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重回夜朝城
    [.huju.]见伽木还在一直的跪拜,凡川有点彷徨的不忍于心,于是又说道:“伽木前辈,我师尊怎么是你的恩公,这我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我不是你的小恩公,我并没有施舍过于你恩惠,所以,你想报恩,就去找我师尊言慕岸报恩,行吗?”

    “恩公已经将楚远紫剑传授于你,这也就说明恩公也许已经不在修真界,也许已经飞升仙界了,所以老夫我……”伽木依旧还在跪着说道。[.huju.]

    “所以你就想报恩与我吗?伽木前辈,你赶紧起来吧,如果你真的想报恩与我的话,小子凡川只有一个恳求,就是恳求古咒教不要再封禁夜朝城那些无辜的凡人”凡川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完凡川的话后,伽木慢慢的站起来说道:“那好吧,既然小恩公不愿让我这个老头子服侍在你身边,那就罢了,但是以后小恩公如果有困难的话,请及时来古咒教找老夫,至于小恩公说的封禁凡人之事,老夫并不清楚,一会老夫会去问枷景,让他立即停止再封禁凡人”

    凡川这刻在心里想到,自己的老白师尊到底给过眼前的这个伽木什么恩惠啊,以至于伽木这般的对自己,真是有点好奇是因为什么,但想到此刻最要紧的是回到夜朝城为安泽天和那些凡人解封,于是凡川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不再多想。

    “如此凡川就多谢伽木前辈了”凡川对着伽木作揖着又说道:“我必须同亦大哥要立即回夜朝城,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伽木前辈,就不多打扰你了”

    听到凡川的话后,伽木径直的看向了亦冬说道:“这位小兄弟,刚才怪老夫眼拙,不知道你与小恩公的关系,贸然出手伤到了你,还请多多见谅”

    “前辈,过去了就且不提了,有了川弟给我的丹药,我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如此,就请前辈不必多礼了”亦冬礼仪性的对着伽木说道。

    “好了,伽木前辈,那我们就先走了,这是两粒回神丹,您且收下,想必这丹药对您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否把丹药给予枷景,那就是前辈您自己的意思了。凡川托前辈的事,还请伽木前辈留心,如果有机会,凡川会再来道谢伽木前辈的”说完话,凡川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两粒丹药递到伽木的手上,然后同亦冬向着古咒教的主殿外走去。

    “小恩公,你这……你交给老夫的事,老夫一定办到”手里拿着丹药,浑身颤抖的伽木看着远去的凡川说道。

    事后凡川并不知道,他今天让伽木告知枷景停止对夜朝城的凡人再施封禁之事,在夜朝城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都说长相英俊的凡川是夜朝城的大恩人,是夜朝城的大英雄,以至于后来夜朝城的城主都来寻访凡川。

    看着身影渐渐消失的凡川和亦冬,伽木突然转头严肃的看着不远处受伤的枷景,严肃的神情里隐藏着真实的愤怒……

    枷景从刚刚的境况突然转变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己的师叔祖愤怒的看着自己,双腿不自觉的打起了哆嗦……

    “对了,亦大哥,你刚刚说的大罗七丹到底是什么啊?”凡川在和亦冬前往古咒教传送阵的路上问道。

    “嗯,至于大罗七丹的功能作用,我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相传大罗七丹是修真界最信仰的丹药,很难炼制成功,今天不管是谁看到你手里的丹药,都会震惊的”认真介绍的亦冬又说道:“这大罗七丹的高低之分就是一罗丹是大罗七丹里最低,最易练成的,而最高就是七罗丹,相传修真界就只有几个人炼制成功过,其中就包括你的师尊言慕岸,但我常年生活在夜月大陆,对于紫金大陆如今的情况是不甚了解了”

    “噢,亦大哥,那这些大罗七丹分别都是什么名字啊?”凡川继续追问道。

    “一罗丹叫净心丹,主要功能是疏通体内被打乱的真气,二罗丹叫回神丹,主要功能是快速补充体内真气,三罗丹叫集元丹,主要功能好像是安抚元真灵神的,防止灵神爆裂,而四罗丹就是魂平丹,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丹药,可以扫除一切修真界的封禁之术,再其次就是五罗丹雨灵水丹,六罗丹焚灵火丹,七罗丹经真渡丹,但后面这三种丹药的功能,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没见过别人吃过后面三种丹药,所以就没有了解。不瞒你说,就你刚刚放在我这儿的紫色的七罗丹经真渡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亦冬一口气把自己知道了的关于大罗七丹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凡川。

    凡川这才初次的了解到大罗七丹的珍贵和不易,但自己也并不介意送给亦冬的全部大罗七丹,因为凡川始终相信,在世俗的世界里,亲情和友情也许就能大过一切。

    也许是如今的凡川没有经过世俗的尔虞我诈,才会这么天真与冲动,但此刻凡川的心情确是没有丝毫后悔之意。

    “多谢亦大哥的介绍,小弟我已经略懂的一二了”凡川真诚的说道。

    “川弟哪里话,说什么多谢,你我兄弟的缘分之间,不需要多谢的话,哈哈哈哈”亦冬大气的笑道。

    “还是亦大哥的感悟境界高啊,小弟我快马加鞭也赶不上大哥你啊”凡川也同样笑道。

    “哈哈,行了,别拍我的马屁了,前面就是传送阵了,我们回去吧”说着话,亦冬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古咒教传送阵。

    “好,亦大哥,我们走吧”凡川紧紧跟着亦冬走向了传送阵,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古咒教,心里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总感觉这趟古咒教之行,充满着过多的戏剧性,好像现实很模糊的感觉。

    本来凡川想着既然在月惊城的古咒教,就想去下同样在月惊城的仙云魅派,因为凡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在偶然间想到那张美丽倾城的笑脸,想到那个曾帮助过自己的烟紫姐姐。但碍于回到夜朝城的事情紧迫,凡川也就没再多想,想着以后总是会有机会再来的。

    夜朝城城外一片树林的深处,两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站立在一个像是石头砌成的正方体旁边,那正方体还在隐隐的透着白光。

    “好了,川弟,我们到了”一个长相英俊的如女人般的年轻男人向着身旁同样英俊的年轻男人说道。

    “噢,亦大哥,既然现在我们在树林里,不妨就先救了在地下洞里开凿的那些凡人吧?”不错,这两个英俊的年轻男人正是刚刚从月惊城古咒教传送阵传送到夜朝城城外树林里的凡川和亦冬。

    “好啊,那就听川弟的,事不宜迟,我们立即起身就去吧”想到那些无辜被封禁的凡人,动了恻隐之心的亦冬说道。

    “好,亦大哥,我记得路,我走在前面带着你”说着话,凡川走向了亦冬的身前。

    于是在夜朝城城外的树林深处,凡川身处前位的带着跟随其身后的亦冬,向着树林深处的另一方向急速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