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解封洞底凡人
    [.huju.]“前面就是洞口了,我们就直接下去吧”凡川看着身后的亦冬说道。[.huju.]

    “嗯,好,川弟带路吧”亦冬听到凡川的话后说道。

    又是之前的那种漆黑,阴森的感觉让凡川和亦冬都感到背后一阵冰凉,在穿过凡川开凿出的那个洞口之后,暗黄的火光就隐现了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凡人,古咒教实在是太可恶了”亦冬看着眼前的没有意识在开凿的凡人,以及地上多具干枯的尸体说道。

    凡川看到了地上又多出来了几具干枯的尸体,心里很是难过,似乎是一种看到死亡的悲伤,又或者是一种同情的怜悯。

    “亦大哥,我们救人吧”凡川不想再浪费半刻时间,急切的说道。

    “好,川弟,我们分开救,你救这一边,我救这一边,谨记,一个凡人只可食用一点点魂平丹,不可多”亦冬认真的说道。

    “知道了,亦大哥”听到亦冬的话后,凡川立即跑向了自己这边的凡人群。

    凡川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一粒魂平丹,用真气切割成了大小均匀的十份,立即用真气把丹药融入到还在不停开凿的凡人身体里。

    直到凡川和亦冬把所有在开凿的凡人用真气融入丹药后,洞里立即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和刚刚嘈杂的开凿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亦大哥,他们什么时候会醒啊?”凡川看着全部用过丹药后躺在地上的人问道。

    “不用急,川弟,我们等一下就好”亦冬似乎胸有成竹的说道。

    果然,在凡川和亦冬还在说话的时候,躺在不远处的一位凡人就发出了“咳咳”的声音,接连着不停有人发着“咳咳”的声音,身体也都站立起来,只是脸色还是依旧的苍白。

    亦冬看到这一切,满意的点了点头。

    “呃,好累啊,我这是在哪啊”听到有人说话,凡川转头看去,让凡川惊喜的是,说话的那人竟是凡川第一次下到洞底出声相问的那位大汉。

    “呃,我也好累啊,怎么睡觉睡了这么长时间,怎么感觉比平常还累啊”

    “我也是,不但累,而且好饿啊,我们这是在哪儿啊?”

    不断的有人出声说话了,凡川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些像是重获生命的人在不停的疑惑说话。

    还是那个凡川第一次见的大汉眼睛比较犀利,只见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凡川和亦冬跑来,脸色极度的苍白,如若是在城街里看见,肯定会让人以为是鬼呢。

    “两位小哥,我看你们俩人的身体和脸色,和我们都不一样,我想请问下你们一下,这儿终究发生什么了,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跑来的大汉看着凡川和亦冬认真的问道。

    听到大汉的话后,亦冬抢先的把他们怎么被古咒教封禁,然后又怎么得救的事情,从头到尾复述了一边,最重要的是,亦冬在最后对大汉补了一句说道:“如若不是这位小哥,你们也许都要命丧于此”说着话,亦冬向着凡川指了指。

    那大汉似乎很难以相信亦冬的话,毕竟修真者离凡人的生活圈太远了,但又想了想,如果不像这位英俊异常的年轻人说的那样,那也没有别的解释目前的情况了啊。大汉将信将疑的看着凡川和亦冬。

    亦冬也似乎看出了大汉的疑惑,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是咱们夜朝城的守护修真门派寒逍遥城的修真者,不信你可以看看这个”说话间,亦冬拿出一个令牌递到了那大汉的手上。

    大汉看到令牌后,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立即下跪大喊道:“多谢尊者相救”,其他的凡人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在看清楚那大汉手里的令牌之后,全都跪了下来大喊道:“多谢尊者相救”接连不断的磕头声回荡在洞里,悠远流长。

    凡川看到这一幕很是惊讶,但在此刻严肃的情况下,也不宜说道什么。只是凡川不知道,其实亦冬手里的那块令牌是夜朝城城主钦佩给寒逍遥城修真门派的令牌,见此令牌如同见到夜朝城城主,此令牌在夜朝城无人不晓。

    “你们不用谢我,是这位小兄弟救你们的,他叫凡川,没有他,你们也早就没有命了”亦冬严肃的面向众人说道,说完话又指了指站在自己身旁的凡川。

    众人这才把目光聚集在凡川的身上,凡川给众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英俊,年轻,而且似乎并没有摆尊者什么的大架子。

    “多谢凡川尊者相救”众人又跪下向着凡川磕头起来。

    凡川被这一幕给吓到了,这么多人向自己磕头,而且个个脸色苍白的,总感觉有点诡异,让人不舒服。

    “大家身体都很虚弱,就都赶紧起身吧,救命什么的谈不上,只是帮了一点小忙而已,各位兄弟大哥不必如此多礼”凡川立即笑脸相迎的说道。

    如众人所想,眼前的年轻英俊男人,果然是平易近人,没有尊者架子,于是也都纷纷拖着疲惫的身体站了起来。

    见到众人起身,凡川又说道:“大家现在一定很疲累,很饥饿,我们现在就走,回我们自己的家好吗?”

