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阴谋初现
    [.huju.]只见那个瘦弱的凡人倒下之后,其他的人依旧在不停的开凿着洞壁,并不为之所动,凡川立即走向那个倒在地上的凡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凡人,瘦骨嶙峋,脸色异常的苍白,凡川的心间被莫名的触动了一下,似乎有着强烈的怜悯之心,经过一番检查之后,确认躺在地上的人已经被抽干了全身的力量,枯竭而死。[.huju.]

    凡川很是费解的蹲坐在地上,和周围一群还在不停开凿的凡人形成了个鲜明的对比,又像是一副尴尬和怪异的画面。

    想了许久凡川也没有想出结果,他想解救这些人,可是目前却是找不到任何办法。

    灵光一现,凡川转头看向那些还在开凿的凡人,要先确定他们是在开凿什么,然后再顺着查找。想到就做,凡川立即起身向着被开凿的洞壁走去,似乎是检查了很长时间,凡川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些人在拓宽延长洞里的道路,因为被开凿的洞壁里并没有隐藏着什么珍贵的东西,到底是延长到哪儿,凡川不得知,但按照这样的速度,需要延长一段道路似乎需要很长的时间,真搞不懂那些施封禁的修真者是怎么想的,想到这儿,凡川突然想起来从尚大叔口中听到的月惊城邪教,修真门派古咒教,凡川心里想着眼前的这些情况会不会和那个所谓的邪教有关联呢?那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看着这些不知所谓,一直在开垦的凡人,凡川又是一阵揪心的疼。

    突然凡川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以至于后来凡川自己想起当初自己的这个想法,都感觉到很疯狂,那就是顺着这群人开凿的方向,自己抽出真气运用冷伐剑的强劲,向着里面开凿一段道路,一是他想看看如果自己开凿了道路,他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二是如果自己幸运,还可以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答案。在凡川看来,这个办法是目前自己唯一能做到的,他不想抛弃这些被遗忘的人。

    想到就做,凡川先是找到一块远离人群的空地,然后祭出了冷伐剑,顿时一阵寒气布满周围。手握着冷伐剑,凡川找到一个没有人在开凿的洞壁角落,开始了自己的开凿任务,先是抽出一丝真气融入冷伐剑,随着真气的融入,冷伐剑悬浮在了空中,凡川又抽出了大量的真气融入冷伐剑,并对准了完封的洞壁,因大量真气的需要,元真灵神也在微微的颤抖,极致的传送着本体所需的真气。只见冷伐剑像是有了神识一般,快速的刺向了洞壁,顿时被击溃的渣石飞落了遍地,看着眼前冷伐剑如此的速度,凡川相信不用多久,自己就可以开凿出一段很长的道路距离,冷伐剑还在由着凡川供给的真气不停的在扩大加深洞口,而且凡川体内的真气也在不停的流出,四周弥漫着石块被打散了尘气,凡川闭上眼睛坐在地上,抽出一小丝真气护身,而体内大部分真气都供给给了冷伐剑,而冷伐剑还不负众望的无前般的开凿着,放眼观看修真界,用一把飞剑与修真剑于一体的极品剑来开凿石壁,凡川又当了第一人。

    渐渐的,凡川睁开了眼睛,因为他感觉到了再继续进行开凿的话,自己就又要吃丹药补真气了,因为凡川毕竟是刚入元真境界,境界还不稳定,所以大量的流失真气,对于凡川来说是件极可怕的事情。

    睁眼看去,凡川自己都下了一大跳,开凿的距离已经足足有几百米远了,冷伐剑的影子都已经看的渐渐模糊了,凡川立即召回冷伐剑,只见通道里一缕快速的淡淡青芒因进了凡川的身体,冷伐剑已经收回来了,体内的真气也就不再流失,可看体内真气的状况,是一时半会恢复不来的。

    不等先休息,凡川立即转头看向后面那些还在开凿的凡人会不会向着自己开凿的这条道路里走来,可最终还是让凡川失望了,因为那些凡人不但没有注意到凡川开凿的道路,而且还在茫然的开凿着自己眼前的洞壁,脚步都没有挪动一下。

    凡川很是纳闷,很是费解。

    难道这些凡人只开凿自己眼前的吗?从不移动脚步?那自己前面刚进来时的道路是怎么做到的呢?是怎么做到的呢?

