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言慕岸
    [.huju.]“我这是在哪啊?头好晕啊!”凡川从地上爬起来,头晕和脑袋胀痛的他用眼睛模糊的看了下周围的环境,自己仿佛在一座耸立的山顶悬崖上。[.huju.]

    “这是在一座山顶的悬崖上,你头晕很正常,是因为我带你瞬移过来的”面前走来了刚刚的那位老者说道。

    “噢,老先生,我大哥呢?”凡川问道。

    “你大哥他已经走了,他临走时候说了他要回去参悟修真功法了,等待下次与你相见”老者有耐心的回答道。

    “噢,那就好,大哥没事就好,只可惜了没有给大哥当面告别”凡川自己嘀咕道。

    “小子,看来你也想修真,告诉我为什么?有什么原因吗?”老者问道。

    “是因为……”于是凡川把自己之前的经历给老者复述了一遍,以及为什么要修真。

    “哈哈,没看出来你小子还很孝顺啊!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老者又说道“嗯,相传仙界的仙人是有起死回生的神通的”说完,老者摸着自己白色的胡须,看着远方的天空。

    “那老先生是仙人吗?你能救我镜爷爷的对吗?”凡川想了想眼前这个老”者与自己相见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于是急切的问道。

    “哈哈,傻小子,这一界是没有仙人存在的,仙人们自然在仙界里,这些你以后自然会懂的”老者脸上透着笑容说道。

    听到老者的话之后,凡川失望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小子,不用失望,只要你肯用功的修炼,一定会很快实现你的愿望的”老者看着凡川的样子,不禁怜爱道。

    “我知道了,老先生,谢谢你”凡川抛开了悲伤,认真的看着老者道。

    “来,让老朽为你重塑下真身,以便你以后提高修真效率”说着话老者伸手挨向了凡川的臂膀。

    似乎过了许久时间。

    “嘿,这是什么东西?竟有如此强劲的力量?而且还有自己的灵识?好熟悉啊,是在哪儿碰到过呢?”老者自言自语道。

    又过了一些时间。

    “看来只有先禁封你了,如此有力量的灵识,你会干扰我的,哎,真是特别熟悉的感觉,为什么找不到头绪呢?”老者又自言自语道。

    山顶悬崖上的风呼啸而过,吹动杂乱石子发出“沙沙”的声音,一老一少两人在山顶悬崖上的画面,是显的那么的萧索,那么的孤独和落寞。

    “好了,完成了,我已经帮你重塑了真身,你体内的那个游动的灵识体已经被我给禁封住了,你现在活动下身子,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老者像完成了一件工艺品一样看着凡川满意的说道。

    凡川应声而起,感觉到一种从没有过的舒服感充斥着整个身体,刚刚还发晕的脑袋,现在竟然特别清醒,就连因为风大不敢全部睁开的双眼,此刻也变得异常有神,似乎再大的风吹过眼睛,眼睛也都不会眨一下。而且身体似乎也长高了一些,原本不算长的头发,现在都已经遮住了眼睛。

    凡川欣喜的感受着这一切,这一切似乎是多么的美妙,凡川自己还不知道,其实现在的自己已经是第一层的修真者修为了,第一层修为名曰“入真”,似乎还沉醉在自己身体变化里的凡川被老者出声叫醒了。

    “小子,你现在已经是第一层修真者入真修为了,我这里还有我自己的修真功法和心得,我将要传授给你,你以后的修真路要自己来感悟,但前提是你必须要拜我为师”老者看着沉醉自身变化的凡川出声说道。

    凡川被这突来的喜悦暂时冲昏了头,但是一阵时间过后,凡川回过来了心思,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老者说道:“老先生,多谢你的恩德,多谢你的成全,多谢你的相授”凡川一连说出三个感谢后又继续说道:“小子凡川愿意拜老先生为自己的师尊,老先生能收下小子,小子还感激不尽,求之不得呢。师尊在上,请受徒弟一拜”说着话,凡川跪在了老者的面前。

    “哈哈,好,好,收你为徒,也是你我的缘分,不用作多感激,那会影响你的修行的,为师名叫言慕岸,要说门派吧,那就是孤真派吧,你以后也算是孤真派的弟子了”

