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峰回路转
    [.huju.]楚远紫剑终于动了,以着强大的真气波动和无匹的战意,极速的飞向了枷景和在枷景前面布置什么东西的散仙老者。[.huju.]

    “咣……哗……”几乎是在一瞬间,天昏地暗般的紧张,只见古咒教早已被施加固封禁的主殿,破出了一个极大的洞口,可以远远的望见天空,而与此同时,只见枷景在不远处的地上躺着,而散仙老者在一旁盘坐着闭眼恢复,过了许久,枷景才挣扎着站了起来。

    凡川身体也受到了很大的损伤,连续的吃下八粒丹药,导致元真灵神的真气忽而爆满,忽而抽干,以至于凡川的身体像是在死亡边缘游离。

    强撑着用真气召回了楚远紫剑后,凡川拖着虚弱的身体向着依旧还在恢复的亦冬走去。

    “亦冬大哥,这个给你,相信会帮到你的”看着眼前同样虚弱的亦冬,凡川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两粒丹药递到亦冬的手上。

    醒了的亦冬首先看到的是破乱不堪的古咒教主殿,和盘坐在恢复的散仙伽木,以及躺在地上不动的枷景,惊讶了很长时间,因为亦冬刚刚在入定恢复,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还未从惊讶中回过神的亦冬又看到凡川递到自己手上两粒绿色的丹药,又是一阵惊讶。

    “凡川小兄弟,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你怎么会有大罗七丹里的二级回神丹呢?这丹药特别难求啊”亦冬特别惊讶的问道。这一切一切的突然变化,让他还没正确反应过来。

    听到亦冬的惊讶和好奇,于是就把自己刚刚使用楚远紫剑的事情复述了一遍。而说到丹药的时候,就简单的说到是自己师尊留给自己的。

    “楚远紫剑?你确定是这把剑吗?这可是修真界的一件奇宝啊,算了,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等有时间再慢慢给你介绍楚远紫剑的事情,真没想到凡川小兄弟竟有这样一件奇宝,对了,你说这丹药是你师尊留给你的?”亦冬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如今的情况也确实不得不让他激动和惊讶。

    “嗯,是啊,是我师尊留给我的,还有其他很多种颜色的呢,只是小弟我不懂丹药,只能是随便吃了”凡川郁闷的看着眼前的亦冬答道。

    “多种颜色?凡川小兄弟能拿出来让我瞧一下吗?”亦冬像是要发现什么宝贝一样,紧张的说道。

    “当然可以了”说着话,凡川从晶涟羽戒里又拿出六粒颜色不同的丹药递到亦冬的手上。

    等看到丹药的亦冬,竟然不由自主的特别激动起来,说话都显然有些不利索了:“大罗七丹,这真的是大罗七丹,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我说亦冬大哥,这有什么好惊奇的啊?不就是几粒丹药吗?”凡川不解的问道。

    “哎呀,凡川小兄弟,你不懂这些丹药的价值啊,我现在先不给你详细的一一介绍了,就先说其中的四罗魂平丹,就你之前所告诉我的那些被封禁的凡人,就只需用这粒四罗魂平丹的一点就可以完全扫除体内的封禁”亦冬激动的说道。

    当听到亦冬说魂平丹的时候,凡川就感觉好像在哪儿听到过,等听完亦冬的介绍之后,凡川恨不得把自己撕碎了,忽然想起自己为了安泽天,和那些洞底的凡人解除封禁,自己才不辞辛劳的跑到现在的古咒教,没想到从一开始自己身上就有能解封的丹药,凡川越想越生气,越想也越想赶紧回到夜朝城去苏醒安泽天和那些依旧在洞底开凿的凡人,也不知道安爷爷等自己等的是不是已经累了。

    思绪越来越多,凡川此刻只想回到夜朝城。

    “那亦冬大哥,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回去夜朝城吧,赶紧去苏醒那些人,至于这几粒丹药,亦冬大哥你就收下吧,算是我报答你之前送我来古咒教的恩情吧”凡川急切的说道。

    “这可万万不可,这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还请凡川小兄弟收放回去”亦冬对着凡川同样急切的说道。

    “亦冬大哥,如果你愿意把我当做兄弟,你就收下,如若不当我为兄弟,那你就扔了这丹药”凡川顷刻间严肃的说道。

    “凡川兄弟,你这……哎,罢了罢了,我亦冬肯定愿意交你这个兄弟,但这丹药实在太贵重,这样吧,我就算是先帮你保存着这丹药,等你需要时,随时来取”亦冬妥协的说道。但能交到凡川为兄弟,这让亦冬很是欣慰。此时的凡川对于交的这个大哥又何尝不是欣慰。

    “好,亦大哥在上,凡川小弟在此一拜”凡川立即跪下说道。

    “快起快起,川弟,你我在此场景结拜兄弟,真可谓是一番别样的缘分,大哥我会珍惜”亦冬感慨的说道。

    一副画面,两位英俊年轻男人结拜为兄弟,还有一片破乱不堪的地面。

    “那接下来亦大哥我们就回夜朝城吧?”凡川不禁又催促道。

    “好,听川弟的,我们走”亦冬高兴的拍了拍手笑道。

    可就在凡川与亦冬要走的时候,之前那个在闭目恢复的散仙伽木老者突然挡住了去路。

    凡川和亦冬以为散仙伽木又要争斗,于是凡川和亦冬立即做出了准备战斗的形态。

    却只见散仙伽木恭敬的对着凡川问道:“敢问这位少侠,刚刚使用的可是那楚远紫剑?”

    见到态度突然转变的散仙伽木,凡川也不好意思要动手,于是淡淡的回答道:“对,是楚远紫剑”

    听完凡川的话,散仙伽木和刚刚亦冬见到大罗七丹的样子一样,似乎是找到了很激动和惊讶的事情。

    “看来恩公已经不在修真界了,少侠,你和言慕岸恩公是什么关系呢?”散仙伽木继续问道。

    凡川很惊奇眼前的散仙伽木竟然知道自己的老白师尊,这可是在夜月大陆啊,离紫金大陆还那么远,而且还说什么师尊是他的恩公,这让凡川很是惊奇,于是也如实的回答道:“嗯,言慕岸是我的师尊,我是他的最后一个弟子”

    语不惊人死不休,散仙伽木接下来的话,打的凡川措手不及。

    只见散仙伽木饥瘦的脸上突然神情激动起来,两行浊泪流了出来,没等凡川作出回应,只见散仙伽木竟然跪拜在凡川脚下说道:“小恩公,伽木在此拜谢了”

    “老……呃……伽木前辈,你赶紧快快起来,小子我受不得的”凡川立即起身抬起了散仙伽木。

    “伽木我愿意一直辅佐着小恩公,还请小恩公恩准”凡川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的摸不清头脑,这什么跟什么啊,最后总结下来就是,原来自己的老白师尊这么厉害,散仙都喊他恩公。

    其实言慕岸和伽木的事情,凡川是不知道罢了。

    “伽木前辈,不用的,我不用辅佐,我一个人独来独往习惯了,还请伽木前辈收回成命吧”凡川立刻直截了当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