    众人像是看到了知音一样,都频频的点头叫好。

    看到此景,凡川没再作多思索,立即和亦冬着手准备着怎么把众人送到地洞之上,最后亦冬提出他自己用瞬移把人移上去,因为人数多,瞬移不能带太多人,所以还需要凡川用真气做推力把人送上洞顶。

    听到亦冬的安排,凡川笑了笑说道:“亦大哥,看来你还不知道我的冷伐剑还是飞剑吧?让你瞧瞧”说话间,凡川祭出了冷伐剑,周围顿时寒冷起来,众人都紧了紧本就不厚的衣服。

    “哈哈,川弟一身都是宝啊,好剑好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攻击与飞行于一体的修真剑呢,真是震撼”亦冬惊讶的笑道,接着又说道:“既然川弟有飞剑,那川弟就用飞剑运送人吧,我们一会树林见”

    “好的,亦大哥,一会见”说完话,凡川就用真气去操控冷伐剑去飞行运送人了,这还是凡川第一次用自己的真气去操控飞剑飞行,难免有着太多的激动和紧张。

    似乎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只见夜朝城的城外树林边,站着许多脸色苍白的人,以及两位脸色正常,长相英俊的年轻人。这两位年轻人正是刚刚把众人从地洞运送到城外树林的凡川和亦冬。

    “各位兄弟大哥,你们已经出来了,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我俩的任务也完成了,你们就速速的回家吧,相信家里一直有人在等待着你们的回去呢”凡川看着解救出来的众人大声的说道。

    说到回家,凡川又忽的想起来了在遥远的紫金大陆木季城的边缘大山里,那个屹立在山间的茅草屋,以及那个音容笑貌犹在的镜爷爷。甩了甩那些忧愁的思绪,凡川此刻想到的是要立即回到夜朝城去解除安泽天的封禁,以及回去看看那个和镜爷爷在某个瞬间都是一样的安爷爷。

    “再次多谢两位尊者的相救,我们永生不会相忘”众人又齐齐的喊了一句,这才陆陆续续的向着夜朝城走去。等人都快走光了,凡川也想着要立即回去解除安泽天的封禁时,忽的面前出现了一位大汉,凡川定睛看了一眼,竟是自己第一次下到地洞时见到的那个大汉,也是刚刚在地洞相问亦冬的那个大汉。

    “你怎么还不回家啊?不怕你家人等的着急吗?”凡川出声问道。

    只见那大汉忽的跪倒在了凡川面前,出声说道:“恳求凡川尊者收郑塘为徒,郑塘不想再做庸庸碌碌的凡人,郑塘想修真,想跟随尊者帮助有困难的人”

    听到大汉的话,凡川才知道眼前这位大汉的名字叫郑塘,但凡川被这突来的情况给吓到了,想想自己本就是个初入修真的人,而且是在机缘巧合下才突破了元真境界,哪有什么实力能收人为徒呢?凡川不敢接受,于是出声说:“郑塘,我自问没有那个实力做你的师尊啊!再说你修真了,你的家人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们啊?你要知道,修真无时间,如果你修真了,你将会看到你的亲人一个个衰老离你而去的,这种悲痛,我也不想看到你承受,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凡川尊者,我家里没有其他人,我本就是一个孤儿,还恳请尊者收郑塘为徒,不然郑塘还不如死了,死了倒没什么念想了”郑塘依旧跪着说道。

    凡川听到郑塘的话,感触也是很多,自己何尝也不是一个倔强的人啊。

    “哈哈,川弟,看他如此执着,你不妨就收下他吧”亦冬在一旁笑道。

    “亦大哥,你知道的,我没有那个实力啊,对了,不妨大哥你收了郑塘为徒吧?”凡川像是看到了曙光般的对着亦冬说道。

    “恳请凡川尊者收郑塘为徒”郑塘的声音在此刻又传了过来。

    “哈哈,川弟,他想拜你为师,我可抢不来啊,哈哈”亦冬在一旁大笑道。

    经过了诸多的思想挣扎,凡川想到了自己刚刚修真时的初衷。虽然自己是被言慕岸师尊主动带入修真的,但自己本就想去修真,只是为了镜爷爷的复生,也许郑塘的修真初衷也是和自己大相径庭,只是人物变了而已吧。

    “那好吧,郑塘,你起身吧,我今天就收你为徒,但是前提说好,作为师尊的我可能教不了你太多修真东西”凡川黯然的说道。

    “只要能跟在师尊身边,就是郑塘的荣幸,师尊在上,郑塘在此拜谢师尊”郑塘似乎很兴奋和高兴的说道。

    “行了,先这样吧,你需谨记你的师承门派是紫金大陆木季城的孤真派,其他的诸多事宜,等以后我再慢慢给你说,当下最紧急的是要先回夜朝城里,我要去解救一个很重要的人”凡川急切的说道。

    “谨遵师命”郑塘立即说道。

    凡川对于收了这个郑塘为徒弟,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可怜他的身世,也许是他比较像以前的自己,又也许只是凡川不想再孤独的修行了。

    没再多想,凡川首先的向着夜朝城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