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解救仙云魅
    [.huju.]魂平丹在凝霜的体内以极快的速度运行,果然如凡川所料,凝霜的体内围绕着一种封禁之术,而魂平丹刚好在极速的扫除着封禁,凡川不敢马虎,又从晶涟羽戒里取出一粒回神丹,用真气化入了凝霜的体内,二罗丹回神丹是用来安抚濒临爆裂的元真灵神,而同时会激发出大量的真气为身体所用。[.huju.]

    凡川用真气看着凝霜体内的十字状元真灵神在被回神丹快速的安抚着,而凝霜体内的真气也在渐渐的恢复,凡川这才放心,安排了几位仙云魅的女修真弟子看护好还在恢复的凝霜后,凡川立即站起身向着不远处站立着还在阴笑的六位古咒教的修真者走去。

    “哟,仙云魅也开始收男性弟子了?是不是你们还在闭关的宗主也耐不住寂寞了?”又是站立在六位古咒教修真者中间的丑陋男修真者讽刺的说道。

    “我呸,你要是再敢胡说,小心我们宗主出关全让你们形神俱灭,要不是我们多位师姐外出云游的话,你们古咒教早就被我们消灭了”还未等凡川说话,只见晴雪靠近了凡川身边,怒气的对着眼前的六位古咒教修真者说道。

    “臭丫头,我们没功夫搭理你”古咒教的丑陋男修真者又转眼看着凡川接着说道:“哎,小子,不错嘛,寒体体质的修真者,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你要不要考虑投靠我们古咒教啊?哈哈哈哈”丑陋男修真者的大笑,此刻在凡川的眼里显的是多么的可恶和恶心。

    不过凡川也还是惊讶了一下,这人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自己的修为境界和寒体体质,而且从这人的话中听出,对方似乎也不是很忌讳寒体体质的修真者。

    “我不是仙云魅的修真者,我是紫金大陆木季城的孤真派修真者,因你打伤了我在仙云魅的朋友,所以,这件事我必须要管”凡川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把凝霜当做了自己的朋友,于是凡川底气十足的说道,因为凡川自己知道自己有张王牌,那就是伽木。

    “哟,小子口气还不小嘛,可惜了,多么好的一个寒体修真者,今天就要形神俱灭了,哈哈”那位古咒教的丑陋男修真者依旧狂妄的大笑道。

    “我不和你打,因为我们境界根本就不同,所以没有可比性,我要和他打”凡川说着话,手指指向了站在六人最边上的一个修真者说道。因为凡川知道被自己指到的那个修真者的修为境界和自己一样,刚好自己可以和同境界的修真者比试下,因之前亦冬说过,和同境界的人争斗,可以在无形间提高自身的修为境界。而且有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自己去争斗算是帮助了仙云魅,这样也算是报答了烟紫姐姐的救命之恩了吧。

    “哈哈,你以为我傻吗?不过,看在今天我高兴的面子上,就让你们打一次,不过最终的结果是,不管你输你赢,你都还是要形神俱灭的,哈哈”那丑陋男修真者又是一副狂妄的笑道,似乎是胜券在握。

    “好,那就多谢成全了”凡川说着话,又看向了刚刚被自己选中的修真者说道:“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古咒教还有什么能耐”

    “凡川小兄弟,咳咳,别……别跟他们打,这不关你的事,你救我的命已是对仙云魅的大恩了,请……请不要再出手了,这样只会连累你,快走吧……”正待凡川跃跃欲试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凝霜微弱的声音说道。

    听到凝霜的话后,凡川转过头看了看依旧半躺在地上的凝霜温柔的说道:“凝霜姐姐,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跟你们仙云魅没有关系,不用担心我,多谢凝霜姐姐的关心”

    站在周围看护凝霜的其他女修真弟子听到凡川温柔的话语,再看到凡川临危不乱的英俊脸庞,都不禁的心神动了动,这一刻的凡川在她们心中简直太伟大了。

    就连凝霜的脸色也在微微的转变,她似乎渐渐的知道了为什么自己的烟紫师妹肯看重这么个人。

    “别他妈磨磨叽叽了,要打就快些,老子还要等着抢姑娘呢”被凡川选中走出来的古咒教元真期修真者看着凡川这边大大咧咧的说道。

    凡川听到那修真者的话后,又是一阵极度的反感,真不知道他们的修为境界是从哪儿感悟出来的,他们的行为言语真和凡人间的游手好闲的混混渣子没有什么区别。

    “好,想死我就成全你”凡川此刻也狠狠的说道。

    话音落下,凡川立即祭出了冷伐剑,顿时周围一片寒冷降临,修为低的仙云魅女修真者不禁的都紧了紧身上的素衣。

    “嗯,是把好剑,严庞,小心些,他是寒体体质,对封禁之术是免疫的”之前那位丑陋的男修真者看到凡川祭出的冷伐剑之后,出声对着被凡川选中的修真者提醒道。原来被凡川选中的古咒教修真者名叫严庞。

