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入修真
    [.huju.]看着眼前耸立的悬崖,凡川感到了无比的愤怒和失落,四周空旷的景象,和脚下凌乱的山石,这样的一副画面使得一切显的是那样的自然。[.huju.]

    “这个死老头这不是在耍我么”凡川心里想道。

    冷嗖嗖的山风拂动了凡川的发梢,安静的空气使凡川压抑了好一阵子。时间似乎在安抚着这个在发呆的年轻人,而停滞不前。

    “看来老白师尊是有意的啊”凡川看着手里的灵集简,恍然大悟道。

    端坐在悬崖的一个大石块后面,凡川不自觉的用真气进入查看了手里的灵集简。

    也许凡川不知道的是,他这次的查看灵集简到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竟然整整的花费了四年时间,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因为修真者是辟谷的状态,所谓辟谷就是可以不吃不喝,以自身真气来支撑真身,所以凡川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凡川用真气进入查看了灵集简,入眼的是琳琅满目的浩瀚修真功法,自己像是在一个森林里,又像是在一片海洋里,模糊的周边景象时而的转换,时而的停滞。

    “自然以为道,旷世以求真”凡川看着飘在眼前的词句修真功法默默的念道。

    反反复复的查看了许多修真介绍之后,凡川似乎对于修真理解了甚多,但在别人眼里,他也许还只是窥到修真冰山一角。

    经反复了解,凡川才知道原来修真者是有修真境界的,而像自己目前的修真状态是在初级修真者的“入真”境界,向上的境界还有“灵真,天真,元真,成真,玄真,渡真,大道”一共八个境界。凡川想着,不知道自己的老白师尊是处在哪个境界。

    功法介绍里好像主要的提到“元真”境界,说是元真境界修为的修真者,可以在体内凝结自己的元真灵神,这样就可以做到了灵魂不灭,凡川看着这些介绍似懂非懂的点头摇头。

    没有再细细的研究,凡川又看了些其他的修真介绍,这么多介绍里面还有一部不是修真功法,而是介绍孤真派,说孤真派是紫金大陆最有实力的修真门派之一,门派里的门人弟子加上在外游历的弟子甚至有几万名修真者,这让凡川着实的震惊了一下,心里想着以后一定要去孤真派去看看,毕竟自己现在算是孤真派的弟子。

    暂时的放下了这些纷乱的思绪,凡川看向了一个名曰“言慕岸修真心得”的漂浮怪状物。

    没作停留凡川立即向那怪状物闪去。

    刚刚靠近眼前漂浮的怪状物,突然脑子一阵翻涌,立刻脑海里浮现了诸多的修真词句功法,凡川被这突来的状况搞混了头,但没敢乱动,立即盘腿坐下仔细的参悟这些词句功法,不知过了多久,凡川还依旧在盘坐着一动不动。

    远方一群赶马的凡人指着凡川所在的山顶悬崖,叽叽喳喳的议论道:“嘿,你们看那山顶上是什么东西在发光啊?”一个拿着马缰绳的中年大汉指着山顶悬崖向自己身后的一群人说道。马群里其他的人都应声向山顶悬崖望去,只见阵阵的紫颜色光芒像是穿透了天际一样在汹涌。

    “呃,好舒服啊”凡川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说道。只见已经是夜间了,周围漆黑的让人感到恐怖,但不知为什么,凡川的眼睛似乎能够看穿这黑夜,远处的沙石被风吹动的痕迹都尽收眼底,也许是修真以后的变化吧,凡川心里想到,但由于是夜间,凡川还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容貌变的更是白皙俊俏,像是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姑娘一样。

    “时间真快啊,这才一会就天黑了”凡川自言自语道。其实凡川还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年之久。

    由于查看了许多的修真介绍,凡川知道自己如今已是“天真”的修为境界,就连上一层“灵真”境界都没有尝试,已经跳过进入了天真境界,但凡川自己不知道的是,他自己拥有一个完美的修真体质,这要和他家族的血统有着莫大的联系,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看着如今天真境界修为的自己,凡川既欢喜又有些忧愁,欢喜的是离救活自己的镜爷爷的距离又近了一步,而忧愁的是自己的老白师尊警戒自己修真欲速则不达。

    看看漆黑的夜空,凡川无力的摇了摇头……

    凡川拿出晶涟羽戒,仔细的观摩着,精细的戒指亮着淡淡的紫光。凡川想起自己的老白师尊之前说过,戒指里还有些杂乱的东西,都是之前老白师尊自己随身携带的,于是凡川没作多想就用真气查看了一下,果然如此,戒指的储物空间里有着各种各样的修真兵器,还有一些石质和木质的未知材料,还有一些不显眼的液体状东西和各种颜色的丹药,各种颜色的丹药都是放置在一个晶体的盒子里。凡川的注意力没有放在这些丹药和材料的身上,凡川被一个形状怪异的薄剑吸引住,这薄剑通体透明,剑体闪着淡淡青色的光亮。

    凡川没多想,立即从戒指里把这把剑取了出来,然后细心的把戒指带上自己的右手指上。

    薄剑入手,丝丝的冰凉穿透身体的每一个毛孔,这冰凉的感觉似曾相识,但又捉摸不透。

    凡川没再多想,就仔细的观察着剑体,突然在剑体似隐似现的青芒中,隐隐约约的看到三个“饮寒剑”的字样在有规律的跳动。

    凡川这才想着这似乎就是手中这把剑的名字。

    凡川试着把一丝真气输入到剑体之中,可是游走的真气还未进入剑体中间,就被一股极寒的气体给挡了回来。这让凡川很是纳闷,还没等凡川想出个所以然的时候,突然眼前的饮寒剑青芒大作,只见以极快的速度化作一道青芒瞬间隐入了凡川的身体里面,这突然发生的情况,让凡川很是惊讶,在饮寒剑没入身体之后,只感觉到突然的凉意布遍了全身,只是一瞬的感觉,然后身体就又恢复了正常,凡川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样的情况,但是既然身体没有强烈的疼痛感,乐观的凡川就没有再多想。但凡川没有注意到的是,自己右手上佩戴的手链似乎也同样在泛着微微的青芒,而且手链本身似乎又长大了一圈。

    饮寒剑隐入了自己的身体让凡川不知所以。

    只见天色在渐渐的泛着鱼肚白,凡川也知道天色即将要进入白天了,看着远方透着微微亮的天空,凡川摸着自己肚子想道:“为什么没有一点饥饿的感觉呢?算了,不想了,首先还是想想怎么下去这山顶悬崖,然后去孤真派问问就能知道答案了”凡川这样想着。

    心念间,突然身体像被抽空了一样,一股极度的寒冷夹杂着无匹的拉扯力在拉扯着自己的身体向前飞出。

    只见眼前不远处,那把饮寒剑又浮现了出来,这股寒冷的拉扯力正是眼前的这把饮寒剑发出来的,看见自己身体随着饮寒剑向悬崖下漂浮而去,凡川这一刻即是紧张又是刺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