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凡川
    [.huju.]在北原星球的紫金大陆上的一座深山里,一位衣着华丽,相貌英俊,身上透着淡淡青芒的年轻男人注视着身前的一位佝偻着身子的老者,佝偻着身子的老者依附在身边的茅草屋旁,形成了一副对比鲜明的画面。[.huju.]

    “还请老先生能照顾好犬子,您的恩德在下永世不会相忘,这十八年里就请您多多的费心了”说话间,那位英俊的年轻人对老者行了一个跪礼。

    “跪不得,跪不得,我区区一个老汉怎能要尊者这般礼让,您的托付我照办就是了,还请尊者快快请起。”老者弯下本就不算直挺的腰杆去扶面前这位自己心里以为是尊者的年轻人。

    “那就多谢老先生了,十八年后我们会再相见的。这是一颗丹药可助你身强体壮,延缓衰老,还请老先生收下。”说话间,年轻人凭空拿出一颗亮着淡黄颜色的丹药递到老者的手上。

    “这可万万使不得,这可”还未等老者把话说完,眼前的年轻人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空气里一缕淡淡的青烟。

    老者面对着远方的天空,双手合十祈祷着,双腿跪在地上纹丝不动,久久没有起身。

    在这个北原星球上修真者对于凡人来说是多么的高贵和傲然,然而,久久不能平静的老者,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刚刚的那位尊者的名字。一阵唏嘘过后,老者抱起了在地上用棉衣素裹着的小娃娃,仔细的观察之后,只有小娃娃右手上的一条手链引起了老者的注意,手链上模糊的刻着“凡川”两个字

    “镜爷爷,快来看看,我这次抓到了三只大兔子!”一个长相清秀俊俏,但衣着却破破烂烂的年轻人对着面前的茅屋用力的喊着。

    “呵呵,小川回来了,快来,快让爷爷看看我的乖孙子有多厉害!”说着一个拄着拐杖,佝偻着腰身的老者从茅屋里慢悠悠的走出来。

    十八年了,眼前的小伙子越长越俊俏,自己却越来越老,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老者摸着怀间藏着的那颗丹药不禁的想到。

    眼前的老者正是十八年前那位英俊男人托付照顾凡川的老者,而如今已能自己进山抓捕兔子来照顾老者的年轻人,正是已经十八岁的凡川。

    “镜爷爷,今天我们就可以大吃一顿了,三只兔子可以够我们吃好几天了呢。”

    “嗯,小川,来,坐下陪爷爷说会话。”说着老者拄着拐杖走向了院中的小方桌。

    老者在心里想着这十八年来凡川一直陪着自己生活,自己早就把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亲孙子。可隐藏在心里的秘密是不是该告诉他呢?可怜的老者在不知觉间唏嘘了好一阵子。

    “镜爷爷,你怎么了?怎么发呆了啊?”凡川入神的看着面前的镜爷爷说道。

    “噢,没事,没事,只是想起来一些往事罢了,没什么的,来,坐在爷爷旁边,我给小川讲个故事听。”老者被凡川一句话从回忆中拉出来。

    “爷爷最近是怎么了?看着好像有心事”说话间凡川坐在了老者的身边疑惑的说道。

    “小川啊,爷爷不知道这个故事还能给你讲多久,但愿你不要怪爷爷好吗?”老者低头看着眼前的乖孙子说道。

    “爷爷说的哪里话,我怎么能怪爷爷呢,是爷爷把我一手养大的,我现在长大了,我要好好的报答和孝顺您呢!”凡川听到老者的话立即说道。但在心里总有些奇怪镜爷爷最近的状态,总是在不时的踌躇不安。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相传是在我们这个紫金大陆上,有许多的修真者,他们一直受着凡人们的供奉和膜拜,他们有着超人的力量,有着能保一方平安的实力”

    “镜爷爷,什么是修真者啊?”凡川贸然的打断了老者的话语问道。

    “呵呵,小川啊,这些你以后就会明白的了,相信你总会有那样的一天”老者则慈祥的看着凡川说道。

    “镜爷爷,我也能做修真者吗?要怎么才能做修真者呢?”凡川有些激动的问道。

    看着这一幕,老者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但心里却是一番苦涩的滋味。

    “这些修真者是我们信仰的尊者,是我们心中的神,我想小川以后也会做一位修真者的”老者并没有回复凡川的问题,只顾感慨着说道。

    “镜爷爷,那要怎么才能做修真者呢?”凡川又一次的看着老者问道。

    “你自然会有那一天,而且你也会离开爷爷而去,我们爷孙俩的缘分也就此而止了”老者掩着苍老的脸颊说道。

    “什么?如果做修真者需要离开镜爷爷的话,那我永远不要做修真者,我要永远陪着镜爷爷!”听到老者的话后,凡川立即强硬的说道。

    “小川啊,这些不是你我就可以决定的事情,如果你想永远的陪着爷爷的话,那好,你就把这颗丹药吃下,爷爷就会永远陪着你好吗?”说话间老者从怀里拿出一颗亮着淡黄颜色的丹药递到凡川的手上。

