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初到木季城
    [.huju.]“是什么办法?快快快,告诉我!”凡川立即惊醒激动的看着眼前的美丽女人。[.huju.]

    “只要你修真,修到大道境界之后,然后飞升仙界,相传仙界的仙人是有那种起死回生的神通的”美丽女人望着远方淡淡的说着。

    “难道这就是宿命吗?镜爷爷,这就是你告诉我说要分离的宿命吗?这是为什么啊?你说我会去修真,会离开你,现在都实现了对吗?镜爷爷你说我吃了丹药就会和你永远在一起的。你为什么要骗我啊?为什么啊?”凡川听了美丽女人的话之后,撕心裂肺的喊叫着,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却又湿润了。

    “这也许就是师尊所说过人的命途吧”美丽女人自言自语道。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凡川把那件兽皮盖在了镜爷爷的身上,然后关上了棺材盖子,擦干了再次汹涌的泪水。踱步的走向后面的美丽女人,默然的说着:“仙女姐姐,我要做修真者,我要救活我的镜爷爷,请你告诉我去哪儿可以修真,我想你知道的”说完凡川脸上没有表情,静静的等待着面前的美丽女人的回答。

    “你决定了?那好吧。我带你去个地方,那儿有许多的修真门派,但以后的路只有你自己走了”说着美丽女人拿出一件像腰带的东西递到凡川面前继续说道:“这是储物腰带,名字叫稀离腰带,你身上带的东西都可以放进里面,只需把东西挨在腰带旁边,腰带就可以自己吸进去你所要储藏的东西,算是你我的缘分,里面还有一些我的修真心得,也算是你我的一份知遇之恩吧。”

    凡川拿着手上看似华丽的储物腰带,眼泪又不知觉的流了下来,此刻的悲伤也许只有他自己懂得。

    “好了,走吧,凡川”美丽的女人淡淡的说道。说完脚下又出现了之前的那种模糊的剑影。

    凡川又回头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茅草屋,心里倒带般的回放着这十八年来的酸甜苦辣。

    “镜爷爷,我们会有再相见的那天,相信小川”扭头擦干了眼角仅剩的最后一滴眼泪。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恍惚间隔了一段时间,两人落在了一个葱郁的树林里。

    “那儿就是紫金大陆的木季城”

    凡川顺着美丽女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在不远处一座模糊的城池的样子浮现出来。

    “我就送你到这儿了,我也该继续去游历了”面前的美丽女人微笑着继续说道。

    甩掉了刚在悲伤中的心情,凡川面对这美丽的女人说道:“仙女姐姐,你要走了吗?以后我要去哪儿才能找到你呢?还有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叫烟紫,我的师门叫仙云魅派,是坐落在夜月大陆的月惊城,等你以后修真有成了,我们还会再相见的”

    说话间那模糊的剑影又浮现在她的脚下。

    凡川还在想着仙女姐姐的名字,等他惊醒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的时候,面前早已没了烟紫的踪影。

    “小子,再会了”只剩下烟紫的一句话徘徊在空中。

    凡川看着天空呆呆的说着:“烟紫姐姐,我们还会再相见的,就像我还会再和我的镜爷爷相见一样”

    低下头,凡川向着自己从没来过的木季城的方向走去

    在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凡川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看到来来往往进城出城的人手里都拿着一块类似小木条的东西,以此来对守门的卫兵证实自己的身份,而且城门的右边还有好多没有小木条而被卫兵盘问的人,这下可有点不好办了,正在凡川思索着要怎么进去城里去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大喝声:“快闪开,快闪开,快,主马发疯了”

    凡川转过身寻声音看去,只见一位满脸胡茬的中年汉子,身下骑着一匹雪白毛发的主马,正以飞快的速度向自己身体所站位置奔跑过来。中间汉子用力的向回收着手里的马缰绳,可也作用不大,主马还是不见有放慢速度的迹象。

    正当凡川还没来得及作出应对策略的时候,主马已经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自己站立的地方奔来,此时再闪身退开的话,似乎已经不可能了,凡川只想着不能让主马以正面的撞击到自己的身体上。

    心想间,主马已经到了凡川的身前,看到如此之快的速度,凡川立刻向上蹦跳一下,用蓄满力量的双手挥向了主马的头颅。

    只听“嗡”的一声沉闷响声过后,主马的奔跑立刻被凡川抵挡下来,主马被阻挡后,立即扭头调转跑向了后面拉货车的马群。而凡川也在“嗡”的一声沉闷响声之后,应声的倒着身体撞向身后的城墙,嘴角立刻喷出几缕鲜血。身体和双手传来锥心的刺痛让凡川顷刻间感到死亡离自己是那么的近。身体倚坐在城墙的一角上,视线也开始渐渐的变的模糊。

