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凝霜
    [.huju.]“你叫凡川对吧?凡川小兄弟,刚刚只怪我那两个师妹不懂礼数,让你见怪了,请不要放在心上,我是他们的师姐,也是烟紫的师姐,我叫凝霜”在仙云魅的主殿里,刚刚冷冰冰的女修真者现在倒是不再那么不易近人,不过脸上的冷冰表情还是似有似无。[.huju.]

    “没事的,毕竟不知者无罪嘛,不过刚刚凝霜姐姐所说的什么因为古咒教的关系是怎么回事啊?”坐在主殿座椅上的凡川看着凝霜说道。

    “这个说来话长了,我就大概的给你说下,因为古咒教企图想独自占有月惊城,但碍于我们仙云魅的整体实力,不敢大肆攻取,所以经常搞一些鬼把戏来我仙云魅闹事,之前就会经常假扮成普通的修真者来我仙云魅或是找人,或是学习,又或是来参观景色,等等的各种理由,而最终就是会进入到我派内部挑衅滋事,让我派内部扰乱,所以这才让凡川小兄弟你被误解了”凝霜认认真真的为凡川叙述道。

    看着眼前冷冰冰的女人为自己认真叙述,凡川实在不敢拿现在的凝霜与刚刚初见时的凝霜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原来是这样啊,我说呢”凡川恍然大悟似的点头道。

    “晴雨,晴雪,去端些玉香果让贵客品尝”凝霜看着另一边站立的刚刚那两位守门的女修真者说道。

    “是,大师姐”那两位女修真者说完话就出去了主殿。

    凡川这才知道原来刚刚门口守卫的两名女修真者的名字叫做晴雨和晴雪,而差点就和自己动手的那个女修真者就是晴雪。凡川看着唯唯是诺的晴雨和晴雪走出主殿,心里有点幸灾乐祸。

    没等一会,晴雨和晴雪分别端着两个玉盘走进了主殿里来,踱步的把玉盘放在了凡川和郑塘的身边的桌子上,玉盘上放着一种颜色紫红的果子,晶莹剔透,散发着浓厚的香味,让人闻到都感觉飘入了仙境一般。

    “这是仙云魅独有的玉香果,凡川小兄弟你们可以品尝下”凝霜适时的解释说道。

    还没待凡川说声感谢之时,只见郑塘早已按耐不住般的拿着两颗玉香果就吞进了肚子里,看他舒服满足的表情,凡川心想这果子一定不会是凡品。

    “呃,我这徒弟还未入修真,生性鲁莽,还请凝霜姐姐别见怪,多谢凝霜姐姐的款待”凡川尴尬的对着凝霜说道。

    “我不见怪,你们尽管享用就行”凝霜似乎也并不在意郑塘的吃相,只是淡淡的说道。

    听完凝霜的话后,凡川也拿起来了一颗玉香果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入口即化,顿时芳香充满了整个身体,味觉似乎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是凡川第一次享用到如此的圣品。

    等嘴里耗尽最后一丝的芳香之气,凡川稳定了下心神,看着一旁脸上表情依旧冷冰的凝霜满足的说道:“凝霜姐姐,这玉香果真不是凡品啊,真是让人回味无穷”

    “呵呵,凡川小兄弟喜欢就行,以后想吃尽管来我们仙云魅即可”凝霜又是一副淡淡的说道。

    这时候,在主殿门外的两个女修真者叽叽喳喳的议论道:“晴雨姐姐,你说大师姐今天是怎么啦?以往她可不会这般待人的啊,真想揍死那个叫凡川的人,你看他那嘚瑟样子”

    “晴雪,别瞎说,我想可能是因为烟紫师姐的关系吧,这位叫凡川的人是烟紫师姐的好朋友,所以大师姐才会这般的照顾啊”不错,这两人正是刚刚会过凡川的晴雨和晴雪。

    正待凡川和凝霜还在讨论玉香果的时候,只听仙云魅主殿主门外有人大喊道:“小姑娘们,今天怎么连把守的人都没有啦?出来几个姑娘让大爷瞧瞧”

    凡川正在郁闷是谁这般嚣张自傲的时候,只听身旁的凝霜冷冷的说了句:“哼,找死”凝霜说完话,身体就向外飞了去,凡川纳闷的看着飞走的凝霜心想到:“嘿,她元真期修为竟然不用飞剑就能飞?真奇怪了”

    其实凝霜早已用了飞剑,只是她的飞剑是隐形的,只有用真气才能感觉到,所以只是凡川没注意罢了。

    看到凝霜已经向外飞去,似乎是有人挑衅滋事,凡川也不好意思再坐在这儿吃了,于是转身对着还在吞吃玉香果的郑塘说道:“郑塘,你留在此处,不可乱动,我去去就来”因为是修真者的争斗,凡川不能让郑塘靠近,说完,凡川转身向着仙云魅主殿外跑去。