    “孤真派?哇,老白师尊真厉害,我听人说过孤真派在木季城甚至整个紫金大陆都是数的着的大门派啊”凡川虔诚的说道,但凡川不知道一个震惊的真相是,言慕岸是孤真派的创派祖师。

    “去你个臭小子,什么老白师尊,油嘴滑舌”言慕岸虽然是在教训凡川,但还是满意的点点头。

    “因为师尊你白头发,白胡须,还穿一身白衣服,肯定是老白啦,嘿嘿”凡川高兴的笑道。

    言慕岸没有理会凡川的调侃说道:“臭小子过来,这里面有我的修真功法和心得,你拿去参悟吧,以后的修真路要看你自己的了”说话间言慕岸凭空拿出来一个灵集简递到凡川手里又说道“这是灵集简,你只需要输入进去一点真气就可以查看了”

    看着手里这个灵集简的外表,想着烟紫姐姐给自己的灵集简的外表,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啊,烟紫姐姐给自己的那个灵集简外观华丽漂亮,而现在手里的这个灵集简就显得太多朴实和寒酸了。

    “想什么呢?臭小子,我还有事情要交代你,好好听着”言慕岸出言打断了正在想着什么的凡川。

    “噢,没什么,老白师尊你说”凡川立刻认真道。

    “可能你还不是多了解,我们孤真派是以冷兵器入修真的,所以我们孤真派的每个修真者都要有自己的兵器来提高自己的修为,所以为师决定在即将到来的飞升之际把为师最得道的楚远紫剑传给你,但你现在的修为还不能使用,你务必要提高自己的修为再使用此剑”说话间,只见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四周的空间在极速的压缩,这感觉又一次让凡川喘不过气来,只见言慕岸伸手在凡川身体周边掐变着什么,一会儿明显的压力就撤除了,这让凡川又一次的钦佩着自己的老白师尊。

    忽然间,道道的紫色光晕染满了方圆几十里的天空,只见言慕岸手中间漂浮着一把亮着紫色的长剑。

    “这便是楚远紫剑,你收好,记住为师的话,修为提高了一定层次之后再去触碰此剑,还有就是此剑也代表着我在孤真派的身份,你如果以后有机会了就回去门派看看,多和那些门人弟子交流交流”说话间,言慕岸又取出一个类似戒指的东西,但比普通戒指要小的东西说道“噢,对了,这个是储物戒指,名字叫晶涟羽戒,也是一直跟随着我的东西,里面还有许多杂物,中低级的修真兵器之类的,你现在的修为就先挑一件低级的修真兵器用吧”言慕岸把楚远紫剑和晶涟羽戒给了凡川之后释然的感叹道“你算是为师最后的一个弟子了,为师强烈的感觉到飞升之期已不远矣”

    听着言慕岸说了这么多,凡川自己好好的消化了一阵子,今天接触的这么多,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看着手里亮着紫光的楚远紫剑和晶涟羽戒,然后认真的问道:“老白师尊,你说的什么飞升啊?”

    “臭小子,以后你自然就会懂了”言慕岸望着远方的天空悠然的答道。

    时间似乎静止了一会。

    “好啦,臭小子,该交代的为师已经给你交代完了,剩下的路需要你自己来感悟了,谨记住一句话,欲速则不达”言慕岸淡淡的又说了一句,他似乎不是很放心眼前的这个让人头疼的徒弟。

    “老白师尊,我都记住啦,我会遵附您的话”凡川坚定的说道。

    “那好,为师时日已不多,既然心愿已了,为师也该去给朋友们道别了”言慕岸又转身对着凡川说道:“你如果有机会,就回去孤真派看看吧,为师走了”

    又是“兹”的一声,眼前已没有了言慕岸的身影,只有空气中回荡着的一句话“小子,保重了”,凡川在心里纳闷和怨恨的想着为什么连给自己一个道别的机会都没有,这让此刻刚踏入修真的凡川既感到落魄,又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难过。

    从入神想事情里拉出来的凡川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还是刚刚耸立的山顶悬崖,然后扬起苦涩的脸对着远方天空大叫道:“老白师尊,我该怎么下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