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洞底气息
    [.huju.]看着洞底越来越多的黑暗,凡川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即使眼睛能够看透这无边的黑暗,但死一样寂静的周围让凡川感到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孤独和寂寞。[.huju.]

    凡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的拼命,这般的相信洞底会有关于安泽天昏迷的线索。难道是自己为了报答安爷爷的救命之恩?还是仅仅是自己特别喜欢安泽天那个孩子?这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没有逻辑可寻,但却都是认认真真的发生着。

    依旧在洞底快速行走着的凡川,倍感无聊至极,正想着是不是要祭出冷伐剑带自己飞行着查看的时候,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透出一丝丝微弱的亮光,尽管特别微弱,但还是让凡川一眼就抓到了,这点微弱的亮光让凡川看到了无尽的希望,也许这些事情该是到决断的时候了。

    不再拖延,凡川立即急速的奔向发着亮光的地方。

    到了亮光处才看清楚,原来前方是一块大石墙挡住了向里去的道路,而那丝亮光就是在大石墙的左上角缝隙里透出来的。凡川此刻可以肯定了的是,石墙后面一定有什么秘密,但是什么秘密,凡川也说不上来,只能一会自行查看了。

    为了能进去后面,凡川必须要先打开这面厚重的石墙,而且不能太大动静,怕万一后面有凡人或者修真者,那就打草惊蛇了。

    于是凡川在考虑了良久之后,于是悄悄的祭出了刚刚收取的冷伐剑,顿时一丝寒气逼人,凡川则试着在缝隙处用冷伐剑输入真气后,去强行的割开。凡川已经是元真境界的修真者,而且手里还握有一把极品的寒体修真剑与飞剑合一体的冷伐剑,区区的割开石墙,简直是大材小用了。

    似乎没有用多久时间,随着透出来的亮光越来越亮,厚重的石墙被凡川用充满着真气的冷伐剑割开一道人形大小的裂口。

    凡川收起了冷伐剑纵身跳进去了石墙后面,突然入眼的景象,让凡川简直不敢相信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只见在斑驳不堪的石洞内不远处,亮着多把火团,模糊中似乎还看到有许多人在不停的劳作,一直对着洞壁不停的挥动着手里像是铲的长柄东西,“咣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那些人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这边黑暗中的凡川,还是不停的对着洞壁做着相同的动作,凡川能确信不远处的那些人都是凡人,因为凡川没有感到任何一丝丝的真气波动,凡川确实被这一景象震惊到了,在这么黑暗危险的深洞内,竟然有凡人在这生活劳作,而且似乎还是对着洞壁专心的开垦着什么。

    谨慎的凡川想着,是不是要前去向那些凡人打听一下,他们为什么会在这儿?而且他们是在开垦什么?

    但谨慎细心的凡川决定还是悄悄的摸上前去,观察一下再做打算,因为在这不见天的洞底,不安定的因素太多了。

    就这样想着,凡川弯下身子踱步的向那群在劳作的凡人走去。

    等找到了一个靠近这群凡人处凸出来的一个大石块,凡川就躲在了石块后面,仔细的观察着这群凡人。

    也不知道凡川观察了多久,只见那群凡人依旧在不停的开垦,而且他们之间没有一次任何的说话交流,只是眼睛茫然的在做着相同的动作。

    凡川看出了这些人有些异样,但不敢贸然的下决断,于是低身找了一块碎石向着靠着自己最近的一个中年大汉身上砸了过去,凡川并没有使用真气,而就是平常凡人的力道,等凡川砸出的石块碰到了中年大汉的身体之后,凡川在等待着中年大汉的动作,可只见中年大汉没有任何一丝的回应和动作,依旧在不停的开垦着洞壁,这让凡川立即感到纳闷,心里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事情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于是凡川决定不再隐藏自己,抽出一小丝真气护住了身体,站起来向那个依旧在开垦的中年大汉走去。

    “请问下这位大哥,你们是在做什么呢?为什么会在这洞底啊?”凡川看着依旧在不停开垦的中年大汉,语气和缓的问道。

    安静,安静,没有回应,中年大汉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凡川在向着自己问话,凡川想着是不是因为洞内他们开垦的嘈杂声音大过了自己的问话声音,于是凡川再一次的靠近中年大汉的耳朵,大声的又问到了之前同样的话。

    奇怪了,按理说这般近距离的说话,就算周围再噪杂,也能听到啊,可是眼前不停在开垦的中年大汉,却又一次的把凡川当做了空气。

    经过了这样的情况,凡川已经确定这些人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于是转身走向了中年大汉的侧前方,仔细的观察着中年大汉的脸部表情,只见中年大汉并没有向自己这边看来,而且还是一直重复着开垦的动作。凡川看到了中年大汉的双眼茫然无光,而且脸部的表情似乎已经僵硬了很久一样,最引起凡川注意的是中年大汉的额头上有着零散不齐的黑印,就算周围因为火光的照射再不清楚,那黑印却还是那般的明显。

    看到这里,凡川立即转身走向另外几个正在开垦的凡人,看到那些人的脸部表情,果然,同样都是眼睛茫然无光,脸部表情僵硬,而且额头上都有着零散却清晰可见的黑印。

    凡川立即沉下心神想着这是什么样的原因,同样凡川突然伸手搭在了一个依旧还在开垦的中年大汉的肩膀上,就算凡川的手已经搭在了那人肩膀上了,那人还是依然的做着开垦的动作,并不对凡川的搭肩做出任何的回应。

    凡川立即抽出一丝真气渗入那中年大汉的体内,果然,如自己猜想的一样,他们的体内都萦绕着一股异样的真气,不仔细观察都感觉不到那股异样真气的存在,他们这群人被修真者使用了封禁之术,而这种封禁之术与安泽天身上的封禁之术如出同宗,安泽天身上的封禁之术是让人永久昏迷,但不会死亡,而眼前这群凡人身上的封禁之术是让被封禁的人听从使用封禁之术修真者的命令,而且会一直去执行命令,直到身体枯竭而亡,凡川想起了刚进洞底来的时候见到的那些白骨,他不知道那些从未谋面的修真者操控这些凡人在这里开垦有什么目的,但不禁背后还是升起一阵凉意,而且还夹杂着怜悯和愤怒。怜悯这些被封禁的凡人,愤怒那些施出封禁之术的修真者。

    凡川在心里想到是否会有解封之术的方法时,突然人群里一个异常瘦弱的凡人紧紧的拿着手中的像是铲子的东西向地上倒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