    “嘿,还真有姑娘出来了?还是上次那个修为不错的姑娘啊”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长相异常丑陋的男修真者对着刚飞出的凝霜饥嘲道。而在这位男修真者的周围还站着五位同样身穿黑色长袍的男修真者,长相各不相同,但总结下来是算不得好看,只能用怪异或者丑陋来形容了,如果把此时的凡川放在他们六人中间,可想会形成一个极度鲜明的对比。

    “呸,你们古咒教还真是不死心,这次我要让你们形神俱灭”凝霜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六人冷冷的说道。

    凡川听到又是古咒教,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上次伽木已经答应了自己不会让古咒教再侵略别人的方土,难道那伽木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吗?不过看伽木虔诚的样子,不像是那样的人啊。不过下面那六人中间刚刚说话的丑陋男人的一句话,才让凡川知道了原因。

    “让我们形神俱灭?哈哈,你有个那个实力吗?告诉你吧,自从上次被你们侥幸击退后,我们六人就没有再回教,而是就在你们仙云魅的附近恢复身体,这次我们已经实力大增,看你们还能把我们怎么样,哈哈哈哈”那丑陋男修真者狂妄的大笑道。

    凡川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去古咒教的时间之前,这六人已经在仙云魅这儿了,估计还不知道古咒教教中所发生的事情。

    于是凡川谨慎的探出一丝真气去查看眼前不远处的六人修为境界,这让凡川又是一阵惊讶,眼前不远处的这六个古咒教的修真者,其中四个人的修为境界是和自己一样的元真境界,而刚刚说话的那个丑陋男以及他身旁的另一位是凡川所看不透的修为境界,这着实让凡川心里一阵惊叹。

    “那就试试吧!看剑”还在凡川为眼前古咒教六人的修为境界感到惊讶的时候,只见凝霜拿着一把薄体近乎透明的发着淡淡白光的修真剑向着刚刚说话的那位古咒教修真者飞去。

    “不好,凝霜姐姐回来”凡川的话还是喊晚了,只见凝霜的薄剑刚刚刺到古咒教的那位丑陋修真者的身前时,只见那位古咒教的丑陋修真者的双手不停的在空中来回旋转,似乎是在一瞬间,那丑陋修真者的双手周围就布满了黑色的光圈,凝霜的薄剑碰到黑色光圈的时候,就立即停止不前了,还未等凝霜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的时候,只见那丑陋修真者双手布满的黑色光圈越来越浓密,忽然黑色光圈像是一条游刃有余的蛇一样以极快的速度飞向了楞在空中的凝霜,也许真的是修为境界的差距,只见凝霜的防御真气还未布满全身的时候,黑色光圈就狠狠的打中了凝霜的娇小身躯,只听一声沉闷的“噗”声过后,凝霜的身体失去控制般的向后飞去,最后落在了仙云魅的主殿边上,凝霜因此吐了一口鲜红色的血液,半躺在地上,无法动弹。

    “大师姐,大师姐”几个仙云魅的女修真弟子都紧张失措的跑向了受伤的凝霜。

    凡川也没多想,也立即跑向了半躺在地上的凝霜,临到凝霜身边的时候,凡川转头看了看古咒教的六名修真者,只见他们脸上一副得逞的小人样子,又是让凡川一阵极度的恶心。

    “都别动她,她的真气在消散,似乎是被下了封禁”凡川看着半躺在地上,受了严重的伤的凝霜,又看着其他几位哭哭啼啼的女修真者厉声说道。

    凡川在心里感叹凝霜太冲动,不摸清敌人状况,就鲁莽出手,这样很容易失败,不过碍于凝霜是烟紫姐姐的师姐,况且凝霜刚刚对待自己也不错,而最主要的是自己讨厌那些古咒教欺凌别人的小人之心,所以,凡川不得不管这件事情了。

    凡川又想到,如果自己没有和烟紫姐姐认识的关系,而自己是刚好路过这里看见这一幕,也许自己还会管,这也许是自己的天性吧。

    “凡川哥哥,你能救我大师姐吗?求求你了,之前是我不对,你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求求你救救我大师姐好吗?”也许是因为刚刚凡川冷静的说出了凝霜的状况,就连之前看不起凡川的晴雪也在央求着凡川说道。

    “我会尽力的,你们让开”凡川立即抽出一丝真气融入到了凝霜的身体里,试着去抚平凝霜体内紊乱的真气。而且在抚平的过程中,凡川又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一粒魂平丹,用真气化入了凝霜的嘴里。看着半躺着的凝霜的粉嫩樱桃小嘴边挂着的一缕缕血迹,凡川心里又是一番不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