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苏醒
    [.huju.]“来,小天,咱们把衣服给他换上”说话间老者从里屋拿着一套奇怪的服饰走了出来。[.huju.]

    “爷爷,这个小哥哥要睡到什么时候才能醒啊?”被老者称作小天的少年看着躺在床上的年轻人,天真的问道。

    “只要小天用心的祈祷,相信他会很快苏醒的”慈祥的老者看着少年温柔的说道。

    在老者和被老者称作小天的少年两人的一番照料下,躺在床上的年轻人已经不再是刚刚那个穿着破烂不堪,浑身污浊的年轻人了,形状怪异但特别干净的衣服穿在年轻人身上,更显的眼前的年轻人俊美异常。

    “爷爷,这位小哥哥长的真漂亮啊!”叫做小天的少年指着刚刚换了干净衣服,依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的年轻人说道。

    “嗯,是啊,这位小伙子长相确实俊美异常,只是不知所为何事昏迷不醒啊”慈祥的老者遗憾的说道。

    “爷爷,那我们先去做些吃的吧,等一会小哥哥醒了就能吃了啊”叫做小天的少年看着老者急切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被叫做小天的少年从第一眼看见躺在床上的年轻人时,就特别急切的想让这个年轻人尽快的醒过来,因为他总感觉自己眼前的这个小哥哥将会是一个很有趣,很好玩的人。

    “嗯,小天长大了,都知道照顾人了”慈祥的老者抚摸着被叫做小天的少年的小脑袋,满意的说道。

    “小天要永远的陪着爷爷,照顾爷爷,嘿嘿嘿嘿”叫做小天的少年傻笑着说道。

    “好啊,我的乖孙子,走,我们去做点吃的东西吧”慈祥的老者牵着叫做小天的少年的小手向门外走去……

    “我这是在哪?呃,头好晕啊!呃……”凡川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待在一个怪异的屋子里面,屋子是用四根木架支撑起来的,屋里所谓的墙,则是用许多根大小不等的木头桩拼接而成。

    再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凡川自己下了自己一跳,“这是什么衣服?这么奇怪”凡川心里想道。因为身上的衣服像是什么动物的皮囊,但再看又不像,反正是说不上来的材质,而且造型很奇怪,双肩的各角都耸立着一个类似兽角的东西在跟着自己身体晃动而微微晃动。

    还未等凡川再仔细打量着这一切的时候,突然胸间一股无匹的真气向上喷涌,身体的各个部位毛孔似乎都在瞬间被放大,一口鲜红色的血从嘴里喷了出来,等吐完血静了一会,身体似乎又恢复了正常,凡川立即凝结神识去查看自己的身体。

    “哎……还好还好”凡川感应到了体内的真气暂时在缓缓流动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伙子你醒了?”只见屋里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手里端着像是动物肉的食物的慈祥老者关切问道。

    “噢,老先生你好!请问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凡川立即从床上下来,看着眼前这个慈祥的老者问道。

    “哦哦,小伙子,这是在夜月大陆的夜朝城啊,前些日子我出城去办点小事,回来的路上看到你昏迷的躺在城外的一棵大树旁边,想到你可能是受伤了,就找人把你抬回了我的家里来”面前的慈祥老者温柔的说道。

    听到面前老者的话,凡川仔细的回想着之前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先是被饮寒剑带着自己飞离悬崖,然后自己好像是真气支撑不住了,出现了视觉模糊,再然后自己吃了丹药?再然后呢?凡川极力的想着,大概也猜到一些,似乎和那些自己吃了的丹药有关联。

    “小伙子,我看你昏迷了这么多天,你还是再回到床上多休息休息吧”凡川的回忆被老者出言打断。

    凡川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慈祥老者,突然心间百感交集,太像了,太像自己的镜爷爷了,记忆里镜爷爷也是这般的关心自己,心想此处,处在记忆里的凡川又一次眼角湿润了。

