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计中计
    [.huju.]凡川此刻在认真的听着外面两个修真者的对话,在等待着一个最好的时机,于是没有作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的听着。[.huju.]

    “劳师哥,你说让那些枷神奴隶来开凿有什么用?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开通到啊?”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人又说道。

    “说了让你不要问了,别再多嘴了,我们的枷神自然有他的道理”那个年轻男人似乎微怒的说道。

    凡川不想再只是静静的听了,于是稍微的挪动下了身体,透过缝隙向外看去,只见不远开凿的凡人群中间站着两个奇怪的人,应该说是奇怪的修真者,一个年轻男子长着异常白皙的脸庞,穿着也相对干净朴实,扎着一缕缕长发别在了脑袋后面,一看就特别像是书生样子,而另一个男人却和之前那个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黝黑的脸庞,错综复杂的胡须,而且衣服还褶皱许多。

    观察完两个修真者之后,凡川静下心神,想着应对的措施,由于不知道对方的修为境界,凡川不敢贸然行动,如果想知道对方的境界也很简单,就是抽出自己一丝真气去他人体内查看,如果看的出来境界,那么说明此人修为境界与自己差不多,或者比自己低。如若看不出来修为境界的话,那么此人的修为境界就高于自己,而且还有可能高于自己很多。

    但凡川想到,如若自己现在抽出真气去探测这两人的修为境界的话,那么他们也就会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了。

    正当凡川决断难定的时候,突然那两个修真者向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凡川惊讶道,难道是自己的踪迹被发现了?自己已经把真气隐藏了啊,结果证明是凡川想多了,只见那两个修真者越过凡川隐蔽的地方,向着之前凡川用真气融合的石墙那边去了。

    凡川刚刚放松的心情,又紧张了起来,难道他们发现了石墙后面的通道?凡川心里想道。

    结果证明凡川只是猜对了一半,那两个修真者并没有发现石墙后面的通道,只是感觉那道石墙有些怪异,容易引起怀疑。

    “劳师哥,你看这石墙怎么这么的混乱不堪呢?是不是天生这石头就这样啊?”还是那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凡川应声看去,发现说话的竟然是那个满脸胡子,衣着邋遢的男人,这让凡川太大跌眼镜了,着实被这一形象一声音震撼的不轻。

    “嗯,这石墙确实奇怪啊,我也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另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缓声的说道。

    “劳师哥,那会不会有夜朝城的修真者来过这儿啊?”胡须邋遢男人谨慎小声的问道。

    “这个……”

    正在款款其谈的两位修真者全然没有注意,其实危险对于目前的他们来说,仅仅是一步之遥。

    凡川小心的挪步到还正在聚精会神查看石墙的两个修真者身后,突然冷伐剑破空而出,一阵阵的寒意席卷周围,等到那两位修真者反应

    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被冷伐剑锁定为了攻击目标,只要妄动,冷伐剑就会立即出手。

    凡川利用这紧急的片刻时间,抽出一丝真气去试探面前两人的修为境界,还好,面前两位修真者的境界处在天真期,还没有迹象要突破元真,凝结元真灵神。

    两位修真者被这突如其来的危险震惊不已,两人面面相觑,不敢乱动,只是专注的看着面前那个让人感到极度危险的修真者。

    那个满脸胡须,衣着邋遢的修真者终于憋不住气了,还没等凡川问话,他却抢先看着凡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指使你来到我们枷神领域的?快收起你的剑,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只听到满脸胡须的修真者阴阳怪气的恐吓说道,但身体却没有移动丝毫,他可能也感觉到了面前持剑的修真者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纪烈,别说话”只见另一个皮肤异常白皙,书生打扮的修真者对着身边的邋遢修真者怒道,然后又转身面向凡川真诚的说道“这位前辈,在下名叫劳无心,是月惊城古咒教的修真者,这位是我师弟,名叫纪烈,我师弟生性鲁莽,刚刚得罪了前辈,还请前辈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听到这些,凡川想到自己果然猜的没错,这件事确实和月惊城古咒教有关联。不过凡川也由衷的佩服面前这位叫劳无心的修真者,临阵不乱,而且还能自圆其说,颇有一番上人之风,如若不是在这相遇,凡川真想结交这个朋友,但目前的情况来看,凡川也就没再多想,抛开思绪,定睛的看着面前两位分别叫劳无心和纪烈的修真者。

    “你们所谓的枷神领域和枷神奴隶是什么?”凡川冷冷的问道。

    “噢,前辈目前我们处在的地方,就是枷神领域,枷神奴隶就是那些凡人”劳无心平缓的说道。

    “哦?那这些凡人哪儿来的?他们身上的封禁之术也是来自你们之手吧?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凡川急切微怒的问道。