    “吃了这丹药就可以永远陪着爷爷吗?”凡川半信半疑的看着老者的眼睛说道。

    “当然了,小川吃了丹药就可以永远陪着爷爷了”老者慈祥的微笑着说道。

    “那好。如果能永远陪着镜爷爷,那我就吃了这丹药”凡川说完话,一口吞掉了手里那颗透着淡黄颜色的丹药。

    丹药入肚,凡川只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头晕目眩,一丝丝的说不上名字的感觉充斥着脑海,又待身体恢复正常之后,凡川又感觉到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气一样,不仅如此,就连抓了半天兔子跑累了的双脚,如今也是不再有一丝的疼痛感,总是在忽然间好像重获了一种新生命一样。

    “镜爷爷,我怎么感觉突然有使不完的力量啊,真奇怪,本来我都很累了的,这是为什么啊?”凡川双眼凝视着老者问道。

    “呵呵,这就对了,看来尊者没有骗我啊”老者抚摸着自己的发白的胡须说道。

    “镜爷爷你说的什么尊者啊?”凡川定神的看着老者道。

    “噢,没事没事,我说你这样就好,这样就能永远的陪着爷爷了”老者笑道。

    “这样就能永远陪着镜爷爷了吗?”凡川还是一副半信半疑的态度说道。

    老者听到凡川的提问,默然的点了点头。

    “镜爷爷,我感觉到我现在使不完的力气,不如我再去山里抓些兔子吧,这样就够我们吃上好多天了,我也就不用再出去了,而且还能留在家里照顾您了”凡川想了一会,看着老者说道。

    “还要再去抓啊?”老者出声说道。

    凡川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你去山里面要多注意安全,抓不到兔子也要早点回来,知道吗?爷爷自己在家担心你”老者有些悲伤的看着凡川说道。

    看着镜爷爷的样子,凡川心里突然有些许异样,但也只是一纵即逝,随后便答应了老者一声,转身走出了院子。

    走出了院子的凡川越想越感觉到哪里不对劲,怎么最近镜爷爷的状态越来越不正常?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凡川心里犯着嘀咕,可还是甩掉了凌乱的思绪,快步的走上了去山里的大路。

    老者看着渐渐消失在通往山里大路上的凡川的背影,眼泪瞬间噙满了布满皱纹的眼眶。

    老者自己心里明白,已过去了十八年,他们的缘分已经到了,是去是留似乎已经不是自己所能决定的了。给凡川的丹药本是十八年前的那位尊者留给自己吃的,可老者的思绪一再的矛盾,既然丹药可以强身健体,老者还是毅然的留给了凡川,自己已是古稀之年,不再会有什么过多的奢望,让凡川陪在自己身边的十八年已是上天对自己最大的恩惠,老者心想到也许已经足够了。

    看着院里树木发黄的叶子,夹杂着一种萧瑟的声音,老者佝偻着身子,拄着一根干瘪的拐杖,踱步的走进了那座似乎已经再也不能经受住风吹雨打的茅草屋里,老者突然撇了一眼放在茅草屋角落里的一口棺材,心里顿时唏嘘不已。可老者并不知道,在茅草屋的外面不远处,正站立着三位有着怪兽的头颅,人类的身体的兽人,他们衣着服饰奇怪,身上透着淡淡的黑色烟雾,在三个兽人谈论了一会之后,三个兽人匆忙的向着老者的茅草屋方向走去。

    “将厉,你确定那小子是被凡别带到这里了吗?”一个有着看似虎头的兽人对着身旁一个鬃狮兽头的兽人说道。

    “监德,你难道是在质疑本觉兽王的命令吗?”第三位有着像是豹头的兽人立即对有着虎头的兽人厉声喝道。

    被称作监德的虎头兽人神情似乎萎靡了一阵,低沉着脸色对着豹头兽人说道:“琅居,我没有质疑本觉兽王的意思,我只是好奇而已,我自甘回去受罚”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我们要赶紧过去,时限已到,别让那小子跑了”有着鬃狮兽头的兽人出声说道,说完率先的向着茅草屋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