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初次争斗
    [.huju.]“真是有些奇怪,刚刚还那么多兔子,怎么这会都不见了”凡川拿着一根小树枝在山里的丛林里漫步思索的说道。[.huju.]

    看着眼前的萧瑟景象,凡川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在挑衅着感官。也许天气是快要变冷了吧,想着以前镜爷爷给自己说过,在山里有好多凶猛的野兽可以抓,那些野兽的皮可以剥下来做御寒的冬衣,而且山里有些胆大的猎户都有抓到过那种凶猛的野兽。凡川想着自己现在有这么多使不完的力气不如去找找看,看能不能抓到一只凶猛的野兽,把兽皮剥下来给镜爷爷做御寒的冬衣,就着这种想法凡川向山里深处踱步的走去。

    不知觉间,已经走到了山里的丛林深处了,自己面前的地况看似好像自己从没来过,以前镜爷爷就严厉的说教自己不能只身来到这山间丛林深处,说是不安定的危险太多,还给自己讲了许多之前的猎户葬身与此的故事。就这样在记忆想着镜爷爷的话时,突然身体的右前方有些许的树枝被碰动的沙沙声传来,凡川立即趴伏在地上静悄悄的等着着即将发生的什么,也许是猛兽,也许只是风太大了吹动了树枝,但是无论如何,凡川都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这次的莽撞让自己走进这山间丛林深处来,要小心为上,不能让在家里的镜爷爷为自己担心。

    心想间,右前方赫然出现了一只头上长着两只犄角,满身橘黄色毛发的四角怪兽,这怪兽似乎知道有人在前方观察着自己,于是对着凡川这边的方向发出示威性的吼叫声,那声音震的凡川的耳朵都在徘徊着散不去的回音,凡川警觉性的缩了缩身躯,在脑海里快速的想着如何才能制服这怪兽,而不是如何才能逃脱,但也许就是他的这股勇气让他人生以后的路变的不再是那么的坎坷。

    想着的同时,凡川也在悄悄的把藏在身上的小戟叉拿出来,这是镜爷爷亲手给自己做的小戟叉,是用来捕捉兔子的,可在目前的这个情况,凡川也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拼试一下了,说时迟那时快,凡川猛的起身跳开,风速的奔向那只骄傲的怪兽身边,这只怪兽似乎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位年轻小子竟然如此胆大,以至于反应慢了许多,可也还是抬起头上的两只犄角迎了上去,凡川的胆大似乎也印证了他夺得了先机,小戟叉狠狠的插在了怪兽犄角右侧的皮肉里,但凡川也被怪兽的犄角撞到,**向后飞出去十多米,怪兽似乎被这突来的一戟叉惹怒了,用前面的两只脚狠狠的踩这地面,期间似乎地动山摇,山间树木上的黄叶纷纷的被震落下来,树上的鸟兽早已消散的不知远去了,怪兽用两只褐色的大眼珠狠狠的瞪着面前十多米远的凡川,顷刻间就纵身向凡川的方向奔去,凡川也被这怪兽发怒的景象震撼了一下,这可是在他的这十八年来的生活中从没见到过的景象,不容多想,凡川立即纵身跳到身边的树上,依附在一棵最大的树枝上,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怪兽向自己奔袭而来,不等怪兽撞到树干上的时候,凡川纵身一跳,骑到了怪兽的背上,怪兽似乎从来没有受到这般的屈辱,用力摇着自己的身躯,凡川则使劲全力的抓着怪兽的两只犄角,顷刻间变成了上下两难的局面,而凡川和这只发怒的怪兽都没有注意到,在茂密的树林上空,漂浮着一位容颜倾城,貌美如花的女人在看着这局面发出咯咯的笑声。

    凡川此刻的心情却是越战越勇,和身下的怪兽争的不相上下,就在此刻,忽然不远方又传出一声和刚刚身下怪兽发出的类似的吼声,来没来得及容凡川多想,面前就又出现了一只和身下怪兽一样的怪兽,凡川这刻才意识到,原来是身下的这家伙搬来救兵了,容不得多想,凡川立刻从身下的怪兽身上跳了下来,手里拿着刚刚从怪兽身上拔下来的小戟叉与对面的两只怪兽僵持着,两只怪兽面对面吼了两声,似乎在商量着什么,突然,还没等凡川做好御敌的准备,两只怪兽从两个方面夹击扑来,凡川看到这情景,却在这刻放宽心了,已经没得跑了,能跑的路都被这两只怪兽封死了,不如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残忍的死亡吧,凡川仰起头看着茂密的树林遮挡住的天空,心里没有害怕,只有对一个人的感激和难过,那就是养了自己十八年的镜爷爷。