    “康藏老大,你就放心吧,看我不整死那小子”严庞转头看向那丑陋的男修真者出声狂傲的说道。原来那丑陋的男修真者名叫康藏。

    “小子,看好了”严庞双手里也开始在围绕着黑色的光圈,只是比起刚刚康藏的黑色光圈来说,现在严庞双手里的黑色光圈显的是那么的微小,而凡川不知道的是,因为刚刚康藏的黑色光圈里夹杂了封禁之术,所以才显的大而浓密,而严庞双手里的黑色光圈全都是一些单纯的攻击手法。

    “近噬黑法,去”严庞双手里的黑色光圈应声向着凡川极速飞来。

    看来向自己飞来的黑色光圈,凡川并没有过多的紧张,从容的把冷伐剑抛向空中,大喊道:“冷伐即出,谁可与敌”,只见造型奇异的冷伐剑在空中摇摇晃晃,顿时空中光芒四射,修为较低的仙云魅女修真弟子都立即的遮住了冷伐剑射出的光芒,怕光芒损伤了眼睛。

    严庞打来的黑色光圈极速的撞进了冷伐剑所射出的光芒绕成的屏障里,只见黑色光圈像是突然失神了一样,一点声音动静都没有,就这样消失在了冷伐剑的光芒屏障里。

    严庞被眼前的不可思议景象激怒了,大喊大叫的同时,从身后忽的拿出了一把像似斧头的武器,严庞不断的把真气输入到斧头里,只见斧头在不断的透着黑色的光芒和气息。

    “啊啊!尝尝我的震魂斧,去”这把震魂斧其实是枷景送给严庞的,就是为了这次挑衅仙云魅用的,只见严庞双手持着震魂斧向着凡川飞奔过来。

    凡川看到发怒的严庞之后,立即从空中收起了冷伐剑握在了自己手中,冷伐剑入手的一阵冰凉,让凡川精神为之一动,心想到这一击一定要重挫严庞的戾气。想着凡川立即抽出了体内的大量真气融入到了冷伐剑的剑体中,只见冷伐剑的光芒更胜,而周围也越来越寒冷。

    看到已经就到身前的严庞,凡川抬起了手里握着的冷伐剑,目标准确的向着严庞飞去,终于冷伐剑与震魂斧撞到了一起,只听到“咣”的一声之后,仙云魅的主殿都因真气的波及而微微晃动,更不用说那些修为较低的仙云魅女修真弟子了,都被真气撞飞了好远。

    凡川在遭受这一攻击相撞之后,也感觉到了体内不算是强烈的真气翻涌,身体被真气波及的向后退了几步,而严庞却因这一攻击相撞之后,身体随同着震魂斧倒着飞向了后面,落地之后,只见严庞吐了几次血之后,才平稳下来,但依旧是躺在地上不动,而康藏则在严庞的身边一直在用真气帮严庞恢复。

    其实如果凡川能够足够的熟悉下冷伐剑,并多次使用之后,也许今天的结局就不是严庞重伤而倒飞出去了,而是直接当场形神俱灭了。

    等凡川稍作恢复一会之后,只见康藏扭动着丑陋的脸庞,怒气的对着凡川说道:“小子,你欺人太甚,别怪我们以多欺少了,兄弟们,我们来直接灭了这小子”康藏似乎真的生气了,也许是因为严庞的失败相当于自己的失败一样吧。

    “等一下,我不想给你们打了,我有些话要说一下,如果你们不听,会特别后悔的”凡川看着怒气冲天的康藏依旧他身后的四人,淡淡的说道。

    “别想着耍什么鬼把戏,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康藏似乎渐渐的有点看重凡川了,于是怒气的催促道。

