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初生异样
    [.huju.]一行三人等出了城快速走到城外树林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huju.]看着特别漆黑安静的树林,凡川能清晰的感觉出来安爷爷的紧张和不安,因为凡川能够清楚的看到安爷爷的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

    “树林里这么黑,这要怎么找啊?”尚姓的中年大汉同样有些紧张的说道。因为他知道小天是安老爷子唯一的依靠,如果小天出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安老爷子以后的生活也就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凄苦了。

    “这样吧,安爷爷,你和尚大叔你们在树林的外围找找看,我去树林的里面找找看”凡川知道自从自己修真以后,眼睛在黑暗里也同样可以看的比较清楚,但说出这话的最主要原因是,从刚刚凡川来到树林边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树林里面有特征的修真者真气波动,这才让凡川觉得安泽天的失踪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小川啊,里面那么黑,你也和我们一样都看不清楚,你进去怎么找啊?你别逞强了,等等回去多找些人拿着火烛再来找吧”安爷爷失落的神情中,带着些许关心对着凡川说道。

    “安爷爷,我没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眼睛在黑暗中能看的清楚点,你们就不要进去了,在外面等着我的消息吧”凡川说完就踏步进入了树林,还有一点凡川比较*清楚,就是如果说树林里面真的有修真者活动的话,让安爷爷他们进去,那就不是自己能够掌握的局面了。就算真是有修真者活动,凡川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进去了,毕竟安爷爷救了自己一命,何况说不准安泽天就在树林里面,而且自己也挺喜欢安泽天这个少年,所以凡川不能置之不理。

    “哎呀,小川,那你多注意安全啊,不管是什么情况,尽快回来啊”看着渐渐没入树林的凡川的身影,老者出声喊道。

    “安老爷子,这个年轻人是谁啊?”尚姓的中年大汉出声问道。

    “噢,他是……”于是老者把怎么救的凡川和凡川自己说的身世都与尚姓中年汉子复述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我总感觉这个叫凡川的年轻人跟我们比有些不一样,但是哪儿不一样,我也说不上来”尚姓中年汉子感慨道。

    “小尚啊,你想多了,小川是个好孩子”老者悠悠的说道。但老者不知道尚姓中年汉子所说的不一样是指凡川的身上似乎有种看不透的能力。

    在树林里走了一段路程的凡川,不得不感慨这片的树林是那样的茂密,但越向树林深处走,就越来越强烈的感到有一种修真者真气的波动,这使得凡川不得不警戒起来,想着是不是要祭出饮寒剑来防御。

    就在此时,突然树林里风声大作,树叶纷纷的被吹动起来,嘈杂的“沙沙”声让凡川很是郁闷,静悄悄的树林里怎么会突然起这么大的风呢?就在凡川思索之际,突然眼光的右前方闪现了许多的白光,而且同时有一种修真者的真气在把自己向闪出白光的地方拉扯,没容多想,凡川立即祭出了饮寒剑止住了自己逐渐移动的身体,一股寒冷立即遍布了周围。

    再看白光闪现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由白光组成的球体光圈,而且白色光圈还在不时的向外迸发着修真者的真气,这让凡川摸不着头脑,说不出这是什么。凡川在心里狠狠的想道,出去以后一定要多拿出老白师尊给自己的灵集简,看看里面对修真的全面介绍。

    凡川小心翼翼的向白色光圈走过去,而且同时又紧了紧拿在手里的饮寒剑。

    就在要靠近白色光圈的时候,凡川突然发现光圈的不远处躺着一个人,因为落叶沉积的原因,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是什么人。

    想道安泽天,凡川没作停留立即向躺着的那人走去,等到看清楚的时候,凡川不禁惊喜和忧愁起来,惊喜的是躺着的人正是安泽天,而忧愁的是好端端的安泽天怎么会躺在这里。

    凡川把手放在安泽天的鼻孔处试探了下,还好,呼吸还很正常,只是晕倒了而已,凡川不禁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想起还在树林外面焦急等待的安爷爷,凡川没多想就背起晕倒的安泽天向树林外面走去,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转头看了看那个依旧闪着白色的光圈,不禁苦恼的摇了摇头。心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再回来查看下。

    “哎呀,你说小天会在树林里面吗?听人说这片树林里面有月惊城邪教的修真者活动,这是真的吗?”站在夜朝城城外树林边的一位表情紧张的老者向站在对面的一位中年大汉问道。

    “安老爷子,你别紧张,那都是别人传说的,不可信啊”中年大汉回应道。

    不错,谈话的两位正是凡川的安爷爷和尚姓的中年汉子。

    “但愿如此了”老者小声的说道。

    “安爷爷,找到了,找到小天了”只听树林里突然传出一阵踩到枯叶的“沙沙”声,只见凡川背着安泽天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小川是你吗?找到小天了?是真的吗?快快,快出来我看看”听到凡川的话,安爷爷激动的语无伦次说道。

    应声凡川把依旧晕着的安泽天放在一棵大树的旁边。

    “小天,你怎么了?怎么了?你醒醒啊?爷爷在这儿,你醒醒啊?”安爷爷看着晕倒的小天紧张的喊道,又看着凡川问道:“小川,小天这是怎么了?你在哪儿发现的他啊?”

    “安老爷子,这儿不是停留说话的地方,我看咱们还是先赶回家里再说吧”尚姓的中年大汉看着这一幕揪心的说道。

    “是啊,安爷爷,尚大叔说的对,咱们先回家慢慢说”凡川也应声道。

    “噢,对,对,先回家,是我老糊涂了,糊涂了”安爷爷自己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于是凡川又低下身去背起了安泽天,几人立即向着夜朝城的城门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