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安泽天苏醒
    [.huju.]夜朝城的城角处,一座木质的小屋显现出来,凡川迫不及待的跑了过去。[.huju.]

    “安爷爷,我回来了,我回来了”还未进门,凡川就在院外大喊起来。

    “是小川吗?咳咳,是小川回来了吗?”屋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不过此时的声音却显的那样的沧桑。

    “是我,安爷爷,小川回来了,让您久等了”凡川进到了屋子里,只见以前身体硬朗的安爷爷,如今却拄着一根拐棍,头发全都白了,脸上的皱纹也明显的加深了,以往直直的腰杆,现在却只靠着一根拐杖来支撑身体,安爷爷是太累了,为了安泽天,安爷爷付出的太多了,情到深处,凡川的眼睛不禁的湿润了。

    “真的是小川啊!咳咳,你可回来了,爷爷真担心你啊,这几年,爷爷都没睡过个安稳觉啊,现在好了,回来了就好啊”安爷爷每一次的咳嗽,身体都在随着咳嗽颤抖。

    “小天呢?安爷爷,我找到让小天苏醒的办法了”凡川立即对着安爷爷说道。

    “真的吗?那太好啦,小川啊,太辛苦你了,小天在里屋呢,你去看看吧”安爷爷激动的说话,却又引起了一阵阵的咳嗽。

    “安爷爷,你先在这休息着,我去看看小天”说着凡川向里屋里走去了。

    刚进里屋,就看到了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安泽天,凡川不再多想,立即拿出一粒魂平丹,切出了一小点,用真气融进了安泽天的身体里,等丹药全部融入安泽天身体里后,凡川转身走出了里屋。

    “小川啊,怎么样?小天醒了吗?”见凡川从里屋里出来,安爷爷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安爷爷,您放心吧,小天一会就能醒了”凡川看着眼前的安爷爷认真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安爷爷自言自语的念叨了几句。

    “对了,安爷爷,这两位都是我的朋友,这个叫亦冬,这个叫郑塘”凡川分别的指了指亦冬和郑塘与安爷爷说道。

    “安爷爷好,亦冬在此有礼了”首先是亦冬对着安爷爷拜道。因亦冬听凡川说过安爷爷的事情,而自己又已经和凡川结拜为兄弟,所以也放下了修真者的架子,称面前的老者为安爷爷。

    “安爷爷您好,我是郑塘,在此有礼了”其次是郑塘也拜礼的说道。本来郑塘不知道要称老者为什么,但忽的看见自己的师尊凡川向自己撇了下眼,这才会意。

    “好好好,你们都好,都快坐吧,既然是小川的朋友,那大家就都不是外人,不必拘泥,不必客气啊”安爷爷很懂得安抚局面般的说道。

    还正待众人说话的当下,突然里屋里传来了一句稚嫩的声音。

    “爷爷,小川哥哥,我怎么睡了那么长时间啊,头好痛哦”

    听到声音的传出后,凡川立即向里屋走去,安爷爷也紧张激动的拄着拐杖注视着里屋。

    不一会,凡川和还和以前模样一样的安泽天从里屋里走了出来。

    “爷爷,爷爷,你怎么啦?怎么拄拐杖了?昨天你还不是好好的吗?”被封禁了的安泽天并不知道时间一恍惚已经过了好几年,只是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安爷爷说道。奇怪的同时还夹杂着一丝的难过。

    “真的是小天啊!小天啊,咳咳,真的是你啊,啊,今天爷爷我太高兴了,太高兴了”安爷爷似乎情绪失控了一般的大叫道,大叫的同时还伴随着咳嗽,两行浊泪从安爷爷饥瘦褶皱的脸上流了下来,几年的相思之苦,在这刻是显的那么的淋漓尽致。

    “爷爷,我当然是小天了啊,爷爷怎么哭了啊”安泽天天真好奇的看着安爷爷说道。

    “啊,哈,没事,爷爷没事,爷爷只是太想小天了,哈哈”安爷爷似乎并不想告诉安泽天事情的真相,于是擦干了眼泪,强颜欢笑的说道。

    “嘿嘿,小天就在爷爷身边啊,小天会一直陪着爷爷的,嘿嘿,小川哥哥,你身体痊愈了吗?”安慰完安爷爷的安泽天看着眼前的凡川问道。

    安泽天还记得自己当初初到夜朝城时候的伤,这让凡川心里又是一阵翻涌。

    “我没事,哥哥的伤早就痊愈了,没事了”凡川假装的笑道。

    “好耶好耶,小川哥哥可以陪小天玩喽”安泽天蹦跳着说道。

    就这样凡川和亦冬以及郑塘在木屋里陪着安爷爷和安泽天度过了几天,安爷爷的脸色在这几天似乎有着明显的好转,不再是那么的阴郁和苍白。这让凡川感到很欣慰,但接下来的一个现实问题摆在了凡川的眼前,那就是离开分别,因为凡川是修真者,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间小小的木屋,而且凡川还有着修真时候的初衷,这让凡川很是难为,在经过了几天的思想斗争之后,凡川还是决定了离开。

    这天的天气特别好,眼光明媚,温度适中,只见凡川低着头向着坐在院里的安爷爷走了过去。

    “安爷爷,小川想跟您说件事”凡川低着头,似乎不敢看安爷爷的眼睛。

    “要走了是吗?哎,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那么快啊”安爷爷竟然猜出来凡川想要说的话。

    凡川不得不佩服安爷爷的聪慧,于是继续说道:“安爷爷,其实我也不想离开您和小天的,但是……”

    还未等凡川把话说完,安爷爷插话道:“但是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对吧?这些爷爷都知道的,去吧,这次能见到你,爷爷已经很欣慰了,况且你还救醒了小天,爷爷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啊”说完,安爷爷似乎想到了什么,低着头不再说话,只是谁也没有发现,低着头的安爷爷眼睛又湿润了,两行浊泪一闪即逝。

    “安爷爷说的哪里话,救醒小天这是我的责任,我……”凡川似乎想再多说什么,只是却再也说不出口。

    就这样两人静止了许久,还是安爷爷先打破了安静的局面。

    “爷爷人老,但是心不老,其实爷爷早看出来了你和亦冬都不是凡人,既然不是凡人,就应当有大事要做,这些爷爷还是懂的,趁小天出去玩耍还没回来,小川你们就赶紧去吧”安爷爷似乎想了许久般的说道。

    凡川惊讶着安爷爷说的话,看来安爷爷也许早就看出来了自己不是凡人,只是自己没有说,安爷爷也就没有提,想到此刻,凡川心里一股说不出的滋味传来,很酸,很痛。

    “爷爷,这是两粒净心丹,你和小天每人吃上一粒,爷爷,您等着小川,小川还会再回来看您的”凡川似乎是鼓起来了勇气的说道,说完,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两粒净心丹递到了安爷爷手上,因在路上听亦冬说过,只要凡人吃了一罗丹净心丹的话,就可以延年益寿。凡川这才想到给安爷爷丹药。

    “去吧,孩子,好好走你的路”安爷爷语重心长的说道。

    “安爷爷,等着小川再回来看您”凡川说完话,对着安爷爷跪拜了下,起身转头走了,因为凡川不想看着安爷爷的眼睛告别。

    想着从自己刚误入夜朝城被安爷爷相救,再到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一切,凡川有时候都真的把安爷爷当做了自己的镜爷爷,此刻的凡川又一次的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而凡川不知道的是,在目睹着凡川身影渐渐远离的安爷爷,眼睛也在情不自禁的流淌着看似浑浊,但却最清澈的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