    “多谢老先生的救命之恩,凡川在此感激不尽”凡川抛开了悲伤,看着眼前的老者,跪下说道。

    “哎呀,快起来,快起来,小伙子不用这般客气的,我想如果是别人看到你昏迷不醒,也不会置之不理的,这没什么的”慈祥老者说话间,动身去扶凡川起来。

    “小哥哥,你醒啦?嘿嘿,走,陪我去玩吧?”说话间从门外跑进来一位皮肤白皙,长相可爱的少年。

    “小天,不要闹,哪能无礼”慈祥老者假装生气的对少年道。

    老者又转身指着少年对凡川说道:“这是老朽的孙子,名字叫做安泽天,小孩子喜爱玩耍,还希望小伙子不要介意”

    “老先生言重了,小天很可爱,我怎么可能会介意呢”凡川立即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呵呵,来,小伙子,吃点东西吧”说话间老者把手里看似是动物肉的食物端到了凡川面前。

    因为凡川已是一名修真者,早就处于辟谷,但碍于眼前的慈祥老者的盛情款待不好推辞,于是也陪同吃了些许。

    凡川边吃边问道:“老先生,你说这是在夜月大陆的夜朝城?实不相瞒,小子我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

    “嗯,这儿确实是夜月大陆夜朝城,听小伙子话里的意思你不是夜月大陆的人吗?”慈祥老者反问道。

    “嗯,小子是紫金大陆人,老先生,你知道紫金大陆木季城吗?离这儿远吗?”凡川一连问出目前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紫金大陆木季城?好像听那些跑马货的人说过,说是跑马货去一趟紫金大陆木季城好像要用两年时间才能到达”慈祥老者若有所思的说道。

    “噢,这样啊……”凡川听到老者的话后,自己似乎在想着什么。

    “小伙子,有个问题,老朽我不知当不当问”慈祥老者看着凡川犯难的说道。

    “老先生尽管问就是了,小子知无不言”凡川被老者的话打断了思路。

    “噢,老朽想问的是既然你不知道夜月大陆夜朝城这些事情的话,你是怎么晕倒昏迷在城外的树林里呢?”老者似乎很有疑惑的问道。

    “噢……我嘛……我是在紫金大陆的秋泽草原被一群抢马货的强盗给劫持了,在路途中他们把我关到漆黑的笼子里,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就晕倒昏迷在了这里,直到被老先生你救醒”凡川假装疑惑的说道。

    “噢,这样啊,看来小伙子是一条苦命啊”老者同情的说道。

    看到老者相信了自己说的话以后,凡川自己心里也是一酸,但是他不能告诉老者自己是修真者,或许是怕老者承受不了自己的身份,又或许是怕老者怀疑自己有什么行为目的,鉴于各种原因,凡川感觉目前还是先对他们隐瞒自己的身份比较好些。

    “那小伙子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老者慈祥的看着凡川出声问道。

    凡川心想到这段时间,自己的身体状况还不算稳定,体内的真气总是在某一瞬间忽上忽下,而且自己还想抽出时间去研究下晶涟羽戒里的丹药是怎么回事。

    于是出声对老者说道:“老先生,我想在您身边服侍照顾您一段时间,算是小子作为报答您对我的救命之恩,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如果老先生不答应小子这个请求,那小子宁愿一头撞死在这木桩之上”

    说出此话,也许是凡川想在面前这个老者身上找取一点以往镜爷爷对自己的关怀,也许是内心想要报答老者的救命之情,也许仅仅只是想找个暂时安身修养的地方而已。

    “这个……老朽我不用小伙子你来服侍和照顾,你能说出这番话,老朽我已经倍感满足了,只是你如今的身体也不便外出行走,不如就留下多住些时日吧”老者慈祥的说道。

    “多谢老先生成全小子”凡川立即跪了下来,又指着旁边站立的安泽天对老者忠恳的说道:“小子自认年龄并没有比小天大多少,还恳求老先生能让小子以后称您为安爷爷”

    “好耶好耶,小天以后就有小哥哥陪小天玩喽”旁边站立的安泽天少年雀跃的叫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