    “镜爷爷,我下辈子再来照顾你了,今天要葬身于此,如果镜爷爷能感受到我的话,请以后不想思念我,更不能让人来找我的残躯,镜爷爷,小川对不起你了”凡川此刻在心里想着对自己镜爷爷的话。

    两只怪兽看到面前的年轻小伙竟然不再反抗,也似乎出乎意料,但也没有停下奔向的脚步,就在两只怪兽准备用犄角把凡川撕裂的时候,突然凡川的右手上传来阵阵的凉意,就在此刻,天空忽的一下瞬间暗下了许多,只见凡川的身上流淌着青白色的光晕,两只怪兽似乎被定格了一样一动不动,突然,凡川的身旁流动的光晕似乎找定了目标一样,唰的一下飘向了两只不动的怪兽,之间两只怪兽被光晕接触了一下就飞出去了几十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断气了。

    凡川被这突来的一击吓到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活生生要撕裂自己的怪兽却在突然间死了,他犹新的记得刚刚自己身上发出了一种青白色的光晕,犹记得刚刚右手上传来阵阵的冰凉,凡川立即剥开破烂的衣袖看着自己的右手,右手上除了镜爷爷给自己的手链之外,什么也没有啊,不过这时候的凡川如果仔细的观察下会发现,右手上的手链似乎长大了一圈。

    “好小子,厉害着呢,我刚刚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你有这般潜质啊!”话音落下间,只见天空中飘下来一位女人,这女人的容貌是自己从没见过的那种美,仿佛是做梦也想不到的美,像永远也接触不到的美,倾城的容颜,温柔的声音,这一切的发生,对于凡川来说特别像一种假象。

    “傻小子,发什么呆,我问你话呢!”

    被叫醒了之后,凡川也知道面前的这位女人是真的,而不是自己以为的假象。

    “噢噢,我叫凡川,请问这位姐姐你是仙女吗?”凡川激动的看着面前的这位美女姐姐问道。

    “哈哈,傻小子,我可不是什么仙女,我也没见过仙女,我是人,我是修真者,你知道吗?”

    “修真者?是有保护一方平安的修真者吗?是你刚刚救的我是吗?”

    “哈哈,我可没有那种保护一方平安的大神通,不过你刚才的境况,我还是能救你的,不过,刚刚不是我救的你,是你自己救的自己,我也在纳闷你是怎么做到的呢?”面前的美丽女人假装思索的说道。

    “你就别谦虚了,仙女姐姐,就是你救的我,对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哈哈,随你自己怎么想吧,我是在云游,刚巧路过这里”

    “那仙女姐姐不愿承认就算了,但我还是要报答你,这有两只怪兽,我把他们的兽皮剥下来,给你一张兽皮,我自己留一张给我镜爷爷,你看行吗?”说着凡川用手指向躺着不远处的两只怪兽。

    “嗯我已经不需要这种东西了,不过看你小子挺有意思的,那我就给你个面子收下了”

    凡川立即走向那两只躺着的怪兽,准备用小戟叉把他们的皮给剥下来,心里却犯着嘀咕“怎么送给她这么贵重的兽皮,她却还给我面子收下,真是一个怪人,不过长的漂亮,怪也就怪算了”

    不一会,凡川就把两只兽皮剥了下来,拿出了一张兽皮递到了面前的这位美女人的面前说道“仙女姐姐,这张兽皮就给你,算是报答你救我的一命”

    “哈哈,傻小子,那姐姐就谢谢你喽”说着面前的这位美女人伸手接过了兽皮。

    “那既然没什么事情了,我也要该回去了,镜爷爷还在家等着我呢,仙女姐姐你要去我家休息下吗?”凡川看着面前这位美丽的女人说道。

    “哈哈,去不去都行,本来我就是出来历练的,经历下凡人的生活也是对修真的一种感悟,这样吧,我把你送回家里去吧”说着美丽的女人忽然在脚下升起了一把看似剑却又不太像剑的模糊影子,只见美丽的女人伸手一抓就把在原地不动的凡川给强行拉上了模糊影子的上面,突然靠近了面前的这位美丽女人,入鼻的是一种特别的芬香,瞬间的呼吸都让人感觉到舒服和愉快,这种感觉是凡川从未有过的。

