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奇异光圈
    [.huju.]看着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安泽天,和安爷爷紧张的表情以及悲伤的神态让凡川心里很不是滋味,想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个闪着白光的奇异光圈。[.huju.]

    “小天这到底是怎么了?小川你给爷爷说一下你是怎么发现的小天啊”安爷爷向凡川问道。

    于是凡川把刚刚怎么发现安泽天的事情给安爷爷复述了一遍,而且中间并没有隐去见到白色光圈的情节,因为凡川想着看能不能从安爷爷口中找到什么。

    “白色光圈?”安爷爷和尚姓的中年大汉一起出声说道。

    凡川看来猜对了,心里想到,安爷爷和尚大叔一定知道关于这个树林里的事情。

    “安爷爷,尚大叔,你们知道这个白色光圈?”凡川于是试探性的说道。

    “我们不知道你说的这个白色光圈,而是听别人说过关于城外这个树林的事情”首先是尚姓的中年大汉出声说道。

    “城外树林的事情?尚大叔,你别话只说一半啊,你给小子仔细的说下看,也许我们还能找出小天昏迷的原因呢”凡川着急的说道。凡川太想知道关于那个奇异的白色光圈的事情了,因为有真气流出,这就足以说明有修真者在那片范围活动。

    听到凡川说的也许能找到小天昏迷的原因的话之后,中年大汉也就立即对凡川说道:“这只是传说罢了,谁也没真的见过啊,传说说是在城外的树林里面有月惊城的邪教修真者活动,但是为什么有邪教的修真者,这些谁都说不清楚了”

    “月惊城?邪教?”凡川想着这两个字眼,突然凡川一拍脑袋自言自语笑道:“月惊城?夜月大陆?对啊,烟紫姐姐就在月惊城啊!”

    “凡川小兄弟,你在说什么啊?”被眼前突然自言自语的凡川给吓到的中年大汉出声问道。

    “噢,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不好意思啊,尚大叔,对了,你说的邪教是什么意思啊?”凡川甩掉刚刚想到烟紫姐姐美丽样子的欣喜,认真的向着中年大汉问道。

    “噢,所谓的邪教,听人说就是建立在月惊城的古咒教,而且邪教里的修真者会邪术,至于什么样的邪教修真者和什么样的邪术,谁也没有见过,都是传说的厉害”中年大汉仔细的说道,不敢隐瞒自己所知道的任何一点,因为他总感觉眼前这个叫凡川的年轻人是个有神奇能力的人,具体是什么能力,自己也说不上来。

    “噢,原来是这样,看来小天的昏迷应该和这个什么邪教有关联”凡川想到流动着真气的白色恍然大悟的说道。但凡川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自己这不是让安爷爷更加的紧张吗?

    “唉,小天,我的苦孩子,你倒是醒来啊?爷爷很担心你啊”安爷爷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的安泽天,哽咽的说道。

    看到这一幕,凡川感悟颇多,前几天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是自己,如今却是小天,如果能替换的话,凡川甘愿躺在床上的是自己。

    看着安爷爷为了小天的昏迷不醒而流下了浑浊的泪水,这又让凡川想到了自己的镜爷爷,这画面太像了,以往镜爷爷看到自己因抓兔子而磕伤了腿,也是这般的关心对自己。

    疼爱至深,但见离别,留下的仅仅是无尽的伤痛。

    “安爷爷,你别担心了,小天会很快醒来的”凡川同样伤心的向安爷爷安慰道。但此刻这句安慰是多么的无力。

    凡川决定要再去城外的树林去查看下那个白色光圈,因为凡川强烈的感觉到小天的昏迷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晕倒在白色光圈的一旁,这件事肯定和那个白色光圈脱不了干系。

    想到就想去做,于是凡川对着还在哭泣的安爷爷说道:“安爷爷,你不用太担心了,你暂且在家看着小天,我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

