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散仙伽木
    [.huju.]随着五位古咒教长老的离开,主殿内的枷景和亦冬并没有因此而停手,枷景依旧挥舞着关魂戟打出各种各样的封禁与咒缚,而亦冬则不停的打出着真气融入到自己躲在里面的影墙上。[.huju.]

    争斗竟在这一刻不相上下,正在亦冬集中精力输出着真气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强劲的异样气流向自己攻击过来,是股自己没有遇过的气流,不像真气,又不像固体攻击,这让亦冬感到了危险,不再顾着影墙的真气支撑,转身注意着那股异样的气流,还未等亦冬作出任何准备的时候,只见眼前飞过来一位头发苍白,面部饥瘦的老者向着自己攻击过来,围绕在老者周身的黑色气流充满着强大的力量,似乎有种不可抵抗的力量,黑色的气流瞬间击打在了亦冬的身上,亦冬的身体随着黑色气流的击打,倒飞了出了影墙,落在了古咒教主殿的一角,立即吐出了一口鲜血,影墙也随着没有真气的融入,逐渐的黯淡下去。

    “景儿拜见师叔祖,师叔祖能来助景儿一臂之力,景儿在此拜谢”枷景立即走到老者的面前跪拜道。

    “景儿起来吧”老者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就走向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枷景应声站起身后向着半躺在地上的亦冬走了过去。

    亦冬被刚刚来的老者一击之后,体内真气紊乱,很难再提出一丝真气,身体受了很大的伤。只是受伤了之后的亦冬还在奇怪,为什么刚刚老者的一击会有这么怪异的力道,还有那怪异的气流,这让亦冬很是奇怪。

    其实亦冬不知道的是,刚刚的老者身上的那股气流乃是仙气,只有仙人身上才有的仙气,但是仙人都在仙界,那么遗留在修真界而且自身有仙气的人,只能是传说中的渡劫失败,兵解自身修成的散仙了。

    “亦冬,亦宗主,这下禁封你没有问题了吧?你说我古咒教想进入夜朝城占有一片土地,也是为了我古咒教的生存发展着想,你为何容不得我呢?”枷景看着眼前半躺在地上的亦冬说道。

    “呵呵,夜朝城有自身的生存之道,何能容下你古咒教的插足?只要我寒逍遥城在修真界一天,你古咒教就别想进入夜朝城”亦冬拖着受伤微弱的身体,依旧语气生硬的说道。

    “既然你这样说,我也不念旧情了,只能暂时的封禁你了”说着话,枷景就要作势打出封禁灵诀。

    “且慢,你封禁我可以,只是我现在想从你口中问清楚一件事情”亦冬向着枷景问道。

    “问什么?说吧”

    “刚刚那位老先生,也就是你的师叔祖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身上的真气我从没见到过”亦冬问出了自己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

    “真气?哈哈,亦冬啊亦冬,你聪明一世,糊涂一世啊,我师叔祖伽木是散仙,身上的早已不是什么真气,他老人家身上的是仙气”枷景并没有隐瞒,如实的同亦冬说道。

    “噢,我说那么奇怪,是我亦冬今天就该败于此地啊”亦冬知道了击败自己的对方是散仙,也就释然了,因为修真者同散仙比,那根本就不是在同一个层次。

    “哈哈,我师叔祖平常是不会轻易出来的,今天为了你出来,你也应该感到庆幸,亦冬,先在我古咒教待一段时间吧,哈哈”枷景说完话,手上的封禁灵诀已经就要完成了,剩下的就是等待封禁亦冬了。

    “住手,立即放了我亦冬大哥”不知在哪个角落里走出来一位长相英俊,身材挺拔的年轻人,拦在了枷景的身前。

    “凡川小兄弟,你怎么来了?快走吧,你不是他的对手”见到凡川来袒护自己,亦冬很是感动,但转念想到凡川的修为,不禁的劝声道。

    其实凡川从亦冬进入了古咒教之后,自己就偷偷摸摸的从古咒教侧门溜了进去,在古咒教里徘徊了许久,没有找到什么线索,突然感到离自己不远的一座大殿里真气很浓厚,就急切的跑向了那个大殿,躲在了大殿的一个小角落里,刚好看到亦冬与枷景在争斗,当时自己正想准备上去帮忙,但是突然又看见从大殿门外飞进来一位老头,然后瞬间重伤了亦冬,这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我不走,亦冬大哥,你帮过我,我现在不能抛下你不管,再说我们来的目的差不多,我们算是战友”重情重义的凡川看到亦冬的伤势后,也是心里极度难过,于是坚持的说道。

    “你叫凡川?你就是在夜朝城城外树林的地洞里打伤我古咒教弟子的凡川?没想到你区区一个元真境界的修真者也敢来挑衅我古咒教?那今天我就把你们两个一块封禁了”枷景看着凡川气愤的说道。

    看到枷景激动气愤了,凡川在心里想到一个门派宗主,竟然这般的度量,什么喜怒哀乐都表现在脸上,真不知道怎么做的宗主。

    由于刚刚凡川在古咒教主殿外观看了亦冬与枷景的争斗,所以才知道眼前这个手持长戟的人就是劳无心和纪烈口中所说的古咒教枷神枷景。

    “是,我就是凡川,在夜朝城城外树林的地洞里就是我打伤的你门派的弟子,有什么怨恨就冲我来,真不看起你一个堂堂古咒教宗主竟然以多欺少”凡川激昂的说着话,然后指了指坐在不远处椅子上休息的老者。

    “哈哈,想不到你小子嘴还挺厉害,别那么多废话,来,陪我试两招,如果你能赢我,我就放你们两个走,如果你输了,就立刻乖乖的接受我的封禁”枷景摆着一副明明就是欺负你的样子说道。

    “好,比就比,记住你说的话”凡川倔强的说道,虽然凡川也知道自己与对方的差距甚大,但是凡川没有选择,只能拼死一搏,如果现在让凡川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话,凡川是绝不会答应的,一个人的性格,就这样决定了一切。

    “凡川小兄弟,你的情意我心领了,算我亦冬欠你的,但是你不能给他比试,你必须立即走”亦冬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就在乎起了面前这个无头无脑的小子,于是不想让凡川遭受这样一场极不公平的比试。

    “亦冬大哥,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你现在让我走,我做不到,与其憋屈的活着,还不如痛快的死去”凡川和之前同样的倔强坚持道。

    “哈哈,好一条汉子,我喜欢,来吧,小子,让本枷神试试你的斤两”枷景立即催促道。同时手里的关魂戟隐隐的透出着淡淡的暗红色光。

    “好,来吧,请赐教”凡川似乎也放开了所有的情绪,认真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