    突然凡川狠狠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自说了一句“笨蛋”,然后脸上就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原因是凡川突然想到,如果这些凡人一直在自己的位置不挪动脚步开凿的话,那么这段路程开凿完,就会有施封禁之术的修真者,下到洞底为他们作指引,再去开凿下一个路段,如若不是这样的话,那就是也会有施封禁之术的修真者带着一批新的凡人下来继续开凿,因为洞底凡人的死亡,也想凡川想到了这一点,看来自己想的没错,这个洞底果然和修真者有关,而且似乎还和尚大叔口中的月惊城邪教有关,但是是目的,凡川就想不到了。

    凡川想起在夜朝城生活的人,都不轻易来到城外的树林,看来和这个洞底的开凿有关系啊,想到这里,凡川在自己心里暗暗作了个决定,一定要阻止这件事情的继续。

    因为刚刚想通了原因的凡川,如今却安然的坐在了自己开凿的道路里休息起来,因为凡川始终相信,只要自己耐心等着,一定会有修真者再次下来洞底。而如今自己需要做的是要找个隐蔽的角落,把自己隐藏起来,而且同时还要恢复自身刚刚因为使用冷伐剑而流失的真气。

    自己也不知道会等待到什么时候才能等到答案,但为了安泽天和眼前的这群无辜的凡人,凡川如今也只能这样做了,只是苦了还在等待自己的安爷爷了。

    没再多想,凡川站起身找到一个角落准备开凿出一个洞口,方便于自己藏身,但忽然想起一个差点忽略的重要因素,那就是自己眼前这几百米远的自己刚刚开凿出来的道路,如若真有修真者下来看到这条道路,一定会心生怀疑,那自己的计划就会被质疑,这样肯定不行,于是凡川又在考虑着把这条道路的路口给封死,凡川这一瞬间都有想自杀的心理,刚刚费劲开凿出来的道路,这才一会儿,就要再封死,只怪自己刚刚脑子太愚钝了。

    凡川想到此刻,立即抽出一丝真气围绕在那些碎石上空,只见碎石被真气吸引着向上悬浮起来,石块已经开始极速的融合,见机,凡川又抽出残留的一些真气融入过去,因残留的真气被抽出,元真灵神都在微微的颤抖,过了一会,凡川也顾及不了正在融合缝补的石块了,立即闭上眼睛,盘坐在地上恢复真气。

    似乎过了并没有多长时间,刚刚恢复了一半真气的凡川立即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一道参差不齐,像是刚开始开凿的石墙封住了自己之前开凿的那条道路,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又祭出冷伐剑开凿出一个便于自己隐藏的洞口,闪身进去了洞口里面,开始闭目恢复真气。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凡川在恢复真气的中途醒了几次,因为听到了外面隐隐约约的人体倒地声,也就是说明又有一个凡人枯竭了体内的力量,丧失了性命。悲痛的凡川曾想过要给这些人吃晶涟羽戒里的丹药,但想想之前自己身为一个修真者吃丹药时的境况,凡川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不是说凡川小气不舍得,只是凡川不想在不了解丹药的情况下,喂食给这些凡人,一旦喂食也许就会使人立即毙命,但不喂食也许还能等到那些施封禁之术的修真者的到来,然后安全无恙的解救他们。

    其实凡川心里很矛盾,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算不算正确。

    又看到一位凡人的倒下,凡川转身进入了自己隐蔽的洞里,忍心的闭上了眼睛,开始再行恢复体内真气。

    似乎又等了很长时间,就在凡川为了自己的决定就要失去最后防线的时候,忽然又听到了一声物体落在地上的声音,但这次凡川清晰的感觉到,这次的声音不是凡人的倒下所传来的声音,因为随着刚刚的那个落下声音之后,还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虽然外面开凿的声音很大,但凡川还是分辨出了这轻微的脚步声。

    就在凡川考虑是不是要出去查看下的时候,突然元真灵神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真气波动。果然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凡川英俊的脸上不经意的闪现出一丝邪笑。

    想到这里,凡川立即压制隐藏了自己体内的真气波动,防止下来的修真者探测到。剩下的就是观察情况,和等待时机了。

    就在这时,在凡川隐蔽身体的洞的外面传来了说话声。

    “劳师哥,你说师尊他老人家派我们俩人来查看,是为了什么啊?我们的修为又不高”一个阴阳怪气的男人声音传出。

    “纪烈,不要抱怨,师尊他老人家自有他的安排,我们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就好了”听声音像是一个年轻男人,语气平缓的说道。

    “师尊他老人家分明就是偏心”那个被另一个年轻男人称作纪烈的男人又阴阳怪气的抱怨道。

    “好了,不要说了,我们去看看那些枷神奴隶的情况吧!”年轻男人平缓的又说道。

    于是伴随声音的落下,又传出了阵阵的脚步声向着那群还在开凿的凡人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