    “噢,我想说,我可以让你们枷神命令你们退走,你们信吗?”凡川自然的说道。

    “小子,想死别逞强,我们枷神是我们心中的神,如若你再敢这么挑衅,我必立即将你形神俱灭”康藏似乎越想越生气,似乎已经快要忍不住动手了。

    “好,你们的枷神固然厉害,但是散仙伽木的话,你们就敢不听吗?”凡川突然恶狠狠的说道。

    凡川突然说出散仙伽木,这让康藏一行人很是震惊,因为在他们古咒教内部,都很少有人知道古咒教里还有一位散仙师叔祖,更别提外人知道了,所以如今凡川的突然说出,让康藏他们感到很是不知所措。

    “你,你怎么知道我们伽木师叔祖?你和我们伽木师叔祖是什么关系?”康藏明显有些紧张和不安的问道。

    “哈哈,你们古咒教不是有种东西可以临时用真气远距离对话吗?你可以问问枷景啊,说我的名字叫凡川”因凡川之前听亦冬说过,古咒教有一种东西,叫什么音魂,用真气输入里面,可以实现短暂的远距离对话,所以凡川才这般说道。

    听见凡川的话后,康藏似乎像是突然没了脾气一样的,立即从身上拿出一件类似圆筒的东西,立即抽出一丝真气融入圆筒中,如果凡川猜的没错的话,这圆筒就是他们所说的音魂了。

    就这样,凡川等待着康藏在用音魂传递信息。凡川注意到,康藏的神情在听着音魂之后,渐渐的在变化,从开始的紧张,到后来的不安,再到如今的极度恐慌,在他丑陋的脸上显现出来,显的是多么的滑稽。

    就在凡川还在看着康藏的神情在想着什么的时候,突然只见康藏拖着颤抖不安的身体跪在了凡川的身前,见到康藏的下跪,其他四位古咒教的修真者也跟着跪了下来。

    “凡川小恩公,只怪我们有眼无珠,没能认出小恩公您的容颜,还请小恩公能够饶了我们兄弟几个一命啊,我们也是原来不知道小恩公您的情况啊,这才鲁莽的行事,小恩公……”康藏似乎是撕心裂肺般的哭叫道。

    看着眼前这一幕,凡川感悟甚多,如果不是自己沾了老白师尊的光的话,也许自己现在已经被形神俱灭了。

    看着刚刚还嚣张跋扈,如今却下跪求饶的康藏等人,凡川也释然了,他们毕竟也算是行使命令,只要他们以后不要再次侵略弱者就好,凡川的可怜之心又在暴涨,于是对着康藏等人出声道:“康藏啊,你们以后是不是不会再欺凌弱者了?”

    “不会,不会,不……啊,多谢小恩公的饶命,多谢”康藏似乎理解到了凡川话中的意思,立即惊喜的说道。

    “好了,反正伽木已经答应我了,我也不必再次在意了,你们走吧,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仙云魅了,告诉古咒教的所有人,都不能”凡川看着还在惊喜的康藏,淡淡的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多谢小恩公,多谢”康藏起身欲走的说道。

    “多谢小恩公的饶命”

    “多谢小恩公的不杀之恩”

    康藏身边的其他几位古咒教修真者也争先恐后的说道。

    “好了,都赶紧走吧,记得把那个叫什么严庞的也带走”凡川看着远方淡淡的说道。

    只见康藏一行人拖着躺在地上的严庞,立即一溜烟的消失不见了。

    其实凡川并不知道,此刻的凡川在仙云魅那些女修真者的眼中已经是神的存在,而以后仙云魅讨论的话题,也将会是今天凡川的一人大退古咒教六位高手的事迹。此刻那些女修真者都用着痴迷的眼神看着英俊的凡川,就连一向冷冰冰的凝霜,在此刻拖着受伤的身体,也用着近乎温柔的眼神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凡川,虽然有点疑惑为什么那些古咒教的人会突然跪倒在凡川的身前,但最终还是温柔的情绪大过了疑惑的思绪。

    “师尊,你真厉害啊,那些人都是你的小弟吗?你看都给你下跪啊”不知何时,郑塘从仙云魅的主殿里跑出来,傻乎乎的看着凡川问道。

    “哈哈,师尊我可不会收这种人做小弟的,那会很丢我的人的”凡川大笑着对着郑塘说道。

    不远处半躺在地上看向凡川这边的凝霜,似乎是满意般的点了点头。

    “凡川哥哥,你真厉害,雪儿有件事想求你,不知道凡川哥哥能不能答应雪儿呢?”就在凡川和郑塘说话的空隙,只见晴雪突然闪现在凡川的身边,扭扭捏捏的看着凡川含羞问道。

    “说吧,我能做到的都会答应你”凡川看着之前还要攻击自己的晴雪,如今却这般有求于自己的可爱状,于是出口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