怪物。

    “唧唧……呜呜……”透明怪物又是一声听不懂的吼叫。

    “既然你要无故的伤害别人,那就不能让你再留在修真界”凡川有点生气的看着透明怪物又大喊道:“冷伐即出,谁可与敌”只见凡川蓄积了大量的真气融入了冷伐剑里,冷伐剑的寒芒越来越盛,随着“唰”的一声之后,冷伐剑带着无可匹敌的寒芒战意刺向了透明怪物。

    冷伐剑出手之后,凡川即感到了元真灵神在颤抖,这就说明真气的流失太多,凡川也没顾得那么多,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一罗丹净心丹吞入了肚中,顿时真气满溢,元真灵神不再颤抖。

    其实凡川并不知道自己这样拼命的争斗是不可取的,不但会伤害到元真灵神,而且对自身的爆体危险会大幅度增加。

    蓄积了大量真气的冷伐剑在飞向透明怪物的同时,已经锁定了攻击的大范围,透明怪物不论向哪儿躲,都躲不开冷伐剑的攻击范围,周围的房屋都被冷伐剑的真气力量带动的摇晃起来,一旁的晴雪见状,立即抽出真气打向了周围的房屋,房屋被真气压制了之后,才慢慢的平静下来。凡川看到晴雪的动作,也不禁的感到了欣慰。

    透明怪物可能也意识到了冷伐剑强大的攻击范围这一点,并没有选择躲开,而是双手在不停的变换着,透明的身体也因此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等冷伐剑攻击到透明怪物身旁的时候,只见透明怪物向着漆黑的天空“呜呜”的叫了两声之后,忽然身前隐现出了一道影墙。

    凡川看到影墙后,心情顿时的紧张疑惑起来,而且身体也不自主的颤抖起来,嘴里喃喃道:“这……这不是亦大哥的寒逍遥城的万清玄阵吗?这……这怪物怎么……”

    凡川此刻特别的费解疑惑,还有心底一丝丝的不安。

    还待凡川在思索的时候,只见冷伐剑准确无误的刺进了透明怪物所布置出的万清玄阵里。

    万清玄阵被冷伐剑刺中之后,只是微微的向后折叠了一下,透明怪物的身体丝毫没有动弹,而冷伐剑则耗尽了真气,飞回到了凡川的手里。

    凡川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已经肯定透明怪物所布置出的影墙就是万清玄阵。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寒逍遥城的万清玄阵?”凡川立即看着透明怪物问道。

    “唧唧……呜呜……”透明怪物又是一阵吼叫之后,随着万清玄阵的消失,透明怪物的身体在“唰”的一声之后,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中。

    凡川看出了这透明怪物使用了瞬移挪走了,在心里隐隐的觉得这个透明怪物的身份绝对不简单,肯定和修真界有着莫大的关联,只是这怪物怎么会使用寒逍遥城的万清玄阵呢?心底的那丝不安又浮现在了凡川心头。

    “哥哥,那怪物到底是什么啊?雪儿看他使用的好像是修真者的手法啊”站立在一旁的晴雪的问话打破了凡川的思考。

    “我也说不准,只是感觉好熟悉……”凡川淡淡的说道,没等晴雪再说什么,凡川又接着说道:“雪儿,我们先回客栈吧,明天我要去趟夜朝城……”说完凡川径直的走向了客栈,留下了还在自顾傻想的晴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