    没等安爷爷说什么,凡川又转向尚姓的中年大汉说道:“尚大叔,还请你能帮我多照顾下安爷爷和小天,小子在此多谢了”说着话凡川对着中年大汉用双手行了一个礼。

    没等安爷爷和中年大汉反应出什么的时候,凡川已经跑向了门外。

    夜间的夜朝城城角格外的安静,一个人影也找不到,只有在远处城门的楼墙上淅淅沥沥的晃动着几盆火光。

    凡川紧了紧自己身上穿着的奇异的衣服,向城门跑去。

    等又到了城外树林的边时,又一次的感应到了修真者真气的流出,凡川望了望周围没有任何人影的时候,立即祭出了饮寒剑,握在了手上,顿时一股寒气布满了周围。

    小心翼翼的向着刚才发现白色光圈的地方走去,脚下时刻传出着脚踏在枯叶上发出的“沙沙”声,此刻的枯叶“沙沙”声,在这个安静的树林里显得是那样的响亮和恐怖。

    终于在不远处又看到了那个闪着白色的光圈,但此刻的光圈似乎黯淡了许多,同时又感觉到刚才同样的修真者真气的拉扯力,但由于凡川已经祭出了饮寒剑在压制,所以这股拉扯力并没有对凡川造成什么影响。

    等凡川靠近了白色光圈之后,奇异的光圈的亮度又逐渐开始上涨,只一瞬间,光圈似乎又亮了许多,闪着的白光让凡川感到很不舒服。

    没有再等考虑什么,凡川试着用手触碰了下光亮越来越强烈的光圈,突然一股异样的真气挣扎着窜向自己的体内,而自己体内本身的真气在极力的反抗着这股异样的真气的入侵。

    凡川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感觉身体里真气乱窜,再不及时压制的话,很可能爆体身亡,心想间,凡川立即盘坐在地上开始调理真气。

    只见体内两股迥异的真气在争的不相上下,凡川清楚的知道自己体内的本身真气在逐渐消散,看来自己体内的真气压制不住那股异样的真气,如果再不及时想办法压制的话,被那股异样的真气占据了身体本身真气的话,凡川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许会爆体身亡,也许会修炼走火入魔,也许从此以后神识不觉。这些都有可能。

    就在凡川因想不到解决办法而紧张失措的时刻,突然一阵极冷的寒意扑遍了全身,只见刚刚还在手中的饮寒剑化作了一道流光隐入了凡川的身体里,没等凡川想到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体内又出现了一种不是修真者真气的流体,那流体亮着淡淡的青芒围绕在刚刚那股异样真气的周围,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就在凡川感到自己的本身真气在被异样真气冲击的要消散完尽的时候,那亮着淡淡青芒的流体终于动了,像是一条盘曲的长蛇一样,瞬间包围住了那股异样的真气,异样真气被包围住的同时,似乎想再往外冲击,但是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而且包围住异样真气的青芒流体还在极速的缩小,似乎是想要把那股异样真气给压制殆尽。

    终于在泛着淡淡青芒的流体压制完那股异样真气之后,仿佛变成了一个钻石的结晶,悬停在凡川的体内。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那股泛着淡淡青芒的流体乃是饮寒剑所化,如果不是凡川有着这把具有封禁能力的饮寒剑的话,也许如今的凡川早已因为那股异样真气占据身体,而沦陷为邪道了。

    由于凡川体内的本体真气遭到了刚刚的那股异样真气的冲击,如今体内的本体真气紊乱不堪,少之又少,凡川本想从老白师尊给的晶涟羽戒里拿些丹药来补充下真气,但想着上次在悬崖上误食丹药的惨状,凡川又放弃了这个念头。可惜凡川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个提升自身修为境界的一个大好机会,因为现在凡川体内所剩真气少之又少,如果现在食用一颗,无论哪种丹药的话,修为境界一下就会强制提升到“元真”境界,修为境界到了“元真”境界后,就可以凝结自己的元神了,而做到神魂不灭地步。

    休息了一会的凡川,感到体内真气在源源不断的再生长之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没想到天色早已经是白天了,想到了还在家里等待自己的安爷爷和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安泽天,凡川不禁有些着急起来。

    想了想之前发生的事,真是惊险啊,如不是后来那道说不清是什么的流体,也许现在自己已经不在这儿站着了。想想都有些后怕。

    凡川赶紧转身看向之前那个奇异白色光圈的所在地,可是奇怪的是光圈没有了,但在之前光圈所在地的地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洞口,这让凡川很是惊讶,这是怎么做到的,心想间让凡川很是不能理解。很想下去洞里看看,但想起在家里等待自己的安爷爷和不知道现在苏醒了没有的安泽天,凡川决定还是下次有机会再来仔细探查,但这个深不见底的洞口总让凡川感觉到和之前那个白色光圈一样,有一股异样。其实后来凡川才知道,之前的那个光圈其实是一种封禁之术,用的就是真气来支撑封禁。

    没有再多想,凡川向树林外面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