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楚远紫剑
    [.huju.]枷景看着眼前的凡川,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战斗**,只是象征性的陪着他玩玩,只见枷景挥动着手里的关魂戟向着凡川打出一道暗红色的光圈,光圈里并没有夹杂封禁,只是纯属的攻击。[.huju.]

    看到光圈的到来,凡川立即抽出真气迎了上去,当真气碰到光圈的时候,只听到一声“轰轰”的爆炸声之后,凡川的身体被震退了几步,而枷景依然纹丝不动。

    凡川看到这个情况,没有再考虑,立即祭出了冷伐剑,顿时一阵阵的寒气布满了周围。

    这时候,坐在不远处椅子上的老者随着冷伐剑的出来之后,神情似乎触动了一下,但仅仅只是触动一下,并没有作多反应。

    “哈哈,寒体体质的修真者用着一把寒性剑,小子,你的造化不错嘛”枷景看着凡川祭出冷伐剑之后,调笑的说道。

    “看我冷伐剑,出”凡川融入了大量的真气到冷伐剑里,随着凡川的大喝之后,冷伐剑极速的飞向了还在静静等待的枷景。

    看着布满真气的冷伐剑飞向自己,枷景也不敢马虎,立即大喝一句“咒缚魂阵”,然后挥出关魂戟凭空划出一道屏障挡在了自己身前。

    布满真气的冷伐剑瞬间冲刺到了屏障之上,只见屏障被冷伐剑的冲击之后,明显的向后挪移了许多,而枷景也随着屏障的挪移也跟着向后退了几步,再看冷伐剑却已经真气耗尽,直立的插在了地上。

    “小子,你的武器不错啊,竟能退我咒缚魂阵几步,有点让我刮目相看了,哈哈”枷景依旧是讥讽的语气对着凡川说道。

    由于刚刚抽出体内大量真气融入到冷伐剑中,此刻的凡川体内的真气已经开始有些混乱了,本是刚刚突破的元真境界,在此刻却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

    见凡川没有搭理自己,枷景又是一阵讽刺的说道:“既然你的攻击已经完了,接下来就该我了吧,看我关魂戟,去”枷景立即向空中抛起了自己手里的长戟,然后手指不断的向悬在空中的关魂戟融入着真气。

    没等凡川再次反应过来,关魂戟已经飞到了自己的面前,随带着一股无匹的真气杀意席卷而来,凡川来不及作回应,立即抽出真气防御自己的身体,虽然是这样,凡川还是被关魂戟给击飞了,刚刚落地的凡川,与亦冬同样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凡川小兄弟,你没事吧,说了不让你给他比试,你就是不听啊”半躺在不远处的亦冬看到被打伤的凡川,立即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亦冬大哥,我还能再比试”凡川擦了擦嘴角上的鲜血,又艰难的站了起来,刚刚枷景的那一击似乎已经让凡川丧失了战斗力。

    “哈哈,小子,挺硬朗的吗?那就再来接我一招”说完话,枷景又抽出一丝真气融入到了关魂戟里,关魂戟立即又像得到了生命一般,透着暗红色的光极速的向着凡川飞来。

    刚受伤了的凡川根本就来不及作准备应对,只见身体又一次被关魂戟击中,这次凡川的身体足足在古咒教主殿的上空飞了很远,才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凡川接连着喷出几口鲜血,感觉到体内的元真灵神在急速的颤抖,似乎就要快爆炸了一样,身体各处抽不出一丝真气来,剧烈的疼痛感使凡川几乎就要晕了过去,突然右手上传来一阵冰凉,又是这种熟悉感觉,凡川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一般,在期待着什么,果然,那丝冰凉气隐入了凡川体内,迅速的安抚着颤抖的元真灵神,没用多久,元真灵神就停止了颤抖,体内的真气也在从灵神里逐渐的扩散开来。

    “枷景,你欺人太甚,我亦冬跟你拼了”看到凡川再一次被打伤,本就受伤了的亦冬从地上颤抖的站了起来,提起自己最后一丝真气,愤怒的向着枷景站立的地方扑了过去。

    “你也想死吗?好,我送你”似乎已经打疯了的枷景看着亦冬向自己扑过来,立即又挥动关魂戟打了过去,结果不想而知,亦冬也随着关魂戟的击打,倒飞了出去,落在地上连续的又喷了几口血,亦冬没敢再怠慢,立即强撑着身体盘坐起来,开始自行恢复身体,因为亦冬想到,也许只有自己恢复点真气,才能抱住凡川的性命。

    枷景饶兴的看着正在恢复的亦冬,也不着急,似乎一副胜券在握的感觉。

    “我还没死,枷景,你做人太失败了,你欺人太甚,我要跟你拼了”同样的台词,只是说的人却是刚刚恢复一点真气的凡川。

    凡川的又一次站立,让枷景大为吃惊,一个元真期修为境界的人,为何中了自己两次真气攻击,却还能站立起来?枷景不可思议的看着凡川说道:“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

    “是你逼我的,只怪你欺人太甚了”凡川说完话,立即沉静下来,嘴里似乎是在念叨什么,不一会,突然整个古咒教都黯淡了下来,绚丽的紫光顿时充满了整个主殿,而且紫光中夹杂着无匹的力量和战意,等紫光稍微黯淡下之后,只见空中漂浮着一把透着紫光的长剑,长剑剑体外观正常,但剑体的里面却蕴含着不可思议的力量,以至于站在离凡川最近的枷景都不自觉的退后了几步。

    “楚远紫剑,出”凡川抽尽所有刚刚恢复的真气融入到楚远紫剑中,元真灵神似乎又一次要支持不住了,楚远紫剑却还一直在极速的抽取着凡川体内的所有刚产生的真气,凡川在此刻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顺手从晶涟羽戒里随便拿出两粒丹药就吞进了肚子里,顿时真气充满全身,但是楚远紫剑的真气所需量实在太多,还未等凡川适应这真气爆满的感觉时,不一会体内真气又被楚远紫剑抽干了,很是让凡川不可思议,但容不得多想,凡川又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两粒丹药吞了下去,又是和刚才一样的状况,终于在凡川拿了四次丹药,一共八粒丹药入肚的时候,楚远紫剑动了。

    到后来凡川才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右手上带的手链强行压制住了元真灵神,像自己这么样使用楚远紫剑,早就已经元真灵神爆裂而形神俱灭了,这些都是后话。

    整个古咒教的主殿都在随着楚远紫剑的晃动跟着晃动,一时间,整个主殿里充满着爆裂的真气,如果此时有修为低的修真者路过主殿的话,也许就会被楚远紫剑的真气撼动而被形神俱灭。

    “楚远紫剑,杀”凡川拼尽最后一丝力,对着悬浮在空中的楚远紫剑大喊道。

    这会凡川没有注意到,刚刚还坐在不远处椅子上,被枷景称作师叔祖的散仙老者,早已没了踪影,而出现在了枷景的前方,似乎在紧张的布置着什么阵法一样,散仙老者头上的汗珠,清晰可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