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地异妖
    [.huju.]不知不觉的,凡川感到阵阵的寒意,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庞然大物,一双亮着血红颜色的大眼珠,着实让凡川很是紧张,第一次的见到这等大的怪物,也不知道这怪物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而且这怪物会不会对自己是有敌意的呢?想到这些,凡川不由得紧张和害怕。[.huju.]

    但天生就很胆大乐观的凡川,没一会也就释然了,就算这庞然大物对自己充满敌意,那么自己则拼尽全力抵抗,如若抵抗成功,那么就侥幸的赢得一命,但成功的几率在凡川看来是那么的微小,如若自己死在这里,那么也就是天命了,天命不可违。

    那庞然大物似乎看见面前的凡川静静的没有什么动作,于是发怒似的向着凡川吼叫了一声,那声音穿过凡川的耳朵之后,凡川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无匹的战意,而耳朵还在不停的“嗡嗡”作响,体内的真气被这一次怒吼就散去了体内的三分之一,这让凡川喉咙里隐隐约约的有想喷出液体的感觉,凡川释然的同时,也失望了,看来自己的生命今天也就到头了,可惜了自己还有很多放不下的事情。

    其实凡川并不知道,这次怪物的出现和以前遇到的一样,和自己右手上带着的手链有着莫大的关联,只是现在的凡川却还是一无所知。而面前的这个庞然大物正是传说中永久生活在地下的地异妖,只是凡川不知道罢了。

    地异妖似乎看准了凡川不敢向自己迎战,就想继续戏耍面前的凡川,于是又是一声带着无匹战意的吼叫声,而且这次的吼声比第一次还要猛烈,夹杂着乱飞的渣石向凡川冲来。

    看到这情景,凡川似乎也变得愤怒满目,既然能把自己一击致死,为什么却要这般的挑衅,凡川发怒的心里想道。

    还没等凡川运用真气把第二次的吼声应接彻底,忽然地异妖的第三次挑衅吼声又冲凡川冲来,这次的吼声似乎和第二次的吼声不相上下,但却导致凡川已经忍无可忍,凡川不再运用真气去防御身体,而是抽出体内全部真气选择去攻击,真气应景的向着地异妖飞去,洞壁周围的石墙都在发出嘶哑的摩擦声音,各种形状不一的石子也跟随真气向着地异妖飞去。

    地异妖似乎没有想到凡川在这刻会进行攻击,但也从容的扭转身子用身体挡住就要到来的真气,以及混在真气中的沙石。

    当真气与地异妖碰撞到的那一刻,只见地异妖的身子向后微微的伸屈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这股真气竟有此力量。

    其实地异妖还是高看了凡川,因为这一击算是凡川使出了体内全部的真气攻击,真气输出完后,只见凡川跌跌撞撞的扶着洞壁在大口的喘息,脸色也渐渐的变得苍白,身体真气的透支,让凡川感到此刻的自己仿佛就像是准备要凋零的残花。

    地异妖似乎发现了凡川这样的情况,于是两只发亮着的血红的大眼睛在漆黑的洞里,显得越来越诡异异常,突然,两只血红的眼睛闪烁了一下,洞壁又开始大幅度的摇晃和震动,而且这次的震动更显的惊天动地,因为让虚弱的凡川感到,搞不好下一秒洞体就会倒塌,凡川无力的抬起头,只看见那只庞然大物正向自己走来,而每随它挪动一步,洞体就会剧烈震动。

    凡川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回忆起自己的镜爷爷的一点一滴,又想起木季城等待自己的莫大哥,还有只和自己相遇一次的老白师尊,以及依然在夜朝城的木屋里等待自己的安爷爷和昏迷不醒的安泽天。凡川在这刻眼睛不自觉的湿润了。

    现在不是思念的时候,凡川立即抬起右手,看向了戴在右手指上的晶涟羽戒。

    因为上次在安爷爷的家里守护安泽天的时候,自己进入了老白师尊留下来的灵集简里,在里面查看了诸多自己不知道的知识,其中就仔细的了解了丹药之类的修真药品,但可惜的是老白师尊的灵集简里介绍丹药的并不多,只是简单的介绍了各种有名气的品质丹药的作用,却没有详细的介绍晶涟羽戒里的丹药是作何用处。

    但是目前的紧急情况,也让凡川顾忌不了这么多了,伸手拿出了两粒不同颜色的丹药,为了想着上次在悬崖被饮寒剑带走的时候,自己贸然的吃了好几粒丹药,凡川心里想到如不是安爷爷的相救,也许自己现在已经在归西的路上了。所以这次凡川吸取了教训,只拿出了两粒。

    但凡川不知道的是一个天真境界的修真者敢一次吃两粒修真丹药,凡川算是第一个。而上次吃了好几颗,如不是凡川右手上戴着的手链的原因,凡川如今早就已经形神俱灭了。

    已经快要支撑不住躯体的站立了的凡川,立即吞下了手里的两颗丹药。

    丹药瞬间化进了身体里,凡川首先感到的是真气瞬间布满的了身体,而且真气似乎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身体,这让凡川又一次的感觉到了身体的鼓涨。凡川身体所在的位置,周围的洞壁都在被真气极速的被磨平,似乎还有在不断减少厚度的趋势,洞底的颤抖,洞壁也在微微摇晃。终于在凡川最后感觉到神识就要破灭,身体就要失控爆裂的时候,凡川突然感到右手突然一冰,一股渗入心脾的凉气萦绕住了就要溃散的神识,这才让凡川又捡到了一条命,凡川不知道那股凉气是什么,但目前算是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凡川心里后怕的想到,看来丹药只需一颗就行了,是自己太鲁莽了。

    不过让凡川感到奇怪的是,自己的真气被那股凉气稳住不再有真气再向自己体内进入之后,可怪异的事情发生了,外围的真气是不进入自己身体了,可自己身体里布满的真气却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外溃散,这样的事情的发生,让凡川感到很是惊恐,如果体内的真气向外溃散完了,那么自己就要重回刚刚没吃丹药之前的状况,那么也就是再一次离爆体身亡挨近。

    凡川感觉着以极快的速度向体外流逝的真气,不容多想,凡川立即准备再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丹药,但这次是只想拿一粒丹药,可还没等凡川拿出任何一粒丹药的时候,凡川体内的真气向外溃散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