    “这个……前辈真不好意思,我们听命于枷神大人的话,这个无可奉告”劳无心假装丧气的说道。

    凡川自叹不如面前的这个劳无心,因为凡川发现了他的聪明和随机应变都是自己比不了的。

    “无可奉告是吧?那我就让你们形神俱灭”凡川故意恐吓的说道。

    “既然前辈这般不讲理,那我们也只好拼尽全力保命了”劳无心作势就要发动攻击。

    “好哇,劳师哥,咱俩给他拼了”旁边的娘娘腔纪烈立即附和道。

    凡川不禁又对劳无心的从容感到敬佩。

    “那就动手吧”凡川刚好想要找人试试自己刚刚突破的元真境界,现在的情况就再好不过了,而且搞不好还能赢了之后套出些秘密,可谓一箭双雕。

    凡川抽出真气从容的运用着冷伐剑,冷伐剑所到之处无不极度寒冷,而且寒冷中还夹杂着凡川融入的真气攻击。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好冷啊”只见纪烈遭到冷伐剑的攻击之后,慌乱的布着真气防护自己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攻击凡川。

    刚刚还从容的劳无心,片刻间也被冷伐剑的攻击之后乱了阵脚,慌张中的手指不断的变幻着各种封禁之术向着凡川打来,可是每手的封禁打到凡川身上,就像是瞬间消失了一样,没有一点效果。这让劳无心彻底的紧张了,本来以为合自己和纪烈师弟两人,还能抗衡一段时间,然后自己偷偷传出信号,等待同门的人来相救,可是眼前境况,让劳无心失望了。

    “不用再费劲了,你的那些封禁之术对我是没有作用的,这些雕虫小技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凡川看出了劳无心的疑惑,然后淡定的说道。

    也许只是劳无心不是元真境界,不懂得寒体体质对封禁之术有着天生的免疫能力。

    “好,虽然如此,但我们也不会认命”劳无心似乎已经选择了与凡川以命相抵了。

    这并不是凡川所想要看到的结果,好不容易等到的线索,凡川可不想就这么失去了。凡川立即停止了攻击。

    突然没有了冷伐剑的攻击压力,劳无心和纪烈都是如释重负。

    “不用较劲了,你们是打赢不了我的”凡川又看向劳无心说道“你的骨气很让我佩服,我只是需要一个答案而已,你这又是何必呢”凡川假装失望的感叹道。

    “枷神的命令我们不敢违抗,还请前辈再次动手吧”劳无心拖着疲惫的身体,但还是倔强的说道。

    “哈哈,枷神?是你们古咒教的宗主吗?”凡川故装轻蔑的语气说道。

    “请前辈自重,如若前辈再这般出言污蔑的话,我们师兄弟俩个形神俱灭不可怕,但你要知道,我们背后是代表着整个古咒教”劳无心听到凡川污蔑的语语,显然激动愤怒了起来,试着拿出了古咒教来威胁凡川。

    “噢,是啊,你说的对,我可不敢和整个古咒教作对,你们走吧,别让我再见到你们,否则我不会再心软,另外回去告诉你们枷神,让他立即停止再在这里封禁凡人,否则我不会善罢甘休”凡川淡定的说道。

    其实凡川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就算自己真的让这两个修真者形神俱灭的话,他们也不会透露半点自己所需要的讯息,还不如自己假意放了他们,然后自己再去跟踪他们,直到找到古咒教,虽然自己也没有足够的信心和实力能够在古咒教里找到答案,但是不妨一试,因为为了眼前的这些凡人,还有最主要的安泽天,凡川也只能这样做了,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前辈真的愿意放过我们?”劳无心不敢相信的问道,没想到自己的随口一句古咒教,竟然让对方放了自己,聪明睿智的劳无心有点怀疑。

    “嗯,你们走吧,只希望你们能把我的话带给你们所谓的枷神”凡川此刻的从容和淡定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所表现出来的。

    “前辈是夜朝城的修真者吗?还请前辈告知您的尊姓大名”劳无心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轻易的逃脱了。

    “嗯,我叫凡川,是夜朝城的修真者,你们快走吧”凡川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前辈了”劳无心又转身看着身旁惊魂未定的邋遢男人说道“纪烈,我们走”劳无心虽然还是很怀疑凡川这样做的目的,但既然自己现在能活命,那就不如先回到门派再说。

    就这样,一个聪明的劳无心在被冷伐剑的攻击后,惊魂未定的他失去了他原有的睿智,而忽略了凡川最初的意愿。

    看着渐渐消失在洞里的劳无心和纪烈,凡川英俊的脸上再次显现出一丝冷冷的邪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