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寻解之法
    [.huju.]“安爷爷,我回来了”凡川推开屋门进去说道。[.huju.]

    “是小川吗?你去哪儿了?怎么用了那么长时间?爷爷都担心的准备托人去找你呢”只见屋里的安爷爷似乎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头上本来不多的白发,似乎也在一夜之间爬上了头顶。

    看着面前憔悴的安爷爷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忘关心自己,凡川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但很快又止住了,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再让安爷爷为自己担心。

    “安爷爷,小天醒了吗?”凡川谨慎的小声问道,就生怕再戳中安爷爷的痛处。

    只见安爷爷指了指依旧躺在床上的安泽天,无力的摇了摇头。

    “安爷爷别担心,我相信小天一定会很快醒过来的”凡川不知道需要怎么安慰面前的安爷爷,但自己又不知道要怎么办,这让凡川这一刻感到自己很没用。

    看着眼前疲惫憔悴的安爷爷,凡川可想而知安爷爷一定是一夜都没有休息,于是关心出声道:“安爷爷,你先去里屋睡会吧,我在这看着小天,小天醒了的话,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爷爷没事,倒是你,本来你身体就没痊愈,这又出去了一夜,还是小川去休息吧,爷爷没事”安爷爷虽然挂着憔悴的脸庞,但依旧还是慈祥的说道。

    听到这,凡川已经忍不住要流泪了,但一直坚强的他告诫自己这刻绝不能哭。

    “安爷爷,对不住了”凡川心想道。

    只见凡川用手指一点安爷爷的头顶,一丝真气穿过,安爷爷立即晕倒了过去。

    “安爷爷,小子也只能这么做了,您现在太需要休息了”只见凡川扶着晕倒的安爷爷向里屋里走去。

    等安顿好了安爷爷休息之后,凡川出来看了看依旧还在昏迷不醒躺在床上的安泽天,微微的叹息了几声。

    凡川拿了一张凳子坐在了安泽天睡躺的床边,然后抬起了右手看着手指上的晶涟羽戒,又抬起了左手看了看手掌里的灵集简。

    凡川目前只想到的就是赶紧补习自己的修真知识,想从老白师尊留下的这些东西里,看能不能找到关于安泽天昏迷不醒的原因,现在凡川可以肯定的是,安泽天进树林里的那天,一定用手触摸了白色光圈,所以才会导致如今的昏迷不醒。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凡川都沉浸在了疯狂的补习修真知识里,似乎已经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如果此时有人站在凡川面前,一定会看到凡川脸上的表情,时而疑惑,时而满足,时而微笑。

    揉了揉发涨的脑袋,凡川把神识从灵集简里抽了回来,这几天疯狂的学习让凡川的脑袋应接不暇,导致脑袋涨涨的,但值得凡川高兴的是,这次的学习让凡川知道了太多关于修真者的事情,就像上次遇到的那个白色光圈其实就是一种用真气手段做的封禁之术,效果是可以隐藏住一件事物的外表形状,而且凡川现在才知道,如需要破掉那种封禁之术的话,只需把自己的本身真气输进去一丝就可以了,凡川想到这,特别后悔自己当初没认真的查看老白师尊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想起老白师尊,凡川心里不禁又升起一股敬仰之心。

    但灵集简里也有一些介绍让凡川看不透,晦涩难懂,凡川想着可能是和自己的修为境界有关吧,于是也就没再多参悟。

    但最大的收获应该算是似乎找到了关于安泽天昏迷不醒状况的了解,灵集简里说安泽天这种情况貌似就是真气据体,意思也就是一个修真者的真气占据了另一个修真者的身体,如果被真气占据的那个修真者的修为境界没有另个修真者修为境界高的话,那么被占据的修真者要么会走火入魔,要么就是爆体而亡,但如果修为境界反之的话,那么被占据的修真者将会昏迷不醒,当然,第二种情况很少遇见。但是要解除第二种昏迷不醒的状态的话,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很简单,就是让昏迷不醒的修真者体内占据的真气的主人来收回真气,第二种就是需要一颗传说中的魂平丹,魂平丹可以立即扫除占据在修真者体内别的修真者的真气。

    知道了这些之后,最让凡川头痛的是昏迷不醒的安泽天乃是一介凡人,难道占据安泽天体内真气的主人的修为境界还不如一个凡人吗?这让凡川百思不得其解。

    不再多想,凡川扭头看了看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安泽天,心里很是难过。但也在心里默默的决定,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救醒安泽天。

    “小川啊,我怎么睡着了啊?我真是老糊涂了啊,小天醒了吗?”安爷爷突然从里屋里走出来说道。

    “噢,安爷爷,您睡醒了啊,是小子看您太累了,才把您骗到床上休息的”凡川看到面前休息了几天之后的安爷爷脸上显现些了红润,这才放心的解释道。因为凡川是用一丝真气让安爷爷入睡的,所以在安爷爷自己感觉下,仿佛像是才过了一会时间一样。

    “你这傻小子,爷爷不累的,没事。小天醒了吗”安爷爷神情似乎又黯淡了些许的问道。

    “安爷爷,小天还没醒,不过你放心,小子已经知道了怎么让小天苏醒的办法,相信很快小天就会苏醒的”凡川如实的说道。

    看到这样的情况,安爷爷自己也许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孙子安泽天不仅仅是晕倒那样简单,八成是中了什么邪术,如今听到凡川这样说,安爷爷立即激动的问道:“真的?小川知道怎么能救醒小天吗?快说来让爷爷听听,只要是能救醒小天,让爷爷做什么都行”

    “安爷爷不用激动,小子自己知道怎么办就行,您就在家等着小子的好消息吧,相信时间不会太长”凡川假装自信的说道,其实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要用多久时间才能找到破解之法,但目前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稳住安爷爷的心。

    “小川啊,你为这个家做的已经够多了,爷爷不忍心再看你受累了啊”安爷爷呜咽的说道。

    听到动处,难忍于心。

    “安爷爷,我没事,我不累,你在家等着小子的好消息吧”说着话,凡川再一次的离开了这间温情的屋子。

    迎着夜朝城的晨风,凡川又再次向着城外的树林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