    “小兄弟,你怎么样了?多谢你救命之恩,走,我带你去瞧郎中”在凡川模糊的视线里跑进来一位满脸胡茬的中年大汉,中年大汉此刻的紧张表情加上脸上的胡茬,怎么看都感觉到有一种莫名的滑稽感。

    “噢我我没事咳咳咳”凡川凭着最后的一丝力气说出这句话,不过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凡川经不得说话这种力气活动。

    “你不要说话了,小兄弟,我带你去瞧郎中”说话间,中年汉子伸手扶起了躺坐在城墙角的凡川。

    “不用真不”还未等凡川说完,眼前突然一下布满了吓人的漆黑,凡川晕了过去,而晕之前,凡川看到的是扶着自己的中年大汉紧张的表情,和他满脸的胡茬。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为什么主马会发疯的向自己冲过来,是因为自己身体里的兽人血统会让兽类感到惊慌,当然,这只是后话。

    “我说丘郎中啊,你看的到底怎么样啊,倒是说句话啊,我这小兄弟到底怎么了啊?”只见屋子里一位满脸胡茬的中年大汉在屋里跺着脚,指着一位身子瘦小,满头白发的老者问道。

    “奇怪,真是奇怪,明明身体里的五脏六腑已经萎靡了,可是这位小伙子身体里有个会游动的东西正在快速的修复着身体的各个部位,就算是我身上最好的丹药也没有这般功效啊,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这小伙子以后一定不凡”只见床边坐着一位老者把着躺在床上的年轻人的脉搏自言自语道。

    “哈哈哈哈,那也就是说我这小兄弟不会有事了吧,我就说我这小兄弟福大命大”屋里的中年汉子高兴的笑道。

    一阵时辰过后。

    “呃我这是在哪”床上的年轻人坐起身来疑惑的问道,不过身体还隐隐的疼痛让他很不舒服,不错,床上的年轻人正是刚刚苏醒的凡川。

    “啊哈,小兄弟,你醒啦?可把我老莫给急死了,这是在木季城的西街”只见屋里走进来以为满脸胡茬的中年汉子。

    “木季城?进城不是需要一种小木条样子的东西来证明身份才能进来吗?”凡川认真的问道。

    经过面前的中年大汉的介绍之后,凡川才知道,面前的这位中年大汉名字叫莫乾,是在马商队来来往往送货的商人,因为几天前在城外自己被主马撞到之后,从而的减缓了主马的冲击力,以至于这位名叫莫乾的中年大汉侥幸没有威胁到生命,于是自己则被他抬到了马商队的车上给拉到了城里自己的家里。

    “噢那就多谢莫大哥的收留之情了”凡川拱手对莫乾说道。

    “呸,是我要多谢你才是啊,要不是你舍身阻挡住发疯的主马的话,老莫我早就归位了”莫乾干脆的说道“对啦,小兄弟你刚刚苏醒,还需要多休息,不要下床活动啊,我出去买些酒肉来,咱们再慢慢的聊”说着话,莫乾转身跑向了门外。

    看来莫乾是以为自己舍身救了他,看到莫乾转身跑出了屋子,凡川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看着这周围陌生的一切,凡川是第一次感觉到了新鲜和激动,还有隐藏在内心里一点点的悲伤情节。凡川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感觉并没有太激烈的疼痛感,就尝试着起身下床,在屋里东张西望的看了起来。

    “嘿,小兄弟,你怎么起来了啊?你的身体要多休息啊,快,快,快回床上去”说着话,莫乾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提着几纸包肉菜和一坛酒。小小的屋里顿时充满了肉香和刺鼻的酒味。

    “噢,莫大哥,我没事,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你不用担心”凡川看着莫乾认真的说道。

    “看来那丘郎中说的没错啊”莫乾自言自语道。

    “莫大哥,什么丘郎中?说的什么啊?”凡川问道。

    于是莫乾把前几天郎中说的话给凡川复述了一遍。

    “我身体里有游动的东西?我怎么不知道呢?”凡川摸着头发苦思的想着说道。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嘛,来来来,小兄弟,咱们坐下吃肉喝酒,再慢慢的聊”说着莫乾走向了屋里的桌子那儿。

    凡川也没多想,也踱步走向了桌子,坐在了莫乾的对面。

    “对了,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是从哪儿来的?到木季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莫乾仔细的分别倒着两碗酒出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