    “影魂剑,去”

    只见美丽的女人用手一指方向,瞬间呼呼风声震耳欲聋,还未等凡川感受这速度的冲击力的时候,眼前就出现了模模糊糊的自己家的茅草屋的影子,自己甚至都能想象到镜爷爷在家里等着自己焦急的表情。

    不一会,脚下的模糊剑影落在了自己家茅草屋的门前,剑影消失了。

    “仙女姐姐,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快啊?比兔子跑的快的太多太多了”凡川指着刚刚消失的剑影说道。

    “哈哈,这叫飞剑,是我们修真者中期必备的出行之物,他们消耗的是我们体内的真气。你如果以后要修真的话,你就会懂了”

    “我不修真,修真不好玩”凡川想着镜爷爷之前对自己说的话,说自己做了修真者,就会离开镜爷爷。心里一种莫名的抵触修真。

    “镜爷爷,我回来了,我给你带了张兽皮,你以后御寒的冬衣就有啦,等到了天气冷了你就不用自己喝烧酒御寒了”说着凡川跑向茅草屋里。

    “镜爷爷?镜爷爷?”

    喊了几声,屋里并没有找到镜爷爷。

    凡川心里想着镜爷爷身体不好,这几年都是自己照顾他的,他自己一个人是不会出去的啊。

    于是在屋里左找右找就是不见人,凡川顿时急了。

    在紧张和慌乱中,凡川静下心看了看周边,依旧没有人。

    就在凡川准备出去寻找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原本忽视的一个角落里的那口棺材,只见布满灰尘的棺材盖上面有着明显的几双奇怪的手印,此刻凡川的脑子里翻涌着以往的太多画面,记得曾经镜爷爷给自己说过,这口棺材是为了留给他自己的终身后事住的屋子,当时的凡川还小,没有注意这口棺材以及镜爷爷所说的概念,如今看到这个画面,却是那般的刻骨铭心,也许凡川自己也已经感觉到了什么,疯了一样的他去用力的打开了棺材盖子,在棺材盖开启的那一刻,凡川愣住了,只见自己的镜爷爷浑身是血的安静的躺在棺材里面,身体一动不动,脸上的惊恐状还在保持着,双眼似乎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在怒睁着。

    “这是怎么回事?镜爷爷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是谁害的你啊?”凡川发疯的对着棺材里面的镜爷爷喊叫着,可棺材里的镜爷爷似乎没有听到一样,安静的睡着。

    “不用喊了,你的镜爷爷已经死亡了,他不会再醒来了”身后的美丽女人出声劝道。

    “不可能!不可能!我出去的时候镜爷爷还好好的呢,这不可能,不可能”凡川像是发疯了一般的喊叫着。

    “你先别着急,目前是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总隐隐的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身后美丽的女人向棺材里看了看说道。

    凡川呆滞的跪在棺材边,脸上泪水纵横,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不可能,不可能,镜爷爷没有死,他说了要永远陪着我的”

    “不可能不可能”声音越来越小。

    忽然凡川猛的惊醒,回头看着眼前的美丽女人说道:“仙女姐姐,你是仙女,你是修真者,你能救我镜爷爷的对吗?对吗?你快回答我啊?只要你肯救我的镜爷爷,我为你做什么都可以,好吗?求求你,求求你”凡川在此刻真的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平常时的稳重和沉静在此刻全部变成了疯狂的宣泄。

    “我没有那种神通的,凡人死了就是轮回了”美丽女人温柔的说道。看到这一幕,她自认为不错的元真修为也出现了恻隐之心,她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记得出来历练的时候,师尊曾告诫自己不要轻易动用感情。

    “你骗我对不对?你能救我镜爷爷的对吗?仙女姐姐,你能的,你能的”凡川此刻呆滞的表情,嘴里还一直徘徊着这一句话。

    不知过了多久面前的美丽女人淡淡的说道:“也许还有一个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